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 154.欠了人情,肉偿来还?

154.欠了人情,肉偿来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某裳:还是一万字,自由地翻页吧~】

    “恩,未来岳母的请求,我是不好拒绝的。不过……”封以珩往后一靠,笑,“你准备怎么让我改变主意?”

    “……”她还真的没想好。

    “我也不为难你,尽管说说看,我考虑考虑。说了是有机会的,说不定我高兴就答应你了,但你不说什么机会都没有。狸”

    她本以为封以珩看在四年的情分上应该也不会太刁难她,谁知先是让她等那么久不说,现在又……

    真是可恶!

    都这样说了,还说不为难她呢!

    她有什么办法让他改变主意?

    天知道封大总裁的心情就像多变的天气,鬼都要说:谁说鬼知道?我也不造!

    “我欠你一个人情?”

    池晚运气不错,今天封以珩的心情似乎不差,一口答应:“好。”

    人情可大可小,欠着人情,仿佛就还有一丝关系一般。

    “……”

    哎?好?

    就这样解决了?

    他太爽快,她反而有点不适应了……会不会是个陷阱?

    “可是……万小姐不是你未婚妻吗?我这样弄臭她的名声……你真的不介意?”

    也不生气?

    她总觉得……

    封以珩对她太宽容了!

    不但配合她,还拉上万茜一起。

    万茜要是知道她上头条都是败封以珩所赐,不知道会是怎么个心情?

    “首先,她还不是我未婚妻,”封以珩娓娓道来,镇定得很,“其次,那是事实。”

    “……”

    他指的是她即将被骂小三的事么?

    呃,这么一说,还挺有道理的,可为什么她反而心虚了呢?

    然而再想想,也还是觉得封以珩真奇葩。

    不管万茜是不是他的未婚妻,总归是即将要成为他妻子的人,先前配合她八卦也就算了,现在连她弄臭她名声都不管?

    唔……

    这是为什么呢?

    池晚切下一块牛排送入嘴里,想得眯眯眼。

    封以珩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恩……

    搞商业的心太脏,她这么纯洁,一定猜不透他们的心思的!

    算了,他不在意才好,她才有新闻可做,要是他出手阻止,杂志社一定顶不住压力的。

    封以珩看她,嘴角大概有几度的弧度。

    言清查到的资料说,池晚的母亲很温柔,在邻里眼中人品很好,温婉贤淑,他想池晚应该是遗传了她母亲,再加上她自己本身的优点,结合成一个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的完美女人。

    不管是什么场合,她似乎都游刃有余,许多礼节性的,譬如餐桌礼仪也完全不在话下。

    肯定是出得厅堂的,就是不知道,厨房能下么?

    他们的饮食起居都是阿姨来做,不用她亲自动手。

    “唔……话又说回来了,封先生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弄臭万小姐的名声吗?”

    “你会告诉我?”

    “不会诶……”池晚笑了笑,“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

    “问吧。”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他们吃饭的时间,她当然可以提问。

    “你说,和万茜结婚,是因为你找了她二十年,那么她对你来说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啊,可是我拿她开刀,你又没生气,好像无所谓的样子,这是为什么呢?”

    “人会变,二十年足以改变一切。”

    他喜欢的是那个有着笃定笑容的小女生,而不是做作矫情的万家大小姐。

    人是找到了,可也已经不是他心

    tang中的那个人。

    他的生活,向来随遇而安,在没有能让他改变主意的事发生之前,他选择接受。

    “啊……是这样……”池晚心中没底,“那如果,我要和万家磕碰到底,到时候你会帮他们对付我吗?要知道,如果你帮他们,我一定赢不了。”

    “这么高看我?”

    “唔……你不要帮他们好不好?”池晚双手合十,闪烁着眸子,开始装可怜放电。

    她也不知道封以珩会不会答应自己,毕竟万家以后就是他的亲家了,实在没理由帮自己而不帮万家啊。

    封以珩不动声色地挑挑眉:“那你准备欠我几个人情?还得清吗?”

    “还不清可以慢慢还嘛,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不可以?”又眨了眨眼,抿唇,无辜地看之。

    这个女人!

