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48倒立的圣经(二十)

48倒立的圣经(二十)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不,用你那个药把朱辉给弄昏,再把他弄上车?]

    赫卡厌烦的撇撇嘴角,[你以为我的药很便宜?这东西比毒品还贵,我还不想浪费在他的身上,到时给他一针麻醉就不错了,看看再说吧,实在不行就只能带你先走,我能力有限,哪怕失信于人也没办法,勉强不来。]

    [赫卡.... ] 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赫卡非常的不想跟圣主教扯上任何关系,虽然如此危险的制毒团伙,一般人都会害怕,但...赫卡的这种排斥感让我有种微妙的异常,她不像是在害怕,更像是想逃避。

    [怎么了?] 赫卡看向我。

    我抿抿唇,想了想,说,[好吧,就算我们和朱辉都上了车,接下来呢,根本不知道这是在哪里,要如何是好?]

    [谁跟你说没人知道这是在哪里?路只要走过一次我就会记得,只要离开这封闭的基地,一切就好办了。]

    [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佩服你了,记忆力好真是让人羡慕。]

    赫卡用鼻子哼了哼,边起身边说,[这跟记忆力没关系,是必须磨练的一种技能,即使在我有遗忘能力的时候也一样如此,走过的路必须记得,方向感比知识和手段更重要,一旦自己疏忽忘记,很有可能就再没下次机会。]

    [为什么?]

    她走到床边,眼睛看着睡死的大祭祀,淡淡的回道,[因为...会死。]

    [......] 我的心一颤,赫卡说得那样毫不在意,可是我却仿佛能体会到轻浮中掩藏的沉重,这不是笑话...而是...她的过去...

    在我发呆的时候,赫卡已经坐到床边伸手探向大祭祀的跨部,并一脸淡然的隔着一层浴袍做某种来回的运动,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了一会儿才“噌”的冲过去,[赫卡!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我没有看错,她竟然在用手帮这个男人...做那种事情!

    赫卡手上熟稔的动作仍没有停止,扬起脸一幅理所当然的眉尾微挑,[当然是在布置明早演戏的现场,有什么疑问吗?]

    我被这场面噎得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回应她,呆滞在床边一动不动,就傻傻的盯着大祭祀裕袍下愈发突起的某处,那样子一定很蠢,因为赫卡眼神里渐渐染上戏弄的色彩,她玩味的眯起眼睛,[可乐,觉得这种事很难接受么,你要知道,将来你结婚了的话,这个东西可是会和你更加亲近的,亲近到...很深的地方...]

    [够了!] 我被她的恶趣味恶心得头皮发麻,她在某方面言语的肆无忌惮真是令人瞠目,[你...简直让我无语。]

    [事实而已,你害羞起来真可爱,清纯是难得的幸福。] 赫卡低下头,手上动作加快,[不过已经这个年纪,总不会还以为那种事很遥远吧,早晚要面对的,除非...你不想跟男人结婚。]

    [我就不结婚了又怎么样!] 被她气得一时头昏,想都不想的直接反击回去,话说口才发觉,这是给了她更多揶揄我的借口,简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果然赫卡得意的哧笑一声,那种戏谑意味更加明显,在她要开口之前,我先一步打断道,[看你做这个做得这么熟练,难道你面对过?] 不想被她压着欺负,就把问题丢到她身上去。

    赫卡忽然停住动作,然后淡定的掀开大祭祀的浴袍,下面的东西真是不堪入目,我受不了的转开头,又听到赫卡式的嘲笑声,[呵,你这么说我也不否认,觉得受不了就到那边的沙发上睡觉吧,离天亮时间还早,我这边也没那么快结束。]

    [为什...] 扭回脸来,我话说到一半,又硬生生咽了回去,这样的赫卡让我心里很难受,她总是能一脸轻浮的无谓,会用清爽的神情去说残忍的事,竟也会用清爽的神情去做如此羞辱的事,那些提到死亡时的云淡风轻和冷漠,就算不开口去问也应该能明白几分,若不是经历过难以想象的黑暗,怎会养成这番另类的性格,她一直不愿提起自己的过去,我又何苦去揭她伤疤。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能做这种事情吗?] 赫卡泰然自若的将大祭祀身上的液体蹭到被子上,然后继续刚才那种猥琐的事情,她微垂着眼眸,发丝斜斜散落,样子优雅而唯美,完全看不出一点点的厌恶或不甘,好像掌心里只隔着一层薄薄浴袍的东西只是一件极普通不过的玩具而已。

    我杵在原地,觉得自己问也不是,转身也不是,就只能沉默的望着她,胸口漫延开一种莫名的酸涩痛楚。

    也许是见我太久不言语,赫卡扬起脸看向我,我不知自己是怎样的表情,让她原本淡漠的眼神有一瞬的轻怔,然后竟慢慢的...慢慢的张扬起嘴角,向我绽开一个明媚到耀眼的笑靥,[干嘛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比起有性命之忧或真的跟他上床,这种简单的事就化解,不是很好吗,又不会少块肉。]

    她越是如此的不在乎,我就越是心疼,眼眶甚至微微湿润,我承认我羡慕赫卡的那种骄傲,智慧是她傲视一切的资本,她风光的时候我崇拜,然而看到她此刻的付出,我忽然明白,任何的成长和骄傲背后,都是有沉重代价的。

    [你真的觉得无所谓吗?做这种事,一点也不觉得难受么?]

