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57杀人游戏(二)

57杀人游戏(二)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等待,赫卡完成了初步的尸检,得到的结果基本与法医检验的一致,这是一个19到22岁之间的妙龄少女,死亡时间大约是两天,死于肺动脉栓塞,我有些多嘴的一问,赫卡倒是很耐心的对我解释了这里的肺动脉栓塞是什么意思,在刑事案件中遇到死者肢体软组织挫伤并未致死,但合并静脉血栓形成,血栓脱落引起肺动脉血栓栓塞死亡,那么肺动脉栓塞就是所谓的死因。说直白些,就是这个女人可能是被人打死的,或者说是活活折磨致死。另外还有一点让人觉得奇怪,死者生前未遭遇性`侵,处`女膜完整,但是,在她的衣服和身体上测出了大量的精`斑,这是很反常的情况。

    不仅是我,法医对这个死者生前的遭遇也是疑惑不解,按照逻辑来讲,凶手既然不怕留下精斑,那么通常都会进行直接性`侵,若是这精斑与凶手无关,那死者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沾上这么多精`液,继而又被人杀死呢?

    因为死者身份成谜,所以没有人能解释这一切。

    精斑的DNA已经送检,抛尸现场几乎没有有用线索,派出去寻找尸源的那一组警员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新的进展,案件好像进入了死胡同。赫卡原地站在停尸台旁,连口罩都没脱,定定看着死者。我心中有异样感觉,以前赫卡虽然也时常帮助警察进行尸检和查案,但从未像这次一样严肃和沉重,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我随手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到晚上八点,想起赫卡还没吃饭,我有些犯愁,她不喜欢吃外面的食物,我总不能现在回事务所去做,然后再送过来吧,等送过来饭菜早都凉了。所幸的是,当我把我的苦恼跟一位年轻女警员说了之后,她告诉我警局有食堂,如果我想做饭,可以帮我去那里跟饭堂师傅沟通一下。我自然是感激得不得了,支会赫卡一声,便随她到警局食堂弄晚饭去了。

    等我做完饭回来,赫卡依然没有离开验尸间,而在外面做走访调查的警员们都回来了,听说是没有收集到任何有效信息,其它区域的警局也没有发现符合协查通告的失踪人口。

    [赫卡,先出来吃点东西吧,人饿的时候脑供血不足,并不适合想事情。] 她已经累了几个小时,我心疼得恨不得能替她,只可惜关于案件,我真是帮不上什么忙。

    赫卡抬眼瞅瞅我,微微点头,从验尸间走出来。我做了不少菜,让为这案子加班忙碌的警员们都多少吃一些,也算是宵夜吧。我们把饭菜摆到了会议室,边吃边汇总今天收集的所有线索,进行案情分析讨论。

    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们提出的大多意见都是建立在推理和猜测上,也因此产生了不小的分歧,特别是在案件定性上面,这倒底是财杀?情杀?还是仇杀?凶手是基于怎样的心理要将死者的尸体放到公安局门前?是公然挑衅法律的威严还是另有所图?

    警员们的观点大多集中在情杀和仇杀上,因为若是图财害命,凶手将尸体丢到公安局门前这点实在是无法解释。换作情杀,凶手可能因为情变而怀恨在心,折磨死者致死后又内疚而将死者带到了公安局前,这解释似乎有些牵强,但也说得通。而仇杀的观点更能解释死者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可是对体外的精`斑就无法给出理由,死者的处`女膜完整,给整个案件带来了逻辑上无法解释的困惑。

    其实无论哪一种猜想都有牵强和很难解释通的地方,在讨论过程中,赫卡始终未置一词,萧警官开口询问,她也是只顾埋头吃饭不理会,警局的人很了解赫卡的个性,没人敢再继续追问。

    吃罢饭,赫卡凑近我耳旁,悄声的让我打电话给苏菲,让她过来。这是我第二次见赫卡主动叫苏菲来帮忙解决案子,我知道苏菲不仅是个精神疾病方面的医生,更是犯罪心理学家,赫卡叫她来,一定说明赫卡在对案情进行推理过程中遇到了很让她犹豫的地方。

    我按照赫卡的要求打了电话,苏菲一如继往答应得很爽快,挂断电话后我看到赫卡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指尖摸着下巴,仰头思考着。其他警员已经散去,继续各自手头上的工作,虽然线索少得可怜,但仍要接着寻找,哪怕大海捞针也不能放弃,有时候想想,刑警这个行业真挺辛苦的,费力未必讨好,案子不破再辛苦也只有被骂的份。

    我不敢打扰赫卡,百无聊赖的半趴在会议桌上东瞅瞅西看看,也不知过了多久,赫卡好听的声音突然打破沉默,[可乐,你觉得这案子该往哪个方面查?]