    她是知道他对她的美人计没抵抗力是吧?

    故意的!

    “人情欠了可不要赖。”

    一听他是答应下来了,池晚笑哈哈地敬了个礼:“一定不会的!赖皮你就咬我!”

    封以珩放肆的目光从她身上自上而下地扫了扫:“咬你?咬哪里?”

    暧昧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是真咬!就这么个说法!”池晚赶紧解释清楚。

    不然,他要是以为她在给她性-暗示,那可糟糕!

    欠了人情,肉偿来还?

    她可没那个意思!

    封以珩轻抿唇,不作语。

    其实,她很想封以珩反过来帮她的,可这种话到底是没敢说出口。

    她不认为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那么重。

    她没办法和万茜比,封以珩选择了她不仅仅是因为二十年的寻寻觅觅,更是因为万茜的身家背景。

    可以说是商业联姻,在商界,那些上流社会的名门家族都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巩固自己的势力地位,强强联手。

    封以珩不外乎是其中的一员吧。

    而万茜所有的,她都没有,她拿什么跟她拼?

    最后那个问题,终究还是被池晚吞回了肚子里。

    算了,有些路,注定只能她一个人走。

    ……

    新一期星风上市,当即就销售而空,爆了。

    做过市场调查后,这一期加大了印量,谁知还是不够卖,很多人都没买到手。

    大街小巷,都在对着封面上放出正脸的万茜议论纷纷,成为了饭后杂谈,娱乐大众。

    写字楼里依然是过年般的气氛,这一回比上次还热闹。

    总结是向染已经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来了,B版没有能力与A版抗衡,连气都生不起来,干脆好多人都跟着A版凑凑热闹庆祝一下。

    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杂志社的,也……

    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的是吧?

    再加上主编钱倩倩也已经被池晚收拢,B版再怎么做都看起来像垂死挣扎了。

    “真是没想到!竟然是那个万家的大小姐,万茜啊!她居然做了小三!这下可好,万家的脸都丢光了!”

    全员庆祝,也讨论起这个八卦来,上班时间刚到,主管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许。

    “不要脸起来,真的是不分家世呢!名媛都当小三!我看她以后出门都得戴口罩了,这才是口罩小姐嘛!这下名副其实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别人的八卦,他们看着好玩。

    “你知道什么,说好听点说是名媛,好多小道消息说,每个名媛都是有陪酒价的,担一个名媛的名,实际上就是高级-鸡,陪陪那些富豪的!被人看上了,就娶回家,看不上的玩完就算了!上流社会,比我们想象的可要乱多了!”

    “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小新人尧漫对池晚是充满了崇拜。

    池晚靠在写字桌上,喝着热奶茶,笑眯了眼:“跟着姐好好干,以后

    你就能跟我一样厉害了。”

    “是!”尧漫完全信了池晚的话,当真了,充满了热血与干劲。

    当然,她是不会告诉她,有时候努力也不会成功的。

    那是一种几率,很多人一辈子也做不到。

    “嗯……不过漫漫,最重要的是,以后你得嫁个好老公。”

    “啊?为什么呀?打拼事业,跟嫁人有什么关系?”

    “嫁个像封以珩一样的好老公,近水楼台先得头条啊!”

    尧漫当然没当真了,笑哈哈着说:“别开玩笑了姐,我哪有那本事啊!再说了,嫁给了封总,哪里还用出去工作!”

    “也是哦。”池晚一想,自己也笑起来。

    她可是也被养了好几年的金丝雀,享了足足四年的福呢。

    眉眼笑得弯弯。

    然而,池晚并不喜欢没有自我,和封以珩的婚姻是不得已。

    钱倩倩从主编室门口走到池晚身边说:“那几个人说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所以我才不喜欢那个圈子。”

    “是吧。”池晚眯眼笑着,两个酒窝明显。

    钱倩倩指的,是那个圈子里名媛陪酒的事。

    是真的存在的。

    在雁城这座繁华的都市里,很多人并非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风光,也并非所有人的风光都伴随笑容而来。

    有些所谓的名门家族,其实都是小家族,想要在那个奢靡的圈子里驻足,是需要些头脑的。

    很多人都身不由己,可那都是那些人自己的选择。

    可那又如何?身不由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恒河沙数,有的人得过且过,有的人活出另一种精彩。

    人的一生很长,未来的路怎么走,要看自己如何抉择。

    池晚的路,是自己选的,所以她的生活她自己主宰。

    钱倩倩的路,也是自己选的,她一样能靠自己的力量活得精彩。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脱离家族,独立生活吗?”钱倩倩问池晚。

    “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惧怕那里吗?”

