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54倒立的圣经(二十六)

54倒立的圣经(二十六)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菲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与往日举止嬉闹没个正经的形象迥然不同,她神色肃杀,眉眼凝重简直冷若冰霜,高跟鞋铿锵有力的敲击地面,傲慢嚣张的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假扮长寿圣主的男人紧紧抿着唇,屋内气氛诡异极了,苏菲没有理会任何人,径自走到他面前,伸出袖口微微卷起的右手,[初次见面,Circe。]

    男人轻轻握住苏菲的手,简单回道,[Icarus。]

    苏菲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极优雅的微笑着说,[想必你知道我是为何而来?]

    男人道,[赫家的人你带走,我没有碰她半分毫毛。]

    赫卡冷冷的打断,[我说过,这两个女人我要带走,刚才如此,现在依旧。]

    苏菲又侧眼看了看我们,瞟向颜歌,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只停留稍瞬,旋即恢复淡定,[既然Hecate都发话了,那这三个人我恐怕都要带走。]

    [哼,我想你来这里的任务只是带走Hecate一人吧,他是不可能会管别人的事的,至少Hecate的意愿,我是没必要遵从的。]男人也还是不肯让步。

    苏菲微微耸肩,[你太不了解你眼前这位隐退的前辈了,她说要带走的人是绝不会放手的,你惹恼了她,她发起疯来我可控制不了局面。] 说着,她稍稍停顿了下,撇着嘴冷眼瞧了瞧地面被赫卡杀掉的人,[而你,若是伤了她分毫,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男人神情一滞,眉头紧皱,[她已经不是我们的人!]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人还在乎她,这就够了。你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大家都是自己人,财路就算断了一条,也还是条条通罗马。]

    听到苏菲的话,男人沉默半晌,仿佛是经过反复思量,终于松了口,[好,人你都带走,我自认倒霉,谁让我招来了灾星。]

    苏菲哧笑一声,[放心,他会补偿你的,不会白白让你吃亏。] 说罢,她便潇洒的一回身,对着我们挥挥手,[OK,Party time结束,宝贝们回家喽。]

    赫卡白了她一眼,拉着我穿过人潮便朝门外走去,我不安的下意识回头,看到苏菲脸上泛起渐生几分熟悉的笑颜,心不由一颤,今天的赫卡和苏菲仿佛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活活揭开一层人皮面具“唰”的变成另一张脸的感觉实在可怕,我一直都知道我不了解她们,但未曾想到竟是如此的...“不了解”。

    接下来,离开变成十分顺利,在教众们不解和观望中,我们缓缓驶离了这座隐匿于世的毒品监狱,颜歌被分派到另一辆车上,我和赫卡还有苏菲一辆车,除了司机之外,车上只有我们三个人,这是苏菲的意思,我猜她大概要询问赫卡一些事情所以有意要避开颜歌,果然,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安静的车内苏菲首先发声,[我记得你说过美琴那个亲戚要找的人是个男的,我不会怀疑我的记忆力。]

    赫卡看着窗外,过了几秒才答道,[出了意外,那个人还在里面。]

    [那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结识的新朋友?]

    [她算是半个警察吧,太多超出预料的事,很难解释。]

    [呵,警察,赫卡,你玩疯了是不是?带可乐出来也就算了,你对警察也要发慈悲,你要去我的精神科看看么?] 苏菲听说颜歌是警察,语气顿时变成凌厉,难掩不悦的愠意。

    [我说过了,出了意外。] 赫卡看向苏菲,两人间针锋相对的气势与往日玩笑时的明显不同。

    我见状赶紧开口打圆场,毕竟颜歌的事其实赫卡多少有几分是为了我,[苏菲,对不起,其实是我想带颜歌出来,是我求赫卡,她才答应的。我...] 我话未说完,赫卡就一下握住我的手腕,对我微微摇头,示意我不必解释过多。

    苏菲看看我,欲言又止,最后只无奈的皱着眉长叹一声,[算了,可乐,不关你的事,任何理由都没办法替她开脱,是这家伙任性过头了。]

    赫卡冷哧,[没有人叫你过来救场,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对我说教。]

    [若不是我在给你送药之后还不放心,多事的彻底调查了所谓圣主教的背景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报告给他,紧赶慢赶才来得及过来,你以为你能活?] 也许这次赫卡的傲慢真的激怒了苏菲,她音色中的斥责如同锋利的刀子割着我的耳膜。[你以为你现在是谁!如果不是运气好,这个人认识你,因此有所顾忌才捡回你一条命,换作别人,你的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你不惜命也就算了,你带去的人也要给你陪葬!]

    这一回,赫卡没再言语,她转眼看向窗外,态度与方才截然相反,似乎是默认了苏菲的责难。我对她的反应感到诧异,难得赫卡会放下她不可一世的傲慢,她们的对话我一直听得云里雾里,更加不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苏菲见状倒也没有继续咄咄逼人,无奈的叹口气,语气轻柔许多,[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不想和他扯上关系,更不想受他恩惠,但事态紧急,也是无可奈何之举,这么多年了,哪怕忘不掉也该试着放下,他有他的苦衷,其实你也明白的。]

    赫卡仍旧沉默,良久,才淡淡的道了一声,[谢谢。]

    此后,车内再无一语。

    我内心有太多问号,想问,却好像被诅咒缠身般没法开口,这份沉默仿佛带着利刺让人不敢轻易碰触,而我其实也因为疑问太多而不知要如何开始,于是千言万语只剩无语。我以为在回到事务所以后赫卡自然会给我一个交待,然而我错了,不管是赫卡还是苏菲,关于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再没提过一个字。

