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神之子传说 > 第二十章 魔界回忆篇(二)

第二十章 魔界回忆篇(二)

作者:烟花末夕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许时光总是会改变人。

    它无形也无情,总在潜移默化中让往日变了模样。

    燕离巢的时候,魔界的天空总是会泛着秋色特有的蓝。可是大多数时候,魔界的天空总是阴沉的,时不时天边还划过闪电。空气总是混杂着陈腐血气的阴郁。

    “……休整一下。过一会儿越过峡谷。”率领着盗贼团的妖狐下达了命令。

    拿出一罐子蜜酒在解渴的牛头妖怪撞了撞还在发愣的鸢紫色发的少年,努力勾起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憨厚的笑,只是看在别人的眼中惊悚了一些。

    “要喝一些吗?过会越过峡谷才有劲儿。”

    感受到了善意,幸村微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他,又问:“这峡谷大概有多远?”天知道他刚才断后的时候有些伤到了脚,如果太远的话可能要过不去。

    “大概……二十米米左右?不用担心,首领会设置一些可供攀岩和跳跃的植物。”

    他就是担心跳跃这个过程啊。

    “如果过不去呢?”

    “大概,会被首领抛下吧。”说完这句话后的妖怪有些敬畏地看着前方。

    最前方的妖狐目光悠远,似乎在估计着完全渡过的时间。银发在山风中猎猎飞扬,白色战衣醒目而耀眼。

    飞渡开始。

    妖怪匆忙而有序的移动着,一个接着一个。幸村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疼痛的脚,咬了咬牙打算克服一下,可是他似乎错估了伤的严重程度,一跳跃就感受到左脚钻心的疼。

    身边的妖怪一个接一个地借助设置的借力点再度跃起。

    要遭,似乎碰不到借力点。

    以为自己就会这样下坠下去的幸村感觉到自己被一只手猛然一拉。那只手修长有力,只是略显冰冷。

    他只需要别人拉他一把就行,这帮助简直是雪中送炭。

    “是谁呢……”下意识把手放在鼻子下的幸村挑起了眉,虽说心中想着不可能吧,但是那气味却出卖了那双手的主人。

    那是一阵淡淡的蔷薇馨香。

    抬起眼去看。宣布了在附近山洞暂时驻扎的藏马侧颜依旧冷酷傲慢,唇抿起一道优美的弧线,长长的银发在风中摇曳。他与黑夜鸟不知说了什么,就抬脚向自己这里走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到死人。

    “很疼的。”

    “喔,知道疼?在刚才为什么不求助?”

    “……稍稍有些丢脸吧。”

    “啧,死要面子的家伙。”藏马嗤笑一声。“要不是黑夜鸟告诉我你这家伙有些拖后腿,还去帮了你一把,你就掉下万丈深渊了。”

    真的是黑夜鸟吗?不可能吧,他一向对蔷薇花粉敬谢不敏。

    把手放在唇边微微咳嗽一下止住笑意,幸村很给面子地接受着教训。

    手掌间流淌的蔷薇香气不浓烈,却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力量。

    几乎是被半拖半拽地拉到了他这次选的宿处,在密林的掩映下,火光微弱摇曳。拉长的斑驳影子摇晃在潮湿的地面。不多时就到了一个干燥的洞口。

    “真是远啊,为何你喜欢住山洞呢?”而且还避着手下。

    “没有听过‘狐狸都是最狡猾的’这种传言?大概是狡狐三窟之类的。”藏马冷哼一声说道:“我无法完全信任别人,因为背叛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喔?那么,你是认为我不会背叛吗?”

    “背叛我的危险,明显大于利益。可恰恰以你的性格不会去做的。”藏马深深看了幸村一眼,然后以前所未有的笃定态度说道。“你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也曾经说过这句话吧[你为我而生]。”

    “欸,看来藏马大人很没有安全感呢。”

    “啰嗦,想死么?”

    也许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单纯对话非常的没有营养,意识到这一点的藏马中断了对话,然后丢给他一罐子药膏让他自己处理伤口。

    撩起袍角,脱掉鞋袜后发觉脚腕处的扭伤非常严重,都已经变青。看来那个拿狼牙棒的妖怪用的力气还挺大的。

    错位了,正巧这个位置自己还正不过来。

    “呐,我说藏马,帮我正一下脚腕吧。”也许是不怕死的精神发作,倚在石壁上的幸村抬起眼温暖和缓地微笑起来。

    “……使唤我是么?胆子不小。”

    即使是这样说了,藏马依旧走到他的跟前,纤长的手指抚摸着纤细的脚踝。一边抱怨着“真是脆弱的身体啊,真的是妖怪吗?”一边小心温柔地抬起他的脚,然后干脆利落地一个矫正。

    短暂的疼痛后,骨头的位置正了过来。

    “身体素质太弱了,回头还需要修炼,你这样子我怎么把军师的位子交给你?”