    “是,”她说,“我有一个发小,从小被家族左右,身上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命运,她父母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希望她能嫁到一个大家族。你知道他们有多可笑吗?我发小比我还小两岁,他们竟然要她嫁给一个六十岁的糟老头子做二婚妻,他儿子都快四十岁了!我发小当然不愿意,可她继母,居然偷偷地给她下药将她送过去。发小嫁人的那天,我也陪着她哭,我家里人都不愿意帮忙,说这是别人家的事,没人能帮。后来她被家-暴,逃回娘家也没人管她,都叫她回去,说生活就是这样的,不能反抗就得学会享受。那不对的不是吗?生活不是这样!”

    “后来呢?”池晚大概是猜到结局了,应该是悲剧。

    “后来死了。她又一次被家暴后跑出门,也不回娘家,两家人一起找,找到了就追,跑到大马路上就被车撞了,一尸两命。”

    “她太不幸。”

    这种事,池晚也不愿意多谈。

    钱倩倩的发小是不幸的,她试图反抗过,但没有成功,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也因为这样,我看到那些圈子里假面笑着的人,就会想到那些恶心的嘴脸。那些地方,能不去就不去。”

    “算啦,怎么说起这事儿了呢,今天可是咱们杂志社的大日子,得好好庆祝一下!”

    “晚姐!我们要去庆祝吗!”

    其他人的耳朵很灵,特别是听到“庆祝”两个字。

    一人大声地喊出来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地附和起来。

    去玩是一大乐事,免费地玩,那就更乐了!

    池晚还没应,钱倩倩笑着答应下来:“好啊,那晚上一起去暮色吧?我来了之后还没请你们去玩过呢,今天我请客,一起乐一乐,大家都去,不分AB。”

    “耶!倩姐万岁!晚姐万岁!”

    杂志社里欢呼雀跃。

    姚沁看不出什

    么喜怒,就是向染在一旁气得,半天也不吭声。

    别人与天同庆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生闷气。

    其实池晚并没有真正把她怎么样过,可这辈子,似乎就和池晚杠上了!

    “姐,那恐吓的事怎么办啊?咱不找万家讨回来了?”苏锦凑过去问。

    “不然呢?又没证据,你能耐他们如何?”

    因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的案件,还少么?

    池晚想着想着出了神。

    不一会儿,薛笑笑也致电庆贺,杂志如期发布,比预期所掀起的浪还要大上许多。

    “我跟你说妞儿,万茜这贱人最近要是上街不伪装一下,分分钟被人唾弃死!”

    池晚靠在老板椅上,转动着手中的笔,笑眯眯,“她要是不被唾弃死,那我那夜不是白熬了?对不起我的黑眼圈啊。”

    没效果她还不乐意哩!

    “封总怎么说?准你继续跟进?”

    “准了!还答应我不管万茜的事。不管最好了,他要是出手,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咦……?”看不见的薛笑笑那头,挑了挑眉,“封总为嘛要答应你欺负他的未婚妻啊?晚晚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拿自己做交换条件了!你该不会!为了业绩直接上肉偿吧?”

    池晚直接送她一个字,“滚!”

    她节操满满,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很多人都不明白,到底是谁,对万家的内部家族结构那么了解?

    简直给大众上了一场饕餮大宴,看得特别爽!

    杂志的网站留言板上,纷纷要求继续跟进这个案子不要停,满足一下大众的好奇心。

    舆-论是一边倒的,大家都在谴责万茜破坏别人幸福的家庭,顺带着说上万家,没有教好女儿,把脸给丢光了!

