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神之子传说 > 第二十一章 魔界回忆篇(三)

第二十一章 魔界回忆篇(三)

作者:烟花末夕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即使是在睡眠状态中的藏马,表情也是在平静下带着一丝妖异血腥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在随时有威胁的情况下放松警惕。只是因为不明的高热,他此刻有些倦怠慵懒流散着的眼波显得有些艳丽。

    发带很轻松地就被他挣开,单手握住少年纤细手腕的他冰冷的唇碰上了他的眉骨。接着向下流连。似乎品尝到非常美味的东西,难得瞳仁中掠过掠食与占有欲的银发妖狐舔了舔唇角。

    意识到这样的妖狐可以说是超乎常理的不正常,静静思虑了一下的幸村终于叹口气,轻声道:“失礼了,藏马大人。”

    接着他为转移他的注意力故意柔顺地凑近,然后在本能感受到温暖的妖狐一瞬间松懈的时候,狠狠地一手刀砍上他的后颈。

    收到重击的藏马理智稍稍有些回笼,顿时意识到刚才的自己处于什么状态的他皱起了眉头。可是本能的怕冷依旧让他还是锁着怀里的少年汲取温度。因为对他而言,抱着自己的东西这并不算什么出格的举动。

    潜意识把鸢划归‘自己的东西’的藏马报复性地拉了拉他的头发。

    “居然用手刀攻击我,我是不是太放纵你了?”

    “……藏马大人,这是为了帮你找回不知在那个角落的理智。”似乎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标准的以下犯上,如果藏马对他的警惕性和反击性再强一些,自己估计现在就在魔界植物的嘴里了。幸村有些心虚,只是心里有些奇异的高兴,因为刚才的藏马一瞬间几乎没有任何防备。

    这对于妖怪是致命的,也是无意识信任的标志。

    能够让理智到可怕的藏马稍稍松懈,也就是说,他的存在并不是可有可无。

    “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我有没有异常的举动?”

    “刚才就是。”

    “除了那个。”藏马若无其事地挑起他细长的眼,手里力道收紧。“对我而言虽然有些奇怪,不过你是我的东西,无论我做什么要学会淡定。不过更加令我恼怒的是脑子里一片混沌这个事实……”

    “真是霸道的宣言呢。”微微拧起眉,很不高兴被这样圈定范围的幸村不悦地说。

    理智过于强大的人就能够上一瞬间还暧昧万分下一瞬间就可以单纯地抱着取暖顺便分析此时的情况。何况是几乎从不出差错的藏马。

    “雪女之乡,有结界吧。我们初步进入的时候曾经感受到一个非常强大的妖力,但是您说过布下结界的妖怪已死,残留的只是执念。会不会是那个结界对于外来的妖怪有某种排异反应……”

    “很可能。”藏马的表情也有些凝重下来。“没有攻击性,不过会造成意识的短暂混乱,我以为是个简单的任务,太大意了。此地不能久留,明日就去寻找冰泪石,三日之内必须出去。”

    “……我没有感觉什么,因为我是比较精通精神系么。”看着自己白皙手掌的幸村若有所思。

    他主攻精神系当然物攻系也有不错的招式,尤其是在剥夺别人五感和使人沉入梦境方面有异常的天赋,虚幻梦境做到极致还可以大规模的操纵妖怪作为自己的傀儡。即使是对强者,也是非常可怕的。

