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15儒雅艺术家(六)

15儒雅艺术家(六)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Demon慢慢走近了几步,[你是名侦探,我知道你早晚能发现我的秘密并找到这里,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因为实在很简单,我没必要再拖延时间。]

    [你怎么知道的?就单单因为那个钱包?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个秘密基地的?]

    赫卡换了个姿势倚着门边,云淡风轻的说,[我的嗅觉对血特别敏感,你身上有血的味道,对我而言,喷再多香水也掩盖不了,那天在Ada家里跟你握手时我就发现你掌心里长着茧,以一个艺术家的手来判断,你的茧绝不该长在掌心里,那里的茧是由于握着某样东西使力摩擦造成,通常是从事体力劳动者常有的,我在想你一定是经常会做某些与你现在身份不相干的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事,直到我在你的车上捡到了这个才有了确切的答案。] 赫卡从口袋里掏出那片冬青树叶晃了晃。

    [那又怎样,这能代表什么!冬青树哪里都有。] 显然Demon和我一样不明白那片树叶有什么特别。

    赫卡指尖一甩,树叶几经旋转,飘落在Demon面前不远处,[树叶泛着苍白色,说明沼气吸附在了附近的土壤里,为了不冤枉你,我可是特意回到实验室用科学的方法证实了我的推理。埋掉那些用不到的尸块和骨头是件很辛苦的体力活吧,特别是最近到了冬天,天寒地冻的。]

    她说完,我和Demon几乎同时看向那片叶子,确实颜色苍白,与普通树叶有些不同。

    赫卡揉揉鼻尖,继续说道,[你车子的车轮纹印里粘着许多五彩碎砂,那种东西只有从这个别墅区域来回通向市中心的那条景观路上才有,这里人烟稀少,正是你干那些骇人勾当的最佳场所,所以我只需要在这里找到一幢附近冬青树叶泛着苍白色的房子就可以了。]

    [不愧是名侦探,全中。幸亏我早有防备,我对你真是越来越迷恋了。] Demon始终举着枪,又走近了些。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我呢?] 赫卡微扬的歪着头,睥睨着Demon。

    [我当然是先要把你当作一个女人来对待,然后再让你变成一个无比美丽的,永恒的艺术品,它将会是我生命里最骄傲最喜爱的作品。]

    [既然这样,我猜你现在还舍不得对我开枪。] 赫卡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双手都插`在口袋里,竟主动走向Demon。

    [把手拿出来!我知道你有麻醉枪,外面的狗都是你干掉的。] Demon顿时警觉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赫卡并没有听从Demon的指令,还在慢慢向他靠近,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血液好像都被抽回到心脏里去,全身冰凉。

    [别动!别再靠近!] Demon被赫卡反常的举动弄得有些慌乱,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开枪啊,开枪吧。] 此时,赫卡的声音犹如魔咒,回荡在整个地下室里。

    接下来的事我几乎没有看清,我只知道赫卡迅敏的一闪身,然后Demon倒下了。等我回过神来,才看到赫卡手中的枪,我再向后面一看,墙上插着Demon射出的麻醉剂,原来他手里的也是一只麻醉枪。显然,两人的交锋,赫卡完胜。

    [你没事吧?] 赫卡把枪收回口袋,淡定的问道。

    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在胸口撞击,微微沉重的喘息着说,[这应该是我问你的吧,你刚刚吓死我了。]

    [我还不至于沦落到死在一个不入流的小变态手里。] 赫卡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轻蔑的踢了踢倒地不醒的男人,以一个胜者的骄傲姿态。

    [他手里可是枪,万一他先伤到你怎么办?]