    “那个,池主编,咱们杂志社因为有了你,后半年的业绩那是蒸蒸日上啊!年终奖是跑不了你的了!”总编孟启发表感言,“这个……相对来讲,B组的要好好努力了呀!姚沁,可别丧失了信心,虽然压力大,但还是要好好努力的。”

    “我知道了,总编,会努力的,不过,A组荣耀,也是我们杂志社荣耀,一样的。”姚沁说着。

    “池主编,这下一期主题是什么,已经定好了吗?”孟启问。

    “定好了,保证一样精彩,会继续剖析万小姐,另外附加一个***。”当池晚转动手中的笔时,她脸上的笑容一定是自信的。

    自信的女人,最具魅力。

    “是不是真的啊,”向染泛酸地说道,“敢情***都是你的囊中物,你说有就有的?一次两次运气好,你真当自己运气能一直好?”

    已经接连两次都赢了个满堂彩,向染心中早已经不服气。

    凭什么她运气那么好?

    “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难道还是巧合?”池晚看着向染说道,“这么多巧合,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这,而不在你那儿呢,向姐?”

    眼看又要争执起来,孟启赶紧道:“好了好了,开会要紧!这个池主编啊,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说出来大家不就不怀疑了?”

    “不好意思总编,我不是信不过你,只不过知道的人多了,难免会走漏了消息,如果有人赶在出刊之前就把消息给卖出去了,损失的可是杂志呀……”

    “呵呵……”

    池晚在指谁,孟启也是知道的,倒也不提出来。

    但向染沉不住气:“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了?”

    钱倩倩帮池晚说话:“向染,没人让你对号入座,身正不怕影子斜,当真没做过对不起杂志社的事,不怕人说。”

    说泽,她又对孟启说:“总编,我相信晚晚一定会再给我们一个惊喜的。”

    虽然她也暂时不知道是什么惊喜。

    “嗯,惊喜。”池晚的脸上笑容神秘。

    ……

    五点下班的时候,池晚收到了一封投稿邮件。

    打开一看,却是吓得面色苍白。

    又是一封恐吓信!

    打着投稿的名义,打开里面却是一张血淋淋的恐怖动图。

    心脏猛地跳动一下,漏了好几拍,抚着胸口平缓情绪。

    真的是要被吓到精神失常了!

    以后动不动就发这样的动图给她,精神还能正常吗?

    刚才手一动,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一旁的陶瓷杯子,在地上砸个粉碎。

    所有人都看过去。

    “姐?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

    钱倩倩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出来看见这一幕也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

    池晚赶紧把邮箱关掉,桌面很寻常。

    “没什么,走神不小心把杯子砸了。你下班了?我们晚上在暮色见吧,我再整理下稿子就走。”

    “那好,晚上见。”

    恐吓的事不宜声张。

    免得他们担心,又引起杂志社的恐慌。

    等全员都走了,池晚才报了警,让他们过来查一查,到底是从哪个服务区发出来的邮件。

    “池小姐,我们一查到,立马通知你,抓到犯罪嫌疑人之后就让你认一认人,看是不是认识。”

    “嗯知道了,”她点点头,“那上次的恐吓案,有线索了吗?”

    “暂时还没有,查过邮电局,寄包裹的人戴着鸭舌帽,只能从体格分辨,是个男人。证物也反复查看过了,没有发现新线索。很有可能,这两次是同一个人!”警官说,“池小姐,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有怀疑的对象的话,请讲出来,我们去调查一下。不然,大海捞针,有些难度。”

    录像拍到的是个男人?

    其实对抓到凶手这件事,池晚并不是很看好。

    万家的人不会亲自做的,这种事肯定是雇人,就算抓到了,也不会把他们供出来。

    恐吓罪刑罚也不是很重,没必要出卖自己的金主,断了自己的财路。

    “没有呢。”

    “那好,有消息我们再通知你。”

    “好的,麻烦你们了。”

    送他们出去后,池晚就关了电脑,深呼吸了一口,准备去下洗手间就回家了,晚上还要去参加庆功宴。

    伴随着清脆的落锁声,池晚忽然停住了脚,心里疙瘩了一下,突然发毛起来。

    她都感觉有一股阴风吹到脚边,凉飕飕地。

    谁?

