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少爷与穷主 > 第26章 给舔-舔

第26章 给舔-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满心的担忧与焦急在见到泪汪汪的男孩儿的瞬间散了大半,来不及追问或苛责,怀里已经多了具软软的小身板,硬是将夏木荣想说想问的全部赌了个彻底,能做的也只是紧紧抱住失而复得的……宝贝。

    每天远远的就能看到乖乖守在屋前迎接他回家的言言,即使夏木荣没有刻意去感受,依旧能察觉到自己的心境的改变。因为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回家就真的变成了“回家”,再累也不觉得辛苦。这里就是他的家。

    可是大半个小时前,在打开大门依旧没能见到言言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夏木荣是心慌的。在里里外外找了个遍的情况下依旧不见言言的踪影后,夏木荣的脑子里空白了几秒,仿佛不明白每天都乖乖等着他回来的男孩儿怎么就不见了。

    加快脚步在周围寻找起来,他想着,或许是言言太无聊了难得调皮了一回,指不定正躲在哪里偷笑着等着他找到他呢。他忍不住回想着言言最近的行为和情绪,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然后便陷入了自责。

    自责着自己的疏忽。

    这些天他似乎都没能好好地跟言言聊上几句,匆匆回来,匆匆休息,匆匆出门。他在为两人的学费忙碌着,所以这一切在他看来都理所当然。

    但却忘了,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里,他的男孩儿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等着的,一天又一天。

    明明寂寞,明明孤单。

    明明最怕寂寞,明明最怕孤单。

    可是他每次回来,远远看到的总是一张神采飞扬的笑脸。

    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不应该后,夏木荣忍不住皱眉。

    这是……他的宝贝,怎么可以忽视。

    “哥哥,呜呜呜……哥哥,脚疼的,脚疼!”

    穷金主的力道勒得他生疼,认定穷金主是在生他的气,为免受到教训,娇少爷先一步卖起了可怜。边抽泣着边蹭着穷金主宽厚的胸膛,不忘可怜兮兮地抬起受伤的右脚,娇少爷拼命挤着眼泪,虎得夏木荣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言言乖,不疼了不疼了,哥哥看看,乖。”夏木荣半蹲着,娇少爷乖乖坐在蹲着的穷金主腿上,一手揽着穷金主的脖子,一手指着自己泛红泛肿的脚踝,“哥,呜,你看,都肿了,轻轻一碰都好疼的。”

    夏木荣自然看到了,正是因为看到了,才更加心疼。言言本来就比一般小孩儿娇贵,怎么现在还给整成了这副模样,鞋子不能再穿了,夏木荣脱下言言的鞋,宽大的手掌托着男孩儿白皙的脚,没敢碰那处红肿。

    “没事儿,言言是男子汉,这点疼能忍住的对不对?哥哥背你回家,然后给你擦药好不好?”边安慰着边背对着言言蹲下,夏木荣拍拍男孩儿的屁股,示意他上来。

    脸色微微红了红,娇少爷一脸幸福地趴了上去。唔,真好,不但没被责骂,还能享受这一点呃待遇。呃,怎么办,他哭不出来了,待会儿回到家怎么办。

    走了没两步,苦恼又甜蜜的娇少爷终于想起了正事儿,赶紧凑在穷金主耳边急急叫停,“哥,箱子,我的箱子。”

    夏木荣停步,一回头就看见不远处被主人丢在一边的拖箱,“哪儿来的?”

    “我家,下午我回家了。”宣言丝毫没觉得不妥,说完还有点儿小忧伤,脑袋搭在穷金主肩上,却不再是真的伤心了。回到了信任的人身边,整个人边安定了下来,因为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不会被抛弃的。

    夏木荣的表情僵硬了几分,连呼吸都停滞了几秒。回家?言言是他的,怎么会回家?回哪个家?在哪里的家?言言他……要离开他吗?言言……还有亲人?

