69书吧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 153.怕黑不丢人,允许你抱一会儿

153.怕黑不丢人,允许你抱一会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某裳:本章万字大更哦,自由地,翻页吧~~】

    负责人明白知趣地走远了些。

    “喂?躇”

    “封先生,是我,池晚。”那头软软的声调,依如从前狸。

    “我知道。”

    难道她以为他把她号码删了?

    其实想想也是,明明他们的婚姻关系已经结束,也可以不用再联系了,但为什么没有删掉彼此的号码?

    他知道她的手机也还存着他的,否则每次打过去,她都知道是他?

    以前存的是“老公”,那么现在呢?

    他并不认为依然是。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和沈先生吃饭的事,已经定下来了吗?”

    “……”

    她打电话过来,却问的沈曜的事?

    不管怎样,这句开场白,让他不太开心。

    “这么着急?”

    明明一开始还推辞不去,难道那时候在以退为进?

    “不是,就是问问,我好安排时间。”

    “再说吧。”

    “封先生是很忙吗?”

    “还行。”他听出来,她似乎是有事找他。

    会是什么事?

    “这个……我能不能问问——”

    “不能,突然想起来,是挺忙的。”封以珩的确很忙,但听她一件事的时间却还是有的。

    “……”池晚忍,微笑,“那封先生什么时候下班呢?就五分钟的时间,下班的时候。”

    “加班。”

    “……”这个时候是晚上八点钟,池晚已经在自己公寓里。

    未免小白误会什么,特地出去走廊打的。

    十一月的夜晚,雁城已经挺冷了。

    池晚只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站在外面,冷风一吹,冻得瑟瑟发抖。

    “真的五分钟都不行吗?”池晚坚持,声音也有些发颤起来。

    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明天出刊,如果在出刊之前,他就先发表了他们已经离婚的消息……

    姜昭仪回去后有没有找过封以珩商量,她并不知道。

    她更不知道,如果找过了,他有没有答应她。

    以封以珩的影响力,消息一旦从他口中说出来,那么他们明天出的这期对万茜的打击影响力就没有原先大了。

    “嗯我不能分心,”封以珩正儿八经地在胡说八道,“或者,你可以选择过来找我,看我什么时候空了,可以和你说上几句话。”

    “……这么晚了过去?”

    “不强求,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的话,你也可以选择等我空了的时候再打电话,我再考虑要不要接。”

    “……”

    池晚想,她怎么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当真跟她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骗人吧……这会子功夫,不是挺“闲”的,和她说了已经三分钟了?

    有空跟她瞎扯,没空听她说事儿!

    “挺重要的,”池晚咬咬牙,“那封先生您现在在哪儿呢?方便的话,我就过去找你了?”

    “可以,地址我发给你,不过快一点,晚了我可能又不在这了。”

    “……好,我打车过去。”

    封总,您业务还真的挺繁忙呢?

    总算打完了电话,池晚搓搓手,赶紧回屋里去。

    “宝贝儿,妈妈得出去一下,你一个人在家没事吗?”

    小白坐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

    眼看着一只豹扑过去咬了鹿一口,血淋淋地,顿时吓得池晚扭头。

    而小白却依然淡定地盘腿坐着,不为所动,好像在看什么和谐的日常一般。

    <

    tangp>

    “我说宝贝儿,看这么血腥的好吗!转个台吧?喜羊羊与灰太狼多好看呀!”

    “大白,这叫大自然的优劣淘汰法则,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多看看多明白些道理是好的。”

    “你这么小,懂这些干嘛!”

    别人家的宝贝儿都看动漫,什么熊出没啦,什么蓝猫啦,她家的宝贝儿倒好,幼龄的不看,专看这些频道。

    有次还看见他在看百家讲坛!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小眉头一皱,像极了某人。

    她就不明白了,他能听明白他们在讲什么嘛?

    她都听得云里雾里的!