    她慌忙回身,怎么转门把手都已经不开了。

    她被反锁在女洗手间里了!

    池晚慌乱地拍着门板喊:“你是谁?别开玩笑了!放我出去!”

    开玩笑吗?

    杂志社里怎么还有人?

    “开门啊!喂!开门!”

    外面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人回应她慌张的叫喊。

    洗手间的格局是这样,没有天窗,只有通风孔,那便意味着如果待会儿灯也被关掉……

    正想着,四周骤然陷入了黑暗。

    她绝望地靠在门板上,双手揪着自己心脏的部位,浑身发抖。

    窒息感,扑面而来。

    ……

    “奇怪,都八点了,晚姐怎么还没来?”有人问了一句。

    “晚晚还没来吗?”钱倩倩也是刚到,没看见池晚以为她是去了洗手间。

    大家都到了,就只有池晚晚点。

    尧漫手里握着手机,疑惑地说:“我给晚姐打了好几通电话了,就是没人接,难道晚姐没带手机?”

    “她是不是已经回家了,但把手机落在了杂志社里?”钱倩倩做出猜测,“你们谁有她家里的电话?”

    “没有……”大家纷纷摇头。

    平时有事都是手机联系的,怎么会想到去问家里的电话号码呢?

    有人想说,大老板一定知道!

    只要钱主编打电话给大老板询问!

    但没人那么大胆。

    别看钱主编好像真的没事了的样子,万一只是装装样子,心里还是没过去呢?

    钱倩倩都拿出手机了,还是没拨出去。

    她倒不是怕给江承允打电话,只是觉得有点不妥。

    晚晚只是暂时联系不到,不一定是出了事,如果直接打给江承允,他一定会以为她出事了,最后造成误会呢?

    然而下一秒,钱倩倩又改变了主意。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总觉得心头不宁,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一般,她之前遭人恐吓,又被万夫人上门威胁,还曝光了万茜,万一有人……

    钱倩倩越想越害怕,赶紧拨通了江承允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

    “小白?”

    接到池晚家的座机,江承允很意外,一听那头奶声奶气的“喂”,更是惊喜。

    小白给他打电话!

    “江叔叔,你是不是虐待大白,让她加班了?”

    八点了,大白还没有回来!

    平时就算加班也会打电话回来告诉他,可是今天没有。

    他还打电话给笑笑妈妈,笑笑妈妈说不知道,会不会是在加班?

    小白不愿意往坏处想,但总还是不放心。

    唔……

    或许大白只是忙晕了,忘了呢?

    臭大白,让人这么操心,回来你死定了!

    “怎么会?”江承允笑道,“我不会让她加班的。我听说她今天立了功,晚上是要去庆功的,是不是忘了告诉你?”

    “那电话又不接!怎么会有这么粗心大意的人,不知道在家等的那个人会担心的吗?”小白非常不爽。

    池大白,我生气了!

    “……”江承允哭笑不得,“就是就是,一点也不懂事,还要孩子操心!小白你别急,我打一个试试看——咦?”

    有插播电话!

    江承允看了一下屏幕,是钱倩倩。

    这还是分手后她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

    说实在的,心虚的时候,就忍不住去想她找自己是什么事。

    “小白,我待会儿打给你,别着急啊。”

    挂了电话,正准备打给池晚,钱倩倩就再次打了过来。犹豫一下,还是接了。

    “喂?”

    “别误会,我就是想问你一下,晚晚家的座机号码是多少?”

    “?”江承允觉得奇怪,“为什么要问晚晚家的座机号码?”

    “我联系不到她,想问问是不是在家里。”

    “……什么?”江承允意外了,“你在哪里?暮色?晚晚没跟你们一起?她不在家!”

    “不在家?该不会……”钱倩倩越发担心。

    “该不会?”

    “不瞒你说,之前有人给晚晚寄了一个恐吓包裹,杂志上市前一天,万夫人又上门来威胁她,说是如果真的做了……”

    她以为万夫人是在开玩笑!

    可现在晚晚好像失踪了!

