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第83章 最后的黑暗(五)

第83章 最后的黑暗(五)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刚到赫家的驻地,苏菲就凑近赫卡低声到,[刚刚传来消息,查到了,货就是上次圣主教那批人劫的,为首的代号Icarus,地位并不高,他敢有如此大胆的行动,必定是幕后有人主使。]

    [是谁主使,你我心中有数,现在重要的是搞定这些喽啰,局势稳定下来,赫亚才能有底气跟他们坐在同等位置谈判? 赫卡心情不是很好,说话时语气生硬,冰冷中明显多出几分愠意,苏菲大概是也察觉出她的异常,眼睛不时的看向我。

    我站在旁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听她们继续谈论追货的事,原来当年圣主教一事对赫家的影响当真不小,赫卡的父亲为保她周全,钱与人情都没少搭进去,而当时圣主教那批人被赫卡搅断了财路,虽心里有怨气,但碍于赫家的地位并不敢发作,只是投靠了一向与赫家老头不睦的摩氏。

    这一次,据赫卡和苏菲推断,他们也是在摩氏的授意下来给赫家找麻烦,赫卡的态度仍旧是Icarus这批人必须除去,但摩氏却动不得,点到为止即可。赫家现在要做的只是平息动乱的局势,不是要使组织更加混乱。

    听苏菲的意思,赫亚那边似乎是要一不做二不休的将摩氏也收拾干净。不过,赫卡很决绝的否定了这个提议,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猜测这大概就是赫卡跟赫亚之间的差别吧,其实对于在这个黑暗世界的她们,我都是不了解的,只是从个人看法,总觉得赫亚更像是睚眦必报的杀手,你惹了她,她就一定会要你偿还,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而赫卡却更适合做运筹帷幄的老大,不是说赫卡能够隐忍,在她身边这么久,可以很清楚的体会到她也是一样有仇必报、被人挑衅就会反击的人,只不过,赫卡会顾全大局,她懂得识实务者为俊杰,不到逼不利己,赫卡从不会鲁莽行事。

    苏菲已经查清楚那些人的落脚点,我原本以为应该要闪电般立刻行动,谁知赫卡却只让苏菲盯着他们,并不准备马上过去。

    我有些不解,之前赫卡还说要尽早让赫家摆脱劣势,怎么事到如今却停滞不前了?

    直到我在我们的房间听到她与赫亚之间的电话才明白她的用意,原来赫卡是要等到赫亚那边的局势有所好转再行动。黑与白、明与暗,组织便位于中间那灰暗的地带,赫家的形势一样如此,能见光的、不能见光都要平衡,只顾好一边是没用的,就像熊瞎子掰苞米,掰一棒丢一棒,敌人在暗中使出的绊子是不会有用完那一天的,若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只会被别人牵着鼻子打。

    若是要扳回局势,必须得一举翻盘,两边都稳妥无恙,才不会让敌人有机可趁。

    不过在电话里,赫亚似乎还与赫卡谈论了别的事情,赫卡偶尔简单的用“你确定”“为什么”之类的反问,大多数时间她都在听赫亚讲话,神色凝重得厉害,我听不清赫亚说的话,所以无法判断具体是什么事情,只是从赫卡最后那句沉甸甸的“我知道了”中可以猜测,那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挂断电话后,赫卡缓缓坐到沙发上,将脸埋在双掌之内许久…许久…

    蓦的,她忽然扬起脸对我说,[可乐,我想抽烟,你到外面坐一下吧,别走远。]

    她的声音满是无力和疲惫,我想一定是赫亚跟她说的那件事对她冲击很沉重吧,难道是赫家老爷子去世了?若真是此时离世,不仅对赫卡的内心是严重的冲击,对赫家的形势更是一记重击,那些旧对头们原本多少还会顾忌着赫老爷子,如今人一走,怕是肆无忌惮了吧。

    我原本想安慰她,可张了张口,却实在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语,只能默默起身离开,在关门的一瞬间看到她点烟的侧脸,竟是那么沧桑憔悴…

    我的心狠狠一疼,倚靠在门边的墙壁,难受的沿着它慢慢蹲下,胸腔里闷闷的胀痛从心口渐渐扩散。能不能争气些…不要再为她纠缠…我难过得想哭,为了赫卡,也是为了自己…

    我初见赫卡时,她谈吐潇洒意气风发,我初见赫卡时,不知情为物,不懂真正的烦恼。那时的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安稳的活着,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至少在那一刻,我们都没有这么难过…若人生只如初见,若时光能够倒流…那场华丽的梦便可以永远都不必清醒了。

    不知何时,我旁边多了一个人。苏菲蹲在我身侧,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知道了?]

    [赫老爷子去世了?]