    我不知道颜歌最终被送去了哪里,而那些跟随苏菲一起来的人群也悄无痕迹的消失,苏菲留在事务所里帮赫卡料理这个案件的后续事情,也就是如何应付美琴,显然美琴很惊讶赫卡竟然在这个案子上铩羽而归,从她的反应似乎是觉得赫卡并没有尽心帮她,不过她的想法已经不再重要,苏菲最后用一笔不小的价钱把她打发走了。

    时光好像回到从前,笼罩在头顶的阴霾莫名散去,赫卡和苏菲和往常一样斗嘴吵架,然后吵着要吃我做的饭,只有我一个人,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还沉浸在那几日的恐惧之中,数量令人震惊的毒品,死亡曾经就离我那么近,而赫卡也真的亲手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这一切不是梦,可看着眼前宛若常态的两人,我总会恍惚觉得那些东西不曾发生过。

    我终于忍不住主动开口把心里的疑问和盘托出,可是那两人一个只还我一句“抱歉”再无下文,另一个则嬉笑的劝我道“无知才是幸福的第一定律”。

    看来她们是根本不想让我知道,我便没再不知趣的纠缠,至少经历过这一次我知道了,赫卡的背景远远比我之前预想得要复杂,甚至可能超出我的认知范围,我试着让自己忘记她开枪杀人的那一幕,独自在房间时拿出许久未碰的日记本,看着之前在那上面一点点记录着我观察到的赫卡,忽的有些自嘲,无论我再怎么仔细的去观察,所能看到的也只是她的外表,我怎么也走不进她的内心。

    赫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无力去猜想,取来笔,在日记本的最后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一切随缘吧,至少现在我还是相信她的,即使她杀了人。

    反正,有关圣主教的信息至此我便是再没听到过。忐忑的心绪终究还是平静下来,我也渐渐恢复了常态,苏菲仍是赖在这里不走,直到这一日,我用之前赫卡在圣诞时送我的杯子饮水,她突然走过来带着一脸说不出是什么样的笑容把我的杯子拿走,盯着看了很久。其实这杯子我一直在用,大概是她之前没有留意到吧,我奇怪的看着她,心想这杯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蓦的,苏菲勾了勾嘴角,将杯子递还给我,[这是赫卡那家伙送你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 话问出口,我又暗骂自己笨,她知道肯定是因为赫卡告诉她了呗。

    苏菲轻笑几声,目光定在那杯子上径自呢喃道,[白云升远岫,摇曳入晴空。乘化随舒卷,无心任始终。]

    [嗯?怎么了?] 我不解的瞅她,好好的,怎么突然念起诗来?

    苏菲微微摇头,抬眼望我,[没什么,这是赫卡最喜欢的风景,所以一看便知是她买的。]

    [你是猜到的?我还以为是她告诉你的。] 我不自觉的抚摸着那杯子,原来她喜欢这种风景,自然的素雅确实很美,忆起赫卡送我礼物时的情景,心头一阵暖意,我对她的情绪愈发复杂,有时感觉有点怕她,因为她实在深不可测,人对未知总是怀着恐惧的,但更多时候,她对我而言却是一种难以抵挡的魅力,理智告诉我,我的心在被她吸引着,特别是我们之间那些时常无法预料到的暧昧,让我沦陷得更加迅速。

    苏菲打量着我,随后伸手搓了搓我的头顶,[她才不会和我说这些,可乐,你是个好女孩,如果你能一直留在她身边,也许对她来说,是最合适的安慰。]

    我脸颊蓦然微热,[你干嘛突然说这些奇怪的话?]

    [喂,听到没有,不要说些奇怪多余的话。]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赫卡冷冷的打断我们的对话,她皱着眉头,嫌弃的看着苏菲,[你什么时候滚蛋,不要在这里碍眼。]

    苏菲撇撇嘴,[就算你不赶我,我也要走了。你以为我很闲么,如果不是...算了,懒得和你闹,我真得走了。] 说着,苏菲就转身去取外套,走到玄关,她又突然停住,回头对赫卡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良人有意,错过难再求。]

    赫卡轻轻倚着楼梯扶手,冰山脸上仍是没有表情,也不作任何回答,苏菲则自顾自的笑,挥挥手开门离去。

    我捧着杯子,有些呆傻的站着,赫卡静默了一阵,转头看我,眼神褪去方才的淡漠,染上温柔的情愫,用微微撒娇的语气道,[可乐,我饿了。]

    她穿着薄薄的衣裤,不修边幅,脸上又没什么表情,可是在我眼里,却莫名美得一塌糊涂,很想照顾和温暖这个聪明绝顶又像小孩子一样任性的家伙。

    手里的杯子如同我渐渐炙热起来的心,好像就是在这一刻,我脑海里闪过一丝念头,无论赫卡有过多么黑暗的背景,我都不会离开她。

    一个人的天堂犹如地狱,而两个人的地狱比天堂还要美好,况且,赫卡绝不是那种该进地狱的人,即使她不是好人,也绝不是坏人。

    作者有话要说:唔,叔叔这个月还没休息过,工作日上班,休息日上班,无休止的上班,TAT,泪目,姨妈刚走一个星期又来了,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有点吓到。不过小朋友们真的好可爱,哈哈,这是唯一的安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