    [我?] 我一愣,很意外她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所以有些不知所措。赫卡像是看出了我的窘态,嘴角微微泛着笑意,抬手揉揉我的头顶,[随便聊天而已,干嘛一副在被面试工作的样子。]

    我撅了撅嘴,[你问我关于工作的事,我当然有压力啦,你那么聪明,我总不能表现得太傻吧。] 她指尖微凉,游走在我发丝之间,恍然有种温柔似水的感觉。

    [呵,那算了,我们不聊工作的事。] 赫卡溺宠的语气让我被幸福感包围,我从桌子上起身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从赫卡的眼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影子,[不要,我喜欢听你讲案子的事情。]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的你特别的...嗯~] 我努力的想搜寻一个最能表达我心情的词语。

    [帅气?] 没等我说,赫卡就抢先道。

    我仔细想了想,眨眨眼睛,[算是吧,也可以这么说。] 我知道赫卡不是男人,但也许在我心里,她就是一个比男人还帅气的存在。

    [呵呵。傻瓜,表情像个花痴一样。] 赫卡说着轻轻在我唇角浅吻一下,然后伸手揽住我的腰,[其实这案子倒不是有多难,只是可能会很麻烦,所以我才会让苏菲那家伙过来,关于心理学方面,她要比我强。]

    [你不喜欢这案子?] 因为赫卡说话时,眉心有微微的蹙动,眼神很是不耐。

    [我不是福尔摩斯,侦探于我而言只是工作,没有乐趣,所以我讨厌过于麻烦的案子,因为比起这些,不是还有很多更有乐趣的事,不是么?] 她手指不安分的搔着我的腰间,轻痒处如同传出酥麻的电流,惹得我只好张嘴惩罚性的咬一口她的肩膀,以示警告。[你在这种地方也瞎闹,萧警官他们都很着急,这案子的线索奇奇怪怪的,你有头绪了吗?]

    [算是有一些吧。] 赫卡转而浅笑着说。

    [那你觉得究竟是仇杀还是情杀?]

    赫卡微微摇头,[除了这些,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我们遇到的可能是个心理变态者,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理作案的动机。]

    [又是变态?] 提起变态,我就想起曾经遇到的那个变态的人皮艺术家,背后一阵发麻。[你是不是真的觉得这案子跟你昨天接到的那个奇怪电话有关?]

    [有关的概率在八十以上。]

    [......] 如果是这样,那赫卡岂不是被变态盯上,我不禁开始担忧,虽然赫卡身手了得,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更何况对方是个变态。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赫卡用鼻尖安慰似的蹭蹭我的脸颊,[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也不会让你有事。]

    在咫尺间望着她俊美如雕的脸庞,我只能以如痴的傻笑应答,幸福如同空气将我紧紧包围。

    很快,苏菲便开车赶到警察局,她一看到我就不停的对着赫卡“啧啧啧”的感叹,[你到底还是收了她,我说什么来着。]

    赫卡白了她一眼,没有接话。苏菲转而笑嘻嘻的看着我,[哎哟,可乐,蜜月生活怎么样?她对你好不好?]

    [赫卡跟你说了我们的事情?] 我有些意外。

    [她才不会跟我说,不过,只要看到你的脸,我就知道了。] 苏菲坐到了我们对面,[陷入爱情的女人眼神里会有神奇的色彩,特别是像你这么单纯易懂的女人。]

    意思就是说我白痴喽,我瞪大眼睛瞅着苏菲,可是又没法反驳,在她和赫卡的聪慧和博学面前,我确实显得很笨嘛,算了,看穿就看穿吧,反正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赫卡。

    闲聊的话题稍扯了一阵,她们便切入正题,赫卡将昨天接到的电话一字不落的向苏菲转述一遍,再加上今天警局发生的这个不寻常诡异案件的相关细节。苏菲记录好后看着手中的本子沉思少顷,说道,[这是经典的游戏理论,首先是宣战,GAME START,意味着他来决定游戏开始。而在犯罪游戏中的玩家,通常会有一个极其睿智的侦探,一群负责行动力的警察,一个神秘犯罪者和一些受害人,接着就会出现利益冲突,也就是所谓的杀人与救人之间的拉锯,并伴随着一系列的活动,根据不同的活动来辨别出不同的策略。目前来看,你们在办的这个案子,完全符合游戏环节设置。]

    [没有人要陪他玩这个游戏。] 赫卡蓦的起身要离开,我赶紧追问道,[赫卡,你要干嘛?]