    小白当时给她说,听不懂多听听就好,多听,多记,多思考,活跃大脑,才能在智商上随意地碾压其他人。

    “当然是要懂的,”小白头也不回地说道,“不是说,一切从娃娃抓起吗?这个自然法则告诉我,我得做豹,不做鹿,宁可宰割别人,也不被人宰割!”

    “……”

    池晚汗流浃背。

    宝贝儿……一个动物世界你能看出这样的领悟来,我是该给什么表情好?

    小白继续说:“我要赢在起跑线上。”

    “……宝贝儿你一定不知道,你已经赢了!”

    她虽然也好强吧,可也没小白这程度,这么小就已经在考虑要宰割别人!

    难道遗传的他亲爹?

    看着像……

    反正一定不是遗传她呢!她这么温柔是吧!

    池晚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紧接着又问了一句,“宝贝儿,妈妈真的出门啦?”

    “去吧,别走丢了就好。”小白依然坐在沙发上,头也没回。

    走到门口,池晚还是叮嘱了一句:“早点睡哦。”

    “知道了!你顾好自己,别把自己弄丢了就行了,不用管我。”小白特别不耐烦地白她一眼。

    池小白非常相信自己的智商,相对的,他比较担心大白的智商会不会捉急了。

    “不记得路了记得打车回来。钥匙带上,不要按门铃吵我睡觉。”

    门关上的瞬间,有这么几句话穿透门缝传进了池晚的耳朵。

    “……”

    她大概是这世界上少有被孩子叮嘱的妈妈吧?

    不过她是真的有忘带钥匙过,摸了摸确定带上了,这才出门了。

    ……

    按照封以珩发来的地址,池晚直接打车过去。

    对于路痴来说,这是最简便也最有保障的办法。

    其实小白说得八~九不离十,在工作上以及很多事情上,池晚都是一个机敏的人,做事也沉稳不慌,但人无完人,在生活技能上却总是显得比较二。

    池晚自认为,她是拥有基本生活技能的人,至于为啥会显得二,那一定是因为有个高智商的儿子做参照物的缘故——

    恩,一定是的!

    “美女,你大晚上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师傅瞧了眼外面,奇怪地问,“街面上似乎都没几个人啊,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不安全吧?”

    池晚从手机屏幕中抬起头来,也看了一眼外面,跟师傅确认:“是我给你看的那个地址吗?”

    “是啊,吶,不是这里吗?”师傅指了指车上的内置导航,红点点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是哦……”

    封以珩应该不会犯发错地址这么低级的错误的,也应该不会开玩笑让她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要不开到目的地再说吧,要真没人我们就调头走人。”

    “那也得你相信我才是啊。”司机说笑。

    大晚上的,运气不好遇上黑车,她分分钟完蛋。

    池晚也半开玩笑地说:“不会啊,我老公就在这个地方等我呢,车牌号都发给他了,到时见不到我,他一定会报警的。”

    不管的哥有没有要黑她的意思,但多长个心眼总

    是没错的。

    真的动了歪心思,之后又真的没人的话,荒郊野岭她被先奸后杀抛尸都没人知道。

    的哥哈哈一笑。

    不过,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

    目的地到了,是一处正在施工的地方,不知道是要建什么。

    付了钱下车,工地门口正好停着那辆熟悉的宾利,一瞬间心就落了下来。

    没差了!

    熟悉的宾利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郑浩靠着车门,正在抽烟,听到有引擎声抬头看了一下,“咦?池小姐!你怎么来这里了?”

    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哪知过了几天又见着面!

    郑浩对于池晚,也有一种浓浓的熟悉感。

    “我来找封先生的,封先生在里面吧?”

    “在呢!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过来这边,不怕啊?”

    “还好,先记下了车牌号发给好朋友的。那我先进去找封先生了?”

    “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池晚这么说,郑浩也就不坚持了。

    一路询问施工的工人,花了点时间,走了点冤枉路,终于找到了封以珩所在。

    他正在跟一名同是西装革履的男人说着话,两人指着不远处的施工现场,讨论着什么。

    这么一看,封以珩倒没有撒谎,他真的在加班!

