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少爷与穷主 > 第72章 口是心非

第72章 口是心非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说小言,你真的觉得你家木头是因为自卑才显得态度不坚定啊?”宣晨无语地问道。

    “不然呢?你都不知道,他最近都不像以前那样对我上心了,有空居然还会去跑书店了哎。晚上也不粘着我了,捧着本书一直看一直看的,书能有我好看吗?”娇少爷越说越不开心。

    “这样啊,那他以前晚上有多粘你?”宣晨顺着宝贝弟弟的话问道,然后,娇少爷不吭声了。

    “呃……”宣晨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还挺难受的。

    娇少爷怒:“是啊是啊,以前他也不怎么粘我,但不会阻止我粘他啊。现在好了,哪怕我都脱光了坐在他怀里了,他都有本事抱着我认认真真地继续看书,什么世道!”

    宣晨恍然大悟。嗐,早说么,感情就是言小少爷那啥不满了啊。呃,X生活还是有必要和谐点的,否则像现在这样连累他也跟着遭罪就不好了。

    “这,夏木头这么上进你还不开心啊?男人么,有事业心是好事。”宣晨努力把话题拉回正途,惹得言小少爷恼羞成怒地甩手走人。

    “好什么啊,我有钱,我能挣很多很多钱,木头不需要这么努力也不需要这么累,我能养他的。”娇少爷非常不满地道,有上进心的确是好事,但因此没时间陪他就是坏事了好么。

    闻言,宣晨挑眉:“哎,看不出来啊,小言,你居然这么大男子主义啊?可是,我觉得按照夏木头的尿性,他更希望是他挣钱养你,而不是你挣钱养他来着,这点你想过没?”

    宣言不解:“有区别吗?”

    宣晨点头:“很有区别。”

    宣言不以为然:“哪有区别,都是男人,谁挣钱有什么关系,都是我们两人共有的钱啊。”

    宣晨摇摇头:“不不不,小言,这你就错了。你家木头不算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但不幸的是,他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老实人,这比大男子主义更难搞定。”

    宣言瞪眼:“说清楚,一次性!”非得他追问着才肯说一点,什么破习惯。

    宣晨默默放下酒杯,他不就是想有滋有味儿地跟弟弟聊会儿人生哲理么,哪里错了哦,这也能催啊。

    干咳一声,宣晨习惯性敲了敲桌面两下:“简单地说,你家木头不是自卑了,而是自尊自律了起来。他喜欢你的光彩夺目,同时他希望自己也能站在同样的高度守在你身边。这不是自卑,而是一直本能的……追随?

    这种本能的追随,我觉得就是来源于他天生的责任心。因为你在他心中已经是他认定了的今生的唯一伴侣,这种情况下,你就是他的责任,守着你就是他的本能。当你的脚步越来越快,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让你停下脚步等等他,而是逼着自己追上你,懂吗?”

    思考了片刻又点点头后,宣言皱眉:“你的意思是,现在这局面……是我自找的?”

    宣晨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可以这么说。谁让你当初那么来劲儿地赚钱赚钱再赚钱呢,搞得他们一家人现在的主要经济来源都得益于你了,你的存在就多了一分微妙的意义了啊。你自己想想,现在的你和从前的你在夏家的地位是一样的吗?”

    娇少爷还真就认真回想了下自己的家庭地位,呃,有点儿道理啊。除了他家木头,夏叔、朱阿姨和三奶奶明显对他好多了呢,特别是三奶奶,以前都不咋地正眼看他的,现在还会主动关心他来着。

    “有这么严重么,我不就是手里有钱么,感情赚钱也有错啦?”娇少爷觉得委屈,他还不就是想家里条件好点,他和木头也不用跟着吃苦么。要不是顾虑到夏木头不肯直接用他的钱,他也不用想办法带着一家人赚钱啊。

    “不不不,赚钱没错,但你家木头也没错啊。你想日子好点儿,他想跟你再近一点,本质都是一样的么,你俩互相喜欢呗。”宣晨慢悠悠来了这么一句。

    哎,有道理。娇少爷的心情忽然好起来了,嗯,既然都是因为喜欢,那就是大家都没错么。心情好了,娇少爷的忍受能力自然跟着提高,抓过柠檬汁儿酸溜溜地喝了一大口,龇着牙追问:“那现在怎么办?木头不可以为了追上我就忽视我的,本末倒置了好么。”

    宣晨摊手:“这话你跟夏木头说去啊,跟我说有什么用?”

    宣言:“……”

    “哎哎,别瞪我。我这不就是负责分析分析情况么,该怎么做还得看你啊。不然呢?我去找夏木头,再把咱俩今天这番谈话复制给他听?得嘞,本来他不自卑,听完指不定就自卑了啊。

    为啥?因为去找他谈话的是我啊,我是谁?

    我是你亲大哥。你有问题不跟他商量也不跟他说,反而咱俩热热闹闹地谈论了一下午,哎呦,想想我都觉得替他心酸喏。我说小言……哎哎,小言你去哪儿?”

    “回家!”

    宣晨瞪眼,卧槽,什么叫有了男人忘了大哥?这就是了啊,好歹听他把话说完吧?眼看着言小少爷干脆利落地大跨步走远了,非常好运地一站在路边就打到了车,再然后连同车身一起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宣晨嘴角挂着微笑,为自己在小言心中的地位低下而叹了口气,认命地拿起了一直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怎么样,都听到了?”

    沉默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了夏木荣低沉的声音:“听到了。”

    “所以呢?你是真的自卑?对这段感情呢,动摇了?”宣晨问。

    “有一点吧,言言太好了,我觉得配不上他。但我没想过放手,可以的话,我想让他等我……”

    “等你变强,等你成功,等你赚钱养他,等你正大光明地把他带在身边,不是以弟弟的身份?”宣晨快速地打断了夏木荣,咄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