    或许是寄予厚望吧,藏马抄起手臂教训着温柔如水的少年。

    “是,一切谨遵藏马大人的吩咐。”语气半开玩笑,很好的拿捏了藏马的底线的少年忽然觉得,这样的妖狐也挺可爱的。

    无论是冷漠血腥,残酷无情的战场风情,还是似毫不关心却事无巨细的私下表现。

    或许是他没学会什么是感情,对于任何事物的权衡都掺杂利益。但是过于冷酷的首领是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的追随的。

    受到吸引的妖怪们,都是因为妖狐的个人魅力。这种难以理解的表达方式,虽说有些奇怪,却也是非常的吸引人。

    ##

    这一次的任务是冰泪石。传说中雪女之乡就在极北之地,那里冰冻三尺,漫天飞雪,只要妖力稍微低一些的妖怪去那里,就会被冻僵。当然这点难度对于藏马和幸村还是寥寥的。

    作为一个有信誉的盗贼,他向来都是把自己算计进去,即使有什么异常,他也不吝于以自己的安危为赌注换得更大的利益。这是对自己有绝对自信的妖怪才能做到的。

    可是问题是,藏马天生体温就很低,也就是他非常讨厌冷。

    奔跑起来还不觉得,在夜里风雪大了更是冻入骨髓。黑夜鸟被他支走做其他任务了,因为雪女一向无害,他认为这是个相当好做的任务,也就没考虑到他的怕冷。

    幸村有一搭没一搭地往火堆里放木柴,把火生的高高的。以他的聪慧程度自然发觉了这个秘密,可是他没有点破,只是尽力地让他们临时找到的一个废弃的村庄中最好最干净的一个屋子暖和起来。

    夜风呼啸而过。苍白的世界几乎没有第二种颜色,棕灰色的小屋被埋没在大片的白雪中,堆积在树枝上的雪扑朔朔地向下掉落,又被雪堆积上去。似乎如飞絮一样的雪从未停过。

    “环境很恶劣,估计今晚上走不掉了。”幸村叹了口气紧闭了门窗。魔界的妖怪也有避世而居所以修建了如人类房屋一样的庇护所的种族。他们遇到的恰好是被废弃的村庄,至少不用在冰天雪地里露宿。

    房里很狭小,刚才打扫出来的也只有一张床铺。炉子里塞满的木柴还是藏马用抽干是水分的植物做出来的。

    “鸢,过来一下。”

    “什么事情?”刚才开了一下窗就觉得冷得刺骨的幸村把衣领裹的更加紧实了,他还是有先见之明的,拿了一件虎妖的皮毛出来,可是长度有限。

    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拖上了简易的快要塌掉的床榻。抗议还没出口,就被一只冰冷的手贴上了脸颊。

    “原来你是有体温的啊。”藏马感慨。

    “没有体温不是就活不成了。”有些无语的幸村瞥了他一眼,开始想在冷到掉渣的环境里,自家首领难得迟钝下来的脑子此刻到底还装着什么常识。

    “五十年来,第一次见你这样天然呆……”

    “……敢抱怨上司?胆子肥了?”

    感觉到一点温度的藏马则是变本加厉地把纤细的少年圈在怀里,当成暖炉使用。比起妖怪更偏向人类的体温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不烫,却又温暖的温度似一阵流水蔓延。

    似乎意识到这个距离太危险,幸村试图挣扎,却被藏马*。

    “独断专/制。”凉凉的讽刺一句后,幸村的侧脸被狠狠一捏,浮现一道红印。

    “……公报私仇。”

    藏马凌厉的眼神此刻在摇曳的火光中显得有些朦胧软化,他觉得身上发冷,就本能地把怀里的热源圈的更紧,本来试图挣扎出来把虎皮给他裹上的幸村在掰了两下他的手臂后,发现他的力气果然还是比不上藏马。

    “再挣扎我用蔷薇鞭把你绑起来。”藏马金眸微微挑起,竟然有一种慵懒的风情。

    “藏马大人,蔷薇鞭上都是倒刺……”

    “不想那样就乖乖听话。”

    “……”

    简直像被冰块抱着,藏马的体温非常低,冻的幸村也有些打哆嗦。他无奈的把虎皮裹在身上,试图取暖。火堆中的柴依旧噼里啪啦的响。

    “不可以用妖力取暖吗?”