    基本上让A级妖怪睡上三十分钟,丧失十分钟的五感绝对没问题。而魔界的杀戮,往往是按秒来算的。只要稍稍放松警惕一会儿,你的性命就可能不保。

    屋外的风雪越发的大了。天光昏黑,无星无月,只有漫天凌乱如絮的雪成为视网膜中唯一的存在。

    现在考虑太多也无益处。养足精神明日才能出发。

    ##

    第二日暴风雪停了。

    看上去那个死去的大妖怪的执念已经在时间的消磨中越来越微弱了,所以藏马并没有继续那样不正常的类似发烧的高热,而是在昨夜的休息中渐渐恢复正常的体温。

    但是他依旧讨厌冷,所以紧抿着苍白的唇遥望远处起伏的山峦。

    “那里有火光。”迅速判断了位置的藏马把脚从松软的雪地里拔/出来。枯朽的屋檐上一大块雪无声无息地落在他的银发上,狐耳被冰凉的东西骤然袭击的藏马变了脸色。

    “噗哈哈……好了我不笑了,真的,把吸血植物弄回去。”才笑了没两声就被凶残的吸血植物靠近脸的少年好容易直起了弯下的腰肢,只是脸上还挂着忍俊不禁的笑意。

    得到满意答案的妖狐把自己身上用虎妖皮毛裹起来,然后踏在雪上如履平地地走着,看来是不想再体会陷入雪下的寒冷。

    穿着藏蓝色宽袖的浴衣状长袍的幸村看着他的背影,才慢慢地弯起眼眸,跟了上去。

    这样才是原来的妖狐藏马。

    虽然昨晚那个迷迷糊糊的很可爱。

    以他俩的脚程,那个冒出火光的村落就很快到了。这里似乎是雪女的聚居地,用幻化植物把两人的外貌稍稍遮掩的藏马光明正大地走进村子。这里留下的雪女似乎不多,而且也不知冰泪石这种东西藏在哪里的藏马有些难办地思考着。

    “……据说是雪女的眼泪吧。”

    “也就是让她们哭么?怎么做,要屠村?”藏马似乎很不乐意这个选项,似乎是曾经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真是个麻烦的任务。”

    “唯有这个选项我拒绝。”幸村虽然在魔界中摸爬滚打,丢弃了很多天真的东西,可是他内心深处属于人类的善良与仁慈从未变过,一向也秉持着我不犯人,人不犯我,再加上藏马挑上的妖怪往往都不是平静守着一亩三分地的,最多算是黑吃黑。

    “……哼,那样很麻烦,我也不想这么干。”

    魔界风信子在这种地方几乎与环境同色,早早放出了这种东西侦查四周的藏马在‘看’到了周围情况的时候,有些兴趣地喃喃道:“聚集在悬崖上?怎么回事?”

    然后他拎住还在好奇看着四周的下属的衣领,把他拖向后山的悬崖。风雪此刻又有些起了,难免有些萧瑟凄凉。

    “风信子打听到的,据说是一个雪女生下了双胞胎,一个孩子是很正常的女婴,还有一个是全身邪火的男婴,这一族几乎都在悬崖上丢孩子。”

    “……是什么奇怪的习俗么?”

    “……过去的话不要多管闲事,看了情况就走。你忘记上一次善心大发结果被一个看似无害的妖怪偷袭了吗?”藏马的侧脸埋没在风雪里,只是语气中有些冷意。“如果你因为一些完全不必要的理由死了,我会非常困扰的。”

    危崖之上聚集着整个村落的雪女,都披着斗篷,风雪漫漠飘摇,几乎同色的长发都在风中凌乱的飞舞。危崖之上厚厚的积雪被踩出不规则的痕迹,女子的哭声微弱,在雪声中显得凄寒无比。

    青蓝色长发的女子高高举着男婴,瞳孔中的水色蔓延。她犹豫地看了看族中的长老又看了看那个睁着眼的婴儿,他似乎懂得这些人的目光。

    都是憎恨。

    女子不忍地闭眼,然后在催促中匆忙把一颗晶莹的宝石塞入襁褓,然后喃喃低声说:“一定要回来,如果活下来,一定要来杀我……”接着,小小的襁褓跌落入汹涌的江河,一瞬间分开水,然后就被冲的不知踪影。

