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神之子传说 > 第十九章 魔界回忆篇(一)

第十九章 魔界回忆篇(一)

作者:烟花末夕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魔界传说中的植物两生花是这一次魔界盗贼妖狐藏马的目标。对于以植物为武器的支配者而言,那是非常有利的助力。

    只是前去迷幻森林的人们从来都有去无回,这里亡灵遍地,倒在路上的妖怪的血肉化为肥料滋养着这些美丽却危险的植物,只要内心有着弱点的妖怪往往躲不过这里的植物的捕杀。他的邪念树就是在这里召唤的。

    但是对于冷酷无情的妖狐,三层幻境虽然稍稍费了一些功夫,却还是不难的。闯过关卡后,花田的结界便对他形如虚设。妖狐唇角微微扬起,对着路边被秃鹫啃噬的白骨勾起讽刺的笑,抬脚就跨入了结界。

    在天空永远笼罩着阴翳的魔界西部,很少有如此的光芒流淌。银发的妖狐眯起眼,觉得这光芒越发的明丽刺眼,笼罩在光明之下的是一片缤纷的花海。一朵朵,一簇簇,如涌浪被风吹动,泛起渐变的色泽。似乎碎光也流散在花朵的花瓣上,明艳美丽的不像魔界之地。

    知道魔界植物越美丽就越危险的藏马非常谨慎地看完了镌刻在花海前石碑上的话。

    “只能选择一株吗?不然可能就和他们一样了。”妖狐侧眼看了一下石碑前剩下的一个头盖骨,上面还有藤蔓上带有吸盘的东西蠕动,似乎在吮吸剩下的骨髓,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响声。

    藏马在铺着晶石的小路上慢慢走着,眼中金色的流光犀利清明。吞噬类的他已经有很多,放毒的他也足够,为了使这一趟不赔本,必须要好好选择。

    快要到尽头,他的目光在一株看似最柔弱的鸢尾状的花上面停住了。明明最弱不禁风,可是它的气息居然最为强大而澄净。兴趣有些提上来,藏马便没多加考虑地割破手腕,放血。

    血珠一落在它的花瓣上,那花朵就颤抖了一下。藏马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妖力在被这朵花吸取,意识到不对的他迅速中断了妖力的供给,可是似乎是已经吸收足够,变化在那一刻就产生了。

    刚才那朵鸢尾,居然化了人形。

    纤长的睫下是深不见底的蓝紫色眼眸,似乎什么都能够倒映进去,也莫测如骸海。少年的容貌极美却不显得太过妖,反而有种千帆过尽的沉静安宁,气息太过干净,也太没有杀气,简直不像是生活在魔界的东西。

    他笼起蓝色和服的袖子,露出一截小臂,腰间系着一把雕镂的古刀,仰起脸的时候纤细的脖子露在外面,是很好看的净白色。

    “你是我的契约者?”他的声音也是清冽柔和的。

    “鸢尾的妖怪吗?”藏马抵着唇自语道。

    “我为你而生。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不过这似乎是这片花田的规矩。既然借了你的妖气化形,为你而战便是我的责任。”少年耸了耸肩,面对比他强的主人,居然不卑不亢,语气轻柔和缓,却让人感受到了他的不简单。

    “我名妖狐藏马。”

    少年沉吟一下,然后微笑着对他说:“鸢,我叫做鸢。”

    ##

    藏马的盗贼团在魔界非常有名,本人也以‘极恶盗贼’之名被畏惧。

    妖狐的盗贼团和其余的散乱组织并不同。他不断地改良编制和扩充,每一次对要求加入的妖怪的审查也非常严格,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如果遇上了与自己的意见不合并且可能危害到集体利益的妖怪,必定会冷酷地舍弃。

    如此,盗贼团的单个实力即使不是很强,群体作战的机动性也绝不差的。

    很认真地研究过编制的幸村有些感慨不愧是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妖狐,其中的技术含量可是一些妖怪穷极一生也无法触及的。

    心服口服,藏马的确是个厉害的家伙。

    最初,也是为了得到一个庇护所。于是他便留在了这里。

    幸村在以盗贼团新人的身份加入已经有了几年,这几年他过的很顺风顺水,心知肚明这是某个与他有契约的首领的照顾。偶尔作为副首领的黑夜鸟还会来瞧瞧他,那是个看上去比较温和的妖怪,有着夜空一样的发,背影非常沉稳。

    “你就是藏马最近很看好的那个新人?”

