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51倒立的圣经(二十三)

51倒立的圣经(二十三)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轻轻抬手用指腹抹平她眉间的褶皱,像赫卡时常待我的那样拂过她微凉的脸颊,[如果真的很讨厌,就别用这么难过的表情去说,虽然我不了解你的过去,但我始终觉得你并没你自己说得那么冷漠,你认为我在臆想你也好,幻想也罢,反正在我心里你的美好一面不会变。]

    赫卡眼神里仿佛闪过一瞬波澜,旋即归于平淡,微微眯起,[不是不会变,而是你总是会替我找借口,可乐,你知道么,自从你在我身边以后,虽然我总是强调我们的价值观和背景天差地别,可其实有时候我会莫名冒出一种感觉,就是要不要为了你的期望让自己变成更好的人呢,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脑子里出现过的最奇怪的念头了,然而下一瞬,我又会非常厌恶和排斥这种想法。] 说到这儿,她仿佛嘲讽般的轻轻哧笑一声,扬手捋着我的发丝,[为谁改变这种事,实在荒谬。]

    我的心好像被人狠狠捏了一下,酸楚与痛楚同时纠缠在一起,变成魔魇一点点吞噬掉内心某些情愫,再衍化出另一种朦胧的情感,让我想伸手捧起赫卡那张倔强不屑的脸颊轻轻亲吻下去。

    良久的沉默,空气在我耳畔嗡嗡打转,我觉得自己心绪飞乱,再不找回理智也许就真的要做出什么让自己以后无颜再面对的举动了,僵硬的抿抿唇,下意识望向赫卡,[你已经很完美,如果真的改变,可能就不会有像现在这样帅气的感觉了。] 双唇如同被施了咒语,竟擅长张合,说出让我羞赧的话语。

    [帅气?] 赫卡意外的挑挑眉梢,犬齿玩味的咬住嘴角,打量着我,尔后眼角微翘,淡淡的说,[觉得我帅气么?比男人帅气?]

    灯光倾洒在她微麦的肌肤上,仿佛泛起妖娆的光华,明明是女性精致的五官,在赫卡的脸庞上却组合出比男子更迷人的中性魅力,一瞬间,那种魔法般的魅气把我卷进了无边的漩涡,理智濒临崩乱,我只听到自己说,[你比男人强上百倍。]

    赫卡听罢,黑瞳更加幽邃,仿佛是刻意的撩拨与勾引,[那...你觉得我能代替男人吗?]

    她没有说明是指哪个方面,我却好像莫名的知晓她指的是什么似的,脱口而出,[能。] 现在的我犹如被下了降头,言语脱缰得不受控制,心被发慌的悸动包围着,一下一下拼命撞击着胸口,仿佛急切的要从里面冲出来般。

    此时的赫卡邪魅得陌生,像夜里夺取人类灵魄的魔鬼,用她无与伦比的美轻而易举的将人降服,她直直的看着我,蓦的抬手轻轻钳住我的下颚,缓缓的靠近...

    我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甚至想连心跳都停止,生怕一丝丝的波动打扰了她,打断这渐渐氤氲的暧昧,那种期待几乎让我全身颤抖。

    可我终究不是赫卡,终究未曾了解过她,就在我都能够感觉到她鼻间气息时,她忽然停下,眼里的颜色由妖异变得沉暗,她仍是盯着我,微迷的眸子渐渐张开,归于淡漠,捏着我下颚的指慢慢滑到了鬓角,似有似无的绕弄着我的发丝,良久,她云淡风轻的低喃道,[你的头发,长长了呢...] 也许是我多心,她的嗓音里好像有些喑哑。

    胸腔里一阵痛楚清晰的爆裂开来,痛得连胃都开始痉挛,在她无声退回去拉开彼此的距离时达到顶峰,我不知道何以至此,为什么我会有难过的感觉,但痛却让我的理智回到头脑里,理智反过来帮我压抑痛苦,指尖狠狠陷进掌心的肉里,牙根都在打颤,全身冰冷着,好像所有的血液都被抽回到心脏。

    我不知道赫卡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刚才的我好像着了魔,完全的陷入了一种对我而言未知的感觉中去。

    赫卡微微的吐口气,好似轻叹,随之用如常淡漠的语气说,[明天就可以回去了,我会带你出去。]

    看来计划照旧,我抖了抖双唇,不知该讲什么,思绪凌乱之下说道,[颜歌,会死么?]

