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野望执行 > 第34章 贫贵09

第34章 贫贵09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山田太郎洗菜能把菜茎洗得嘎嘣碎,削个土豆片能把刀插到天花板上,但是这孩子抗得了重物搬得了冰箱修得了家电通得了下水道,所以前景提要的小缺点(喂那是小缺点吗不能太偏心啊),一点也不影响山田太郎在管事厨娘心中的美好地位,除了山田太郎经过的时候,女仆们的工作效率会出现普遍降低,山田太郎的一切在管事厨娘心中堪称完美。

    领导这么赏识,1800本来应该是分外轻松的。

    给萝卜洗泥巴结果不小心把萝卜个个洗得崩两断什么的,也有人罩着不用赔钱。

    不过美好的打杂日子很快结束在御村老爷子的“青睐”中,不禁让1800有些忐忑自己的工钱会不会像御村老爷子的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

    *

    “你,跟我过来。”

    1800提着扫把扫院子的时候,就被背着手踱过来的御村老爷子叫住。御村老爷子是御村家最大的,1800把扫把一搁,便跟着去了。

    然后,这个平静的开始导致了1个小时后御村家宅的惨案——

    “大黄啊你死的好惨啊大黄!!”

    等御村托也赶到的时候,只见爷爷抱着毫无反应的大狗嚎得哭天抢地,偶尔偷瞄几眼,一见到御村托也就像见到了可以主持公道的亲爹——哦,不对。

    “托也!那个家伙把你的大黄害死了!”

    御村老爷子眼含泪光(口水涂的)地愤愤指向一边,地上萎靡地耷拉着脑袋的金橘发男生闻言更加沮丧地垂下了脑袋,而御村夫人则有些无奈地安抚这个盘腿坐在地上的孩子。

    “……到底怎么回事?”御村托也有些头疼,“爷爷,你先放开我的狗。”这个勒法,不死也得死了。

    “我不过让他帮忙找回大黄,可是他却把大黄打死了。”

    御村老爷子心想:我用大黄挑拨离间,这下子你和托也的感情一定得破裂哼。

    土豪:“……”爷爷你能别把我的金毛叫大黄么!

    御村托也检查了一下地上金毛的情况,随即打电话联络了兽医:“应该只是昏倒了。”

    “啊?没死啊?”咋舌的御村老爷子颇有点悻悻然,随即又愤而握拳,“居然对无辜的小动物下毒手,导致它重伤昏迷!”

    “怎么回事,山田?”

    闻言的金桔男可怜兮兮地抬起耷拉着犬耳的脑袋,御村托也随即沉下了脸——

    山田太郎一边的脸上三道血痕,分明是被狗抓的。

    “过来。”

    御村托也冷着脸叫山田太郎,1800只好跟上去。

    才第一天就在债主家惹祸,1800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都说拿人家的手短,欠人家的也手短啊。

    “抱歉啊,御村。”

    1800挠挠开始有点火辣的脸,不太好意思地开口。他一时下手没个轻重,也不太清楚那条狗的状况会怎么样,要是人的话他还稍微有个底,换成狗他是真的摸不准了。

    本来御村老爷子叫他去把跑了的金毛抓回来,1800就知道对方是想找茬,他又不是傻的,不过找茬就找茬了,这种幼稚的方式让1800觉得这老头还挺好玩呢。就算狗狗不听话,他也能把它强行抱回来,不过1800到底不是山田太郎这种好脾气的,途中不小心被狗爪子挠了一脸,一时怒了拍了狗一巴掌,然后……

    看似强壮的狗狗就这么脆弱地……

    早知道还不如带根绳子捆回来呢,1800沮丧地想,虽然看起来是凶残不人道了点……

    1800插着兜跟在御村托也后面,摸不准土豪的心思。

    两人走到一间和室前,御村托也推开落地门:“进来。”

    1800老老实实地跟进去,乖乖地盘腿坐在御村托也示意的位置。

    估计那条大黄挺贵的吧……狗的行情1800是不懂,他对阿猫阿狗的一点也不感冒。不过要是赔钱他也就认了,要是御村托也和那狗感情很好,那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不等于自己把自己兄弟(御村托也)的兄弟(大黄)拍歇菜了么。

    “别抠脸。”

    上方传来御村托也不悦的声音,1800悻悻地放下摸伤疤的贱手。

    “抬头。”

    等1800抬头脸上就一凉——御村托也正拿着消毒过的医用棉帮他擦拭伤口。这是1800今天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打量着眼前的御村托也,而没有别的事情或者别的人来干扰。御村托也已经重新换了一套干净的浴衣——是日本男人常穿的那种深色轻便款式,只是料子更加细腻,缝补手艺也更加讲究,和御村托也白腻的皮肤和古典俊美的五官非常合拍。

    也许是室内光线昏晦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御村托也举手间漂浮的淡淡茶香,1800有一瞬间觉得那张沉静冷酷的脸漂亮得不可思议。连因为紧抿而微微下压的唇都……

    “怎么了?”镊子上夹着沾了药水的棉花,御村托也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忽然背过身去的金橘男,只是他的表情太淡,连疑惑都是冷酷状的。

    “没什么,”1800有些懊恼地抓住山田太郎柔软的头发,“就是突然想吻你……”

    那种一瞬间像是被猫咪的肉垫踩在心上的痒痒的感觉简直让1800毛骨悚然,1800心神不定:难道说山田太郎是个变态?!于是他的人格数据被山田太郎给影响了?还是说系统做了什么手脚?