    被调出最底层的预备役的幸村正在收拾东西,听见他的问话就答应一声。

    “看上去不错。”黑夜鸟笑了。“好好努力吧,藏马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不过他近一百年没有对人另眼相待了。”

    “那还真是荣幸啊。”无奈苦笑一声的幸村微微瞥了一眼角落,果不其然,银发的妖狐眯起淡漠的眼眸,抄起手臂冷淡地对黑夜鸟说:“走了,有委托。”

    本在目送黑夜鸟的幸村骤然被点名。

    “你也一起来,鸢。”

    藏马最近得到了些消息,大概是不冻河床底下沉睡着宝物,本来潜入河底对妖怪不是很艰难的事情,但是在这个有暗礁和涡流的不冻河床中,就要好好计划了。

    他大概带了二三十只妖怪,似乎是因为这次任务不是很难,需要带一些新生力量历练一番。

    比起哪些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家伙,妖狐饶有趣味地看着在河边的石头上展开油纸,挽起袖子绘着不冻河床地形图的少年,询问:“做地形图有什么用处?”

    “目标是河底的财宝吧,藏马大人。”他的语气中没有敬畏,仿佛是与朋友说话的语气。

    藏马嗯了一声便算作答应。

    “那么,为了以最小的代价成功达成委托,事前做些准备是必要的。”幸村垂了垂眼眸,在蓝紫色的发尾略长,盖住一片雪白的脖颈。本来就是松松的和服衣领大开着,皮肤上还有晶莹的水汽。

    “刚才下水看过了?”

    “嗯,下面的地形非常复杂,而且有暗流漩涡,贸然闯的话会折损一部分属下。”

    “……有这份细心,还不赖。”比他手下一大堆直线思考的笨蛋好太多了。藏马金眸中浮现几丝兴致,再稍稍观察一下,一定能培养成得力干将。

    “……不过啊,即使我们有契约,你也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行。”藏马已有所指地以指点了点他打开的领口,然后顺着颈线抚上他尖尖的下颌。

    触手一片细腻冰凉,稍稍使劲似乎还能在他不算坚硬的皮肤上留下印子。似乎明白他们单方面契约对自己不利,藏马于他不但是保护伞,也是可以命令他的首领,也似乎了解以妖狐的冷漠与利益至上,不会对他做出什么,幸村便没有做出反抗。

    反正被吃点豆腐又不会死。

    只是那眼眸中的处变不惊与犀利没有逃过藏马金色的眼眸。

    因为沾了水而更加莹润剔透的肤在光下泛着淡白色,指腹下是淡青色的血管,修长有力的手只要稍稍收紧就能卡住他的脖子。但是据藏马的了解,知道那绝不是会让自己柔顺地被杀死的家伙。再逗下去估计要反噬了……

    “把自己身上弄干再出去。”这个提醒对他来说可算是非常好心了。

    “要知道,魔界可不管性别种族,是唯实力独尊的地方。”

    “……藏马大人真是好心肠。”微微一怔后明白妖狐好意的幸村对他微微点头。

    “你可是第一个给我这种评价的。”白衣的妖狐银色的发在阳光下显得璀璨,可是他慑人的金色眼眸中什么都没倒映出来。他随便摆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河岸,背影孤傲。

    “让我看看你能够活多久吧,鸢。不过,这恐怕不是你的真名吧。”

    ##

    不久后,从最底层开始向上爬的幸村因为战功而站到了藏马的身边。从来都是二把手的黑夜鸟难得对藏马说:“你的眼光依旧那么好。”

    藏马在斜倚着身体靠铺着豹妖皮的石床上,手端一杯用于进贡给一方领主的蜜酒,好心情地摇晃了酒杯。听见那个黑发的妖怪如此评价,便懒懒地抬起金眸看着被特许在他暂居的山洞里点灯看妖狐以往的策略总结的少年,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还不赖。”

    “很少见你如此赏识一个人呢,黄泉都没有如此。”

    “理由很简单,我喜欢漂亮与智慧的东西,而不是喜欢和我对着干的家伙。”

    “……真是过分的首领啊。”

    “很简单,因为我是首领。”

    似乎明白了妖狐的言外之意,黑夜鸟只是一笑就向藏马告辞走出山洞,临走的一句低声的话语却不知怎么的传入藏马的耳中:“把他从手下妖怪的群聚地调出来,暗中处理掉对他的外貌有觊觎的低级杂碎,虽说是把他以最低等的杂兵身份入团,却暗地带在身边……藏马,你太照顾他了吧。”

    真的太照顾了吗?藏马撑着下巴反省了一下,然后又瞧了瞧灯下少年静美的侧颜,那样不属于魔界的干净即使在残酷的杀戮中也没有被侵染。也许是觉得被污染了太浪费了吧……

    有时候站在智慧的高端俯视别人也是很无聊的,敏锐狡诈的妖狐想着,或者他是为了培养一个心腹手下,毕竟再怎么信任都没有有契约靠谱。

    还是,只是单纯的被蛊惑了?