    “什么?!”江承允整个人从座位上跳起来,对桌上的其他人抱以歉意,匆匆出了包厢,“发生了这些事都没人告诉我?!”

    “晚晚不让告诉你——”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不告诉我!”他着急地冲那头喊了一句。

    那头钱倩倩愣了一下。

    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他又缓了下来:“对不起。”

    钱倩倩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现在还是找到晚晚最重要。”

    “我马上坐最早的航班回去!”

    “你不在雁城?要不别来回赶了,我找几个人先回杂志社看看,万一是我们大惊小怪了呢?万家的人真的那么大胆吗?”

    “不管有没有事,都要回去!”

    晚晚没消息,他做什么事都不心安!

    是虚惊一场,没事最好!如果是……

    江承允不敢往下想。

    他赶回雁城,而杂志社让钱倩倩带人先回去看看。

    挂了电话,大家的视线全都落在钱倩倩的身上。

    “怎么个情况?我们晚姐被恐吓了?什么时候的是事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没出事是我们想多了最好,晚晚要是真的出事……苏锦尧漫,我们回去杂志社看看!”

    电话不通,是要急死人!

    这时,大家才想起下班那会儿,池晚忽然打翻了她的陶瓷杯,并且面色不对劲的样子。

    难道跟那个有关?

    “不吃了不吃了,人多好办事,一起回去看看吧!”

    ……

    宾利在写字楼前停了下来。

    “灯开着,应该在楼上加班,”封以珩对电话那头说着,“小白乖,先睡吧,待会儿我送姐姐回家。”

    小白的手机上,近期多了两个号码,江承允和封以珩的。

    江叔叔远水解不了近火,他想来想去,还是拨通了这个号码。

    如果他不管大白的话,就零分好了!赌气地想。

    拨号的时候,心里很忐忑,因为他不知道电话的另一头会怎样回他。

    所幸,封以珩的回答并没有让他失望,他还像以前一样,仿佛没和大白离婚。

    “真的吗?”小白将信将疑。

    “真的,叔叔不骗你。睡醒了就能看见姐姐了。”封以珩望着写字楼全黑的中间楼层。

    郑浩想,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这么镇定,不愧是他们封总!

    写字楼里没有任何光线,也就是说他们封总也不知道楼上有没有人。

    而且这种情况……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就觉得没人才是?

    骗了孩子,万一找不着人,明天拿什么哄孩子?

    这是郑浩的顾虑,但封以珩没有这样的顾虑,在他眼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让孩子过多担心。

    小白那边无论如何得先安抚下来,至于人,肯定要找,找不到也要找,找到为止。

    既然答应了小白,明天之前,他就一定把池晚送回去。

    “封总,要不我上去看看?”尽管他觉得,上面没人。

    封以珩想起那天在工地上的事,始终不放心。

    “不用,我上去看看。”

    叫了保安上去开门,却发现杂志社的门根本就没关过。

    “咦?怎么灯关了,门没关?”保安奇怪地嘀咕着,“谁最后一个走的,忘了关门吗?”

    封以珩不说话,已经警觉起来。

    推开玻璃门,就看见一片黑暗中,一张办公桌上有光亮,并伴随着震动声。

    这电话是他打的,池晚的号码。

    她的手机在这。

    保安已经将办公室里的灯打开了,并试着喊了一下:“有人吗?”

    以前也有加班的人员直接在办公室里睡的情况。

    封以珩走过去,拿起她的手机一看,上面有无数人的电话和信息。

    他敏锐的视线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门半开的洗手间方向。

    女洗手间的门锁着!

    封以珩上前转动了一下,打不开。

    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去拿

    备用钥匙!”

    他先从外面开了灯。

    如果她在里面,乌漆抹黑的话……

    门被撞响!

    里面真的有人!

    “砰砰砰——”急促的手掌拍门的声音。

    隔着门他都感觉到了她的恐惧,不耐烦地催促:“钥匙,快点!”

    保安被一吓,开门的手都哆嗦,被封以珩一把抢过,迅速打开。

    门开,握着门把手拉开了门,一道人影便猝不及防地扑向了他,结实地撞进他怀里。

    她颤抖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呜咽直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里云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里云裳并收藏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