    处于懊恼烦躁中的男生没有注意到背后黑发男人的瞬间滞愣。御村托也低下头,无声地、浅浅地笑了起来。

    *

    既然让自己的孙子对山田太郎反感的方案没能实行,御村老爷子决定另辟蹊径,从山田太郎下手。

    认清现实吧孩子!就凭你那张人见人厌的丑脸(恨屋及乌),土里土气的鳖样,凭什么站在我们优秀拔尖高贵优雅花见花开的可爱孙子身边!

    下午是一帮名媛来御村家做客,学习茶道。一般的客人直接去御村家的茶馆就是了,这批客人特地被请到御村家由御村老爷亲自指导,而且还是清一色的女孩子,御村老爷子的心思昭然若揭。

    就让你在这帮高雅的女孩子面前出丑,认清自己癞蛤蟆的本质吧死橘子头!御村老爷暗地里握拳,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

    “既然太郎也是托也的同学,不如一起去茶室吧,你还没有尝过托也泡的茶吧?”

    ——可恶为什么我的孙子要泡茶给这种人喝,一想到会发生“可爱的孙儿一辈子泡茶给这种人喝”这种事感觉不仅是人生连下半身也一同毁灭了啊!Q皿Q!

    “进茶室前要先换和服。”

    御村托也对爷爷的小九九自然是了解的,不过也随老人家折腾了,毕竟,他带山田太郎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他能被家人接受,比起把一切摆上台面撕破脸,若是能在这样的磨合中承认彼此,也是件不错的事。

    “太郎比托也要矮五公分吧?”御村夫人笑眯眯地拿来一套和服,“那么御村国三时候穿的应该差不多了,虽然是旧衣服,不过保存得很好哦,请不要介意。”

    “不,不会。”

    1800对温婉型女性很没辙,一不小心把御村托也代入进去——想象一下御村托也穿着漂亮的花和服这样温婉(?)地说着“这是我国三时候穿的衣服,虽然是旧衣服,不过保存得很好,请不要介意”——……不、不能更好_(:з)∠)_!

    “想什么呢,”御村托也代为接过母亲手中的和服,“会穿吗?”

    这样简单的和服又不是女性那种繁琐的和服问这种问题似乎显得多此一举,不过御村托也深深了解山田太郎穿衣服的水平有多渣,穿得乱一点倒还无所谓了,要是穿着这种和服还露胸肌,搞得清高优雅的茶室飘满粉红色泡泡什么的才糟心。

    “没问题的吧……”看起来装备很简单啊,1800伸手想接御村托也手上的衣服就被人推到另一间和室去了,“啪”,和室门关上,里面传来御村托也清冷的声音:“衣服脱了。”

    “和子!”御村老爷子咬手帕控诉儿媳妇的背叛。

    “爸爸也不要太过分了,太郎是个好孩子。”御村夫人笑得温婉端丽,心中却是略略忧心:身为母亲她当然知道托也的性格,比起担心自己的儿子会被别的男人拐走,这位善良正直的女性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会不会不折手段地掰弯对方……毕竟,太郎看起来某方面傻乎乎的。

    和室一侧。

    “喂,御村,那条狗怎么样了?”

    虽然撇着头一脸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不过应该是在担心自己会生气或者伤心吧?

    御村摸了摸山田太郎的头:“没事。”

    1800低头就看到御村修长漂亮的手指正在轻快地帮自己系着腰带,那种奇怪的被猫咪踩的感觉又来了,不过这次连脊椎都好像有这种动物轻盈而静谧的走动。

    感觉……很像妻子啊。

    *

    茶室非常大,茶桌端正地摆放着,等1800跟着御村托也一起进入的时候,已经有一干穿着和服的女眷在那里等待了。如果说看到御村托让这些女孩子们眼前一亮的话,在看到之后的山田太郎后,女孩子们的眼神就有些蠢蠢欲动了——毕竟谁都知道来这里的意义就是为了见御村托也,而意外而来的金橘发美男子显然更有冲击性。

    1800按照御村老爷子的指示坐在了女眷那边的首位。

    接下去是高(无)雅(聊)的茶道,在一干端坐着的女眷中,1800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显得十分突兀。

    “显露出你贫穷寒酸没有情调的本性了吧……”御村老爷子内心阴暗地高兴着,“等会有你出丑的……”