    如果是真的话,他应该为言言感到高兴的。但夏木荣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思绪混乱地回到房里,夏木荣看着言言宝贝似的坐在地上翻腾着拖箱,然后捧着个金猪似的东西献宝一样奔到他身前蹲下,一手搭在他膝上,一手举着金猪,雀跃不已,“哥,打开看看,快点快点!”

    兴奋的男孩儿催促着,这是他的财宝,现在,他要献给他的哥哥。

    即使心绪未定,夏木荣仍然无法拒绝,亲了亲男孩儿的额头,怕地上凉,拉起男孩儿坐在了自己腿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这样亲密的举动都变得这么自然,夏叔只看过一次就连连称奇。木头只比言言大三岁,那这么个宠爱劲儿都快赶得上爸爸宠儿子了,这叫什么事儿。

    娇少爷缩在穷金主怀里,小腿悠闲地晃悠着,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满心满眼都在期待着看到穷金主惊喜的神情,跟下午那个呆呆地坐着抹眼泪的男孩儿简直判若两人,哪里还能见到半分忧伤。

    夏木荣一惊,“言言,这么多钱哪儿来的?”

    这是存钱罐没错,但却不是他印象中的一枚枚硬币,而是一张张崭新的百元纸币。这……

    夏木荣的脸色严肃起来,却在见到男孩儿眼里的期待时瞬间柔和了几分,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夏木荣不愿承认,在害怕言言会离开的现在,他竟然本能地想要讨好言言。

    “我存的,厉害不?”娇少爷得意洋洋地挺起了小胸膛,现在起,他可是有钱人了。哎,真笨,怎么一开始没想到这个呢。唔,好吧,要不是头脑发热为了推销一床棉絮鼓起勇气跑到了家门口,他是怎么都不可能回家一趟的,他不敢。

    现在么,娇少爷觉得,值!

    亲了亲发呆的穷金主的唇,娇少爷满足极了,他就知道穷金主会高兴的。哎,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学费什么的。瞄了瞄仍然没有回神的穷金主,机不可失,娇少爷镇定地连续偷了好几个吻,然后在试图挑开穷金主的唇时,失败了。

    “嘿嘿”笑了两下,娇少爷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怎么样嘛,够不够学费”

    “别打岔,我们从头开始理一下。首先,你下午什么时候出的门?为什么没跟我说一说,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知不知道我在自责;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发现你比我以为的重要的多……

    “哥!我痒!呜呜,好痒的,呜呜……”娇少爷当机立断出声打断,如果可以,他希望穷金主永远就只是宠着他就好,唔,他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原本只是一个捣乱的借口,但提出来之后,娇少爷不淡定了,这下是真的痒了,痒得钻心,痒得难以忍耐。完全无法控制的,他在穷金主身上蹭了起来,幅度越来越大,力道越来越重,眼眶越来越红,“哥,你放开,呜,痒,你让我挠挠,就一下,呜,就一下……”

    夏木荣低咒一声,该死的,言言身上全是红疹,他竟然没注意到,不过一个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这小笨蛋到底怎么把自己整得这么惨的。

    一手制住言言不安分的双手,一手抱小孩儿一样抱起言言,夏木荣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这下他是真的笑不出来了,“别动,听到没有!”

    娇少爷委屈地扁扁嘴,唔,到底还是被训了。

    洗了个香皂澡,白嫩嫩的男孩儿躺在床上,拒绝接受难闻的药膏的荼毒。夏木荣皱眉,“别闹,这是止痒的,你之前用过的,很有效对不对?”

    娇少爷坚定地摇摇头,就是因为用过他才要拒绝,以前他是不敢,现在胆儿肥了那么一点,娇少爷觉得是时候为自己争取一下了,“哥,不抹药好不好,味道难闻。唔,你给我舔-舔好不好,口水也可以消毒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娇少爷与穷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紫微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紫微雨并收藏娇少爷与穷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