    做为一个公司的大老板,还要亲临施工现场,还加班,他也是真的蛮拼的啦?

    站在不远处观望着的池晚,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还是她几年来第一次离他的工作那么近呢……

    平时别说沾边儿了,连问都没有问起,只知道他有一个封宸集团,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她也从没看见过他认真做事的模样。

    还别说,远远这么瞧着,封以珩也还是那么好看!

    封以珩大概是感觉到了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猛地转过头,看见了池晚。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触碰了一下之后,又断开了。

    池晚是冲他笑了一下的,但封以珩没什么表情,看了她一眼之后又继续和那位高管模样的男人说着话。

    大概是看见封以珩转头了,高管也转过来看了看,看见池晚后是有点惊讶的模样。

    心理活动大概是:咦,怎么有个女人?

    池晚所站的这个距离,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得见嘴巴一张一合,讨论什么事儿讨论得还蛮激烈。

    唯一确认的是,封以珩好像真的挺忙的,连抽空搭理她的时间都没有。

    约莫过去了十分钟,池晚站在那儿开始觉得有点冷了,不自觉地搓了搓手臂。

    出门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出来了,只当是很快就能回去。

    她更没有想到,她要来的竟然是这种荒郊野岭一般的地方!

    总裁难道不应该置身在开着舒适暖气的高级酒店餐厅里,吃吃牛排配红酒,潇洒地讨论公文大事么?

    为什么会在这种破地方……

    冷死她了!

    啊……

    封总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搭理她呢?

    池晚等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终于,又过去了几分钟后,封以珩再次抬起了头,往她这个方向看了看。

    高管男人这时离开了,封以珩“闲”了下来?

    池晚抓紧时间就走过去了,一接近就说:“封总,就占用您几分钟的时间好吗?我想问——”

    只见封以珩突然动了起来,一个一个地解开自己外套的扣子。

    在池晚不明所以的时候,他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走过她身旁,贴心地披到她身上。

    “……”池晚被他这样突然的举动吓到没话讲,要说的话都吞了回去。

    他看到她搓手臂的动作了?

    “冷就多穿点衣服出来。”

    “我——”她这不是没想到她得大晚上地站在风中吹那么久?

    “嘘。”封以珩抬手比了一下,让她噤声。

    说完又走了。

    “……”

    池晚就这样披着他的外套又在工地上等了二十分钟,他一直忙东忙西,没时间听她说话。

    她就郁闷了,当真是一分钟时间都不给她!

    想了想他在电话里说的话,更是郁闷得不想讲话。

    对,他是说,“有空的时候,可以和你说上几句话”,意思就是,没空的时候,还是不能和你说话!

    显然,她就碰上了他没空的时候?

    难道这一晚上他都没空的话,她就白来了?

    所以池晚现在就非常的想不开,就好像被耍了一样,可披着人家的爱心外套,想生气骂人都觉得自己没理。

    人家本来就没说过她来了他就一定有空呢!

    可恶,封以珩一定是故意的吧!

    先给个甜枣暖暖她的心,让她骂不出口是不是?

    混蛋!

    ……

    “池小姐,来,先喝杯热茶吧,暖暖身子!”刚才那位高管问了池晚的姓之后,领着来到了工地上的一个休息室,虽然没有暖气,但比外面暖和多了。

    “谢谢。”

    “池小姐这么晚还来看封总,真是有心了,”项目经理说,“封总一定很感动。不过离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外面冷,池小姐就在里面等吧。”

    “那麻烦杨经理帮我把外套还给他吧,这里不冷。”

    “得,池小姐还是披着,这可不是我该做的事。”杨经理笑眯眯,知道得很。

    池晚算是明白了,杨经理一定是把她当做封以珩的女朋友了。

    “我不是他女朋友,你别误会。”

    有些话,万一传到封以珩耳朵里,还是不好的,不然他又以为她多做了什么事,不自量力。

    “明白的,明白的。”杨经理连着说了两次。

    哎!实际上他一定不明白!