    赫卡咬咬嘴角,好像很认真的想想,[唔,难受么...没想过。] 她说着又看了看我,好笑道,[可乐,你在可怜我对不对,真的不用这样,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同的,无论是三观还是对事物的看法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我没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但是我理解你的不舒服,所以去那边睡吧,这里不用你帮忙。]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还能讲些什么,也许赫卡的世界真的与我是两个次元,即使她不难过,可站在我的角度,却依然为她心疼。

    这一夜,她都在忙碌着所谓的布置现场,屋子里渐渐泛起一种情`欲味道。而我只能远远的站着,看着她做那些超乎我想象的事情,用一脸清爽淡漠的表情。当她把肮脏混乱的床铺搅得满意之后,我们依然没有休息,一人坐在床边,一人坐在沙发上,我不讲话,她也不讲话,彼此沉默,好像在等待时间带着我们跳过这个用语言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是没有过熬夜的经历,但这一夜让我觉得分外漫长,没有任何睡意,脑子里不断盘旋着赫卡做那种事时的样子,心里只觉得憋堵难受,无法舒缓。

    冬日的第一缕晨光要来得早一些,当天边的黑暗被划破,渐渐氤氲了熟悉的暖色时,一直呆望着窗外的赫卡缓缓站起来,她走向厕所,很快里面传来流水声,不久赫卡出来,双手*的滴水。我看看她,她也正看向我,对视良久,赫卡不着痕迹的轻叹,随意的将手往衣服上抹一抹,[可乐,走吧。]

    [嗯?可以回去了吗?] 我还有些没能跳脱出方才僵硬的情绪,真没赫卡那么洒脱。

    赫卡点点头,[要到晨祷的时间,用这个借口回去吧,这种淫`糜的现场已经足够鲜活,他醒后自己会慢慢脑补昨晚轰轰烈烈的激`情。]

    [哦。] 我随着她离开,走到门边时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睡姿猥琐的大祭祀,不自觉的握紧掌心,特别想冲过去揍他一顿,憋了整个晚上的无名火只想在他身上发泄,谁让这个男人脏了赫卡的手,即使他是被动的,也依然让我万分憎恶。

    走过来时的路,取代忐忑的是深深的不快,好像经历了一场被预想中更不堪的轮回,赫卡走在我前面几步,双手插`在口袋里,腰背挺得笔直,宛如方才的不洁没有侵染到她分毫,对她接触得越深,我越能清晰的看到到光与暗在她身体里各自割据的界线。

    到了一楼,大门处有两个守卫,五栋别墅楼里面,只有创世纪和出埃及记有楼门守卫,创世纪的整个装潢相当奢华,里面大厅摆放不少金银装饰品和雕像,与民数记简直天壤之别。

    赫卡对他们说希望能回去做晨祷告,不愿因此错过,怕被主神责怪,守卫并没有多问,顺利的放我们出来。

    回去的路上天色微蒙,仍泛着淡紫色,旁边不时有巡逻的排列经过,赫卡轻轻抽了抽鼻子,由于没带行李,到这里之后根本没办法给她加衣服,这些日子偶尔会听到她的轻咳,许是有些轻微的受寒,我快走几步上去,向她伸出手,[呐,手冷不冷?来给你暖暖。]

    最近为了怕我紧张或是给我安慰都是她主动握我的手,久违的换回我主动关心,还真让人怀念之前在事务所悠闲度日的时光。

    赫卡停下脚步看看我,犹豫几秒,轻声道,[我刚刚做过那种事,你不介意么?不需要勉强的。]

    看来是被彻底误解了,我无奈的说,[你以为我是嫌脏吗?我觉得难受是因为做那种事的人是你,我...]

    话尚未完,赫卡便从口袋中抽出手紧紧牵住了我,另一只手放到唇边极微的“嘘”了一声,[我懂,可乐是个温柔的人。]

    听罢只能轻笑,紧紧攥住她的手,我有时真的分不清赫卡是在逗我还是确实误解了我,无论怎样也好,我希望自己温暖她的心都不会因此改变。

    这天除了赫卡的行径刺激到我之外,又发生了件意外事情,早祷告不久便传来消息,有几个人半夜意图逃跑被抓到,送去利未记苦修。

    周围教众纷纷发出鄙夷和谴责的声音,我没料到竟会有人想要逃跑,看了一眼赫卡,她没任何反应,我只好低声问另一边的人,[怎么会有人逃跑?]