    赫卡微微扬脸,打量着我,[你在意她]

    我无言,以沉默应对,艾琳惨死的场面一生难忘,对于生死我还没有那么豁达。她的目光里渐升出一种玩味的轻蔑,[这个游戏里,她没有活路。]

    [是么。] 我垂下眸子不再看她,看着自己紧紧攥着的手,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没有为谁伤感的情绪,也没有害怕和恐惧,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其实应该说我什么都没想,我是个笨拙的人,从未经历过如此复杂的情境,需要去想的事情太多,让我无从想起,反而落得空白。

    也许是我的模样很像失落或伤心,赫卡伸过手来,指间再次穿过我的发丝,[想救她吗?]

    我无奈的扯扯嘴角,[我,没有能力去救任何人。] 无论是颜歌还是我自己,都在这场逃亡里做不了主。这种无能和无力,自从遇到赫卡我体会过太多次,是她让我知道,世上有多少黑暗多少无奈,一个普通人是怎样的渺小。

    [如果你有呢?只要你说“你想救她”,我就帮她,如何?]

    我闻言,猛的看向赫卡,她依旧是一脸雕塑般没有表情的神色,我读不出她半分思绪,也不知要如何回答,救颜歌就是要赫卡涉险,不救就是颜歌死,这是让我二选一的游戏吗,对于这种猜谜般的感觉,我忽然心力交瘁。

    [这样对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赫卡倏的浅浅扯动嘴角,[别再担心了,我会帮她。]

    [......] 这诡异的一夜,直到多年后再回首我才有几分明白究竟发生过什么,但现在的我茫然不懂,天亮之前赫卡带我离开,她一直攥着我的手,也许是我太冷,竟第一次觉得她的掌心比我温暖,我觉得自己像极一个木偶,对命运和未来全然不知,操纵的线握在别人手里,可是我却有种莫名的心甘情愿,即使我的心为此痛过。

    回到宿舍,离晨祷尚有一段时间,屋内漆黑,仔细听,能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我小心翼翼的躺回床上,赫卡没有和我一起,我不知她在干嘛,黑暗中隐约能看到她的身影,又好像看不到。

    我不能喊,不敢动,卷起被子蜷缩在靠墙壁的一边,脑子里依然一片狼藉,不清楚这个晚上倒底是怎么了...我对赫卡...赫卡对我...我们之间好像有什么变了...

    当天空的朝霞渐渐撕开黑暗时,起床的铃声响起,我翻身,看到赫卡自颜歌的床上下来,我自己也麻利的下了床,因为根本没有脱衣服,所以方便得很。房间内开始有了响动,其他人睁开眼看到我们,都带着浓浓睡意的嘟囔道,[你们回来啦,好早喔。]

    赫卡礼貌而温柔的应对着,颜歌也起了床,虽然看似和另外两个人一样满脸刚睡醒的模样,可她的眼神里没有一点睡意。赫卡到她的床上应该是告诉她有关艾琳留下的秘密吧,她说要帮她,看来是真的,这算是...为了我吗...

    大家如常去晨祷,颜歌一直与我们一起,之后各自工作,工作时我看到守卫的人交头结耳,似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终于熬到中午可以走出工作室,我发现车库内多了好几辆车,□纪那边守卫的人更加多了。

    赫卡显然也发现这种情况,眉心微微蹙着,神色异样的凝重,以我对她的了解,能让她在神情上都有所表露,这说明情况真的很糟糕。

    我们没有去食堂吃饭,赫卡带着我们避开人群和看守,躲进了利未记,这里鲜少人来,平时根本没有守卫。若想计划些秘密行动,这里大抵是最好的选择。一进来,颜歌就迫不及待的捧着赫卡那本圣经想要说些什么,但赫卡稍嫌不耐烦的摆手示意她闭嘴,带着我们朝里面走去。

    路过的房间墙壁和地板上残留着不少干涸血迹,有些深红,有些已经近黑色,大片的,成滴的,看着只觉得心惊胆颤,因为以流血量来看,在这里被折磨的人多半是不可能还存活人世的,这不分明不是苦修,而是受刑,或者说是杀人!我不禁攥紧拳头,不只是害怕,也感到气愤,这些人简直灭绝人性,残酷得不像人,不是人!

    颜歌的心情应该和我类似吧,我看到她看着那些血迹和遗留的一些触目惊心的刑具,狠狠咬着唇角,脸色泛白。赫卡则是一副全然无事的状态,我们没有上楼,她寻觅一阵,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听说这里下面有一个旧的布道会场,是已经弃用的,难道她要带我们去那里?