    女子的哭声更加的凄厉。

    装扮成雪女的两个盗贼观摩完了这一幕,不知在想着什么。

    良久,藏马慢慢地说:“因为不知所谓的诅咒就这样擅自决定他人的命运,真是傲慢啊。”他似乎有着什么刻骨的感受,表情非常的肃然。

    那个行刑的雪女跌落在雪地里,其余的族人几乎都散去,她却垂着头,任由长发在风中飞舞,和服沾上雪水,弄得凌乱不堪。

    “你们是?陌生的脸呢,我族内没有你们这样的雪女……”幸村走上前去看她的情况,却听见那个雪女这样的话。

    “我们确实不是。”歪着头微微笑了的幸村拂了一下袖子,伸出手把她扶起来,然后细心地递过一张帕子。“擦擦吧。”

    “外族的吗?恐怕是为了冰泪石而来。”雪女似乎有些厌世,瞳孔中的青蓝色涌动起来,她柔顺的外表下却是难言的倔强。“不要动我的族人,我可以给你们冰泪石。”

    “理由?”藏马冷峻地开口。

    “如果两位在外界看到那个孩子,就请帮助他吧。这些就当做酬谢。”

    雪女微楞一下,继而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她拿着那张手帕,眼眶中慢慢流下晶莹的液体,然后在流下脸廓时凝结成晶莹的宝石,脆弱地跌落在了手帕中。她似乎极度的悲伤,瘦弱的脊背也在抽搐着,不多时手帕中就堆积了一小堆。

    接过冰泪石的藏马看了女子一眼,然后道:“委托成立。”

    “飞影,若菜说过,那个孩子叫做飞影。”

    也许是前面太顺风顺水了,离开的时候偏偏出了问题。

    “喔,看来设下结界的妖怪是那些雪女口中的‘祖先’啊。”

    撩了一下银发的妖狐看着在他们走出结界时浮现的精神体。那是个极美的女子,青蓝色的发被绑成一束垂在脑后,身上戴着繁复的饰品,手上一串冰泪石组成的念珠无风自动,女子似乎是圣女,阖起眼默念咒语时散发出极为圣洁的妖力。

    “可是再怎样圣洁,总归是妖。”带着几分恶意开口的妖狐讽刺道:“挂上圣洁的面具招摇过市,还有群不分是非的族人,只会令人想吐而已。”嘲讽之意满满,让人听到就像吐血。

    他平日不管闲事的,这次却以委托的名义接下雪女的冰泪石,看来是也有类似的经历。

    意识体似乎没有感觉,素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冰晶便向在冰天雪地中速度有些无法施展的妖狐身上打来。

    “我们可没有伤害你的族人,是非不分这个传统果然是如出一辙么?”藏蓝色衣袍的少年迅速瞬步到白衣的上司面前,闪电一样的抽刀格挡开冰晶。

    接着,漫天如雪的冰晶便疾射而来。

    迅速召唤出可以充当盾的魔界植物,然后顺手把反射性挡在他前面的下属拉到自己背后,妖狐冷眼看着意识体渐渐地如雪消融。

    “这下没事了,鸢,走了。”

    “……好的,藏马大人。”

    ##

    自从雪女之乡的委托结束后,藏马似乎对于他更加感兴趣了。平日里的培养仍然在继续,只是操练的次数多了很多,幸村的妖力也在突飞猛进。

    原先订下契约时只是B级中的妖力而已,在魔鬼式训练后已经到了A级中,就差藏马的S级初两阶。

    不过这样的另眼相待也会招惹起不少问题。

    比如被藏马的美貌与实力吸引进盗贼团的乌鸦天狗直属队长就非常的看不惯他,已经几次试图斗殴被黑夜鸟副首领撞见。倒是意外的,黄泉和他混熟了,因为那样直来直去的家伙很像原先遇上的人,幸村对他还蛮有好感的。

    “鸢,你不会觉得藏马算计来算计去太不入流么?”年少轻狂的黄泉踏在试图找麻烦的乌鸦天狗身上,然后碾压了两下。

    带着同情怜悯的眼神看着被揍的乌鸦天狗,幸村很好心地提醒黄泉从人家身上下来。

    “实力说话,喂,你服不服?”