    苏菲闻言微怔了瞬间,旋即莞尔,[看来我会错意。没有,老爷子身体转好,说不定很快赫家就要柳暗花明了。]

    [不是赫卡的父亲?那又发生什么事了吗?赫卡的情绪不太对。] 我心中登时充满疑惑,若不是为了她父亲,那为何赫卡会突然这般难过和无力。

    苏菲哧笑一声,[你总会知道的,就不需要我多嘴了,如果实在耐不住性子,直接去问赫卡吧。]

    她话音刚落,手下有个人突然急匆匆走过来,俯在苏菲耳畔私语,她听罢便马上站起身,[我那边有事,先走了。你不要离开这栋房子。]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都不忘叮嘱我不要乱走,可见这地方是多么的混乱,其实我何尝不知道有毒品的地方就会有无数见不得光的凶杀,利益、欲~望、死罪、亡命之徒成为支撑这个世界的所有元素,如果有得选择,我宁可一辈子都不要接触到这些人。

    我呆靠在那里很久,原本思绪混乱得很,想了许多东西,到后来想着想着,脑袋反而放空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的意义,就只是静静的发呆,那种茫然的感觉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一种另类的幸福。

    直到觉得肌肉都快僵硬时,我才终于扶着墙站起来,四肢顿时缓缓渗透着酥麻的痛楚。我微微犹豫,还是选择推开门走回房间。

    相当出乎意料,只才进门,我便被那缭绕的烟雾呛得肺都快要咳出来,眼睛不敢睁开,怕被熏得流眼泪。若是再晚些时候,恐怕这整间屋子是只见雾影朦胧,找不到人在何方了吧。

    咳得实在难受,再加上方才蹲久了,肌肉酸痛无力,我赶紧半眯着眼走到床边趴下,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

    我听到窗户被打开的声响,还有赫卡匆忙的脚步声接近,[可乐,没事吧?怎么突然进来了?]

    [没事,散散气就好。] 我闷在被子里说。制造了如此浓重的烟雾弹,她到底抽了多少支烟,这是不要命了么?

    [窗户和门都打开了。] 床边一沉,我知道赫卡坐到了我身旁,她沉默一阵,轻轻将手放在我的手顶,[可乐,我…能抱你一会儿吗?]

    [不能。] 我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说完之后自己也是一愣,人都是有逃避伤害的本能,我竟拒绝得如此痛快,可见我的内心多么了解再与她亲近将会带给我怎样的伤痛,我还没那么作贱自己。

    赫卡轻笑,[我知道你会拒绝,偏还是忍不住想问。]

    我抬起头看向她,那张曾令我痴迷的冷艳容颜此时是那么的迷茫和无助,以前她也偶尔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在望着天空中无心飘荡的白云的时候。

    我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的攥紧床单,努力保持平静的问道,[是不是云无心出事了?]

    赫卡微微摇头,[我想抱你,不是因为把你当成她。]

    [但还是因为她对吧?] 不知是不是我变精明了,我知道现在关于云无心的事她不愿再骗我,所以再伤人的话也都不懂用谎言修饰,因此避而不答我的问题,就证明我说到了重点。她竟用这样转移话题的方式,是否终于开始明白实话实说带给我的伤有多痛了呢,现在开始心疼我好像太晚了,若是从前,我肯定被她牵着鼻子走。

    赫卡垂下眼眸,[我只是…想抱你一会儿而已。]

    我支撑起身边,翻身坐到床上,空气的味道已经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但是,我不想被你抱着,我不是你买来的充~气娃娃。] 眼角瞄到茶桌上的烟灰缸,顿时一惊,扭曲的烟蒂一个贴着一个,几乎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她这是要毒死自己吗?[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可以说出来,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帮你。]

    [我知道。] 赫卡认真的看着我,[你说到的事情,都会努力的做到,从一开始就是。]

    她的话几乎让我心里的酸楚瞬间崩溃成眼泪,我拼命努力的忍着,该流的泪早已流得彻彻底底,女人哭得太多就真的不值钱了。

    赫卡沉默须臾,又开口说道,[无心正在赶过来,老头身体渐好,赫亚那边情况也不错,她让无心过来帮我。]

    我睁大眼睛瞪着她,直直的瞪着…

    她没有逃避我的目光,而是坦然的与我相望,一字一字的说道,[我用我的命发誓,我刚才说想抱你绝不是因为将你当成她,我没有想侮辱你。]

    显然,她知道我在想什么。理智告诉我,赫卡不是在说谎,然而我的感情却不容许我再相信她。

    赫卡轻轻抬手,想要触摸我的脸颊,我反射性的避开,向后挪去,与她拉开距离,仿佛那是世上最令人厌恶的东西。

    赫卡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将手收回去,她墨如幽潭的眸子里终于被我划出了一道伤痕,那样的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泪目,叔叔最近感觉很不对呀~~~QAQ头都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