    “藏马大人,您盯我也盯的太久了吧。”幸村啪的一声把书合上,然后转过身无奈地对着正在认真观察他的妖狐。

    藏马转了转杯子,下了床走到特意为他留的灯前,从他的背后状似怀抱似的撑住石桌,凑近去看他的进度。

    “看到第几次委托了?”

    妖怪很少有会写字的。妖狐除外,天生聪颖的族群再加上他看了大量从人间界偷渡来的著作与谋策书,他的谋略向来别具一格。

    而他在闲来无事时也会大略写一下自己这一次的谋划,以供今后参考,现在却用上了。他不是没考虑过他们盗贼团的机密会外泄,可是与其怀疑这种可能性而丢失一个好的参谋,胆大的妖狐从不干赔本生意。

    “……第一百零三次。”少年舒了一口气,说道:“真是胆大包天的计划呢,如果那一次后援的时间没有接上的话,棋局就翻了呢。”

    “那种事情不会发生的,即使发生了,我还有应对计划。”妖狐漫不经心地挑起少年的一缕发丝把玩,触手柔滑,慵懒的声线在他的耳边响起,磁性而妖异。“还有疑问吗?”

    “……城堡突入的时候,为何要在大门放火后再走大门突进,按理说大门的守卫最多……”

    “笨。”藏马懒懒地敲了一下他的头,继而说道:“就是因为那个城主自认为有些小聪明,听说我要来就特别谨慎,一看大门都是火却没有声息,认为我是声东击西。”

    “……下手轻一点。”揉了揉额头的幸村扯了一下嘴角。

    藏马是个非常不错的老师,他培养人才总是非常有效率。何况是遇上好材料的时候。

    见他头发长了却没有剪,只是笼在后面。妖狐便走回床,随手从堆在自己那里的一堆战利品那里挑出一条发带。

    “过来。”干净利索地命令。

    有些疑惑的少年挑起眉,还是依言过去。

    要不是看过他利落却干脆的剑术,他在战场上砍妖怪如砍瓜切菜似的凛冽,看到平日里的模样还真的会被欺骗去。

    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在床上,藏马嘴角衔着看起来朴素实际上十分昂贵的发带,拢了拢他的蓝紫色发,发现长度刚好够扎,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帮他把头发系住。

    以要妖狐的性格来说,这可以算作……宠溺吧。

    仿佛找到了新玩具的兴致盎然。

    只是,金色的眼眸中依旧倒映不出任何影子。

    似乎读懂金眸中的淡漠廖冷,幸村平静地开口:“藏马大人是在把我当成一个玩具,是吗?“

    “你是我重要的下属。”随意拍了拍他的头的藏马似乎不想直面这个问题,反而避重就轻。

    “没有重视的东西吗?即使是黑夜鸟先生?”

    “那家伙是个很合心意的朋友。”

    他单纯地以臂弯绕住少年脆弱的脖子,垂下头在他的耳侧呼吸,只是气息依旧平稳无波。

    “有时候问太多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呼吸微乱。

    无论是束发还是教谋略,兴致来了随意地施予宠爱,不高兴了看都不愿意看一眼,这是反复无常的妖狐的天性。幸村看的非常透,可是他依旧在疑惑着他为何不在某日离开这个并不是让他很高兴的地方。

    或许还是在期待着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章我写的并不是很满意,可是也不知道怎么改。我一写就控制不住地交代魔界背景与形式,这与我五章解决回忆篇的设定不符。

    于是下面我会单独剔出主上和藏马的相处片段,可能时间线连不起来,不过乃们知道有这回事就行。

    回忆篇相当重要,因为后面有很多梗都是在这里有影子。

    或者我预留出五章的空隙放回忆,正文与回忆同步更新怎么样?只不过这样的话你们就要时不时回头刷更新了。

    于是这里推一下文

    ←我家阿浅的猎人坑,CP库洛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神之子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花末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末夕颜并收藏[综]神之子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