    “试过了,没用,我的妖力是操纵植物见长。”藏马似乎是非常讨厌冷,连话也比平日多了。说话时呼出的气息非常贴近他的耳廓,少年的耳被气息吹的有些泛红。

    稍稍回暖起来,幸村才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多旖旎。

    藏马的下颌放在他的肩膀上,从背后死死环住他的腰肢,他整个人几乎都坐在藏马的腿上,头挨得非常近。两个人身上还紧紧裹着虎皮的毯子。

    如果换一个人,即使是黑夜鸟,藏马冻死了也不会和他这样取暖的。因为他潜意识的认为,和他有契约的鸢,才是真正的,完全属于他的东西。他认为从某种程度上鸢与他的植物武器没什么不同。

    可是也许是他的脑子有些暂时罢工。藏马鬼使神差地在怀中少年细弱的脖颈处舔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却如过电一样,本因为冷而下降的皮肤被温热的舌舔/弄,一个激灵就泛起淡红色,温度也稍微升高了一些。

    感觉到这样似乎能够使怀里的体温升高的藏马勾了一下嘴角,他想到了渡过这个冷掉渣的夜晚的方法了。

    意识到妖狐打算的幸村顿时打算反抗,却被/干脆利落的镇压。双手被不知何时召唤出的藤蔓捆绑,藏马挑起妖冶的金色凤眼,凑近去咬他的耳垂。

    “喂,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在做什么啊,藏马?”

    “……取暖。”

    “有这种取暖方法吗?”这是本能追求热源吗?还是完全脑子死机了啊。

    “我不在乎过程,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够了。”

    总觉得再发展下去就相当不妙的少年迅速挣开藤蔓,然后翻身把藏马压在身下,以膝盖锁住他的腰部动作,然后反抽过自己的发带把自家首领的手腕绑在一起。

    “……不要告诉我现在你只凭本能啊。这让看惯了你布局的我情何以堪。”扶着额头哀叹的幸村把自己的衣领向上拉,也遮不住脖颈处的咬痕。白瓷一样精巧的锁骨如蝶翼舒展,从领口看下去,修长的颈线更让人想要去攻城略地。

    如果换个人来的话,他会觉得恶心然后干脆利落地废掉他。可是藏马嘛,顶头上司,再加上他总是有种莫名的好感,也许是契约的缘故吧。他一直没有急着去把束缚他的契约解除掉,是确实在期待着什么。

    好吧,那根发带是绑不住他多久的。

    看来这个晚上,他就要为贞操奋斗了。

    魔界的妖怪其实没有贞操的意识的,他们往往都非常享受着厮杀与快感,因为不知道是否能够活过明天,所以对于*也就更加直白。

    但是曾经为人类的他却不是如此。

    拥有这样纤细外貌绝对是惹眼的,对于视觉系外加‘想要的就去抢夺’为信条的魔界,更是狩猎的最佳目标。要不是庇护他的是恶名昭著的妖狐藏马的话,以他个人的力量对抗大批敌人,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他相信能够准确控制自己的藏马,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会对下属出手的。他从来对自己的本能非常的克制。所以今夜这样试图潜规则下属按理说是不大可能发生的。

    “亦或是……不正常呢?”伸出手试了试妖狐额头的温度的幸村终于发现了答案。

    过于寒冷,导致千年难得一见的发烧。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本来安排了另一个梗的,结果我一写就不知道歪成了什么样,剩下的只有满床的滚啊滚……滚啊滚……要不是骤然惊醒不能码工口,说不定就直接本垒了……主要是我觉得这种上司下属设定很带感,一不小心就潜规则了。

    好吧如果雷藏马怕冷发烧神马的我再去改,毕竟我是一时脑抽就这样码,先凑活着看,我今天没空修改了= =

    另外,非常感谢喵的地雷,还有笑靥主的地雷~感谢你们的支持。

    PS,如果此章真的让乃们也想霸王的话我就认为乃们不喜欢看了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神之子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花末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末夕颜并收藏[综]神之子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