    [看得出是麻醉枪,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一个人是否将要开枪,从他手指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我有把握能躲过去。虽然你的担心一直很多余,不过我还是谢谢你,你是第一个会担心我的人。] 这是赫卡第二次说这句话。

    [......] 我顿时非常无力,一切好像都在赫卡的掌握之中,而我却如同在万米高空蹦极一样,狠狠的被折腾得七上八下,简直快要虚脱。明明预想的是要保护赫卡,可实事上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我除了紧张和恐惧得不能动弹之外根本没有帮上什么忙,反倒是赫卡的身手出人意料。

    这时,外面传来很明显的骚动,我又紧张起来,不知是什么情况,结果这次下来的人竟是萧警官和其他警察。

    [不觉得慢了点吗?我已经都解决了。] 赫卡对萧警官讥讽道。

    [我可是收到你的短息就立刻上报,然后组织人员出警。] 面对这已经结束的战场,萧警官也很无奈。

    接下来,在赫卡的指点下,警察在冬青树下附近陆续挖出了许多人体组织,残破不堪,光靠肉眼已经无法分辨有多少具尸体。赫卡把事情大致经过简而又简的叙述了一遍,也不管笔录员是否记完全便潇洒的挥挥手回到车上,把车开到我面前等我上车,我仍有些失力的感觉,心情沉重的默默坐上去,踏上了返程的路。

    途中,我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通知的萧警官?]警察的到来让我很诧异,简直犹如天降一般。

    [在你下车后傻傻张望的时候。]

    [哦,那真好,希望他再也不能害人了。] 我垂下头喃喃低语着,Demon院子里的那些残骸,地下室里的所谓“艺术品”,每一个每一件都曾是鲜活的生命,有父母有亲人,有他们生活的痕迹,有喜怒哀乐,如果在另一个场景相遇,也许还能成为朋友,一起欢笑一起畅谈,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就是该这样的么,因为有感情所以才能称之为“人”,将一个能够与自己交流,甚至还一起生活过的人变成一件冰冷的工艺品,抹杀了他生命全部的意义,倒底哪里美妙?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谁都知道死亡的可怕,生命只有一次,怎么会有人能如此的陶醉于剥夺别人的生命呢…竟还将它称之为“艺术”…

    赫卡轻描淡写的说,[放心,他的命已经到尽头了,坚持不废除死刑是这个国家法律制度里唯一可取的地方,人类既然想要通过建立社会系统来和平的生存,那么必然要抹杀掉少部分人的生存权力来维持这个秩序,所谓尊重每个人的人权不过是事不关已的风凉话,为杀人犯争取人权,就是在对死者和守法者的亵渎。]

    [……] 我很欣赏也很赞同赫卡的观点,但是…我却始终没再接话。

    一路上我们之间再没了语言,并不是因为我过于不舒服,而是由于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赫卡也曾经剥过人皮的事情,虽说是拿尸体做实验,可还是觉得有些难以适应,再忆起她和Demon的对话还有那些人皮艺术理论,头皮又是一阵发麻。尽管是赫卡把那个变态绳之于法,然而我心里的屏障还是难受的堵在那里。

    一直到回到事务所,赫卡把外套一丢,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又是一副无辜的表情,却不说话。

    我把枪跟匕首放到她面前,尴尬的扯扯自己的袖子,[是不是饿了?我去做饭。]

    [我不介意今晚吃素。] 赫卡点点头道,显然这就是她刚刚想说的话,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开口。

    我苦笑着摇摇头,[我没事,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你脸色到现在还是很差,何必逞强呢。Demon的事一般人都很难理解和接受,他打破的道德底线已经超越了社会基准线。]

    [其实...] 我犹豫了下,还是坦诚的说,[其实最让我难以接受的不是Demon,虽然他的行为真的很令人发指,也很让我反胃,但心理上真正最大的芥蒂是你,我很难想象你也曾剥过人皮。]

    对于我的话,赫卡稍稍有些意外的感觉,她沉默的想了想,旋即释然,[我明白,人们对自己经常接触的人都会不自觉的给对方建立起一种形象界定,这种界定通常是根据自己对于那个人的了解再加以无意识的想象融合而成,一旦对方的形为超出了自己内心的这种界定,就会很难接受,而对于陌生人无底线的行为反而比较容易接受。你现在会觉得难以接受,是因为你在潜意识里把我界定得太好了,可乐,你对我还不了解,我不是一个好人,虽然我不会像那些变态似的去做伤害别人的性命的事,但我没有像你一样那么清晰的道德底线,我做过很多你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希望你能考虑重新认识并接受这样的我。]