    “他每天都忙到这么晚吗?”

    至少最近她看见他的时候都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想必也常到这边来。

    “也不是每天,最近这个项目紧,又很重要,封总便亲自过来盯着了,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哦……”

    莫非她没有误会他,是真的忙啊?

    那么自己的出现,是打扰到他的工作了吗?

    “那我也去忙了池小姐,有什么事就到外面喊我。”

    “我没什么事,谢谢。”

    她能有什么事啊,来就是跟封以珩谈谈的,几分钟的事,奈何他抽不出时间啊。

    ……

    封以珩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发现池晚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此时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钟。

    她在这快等了两个小时了。

    亏她沉得住气!

    池晚的模样乖乖地,大概是睡得冷了,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他的西装已经从身上滑了下去。

    他走过去,弯腰俯身,将西装拉上去一些,又从柜子里拿了条毯子给她盖上,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在一旁喝着热水,心里暖和一片。

    她从没在他的工作期间出现过,这幅姿态看着就叫人舒服。

    他想了一下,明明没什么特别,只是多了她的出现而已,但却总感觉有些不一样。

    就好像……

    妻子不放心他,过来陪着

    他。

    感觉还不错。

    低头就看见池晚的睡颜。

    这张他看了很多年的脸,竟然看不腻。

    说实话,真的很好看,她长了一张让人看了心情都好的脸。

    封以珩转开了视线,喝了口热水,又出去了。

    大概十一点钟的时候,池晚睡醒了,看了看四周,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毯子,心里了然。

    封以珩来过了。

    他还没下班?

    刚睡醒有点冷,在这种天气和环境下睡着,不太舒服,坐起来打了个哈欠都直哆嗦,把毯子捂得更紧了些。

    这天,可越来越冷了,郊区比市区里更冷。

    他穿那么少,冷不冷啊?

    今年的雪或许会下得比较早。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池晚抬头就看到封以珩进来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池晚笑脸,封以珩依然面瘫。

    “你醒了。”

    “下班了吗?终于有时间了是么?”

    “你找我,除了有事问我,就没别的事了?”她见着他就见缝插针!说着眉头轻蹙。

    池晚疑惑地看:“不然?”

    不然他们之间现在还能有什么事?

    “冷死了。”封以珩念叨了一句。

    “哦外套还给你!”

    他没伸手拿。

    还有种更人性的取暖方式——抱着!

    不过眼下似乎不可能,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见他不拿,池晚掀开毯子从沙发上下来,又把外套递过去,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啪的一声,停电了!

    封以珩都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一个人重重地撞进了他的怀抱,伴随着她独有的女儿香。

    她那么轻的身体,都撞得他险些往后退一步,可想而知她的速度有多么迅猛。

    恩?

    这个拥抱,来得突如其来,在他意料之外。

    那双手环过他的腰,紧紧地扣在一起,滚烫的脸贴在他的胸前。

    膈应。

    愣了大概一秒,他的大手也绕上她的背,搂住。

    而池晚感受到背上的那只手,呼吸慢慢地平稳了。

    她睁开眼,瞳孔开始适应停电后的情况。

    虽然停电了,但郊区的月亮特别的皎洁,透过天窗映入休息室,将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影子拉得很长。

    池晚渐渐能看见周围的事物,发现自己很不妥地在他怀里,挣扎着要躲开。

    “怕黑不丢人,允许你抱一会儿。”

    “……”反应太明显了,想否认也是不行,“只是一瞬间瞳孔不适应而已,现在能看见了!封先生……不太合适,还是放开我吧,被人看见误会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封以珩说,“现在他们都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

    他知道?

    “既然已经误会了,误会得更深一点我也不会困扰。”

    “……”如果她说“我困扰”,封以珩会不会掐死她?