    “不许你说藏马大人坏话!黄泉,我要和你决斗!”

    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的乌鸦天狗炸了毛似的吼道,结果又被抱着臂得意洋洋的黄泉踩了一下。

    “还决斗啊?你不是输了么?”

    “我觉得藏马大人很聪明喔,以最小的力气达到最好的效果不是很不错吗?”看了看腰间缠着的水壶,里面的水已经空了。

    “我这里还有水,鸢大人,分你一些吧。黄泉大人,兹大人快要撑不住了……”现在还是小妖的牛头怪讨好似的把一罐水递给他。

    幸村微笑着对他道谢,然后看到牛头怪粗糙的脸腾一下的红了。

    “喂,鸢,随便对别人笑可是很危险的。”

    “……还好啊。”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膀的幸村喝了口水,然后把水壶丢给继续PK这种伟大有意义活动的黄泉。

    “嘿,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我打架的不容易。”

    随便选了块石头坐下来的幸村仰头看着天空,天空依旧没有放晴,到处都是阴云密布。魔界的天空总是很少有阳光。

    “黄泉。”

    “什么事?”打完了的黄泉大咧咧地坐在了他的身边,虽说粗鲁暴躁了些,但是他其实是个很直爽的家伙。

    “你的性格真的应该改一改,其实有时候你看不起的智谋还是有很大用的。”

    “……在光明正大的交战中获得胜利不是更荣耀吗?耍小聪明只是三流。”

    “那么说,我也是三流的一份子咯。”幸村笑着说。

    “哈?你不同嘛,你也是个挺爽快的妖怪,比起不知道走一步要看几步的藏马好多了。”黄泉的眼中有着深沉炽烈的野心,从他对藏马满不在乎的口气中就能看出来。

    “不要和他作对。”

    丢下这样一句话的幸村看到黄泉依旧没听进去的模样,然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只有他才能看出来,黄泉的死亡Flag已经竖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这章出了两个幽白中比较重要的妖怪。黄泉和飞影……咦好像都是藏马的绯闻男友啊……

    于是大家可能对主上去过哪些世界,去过多少年有些疑问。其实我也没有设定的非常精确,不过在魔界的停留时间估计会很久,因为FJ说过妖狐大概有一千多岁,飞影大概五百岁左右。也就是说现在是剧情开始五百年之前。

    前面我设定的离开网王三百年做不得准了。因为藏马特别难攻克,所以唯一的办法只有——时间。只有长时间才能搞定藏马,至少要在离去前我要把好感度刷满。

    第一个世界:幕末时期(正史)冲田总司(24年)(1844-1868)

    第二个世界:死神(大概约一百年)具体经历不是很愉快,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是曾经参加过虚圈远征队,实际上是变相流放。

    第三个世界:魔界(约五百五十年)直到妖狐逃亡现世

    第四个世界:银魂(由于某种原因导致力量散失,只能按正常人战力计算)大约至江户之乱(高杉晋助的鬼兵队对江户发动攻击,结果因不明原因失败,江户城虽然有些破坏,但是大多数人平安无事,在此役中原攘夷战场的神之子幸村精市失踪,鬼兵队总督高杉晋助确认死亡,四十年后白夜叉与桂小太郎相继去世)

    第五个世界:回归网王

    想了半天还是不要设定的太复杂,其实几个世界串联出来的线索分支还有很多,后面还涉及到攘夷组在静灵庭的主线,在此就不公开了。我会加快写魔界篇的,不过梗还有好些,我要把黄泉失踪略过,黑夜鸟之死是一个转折,请让我慢慢写吧~笑)

    最后感谢投手榴弹的寒月归魂亲,投地雷的风铃兰洛亲,抱住蹭一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神之子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花末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末夕颜并收藏[综]神之子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