    我听罢,脑子里还是很混乱,不愿再多谈,咬着唇,点点头,[给我点时间,我会好好想想你的话。] 说完,便转身上楼去做饭。

    我做了一桌丰富的晚饭,今晚的餐桌格外的安静,吃过饭就各忙各的,然后各自回房,我冲过凉坐到书桌前,摊开自己用来记录赫卡的笔记本,今天我发现了赫卡很多新的性格特征,可紧握的笔却完全不知如何写起。

    最后,我放弃的把笔记本收起来,整个人趴到了桌上,脑海里闪过今天经历的所有画面,重复最多的则是赫卡刚刚对我说的那最后一段话。

    我拼命的想要了解赫卡,那么现在她在我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如同福尔摩斯一样的名侦探,拥有令人羡慕的高智商,帮助警察解决案件,将坏人绳之于法,确实,由于我对她的钦佩和崇拜,不自觉便将赫卡与正义和英雄联系到一起,她在生活上的懒散和缺点我都下意识的忽视,甚至为她找借口,以维持她在我心里的正面形象。

    赫卡分析得很对,是我自己用想象绑架了赫卡,所以才会如此难以接受现实。

    也许赫卡就是赫卡,不是我想象的样子,而是属于她的人生,我该去了解她,而不是幻想她。不管她做过什么,她现在都帮着警察让很多罪犯伏法,可能她不是正义的天使,但至少她不是恶人,这一点不就足够了么,我有什么权利用自己的界定的形象去要求她。

    而且连福尔摩斯也曾经在实验室里用鞭子疯狂鞭打尸体,只为观察不同力道的伤害所造成的伤痕情况,所以赫卡的剥人皮行为同样可以理解为某种非恶意的探究吧。

    这么想着,心情渐渐平息了下来,压在胸口的闷气随之消散,觉得舒畅了很多。

    我不断回想着与赫卡相处的点点滴滴,恐惧、不安的心情仿佛回到了从前,变成了一种安心,虽然不用自己的界限去绑架赫卡,但我有属于自己的感觉,我的感觉告诉我赫卡和那些杀人的变态绝不是一类人,我愿意相信她,因为在我心里,她仍是美好的。

    就这么趴在桌上等到了头发干透,我才慢慢挪到床上,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说能安稳入睡绝对是骗人的,我辗转反侧,一闭上眼都是那些吓人的画面,折腾了很久才终于睡着。结果一个晚上又被噩梦惊醒了好几次,难怪赫卡以前的搭档都做不长久,连我这当兵多年的心理素质要面对这些画面都觉得一时难以消化,更何况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儿。

    第二天早上我只好拖着满身疲惫起来做早餐,然后去敲赫卡的门。

    赫卡还是那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开门,我打起精神冲她一笑,[早上好,起床吃饭吧。] 算是想弥补我昨晚的失态吧。

    赫卡一怔,过了几秒,竟然也对我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正常的微笑,[早上好。]

    这真是...受宠若惊!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什么睡意疲倦之类的全都烟消云散,乐呵呵的去给赫卡收拾床铺。

    吃饭时我们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闲聊的气氛很融洽。

    下午的时候,Ada再次登门,是来谢谢赫卡的,Demon被捕的消息她们都已经听说,关于人皮艺术品之类的传闻沸沸扬扬,这么快就已经像数十个版本的恐怖小说,谣言总是长了翅膀。不过Ada才不在乎那些,她已经如约把酬劳转账给了赫卡,特别满意赫卡能做得这么彻底,直接把Demon弄到了铁窗里,也许是送到了死亡尽头也说不定,反正他再也没机会去和她争抢她妈妈的财产了。

    看着Ada青春漂亮的笑脸,我突然觉得有些反感,人性啊......

    作者有话要说:赐叔个温柔的圣母妹纸吧QAQ,赐叔个忠犬受吧~~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