    果然,我们来到会场大门前,门虚掩着没有锁,进去后赫卡打开顶灯,偌大的会场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幽荡荡的座椅。

    [为什么到这里?] 颜歌终于按捺不住开口,[你昨晚不是告诉我会带我找账本吗?艾琳留下的线索怎么看也应该是在□纪吧?]

    看来昨天赫卡确实是跟颜歌说的是账本的事,我也不解的看向赫卡。

    赫卡喉咙里发出不屑的冷笑声,[那句话翻译过来确实是银子有矿,炼金有方,铁从地里挖出,铜从石中溶化。因为有银有金之类,所以就在□纪么,颜小姐未免太单纯了点。]

    原来那句英文是这个意思,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可是又觉得怪怪的,不过若说金银之类的金属或器具,确实是□纪最多,那里的奢华难以用货币数字来衡量。

    颜歌被这么讥讽,脸色更加难堪,但又不能发作,毕竟她还要倚靠赫卡的推理能力,只得咽口气,问道,[我若能解出其中意思,就不求你这个大侦探了,何必这么瞧不起人。]

    赫卡又用鼻腔哼笑,丝毫不掩饰她的轻蔑之意,[智商不够,又何苦趟这趟“正义”的浑水,不过我懒得管你的闲事,言归正传,起初我看到这句话,也曾考虑过□纪,虽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最后还是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以艾琳的身份确实有机会能将账本藏到□纪的某个地方,但她的目的不是藏起来,而是让我找到,想也知道,即使是我,要去□纪搜个东西出来,也非易事,她不可能做那种傻事。我试过用各种国际密码去解,都没有答案,但后来跳脱出这句话本身所含有的意义,反倒有所发现,它本是圣经旧约中约伯记里的一段话。]

    对了!是圣经里的话!经赫卡提醒我才记起,难怪觉得耳熟,虽然天天做祷告听布道,但我功课依然不是很好,对于教内经典还不十分熟悉。接着又听到她说,[我开始以艾琳的心态和现在的环境及形势去理解,为什么挑了这一句,为什么要用英文写,旧约伯记,第二十八章,第一和二小节,最初让我产生灵感的是旧约伯记,我联想到这里每一栋楼都是以圣经里的篇章为名。]

    随着她的点拨,我的思绪开始转得快了些,五栋楼...这里是利未记,原来是这样![而其中利未记,常被教众戏称为约伯记,所以艾琳可能是指这里!对不对?] 我一时忍不住插嘴道。

    赫卡温柔的冲我眨眨眼,[嗯,是的,当我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就开始顺着这个思路继续解下去,接下来是chapter twenty-eight,part 1 and 2。那么第二十八章是什么意思,用中文我同样没想到任何意义,换作英文chapter twenty-eight,chapter除了章节还有什么公会或者历史上重要时期的意思,分会,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分会场,对于圣主教,这曾经是个相当重要的地方。]

    这一次颜歌也开窍了,[所以地点就是分会场,那么twenty-eight就是...] 她看了看会场座椅,轻叫,[是座椅的编号!]

    赫卡点点头,[不错,这本是推测,我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刚刚进来看到座椅背后果然有编号,我便能更加确定没有错。]

    [那我们快去看看。] 颜歌最心急的跑过去,想找到二十八号座椅,我们跟在后面,可是很快就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二十八号座椅,所有的座椅编号都是三位数,第一位指的是排数,后两位才座位号,即使如此,座位号也没有到二十八号那么长。颜歌回头焦急又茫然的看着赫卡,有些不知所措。赫卡定定思考了一下,忽然迈步朝着第二排零八号座位走过去,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英文的二十八是twenty-eight,就是208,不亏是赫卡。

    她走到208座椅前,直接弯腰伸手到椅背与椅座中间的部位摸去,边找边自觉的解释说,[楼,房间,地点,最后是位置,part 1  and 2,我认为可以理解为这折叠座椅两部位的中间位置。]

    我和颜歌在她没有情绪的声音里安静的等待着结果,须臾,赫卡直起身,手里多了一张纸片,我们赶紧凑过去,看到上面写着“kjkjsg”。

    作者有话要说:唔,抱歉捏,好久没更了,tat,没有别的可说,叔叔任抽打,因为真的很欠抽,泪目~~~咬手绢,手下留情55555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