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少爷与穷主 > 第56章 质的飞跃

第56章 质的飞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卡得不上不下的夏木荣当然也不好受,可小家伙的脸色已经明显发白,他实在不敢不管不顾地往里捅,只得停下来让小家伙适应,凑上去仔仔细细地吻着,分散言言的注意力。

    身体交缠相连密不可分,夏木荣的喘息越发急促粗厚。即使宣言看不见具体情况,也能想象得出自家穷金主忍得很是辛苦。被撑开的地方满满胀胀的,强烈的异物存在感让娇少爷嘶嘶吸气的同时忍不住想去感受得更加清楚。

    然后娇少爷悲剧了。

    “啊,哎,哥你别动,唔,等等等等……”

    夏木荣根本就没办法说话了,想让他别动首先得自己别动啊,言言这是自找的,夏木荣告诉自己。

    “呜呜,哥你怎么这样,都说了疼的,别动不成么!”娇少爷泪汪汪地抱怨着。

    “闭嘴!”夏木荣咬牙切齿地警告道,他已经很努力在控制着速度和力道了,但如果小笨蛋还敢这么哭着求他的话,仅剩的这么一点体贴也无法得到保障了。

    被吼了的娇少爷扁扁嘴,心惊胆战地感受着体内之物的浅进浅出,一开始的疼痛过去后好受了不少,他立刻挤出精力思考别的。比如穷金主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虽然脸色十分难看,但动作并不如看上去那么凶狠。再比如,火热坚硬的物体上跳动着的经脉直跳得他心惊肉跳,却又忍不住想要瞧个究竟……

    “言言,专心。”夏木荣说着,加快了速度加大了力度,然后在猝不及防的小家伙茫然放松的瞬间,一鼓作气顶到了底部。

    “啊!”这下轮到宣言说不出话来了,一声惊呼后就咬牙死死忍住,憋得小脸红扑扑的,让夏木荣有种下一秒言言就会再次眼泪汪汪着控诉他“怎么敢这样招呼都不打一声”的预感。

    缓了一会儿,嘶嘶吸着气的娇少爷终于能勉强开口了,第一句却是“怎么这么长啊,原来之前只进去了一半么”。

    夏木荣:“……”这问题他真心不好回答,但不得不说,男人的自尊心充分得到了满足。

    不再等待,夏木荣用力将小家伙的双腿分得更开,不顾言言期期艾艾的嘀咕声兀自横冲直撞起来,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某种暧昧的声响。连主动跟哥哥滚上床都半点儿不害羞的娇少爷却在听到房间里响起的暧昧声音后捂住了眼,天,听着怎么这么……这么……

    夏木荣的大手用力扣住言言纤细的腰身方便自己的冲撞,每一下都力道十足,又重又凶狠的。没一会儿,从来都没真正吃过苦头顶多挨了一阵子的饿的娇少爷就受不住了,无措地想要挣脱,但他猫咪幼崽一般的逃离力度实在太不够看了。

    夏木荣总会等他挣扎好一番终于稍稍向上蹭了一段距离后,再猛然用力往下一个拖按,配合着奋力上挺的动作,总能换得小家伙的一声哀嚎。真不是他有变-态-施-虐的爱好,而是小家伙的哀嚎声与其说是痛苦的呻-吟,不如说是甜腻的撒娇请求,像是不断哀求着他给予更多似的。即使夏木荣心里明白事实如何,还是忍不住受到声音的诱-惑,本能地展开进攻行动。

    身体超负荷被迫进行运动的娇少爷那叫一个苦不堪言,慌不择路之下直接扭动起腰部试图甩开穷金主恼人的狠命纠缠,结果却是越缠越紧,越缠越深,到最后,他赫然发现自己竟被双眼通红的穷金主整个叠压了起来,半点挣脱不得只能全力承受对方给予的一切猛烈的攻击。

    “呜,轻点,哥你轻点呜呜……不行了不行了,腰要断了断了,哎,腿,腿放下来,抽筋了快要,哥你有在听我说话么!”娇少爷怒啊,混蛋臭穷金主,太过分了,他都这么听话地随他摆弄了,这人怎么还能一点儿都不顾他的意思呢!

    “嗯,有在听的,言言乖,腿再分开点,对,自己抱住,真乖……”夏木荣抽空吻了吻小家伙的唇,望欲一旦开启,想再停住就太难了,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慢一点的,小家伙毕竟是第一次,弄得狠了肯定会受伤。可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他忍得太久太久了,就这一次,就只这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他保证!

