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44倒立的圣经(十六)

44倒立的圣经(十六)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卡面对我对她反常早起的感叹也只是“呵呵”的笑了几声,没有过多解释什么,那一天都过得很平静,除此之外赫卡再没有任何异常举动,我们吃过早餐就去了教会,正常的聆听布道,在夜晚结束时悄悄来到之前就约定好的地点,和颜歌等人一起上了一辆专门来接我们的面包车,我们昨晚被要求不准带任何行李,所以大家什么也没带,赫卡更加干脆,连手机都早早留在了出租屋内,她也要求我这么做,我自然得乖乖听命,在临走之前跟妈妈打电话报备过,免得她打过来没人接会担心。

    来接我们的是两个男人,上车后他们第一件事就是要我们几人交出手机,有手机的都交了上去,我和赫卡向他们展示自己并没有带手机,还有另外一个人说他没有用过手机,我又不得不暗暗感叹赫卡精准的预知能力。接着,一路上他们都在主动与我们谈论有关圣主教的诫命与教义,似乎在检验我们是否足够虔诚。

    除了前挡风玻璃和司机旁边的窗子,其它车窗皆是一片漆黑,应该被经过特殊处理,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因此我无法分辨车子是驶向哪里,心中难免忐忑起来。压抑的黑暗、陌生的人、未知的未来,这些都是滋生恐惧的源头,幸亏赫卡一直在我身边,她紧紧攥着我的手,自从上车后就未曾放开,大概是从我因紧张而失温的手掌中察觉出了我的不安,她知道平日里我的掌心总是温暖的。

    车子开了许久,陌生男人说并没有那么快到达目的地,让我们先睡觉,最初也许是都有和我一样的紧张,或是因为马上能到所谓的圣主身边而兴奋,大家都没有睡意,但后来到了半夜两三点钟,车内的人终是耐不住倦意,一一睡下了。

    我只知道我睡时赫卡仍是醒着的,而当第二天我醒来时,赫卡也同样是醒着的,我悄悄问她有没有睡,她向我点点头,算是给了肯定的答案。我们的车还在路途上,一点没有即将到达目的地的迹象。

    陌生人分派给我们矿泉水和压缩饼干,并不允许任何人下车到附近餐饮进食,当到达高速加油站时,他们会让我们全部下车去上洗手间,接着又即刻起程,在我们下车后,他们不让我们和任何人交谈,也不准我们东张西望,看管得很严格,仿佛被人监`禁一样。

    所以我直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被带到了哪里,赫卡始终显得很淡定,还经常朝我挤眼,缓解我的紧张情绪。

    这样一直开了很久,有三四天的行程,那两个陌生男子轮流开车,每天谈论的都是圣主和教义,我们吃睡都在车内,只有去厕所时能拿水洗洗脸,感觉被折腾得心烦意乱,神志都有些模糊。

    最后一次下车,只觉得地方很偏僻,后来又行驶许久,但他们再也不允许有人下车,路途渐渐愈发颠簸,非常难行的感觉,我们坐在车里被晃得头晕脑痛,同去的女子本就有些轻微的晕车,平路时还能忍忍,这下子吐得好像快要丢了魂一样,颜歌一直在旁边照顾她。

    大家其实都开始产生些厌烦的情绪,毕竟这样失去人身自由又不告诉你目标地的旅程没有几个人能忍受太久,终于,在情绪濒临爆发点的时候,车停下了。

    前面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位的男人先下车,然后把后面车门打开,我们下车之后才看清周围的全貌,都惊得目瞪口呆,这里简直就是荒山野岭,周围全是树林,无比的原生态。

    他领着我们步行走进树木之中,而另一个人则将车子继续沿着唯一一条小路晃晃摇摇的向前开,这样好似漫无目的的走了约一个小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又出现在眼前,在这丛林里竟然有一处秘密庄园。

    高高的围墙,大门口有人在站岗放哨,待我们走近,带路的男人上前几步去和看门人私语几句,那人便打开大门为我们放行。

    走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比外面看着更惊人,别墅状的建筑物有五栋,还有几座平房,窗户上全部按照有铁网,不时有巡逻队穿梭于它们之间,于其说它像是军营,倒不如说给我的感觉更像是监狱。

    赫卡用眼睛瞄了瞄四周,脸色愈发冰冷严肃,一言不发。

    我们首先被带到位于整个庄园中央的别墅一楼的一间房内,里面坐着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而我们则要站得笔直的面对他们,好像在接受检阅,我感觉他们极少将目光放在我身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赫卡和颜歌的方向。