    赫卡脚步没有停滞,边走边说,[回验尸房,我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警局这帮人查找尸源慢得像蜗牛,我还不如直接去问问尸体。]

    我知道赫卡开始不爽了,于是和苏菲陪她一起回到验尸间,赫卡果然是要开始深度的解剖尸体,也就是说她要把死者的骨头从*里分割出来检查,曾经赫卡告诉过我,人的一生所经历的事情都会被记录在骨头上,骨头可以帮助尸体说话,不仅仅是性别年龄这一类的信息,有时甚至能透露出职业和背景。她有这种能和尸体沟通的神奇能力,只是这是项非常繁琐和复杂的工作,一般情况下,赫卡只是像普通法医简单解剖寻找出死因,然后根据伤口和死状进行些推理,她是个怕麻烦的人,而以她的智慧,也很少需要用到如此麻烦的项目。

    在赫卡进行解剖的同时,苏菲也在仔细观察着死者身上的伤痕,随后道,[虐`待狂通过权力的操纵来满足性`欲,有时未必真的需要插`入女性的阴`道,单纯的看着被虐者痛苦和挣扎一样能让他们达到高`潮,关于体外精`液这点,其实很容易解释得通。而且,赫卡,我想你也该明白一点,如果那个神秘人认为这是一场游戏,那么...]

    [很快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 赫卡隔着口罩,头也未抬的接着说。

    我听着一阵恶寒,愈发觉得男人们都面目可憎,让人反感。

    就在此时,赫卡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拿出来一看,又是一个陌生号码,小小的房间内顿时气氛凝固起来,赫卡示意我打开扩音,苏菲也赶紧拿出她的手机来准备好录音,一切就绪后,我接通了电话。

    [嘻嘻嘻嘻嘻...] 仍是一连串的怪笑开场,用变音器扭曲过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赫卡,有没有收到我的礼物?]

    赫卡冷冷的说,[你的礼物是送给警局的,关我屁事!]

    [不不,那个女人是送给警察的礼物,她脖子上那个美丽的项链才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要记得收下它。] 对方语气中透着略微强硬的命令感觉。

    赫卡不屑的哼道,[少异想天开,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收你的东西。]

    [呵呵,你会收下的。] 对方似乎并不生气,[你知道吗,我出国旅游的时候想买礼物给你,可是觉得所有的东西都配不上你,只有我亲手做出来的礼物才是世界上唯一配让你收下的,嘻嘻嘻嘻嘻...]

    神秘人很快就把电话挂断了,赫卡与苏菲对视几秒,然后对我说,[可乐,叫警察把现场物证拿过来。]

    [嗯,好。] 我片刻不敢耽误,赶紧叫人把死者留下的物证带来,赫卡拿过装有那条项链的透明塑料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看了足足五分钟,随后她放下袋子,望着冰冷躺在停尸台上的死者,漠然的说,[是骨头,打磨过的人骨。]

    [人骨?!] 我难以置信的惊咤道,[可是死者身上并没有被拆掉骨头啊?]

    赫卡没有回答,而是用沉默来给我时间平复我被惊扰的思绪,其实这答案显而易见再简单不过,因为项链的骨头来自另外一个人,我话问出后,自己其实心里就有了答案。

    苏菲勾着唇角笑,挥手打了个指响,[OK,第一回合,神秘人胜。]

    [为什么?] 我不解问道。

    [因为,现在我必须得收下他的礼物。] 赫卡冷冷的说,微微眯起眼眸,幽邃的瞳如同冬日里极夜下的寒冰,泛着清冷的光华。

    作者有话要说:唔,超久熬夜了,头昏眼花的,已经撑不住了,希望别有错字或是什么BUG~~TA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