    不满地抱住自己的双腿,浑身是汗的娇少爷难受极了,可是穷金主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再忍忍的,忍到穷金主出来了,应该就可以了吧。

    “啊!”又是一个似乎就要捅破他内脏的深入,娇少爷惊恐地瞪大眼,不敢相信一向宠着他的哥哥竟然敢这么对他,可事实摆在眼前,第二波的冲击很快到来,他家穷金主似乎都没能在意他的反应,这怎么可以!

    娇少爷第一次感到了难受,不为身体上的难受,只为穷金主的第一次忽视,这让他绝对不能忍受!扁扁嘴,娇少爷泄气一般放下双腿,白皙修长的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过生日了,或者,或者不提前过也行的,他会提前跟穷金主商量好了的,那就不会有现在的情况了。

    沉浸于感官的愉悦,夏木荣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小家伙的异常,临界点很快到来,他俯身死死抱住言言,下面的动作瞬时狂暴起来,数百下的飞速撞击后终于浑身一颤地交代了出来,喘着粗气半压在言言身上,尽快地平复着呼吸。

    “言言,言言……”夏木荣叹息一般呢喃着小家伙的名字,闭着眼找到小家伙的唇,然后尝到了涩然的味道。猛然睁眼,夏木荣心中一痛,急急抽身而出,坐起身将人搂进怀里,“言言你怎么哭了?很痛是吗?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哥哥没忍住,对不起,没有下次了,哥哥,哥哥不碰你了好不好?乖,别哭,别哭……”

    “呜哇……你敢不碰我,那你要去碰谁!呜呜,你怎么这样,哥你混蛋了你知道么!”一听到夏木荣的话,娇少爷的情绪瞬间爆发了出来,但与夏木荣认错的内容完全无关。

    眼睫上挂着晶莹的泪滴,娇少爷十分生气,刚滚完床单就听到这种话,他家穷金主太欠教训了,狠狠一抹眼,娇少爷一口咬上穷金主的肩,直到见了血才满意地舔-舔-唇,严厉地命令道,“背心,明天开始给我穿背心,要是有一个人看不到这牙印,我就……我就……我就不吃饭你信不信!”

    拿自己威胁对方的娇少爷可是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仗着的不过是宠着自己的穷金主绝对不可能让他挨饿,说到底他其实根本没有怀疑过穷金主对他的在意程度。只不过呢,在那样的疼痛忍耐之下,娇气的小少爷希望得到他家穷金主最多的关心与体贴,而那正是当时的夏木荣最欠缺的。

    总之,娇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家穷金主最好有这份觉悟!

    现在的夏木荣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么多年对付小家伙的经验可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那是无数次的实践积累而来的,当下他便放低了姿态放柔了神情,用着小家伙最喜欢的模样老老实实地点头应下,“嗯,知道了,言言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言言喜欢我穿白色的还是蓝色的?”

    娇少爷撅着屁屁考虑了下,“白色的。”

    夏木荣无条件点头,“好,白色的,言言喜欢就好。”

    “哼~~~”娇少爷颇为不屑地扬起了下巴,“本来就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嘛!”

    想了想,屁屁还在疼的娇少爷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片刻后竖眉控诉,“哦哦,现在知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啦,刚刚怎么半点儿都不听我的话!”

    夏木荣吮了吮小家伙的唇,“刚刚忍不住,言言别生哥哥的气好么?”

    瞥了瞥眼,娇少爷凉凉地问,“为什么忍不住?”

    夏木荣顿了顿,忽然笑了笑,娇少爷瞬间红了耳朵,就听他家夏木头挂着很……呃……很奇怪的笑容道,“因为言言太美味了,哥哥想要将言言吞进肚子里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了,久到闻一闻味道就会控制不住地对着言言竖直敬礼。所以都怪言言不会,让哥哥一直以来忍得这么辛苦,还不怀好意地招惹哥哥,言言说,哥哥是不是很委屈?”

    委……委屈!娇少爷惊得说不出话来,不得了,他家木头金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居然把责任推到他头上了,太不厚道了好么!可是……可是……呃……如果实在是因为自己太美味了的话,那的确怪不得穷金主了嘛,没办法,谁让穷金主这么稀罕他这么喜欢他这么渴望他这么经不住他丁点的招惹呢?

    自尊心膨胀起来的娇少爷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但他自己可不这么觉得,一直在试图严肃地问他家穷金主,“真的这么喜欢我啊?稍微碰一下都不行?”

    “这样呢?”

    “还是说这样呢?”

    “嗯嗯,这样的怎么样?”

    “哎,哥你怎么这么没用!”