    不过1800的无聊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很快被御村托也的动作给吸引了。

    点炭灰、煮开水、冲茶、抹茶……充当茶师的御村托也微微垂首,行云流水地运作着看似繁琐的仪式,在他显得冷淡的脸上看不出类似温柔、细心、耐心的表情,然而不疾不徐的动作间自有一股流水般的恣意,岩石般的沉静。小小的茶杯在他的手指间一点也不显得不合时宜,反倒让那双男人的宽厚的手显出舞蹈般的优美与轻柔飘逸……

    女眷们连叹息都不愿发出来,唯恐破坏了美男子这份沉静悠扬之美。

    本来还满肚子躁火的御村老爷子也忍不住赞叹道:“托也的茶道更加精进了,之前虽有「清寂」,此刻却更多了份「和」,让人感受到真诚的爱与信赖,人与人之间洋溢出和谐的氛围,以和而敬,方是茶道真髓啊。”

    接下来是茶师依次向宾客献茶,山田太郎首当其冲,一想到这个,本来被满室茶香熨帖的御村老爷子又拉下了脸,同时心中颇为摩拳擦掌,等着看山田太郎出丑。

    御村托也倒是并不担心山田太郎,不管这个男人是否懂得茶道,他都有理由相信以他的气度必然不会让爷爷失望。

    茶室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致远,在满室悠然的茶香中,1800看到御村托也托着茶盏向他走来。一瞬间恍惚回到暗处的和室,从御村托也袖中飘出的茶香回荡在他的鼻端。

    “请。”

    黑发男人低沉的声音如同珠玑般温润。因为低垂的角度,在一瞬间并不能看清御村托也的眼睛,然而那种可以被温柔的俯视的角度却让1800正襟危坐起来。黑发男人的睫毛向下铺展开来,沉静如鸟翼,并没有丝毫颤动,安稳无比。与山田太郎发茸上翘的睫毛不同,御村托也黑长的睫毛直直地落下,配着略挑的眼角,显出男人的优美与冷酷。

    奇怪的感觉再次盘旋,让1800有一种被不知名的老鹰窥视的错觉。一瞬间,又仿佛他变成了那只老鹰,试图劫掠御村托也。他想要吻他。只想单纯地吻着他。此时此刻。

    山田太郎秀美的喉结微微滚动,不过面前的茶盏给了1800很好的掩饰道具。双手接过御村托也递过来的茶杯,1800略微低头,这样的姿态让他的后颈线条优美展现,也使得他的秀美中多了一份谦和。

    “谢谢。”

    三转茶碗,1800挂着优雅中蛰伏着点什么的浅笑,品茶、慢饮、奉还。

    目光凝视着御村托也接过茶碗离去。

    如果说御村托也的茶道给人优雅沉静的感觉,那么山田太郎的茶道则是纯粹而高贵。一瞬间给人的感觉如同是来自中国的王子——虽然中国是没有王子的——让人(日本人)一瞬间回到朝拜大唐帝国的时代。

    帝王的感觉。

    已经超出优雅的范畴了啊。

    “这位公子是……”

    “听御村爷爷说是来他们家打杂的,是御村的同学……”

    “是为了体验生活吗?不对,一定是在玩游戏吧,和御村打赌谁输了谁去对方家干活……”

    “既然是一之宫的学生,一定能力也非常优秀吧……”

    “那种气质,不是一般小世家能有的呢……”

    听着名媛们的窃窃私语,御村老爷子着实体味了一把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不过山田太郎会茶道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对,是山田太郎会茶道而不是1800。毕竟无论是当黑道boss还是少数民族皇帝,1800对这玩意都没什么兴趣,别管是碧螺春还是西湖龙井,用来漱口一个味。别看山田太郎现在一副穷成傻逼样,其实当年人家也是富N代。这些事情,年幼的次郎三郎也许没有印象了,作为长子的太郎还是有那么些记忆的。毕竟山田爸爸向绫子妈妈射出一枪,打出了山田太郎的时候才是个14岁的死初中生。

    虽然作为一名死初中生,山田爸爸那时候离高富帅还有点距离,但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准高富帅——父母皆为著名医生的山田家在东京拥有着一座大型医院。而绫子妈妈虽然那时候已经开始家道中落,连仅剩的破豪宅也抵押了出去,却也过了二十几年的名媛生活。

    茶道,或者钢琴,对山田太郎来说都是——so easy。

    只是谁知道山田老爸自从和绫子妈妈打炮之后,两个人就负负等于无穷负,不仅一起脑子不好了,连带着山田太郎那当医生的爷爷奶奶也脑子不好了。

    总之,不仅是画风奇葩的山田老爸放弃了子承父业而改行当了画家,连山田的爷爷奶奶也一夜间抛弃资产去非洲当起了赤脚医生,每逢过年过节还能收到他们老两口寄过来的“为非洲人民友好奉献”的捐款求助。

    茶道还是弹钢琴,这种不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当然被山田太郎抛在了脑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综]野望执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鸽苏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鸽苏拉并收藏[综]野望执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