    算了,她还是想活得久一点。

    他没放,她也就没有挣扎。

    她的确能看见了,恐惧感已经降低,但说实在的,被他这样抱着,安全感满满,其实也并不是很想挣脱开。

    趁着黑,多抱一会儿吧,反正他也不介意么。

    脸还是贴在他身上,倒是乖乖地不动。

    这种情况下,池晚也不敢乱动。

    她深知封以珩对她的感觉,一向说来就来,虽然离婚了,但身体的记忆却还是敏感的,离婚前又没能顺利吃到她,万一惹火了他,他当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摁在这给办了,哭天

    求地也是不起作用的。

    就如突然停电一样,突然又有电了!

    杨经理已经出现在门口,说:“跳闸——”

    一看眼前这形势,给吓的:“了……”

    他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呃我亲自去检查一下好了……”

    说完就逃,生怕人拉着似的。

    两人这才自然地放开。

    封以珩低头瞧着她,揶揄起来:“你这是脸红了?”

    “没有!刚刚睡的!”池晚不甘示弱地解释道,“再说了,睡都睡过了,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有什么好脸红的!”

    上个床都习以为常了,谁说她会脸红了!

    封以珩眯起了眼。

    “江承允抱你,也不脸红吗?”

    “有意思嘛?”池晚看着他说,“你又不喜欢他,可偏偏要提起,不是膈应自己?”

    “看着你就想到他了,能有什么办法?”

    “说正事,我——”

    封以珩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肚子饿了,去吃东西。”

    “……”还转场?虐她上瘾了?

    走到门口的封以珩突然停下,转身问她:“你不去?”

    “……去。”

    都等到这个份上了,她直接回去岂不是亏大了?

    今天怎么着都要把那件事问清楚!

    “你的外套还——”

    “你披着吧。”

    “哎?”

    不是说……冷死了么?

    封以珩没要外套,池晚觉得拿在手里也是累赘,就干脆披在身上了,跟在他后头走出工地。

    “你这里还要施工多久啊?”

    “差不多一个月。”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那你还要辛苦一个月?”

    “一个月?一直在辛苦,”封以珩笑说,“你以为我养你容易。想给你买名牌,可不得辛苦工作。”

    “……”池晚泪奔,“真是给大大填麻烦了!”

    啧啧,说得好像很穷似的。

    真是,堂堂一集团总裁,给她买些名牌还要唱可怜!

    她多好养啊,哪有那么难?

    “以后要换江承允给你买名牌了。”

    “你怎么不说沈先生?你不是还要给我跟他牵线么?”

    回去后池晚又想了想,好端端要跟她吃饭是不可能的,怎么看都像是要撮合他们两个?

    虽然不知道囡囡妈的事,但看起来多半是离异了,所以囡囡需要一个妈妈。

    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

    “那顿饭你可以不用去吃,沈曜那边,我帮你推。”

    “哎别!”池晚应得快,“这回不吃也得吃了,小白那臭小子看上沈妹妹了,生日宴说是要请她来,不吃这顿饭,我也不知道怎么跟沈先生开口。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呢。”

    “小白看上了囡囡?”封以珩想了想,也觉得好笑,“现在的孩子,真是早熟。”

    “可不是!你不知道,笑笑有个小侄女儿,一直喜欢小白,可小白见到了囡囡之后就分得更清楚了,还给我们说,强扭的瓜不甜,感情的事不好勉强,我都哭笑不得。”

    说起小白来,封以珩停步,问她:“小白就一直寄养在你这了?你其他亲戚都不管的吗,让你一个人抚养。”

    其实他知道她没什么亲戚,只有一个舅舅,但她从没跟自己提起过,因此只能装作自己不知道。

    “小白是谁家的孩子?他父母怎么了吗?”他又想到问。

    在言清所查到的资料里,并没有小白,许是遗漏了哪个部分。

    池晚暗暗地松了心,觉得自己的决定没错。

    <

    p>

    之前他就让言清查过她和江承允的事,直觉也是查过小白的。

    当初没有给小白落户,也是怕太容易让人查到。

    好在幼稚园托薛广彦帮忙,倒没问她要户口本,敷衍着就过去了。至于以后升小,那就是以后的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以后再说吧。