    就这样沉默半晌,然后其中一个男人开始说话,先介绍他们是圣主教的祭祀等等,又要我们一一报上姓名、年龄、身高、等非常细节的信息,另一个男人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随后又让我们一一拍照,接着便是冗长的关于圣主教的诫命的一再重复和强调,以及将完全忠于圣主并且奉献一切的起誓。

    本以为会见到传说中活了几百年的圣主,结果在这些琐碎的事情结束后,我们竟直接被派去做所谓的清修,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清修在圣主教中的意义就是吃苦,不断的折磨受累,这样才能抹去自己身上的罪。

    当来到清修地点时,我有种超乎想象的震惊,他们所指的清修不是我想象中的身体折磨之类的,而是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有几十人在里面埋头做工。

    我们被分配到不同区域,所以我跟赫卡没有相互交流的时间,我的任务是将一些白色粉末称克,按照精准的度量装进塑料包装袋,从进来时就觉得有股怪怪的味道,但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看看旁边的人都认真的做事,没有人敢私下交谈或左顾右盼,我心里被慌恐感填满,默默吸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就算赫卡不在身边也不能出错,我不傻,自从进入这摸不清来路的庄园我就明白,我们已经完全处于被人控制之下,别提什么人身自由,这种情况下,哪怕被杀也不可能有人知道,虽然仍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我能感觉到,这里很危险。

    这枯燥的工作一直做到天黑,中途都有人在看守,若想去洗手间必须要经过允许。有突然响起一阵铃声后,大家立刻停手,我也跟着放下手中工作。门被打开,大家有秩序的离场,随着众人的脚步无声的移动着,沿途两边都有黑衣男子站守着,我不敢开口问要去哪里,等到地方才知道是要吃饭了。

    进餐时似乎没有那么严格的秩序,可以随便选择座位,也三三两两有关系好的人聚在一起轻声私语,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找赫卡时,她已经迅速的来到我身边,拉着我去窗口端份餐,这里提供的饮食比想象中还差,只有两份干巴巴的青菜和米饭,连荤腥都见不到,可真是彻头彻尾的清修。我自己倒无所谓,可是赫卡怎么办,若天天如此,真担心她的身体。

    不过赫卡的精力好像并没有放在饭菜上面,她心情始终有些沉重,眉心微微攥着,眼神中透露出仿佛在懊恼什么,我不知道现在该不该问她,进入这里以后无论想做什么,都会有一种必须要小心谨慎的压迫感。

    整顿饭她都沉默无言,只在吃完后起身送餐盘的一瞬间轻轻的说了句“我后悔让你跟来了”。

    我一怔,抬头看她,她却已淡然的向回收餐盘处走去,我也没心情再吃,赶紧随着她过去把剩菜剩饭倒掉,餐盘放好。

    吃过晚饭后便是向神祷告的时间,所有人聚集在一个大厅里,粗略估计下足有近百人,我这才发现下午和我一起做工的那些人都是圣主教的信徒,他们人手一本掌事手中的那种黑色封面圣经,我们这几个新来的也各自领到一本。

    我和赫卡坐到一起,她眼睛一直在四处打量,我猜大概是想寻觅朱辉的身影,我也尽量不引人注意的到处乱瞄,对于一个只看过他照片的人,要用极短的时间从这么多人之中分辨出来,也许赫卡有这种本事,我是完全没这个天份,一无所获。

    有一个被称作大祭祀的四十多岁左右的男人在前面讲经,我放弃寻找朱辉,低头翻看新拿到手的圣经,比起之前的小册子,这里面的东西要丰富许多。

    厅内这么多人,那大祭祀声音也不算特别洪亮,竟然不用麦克风就能让每个在座的人都听得到他的声音,可以见得底下的人是怎样的鸦雀无声,安静得连呼吸和翻书的声音都听得到。

    大祭祀讲了许久,然后让我们将圣经抵在心口,低下头默默向神忏悔罪恶,又这样维持了不知多长时间,直到铃声再次响起,众人齐齐起身向大祭祀深深鞠躬行礼,在这份恭敬之中,大祭祀先行退场,接着我们才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过了晚祷告时间,墙上大钟显示是九点半,剩下的便是自由休息,有人为我们这几个新人安排住处,是六人一间的类似宿舍的房间,住的环境还算干净,摆设很简单,上下床铺,一人一个桌子一个小柜子,房内有准备好的洗漱和生活用品,甚至连内衣内裤这种东西都有,还真是周全。

    我和赫卡、颜歌以及与我们同来的另一个女人一间,加上里面原先就已经有了一位房客,房内暂时空出一个床位。

    作者有话要说:QAQ弱弱的咬手绢,如果出了BUG,请悄悄的提醒叔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