    “喂喂喂,哥你作弊了吧,这才发泄多久啊,没可能这么快起来的,不要不要我不要,你不准过来,否则你信不信我不吃……唔……”

    嘚瑟过头的娇少爷在这样那样的一番试探下,终于逼得他家穷金主再次竖直敬礼地扑倒了他,刚刚承受过异物进出的地方还很柔软,轻易便再次容纳巨物的进入。这一次,夏木荣不再那么着急,娇少爷不再那么难受。

    “唔,哥你等一会儿,不对,别停,唔,刚刚那地方,对对,就是那里,你戳一戳,还挺舒服的……啊……”娇少爷咬住唇,这次是颇觉有趣地仔细感受着体内东西的运作模式和方向,本能地找寻着更能令自己舒服的角度和力度。

    十分乐于讨好小家伙的夏木荣自然不遗余力地配合着,指哪儿戳哪儿,要出七分力气绝对不会出六分半的。当下便伺候得娇少爷舒服地眯起了眼,像是只慵懒的波斯猫,浑身散发着迷人的味道,诱得他不自觉地追捧着,用尽力气讨好着,只恨不能做得更好。

    双方都很配合之下,这一次的体验堪称完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小家伙的体力实在不行,中途就半点不肯回应了,却贪图享受地命令他家穷金主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像是惯于指点江山的国王般信手拈来。

    夏木荣拉起言言换了个姿势,靠坐在床头将小家伙放了上去。宣言窝在夏木荣怀里觉得还挺舒服的,困意袭来,竟然不管不顾地就要睡了过去,夏木荣哭笑不得,却没打算放过小家伙,腰部用力往上一顶,宣言瞬间惊醒。

    随即身体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对方的双手双腿夹击下全然被动地上上下下起起伏伏,重力作用下,进入的深度不言而喻。

    娇少爷双手向后撑在对方的大腿上,不肯接受这样的深度,太吓人了好么,总觉得会从喉咙里戳出来似的,他不要这样!可他的力气本来就不够用,这么一番折腾下来更是睁眼都觉得费尽,又怎么可能撑得住,结果就只是扶着而已,完全起不到应该起到的作用。夏木荣没有阻止言言,那什么,情-趣-么。

    “哥……呼呼……我不行了,歇会儿,歇会儿成么……”娇少爷开始求饶,他的腰!他的腿!动影像里都是骗人的好么,舒服也是有点儿的,但明显不舒服的地方更多,哪儿有必要叫得那么夸张,害得他以为在下边儿多享受呢,不知道下次穷金主愿不愿意让他在上边儿。呃,夏木头这么喜欢他,应该会答应的吧。

    一哼一哼的娇少爷这边儿还在计划着下一次的上下问题呢,不料夏木荣立刻加速进攻,当下什么都顾不上地揽紧对方的脖子稳住了身形,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似的,多虑了这是。

    “唔……”

    “呼……”

    这一次一直有在照顾言言的需求的夏木荣和宣言一起发泄了出来,几乎是立刻的,怀里的小东西就软成了一团,努力瞪大双眼哀怨地瞅着他,却是很快又闭了起来,明显困得不行的模样。

    言言身体的柔韧性一向很好,夏木荣做起来在姿势方面倒是没什么顾忌,但对于言言的第一次而已,连续两次的索取明显是过了头的。抱起言言进了浴室细细清洗了一阵,将擦干了的言言放在床上,夏木荣检查了下言言承受的部位,没有想象中的严重,只有着些微的撕伤。

    上药的时候小家伙十分不乐意地扭了扭白嫩嫩的屁屁,夏木荣的呼吸立刻急促了下,食髓知味地回想起刚刚的销-魂-滋味,随即强制性打住。

    躺下来将言言搂进怀里,闭上眼,夏木荣忍不住想着,这种质的进展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从他的角度来说自然是一万个乐意,可是言言呢?嘴唇红肿着的优质少年乖巧地缩在他的怀里,孩子气十足的模样带着天真与烂漫。这是夏木荣心中最美好的存在,现在沾染了他自己的味道,满足之余忍不住有点患得患失起来,好像,他是不是太老了?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大床之上相拥的两道身影。五官立体中带着些微凌厉之感的金发少年紧紧搂着怀中肤色白皙柔嫩的可爱少年,明明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却契合得仿若一体。

    而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两个优质的美少年无疑!

    作者有话要说:好不容易盼到工作稳定了调休了哈皮地去逛街,结果掉了三百块三百块好么泪奔,一个月的伙食费伙食费啊我可以去死一死了(ㄒoㄒ)

    还是有人养的娇少爷幸福~~(>_<)~~最后,和谐期还木有过去,留言慎重→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娇少爷与穷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紫微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紫微雨并收藏娇少爷与穷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