    “是我一个远房亲戚的朋友,出了事故,留下一个孩子,那亲戚有一天过来我这说是帮忙照顾一天,谁知道就一去不复返了。孩子看着可爱,我看着也不忍心,就留下来了,反正你给我的钱也够,多个孩子吃饭不成问题。不过我也不会带孩子,就请了家政阿姨过来帮忙照顾。”

    池晚撒起谎来,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草稿都没打,即兴的,说来就来。

    她的解释倒合情合理,他找不到怀疑的出入口。

    “你倒是瞒得蛮好,四年了我都没发现。”

    “那是因为你不关心,”池晚笑着说,“不然以大大的敏锐度,是一定会发现的!”

    不管什么年代,什么情况,男女老少,拍马屁是绝对错不了的!

    好话谁都爱听。

    “又不是你的孩子,所以我觉得也没必要跟你报备呢。而且又怕你知道我拿你的钱去养别人的孩子会不开心,只好一直瞒着。”

    “我有那么小气吗?你若早点告诉我,可以把孩子带过来一起住,不用住那个破公寓,委屈了孩子。”

    “不会啊,房子虽小,胜在温馨,只要和重要的人在一起,住狗窝都会觉得幸福的。”肺腑之言。

    “也是。”封以珩想起了什么,笑。

    温馨好。

    房子再大再豪华,若没有温暖,只会增加内心的空虚和煎熬罢了。

    两人出了工地,站在昏黄的灯光下。

    郑浩看着就有一种特别的错觉,像老夫老妻。

    不过……

    也的确在一起四年了,难怪自己会有这样的错觉。

    “唔……”池晚忽然揉起眼睛。

    “怎么了?”

    “眼睛进沙子了……”

    “我看看,”封以珩微微低身,睁开她的眼,“睁开,我吹吹。”

    他们离得好近,池晚都能在他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映像。

    吹了两下,他的视线忽然落在她脸上。

    那张红唇近在咫尺。

    现在她毫无防备,他只要往前贴就能轻易地亲到。

    他对她依然没有抵抗力。

    但犹豫再三,还是没有亲下去,滚了滚喉结,作罢了。

    现在亲下去,他们算什么?

    其实今晚叫她来,也是自己任性,明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

    算了,他也没对她怎样,接下来也只是吃一顿饭的时间。

    “走吧。”

    “哦!”池晚跟上。

    刚刚……

    他是不是想亲她?

    唔……

    其实他们两个什么步骤都已经走过了是吧,可为什么刚刚他离得那么近的时候……

    心跳好像也有点不正常?

    按理说,习以为常了啊。

    对了,一定是灯光以及他长得太妖孽的关系!

    美的事物,是会让人心动的,这是一种鉴赏力。

    从郊区回到城市的繁华地带,喧嚣让人心烦意乱。

    “今天找我什么事?”绕了她那么久,他终于主动提起。

    “万太太有找过你吗?”

    “找过,”他点头,“不过我没接,这么问的理由是?”

    “她今天来杂志社,威胁我们不要出刊,我们没答应。所以我想,她会不会回去找你,让你在明天出刊前,先宣布我们离婚的消息,给万小

    姐正名呢。”

    “那看来她找我的确是为了这件事,上流社会家族的人,很看重名声。”

    池晚支吾了下,“所以想问问……你的打算是?”

    “既然你来找我,那么一定是希望我不说。就算我准备宣布了,你也要想办法让我改变主意,是么?”

    其实他既然已经不接万夫人的电话,就肯定是不接到底了,下回问起随便找个理由敷衍便是。

    池晚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封总真聪明!”

    “恩,未来岳母的请求,我是不好拒绝的。不过……”封以珩往后一靠,笑,“你准备怎么让我改变主意?”

    【还有一万字,晚一些,月票记得客户端投,一变三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里云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云裳并收藏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