    那人鄙夷且不屑的说,[当然是受不了清修的辛苦了,那些人爱神之心不洁,半路退缩,活该要去苦修,根本不配得永生。]

    我连忙虚伪的赞同点头,[是是,确实不配,不过话说回来,这里守卫森严,能逃得出去么,而且这荒山野岭的,就算逃出去也是死吧。]

    [你新来的不知道,以前有不少人为了逃走变着花样的想办法,什么挖洞、剪铁网之类的全用上过,被抓住之后通通送到利未记,倒也真有几个人逃出去过,反正再没见到,送到利未记的有些苦修之后依然被神接纳,有些最后就被遣送走了。]

    [遣送?送到哪里?] 到了这里还能回去?知道这里其实是制毒工厂后,我对于这种说法很是怀疑。

    [唔,听说是被送回去了吧,反正再没见过,也不知道。]

    我回头瞄了瞄赫卡,显然她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目光正望着我旁边那人,蓦然一笑,[对了,圣主不住在创世纪么,怎么都没见到过,真希望能有幸见上一面。]

    真是难得赫卡肯主动打听有关圣主教的事情,以前在寺庙时为了能尽早打入敌人内部,她时常会借机试探别人口风,了解圣主教。但是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她好像一门心思都在接近朱辉和寻找离开方法上,平时与人聊天只是随应的谈论些经书感悟,很少问及与教内事务相关的更深入的东西。

    提到圣主,那人眼神中立刻充满崇敬的光芒,[圣主当然住在创世纪,但平日很少出来见人的,能见圣主一面那是无上的荣耀呢。]

    [是,我知道的,希望能有这个荣幸。] 赫卡说罢便低下头做出专注研读圣经的样子。

    毒品、龌龊的大祭祀、赫卡的出格行径、逃跑的教徒,短时间内有太多的信息灌进我的脑袋,感觉什么都乱糟糟的,别说分析出线索,就连理清现在的状况我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一个上午,窗外飘起了细细的碎雪,浑浑噩噩的一月,干燥这么多天,可是终于见到水花,中午吃完饭,我跟赫卡在楼下闲逛,其实是她在观察着车库那边的动静,碰巧遇到颜歌回来,看方向,应该是从创世纪那边走来的。

    我们彼此笑了笑算是打招呼,颜歌现在去创世纪的频率越来越多,和她做那种事的人应该不是大祭祀,估计是另外几个祭祀之一吧,想想觉得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孩,青春年华非要信这种邪教,现在不仅变成别人的犯罪工具,还做了个快乐的性`奴,真是不得不感叹,人生有时走错一步,就会改变整个生命轨迹。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中带着龌龊,赫卡在悄悄为周三的行动做准备,大祭祀并没有察觉出床`事上的异常,对赫卡更加钟意,他偶尔单独叫她去,有时还要玩姐妹双飞的游戏,眼不见还好,每次夜半三更的看着赫卡坐在床边用手给一个男人做那个,我心里都堵得难受,多少次也不可能习惯。

    赫卡依然轻车熟路的不在乎,还开玩笑说若是不能尽快离开,这大祭祀估计是要死在她的独门秘药之下,从言语之间可以听出,那药相当伤身。

    好不容易熬到周二,一想到明天就能离开这里,我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恨不得求遍所有仙神保佑行动能够成功。谁知,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天,圣主教内气氛再次紧张起来,不知为何,所有祭祀都消失不见,晨祷时便没有人理会我们,去清修也只有少数人看守,和往常的管理明显不同。

    午饭后,教内守卫开始将我们赶回宿舍,不准像平时那样闲逛,赫卡一直阴沉着脸,即使不问她我也知道,这是一定是出了什么比有人逃跑更严重的事。

    颜歌走在前面不远,先一步到宿舍门口,门平时都是开着的,然而没等她进去,里面便走出来一个人,此人正是艾琳。

    她是住在创世纪的,怎么会来这里?

    迎面走来,还未及开口跟她打招呼,艾琳便匆匆的离开了,她脸色微白,表情有些僵硬,只看了眼赫卡。

    颜歌站在门边注视着艾琳的背影,而后看向了赫卡,赫卡并没有理会她,神色淡漠的走进了宿舍,颜歌这才跟着走进来,我们几人吃饭比较快,房间内另外两个人还没回来。

    赫卡桌面上歪斜摆着她的圣经,晨祷回来时我们的书明明被我分别整齐的叠在下面的柜子里,看来是有人将它拿了出来,赫卡默默的望了那本书几秒钟,然后又将它塞回到下面的柜子里。

    连我都知道有人动了她的书,她不可能没有察觉,但是她翻都不翻的就再放回去,着实有些反常。

    颜歌一直坐在床边盯着赫卡,房间内沉默的气氛直到佳莉她回来才被打破,方才那种莫名的僵局,让我隐隐有种赫卡和颜歌各自心怀鬼胎的感觉,但我又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QAQ更文虐我千百遍,我待更文如初夜....ORZ

    我知道你们一定想揍我,自己也不敢数我有多少天没更新....悄悄的,默默的趴下躺平,小皮鞭放在旁边,请大家使劲抽我吧,咬住尾巴,叔叔会挺住的TA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