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神之子传说 > 第二十四章 魔界回忆篇(六)

第二十四章 魔界回忆篇(六)

作者:烟花末夕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家乡,有一种很美的花,每到人间界的三月都会绽放,绯红妖娆,如云似霞,笼满了道路,即使是凋零也是盛大而辉煌的,有时会为那短暂的生命感到悲伤,却又为它的绚烂而欢愉。生命伟大却渺小,就如一瞬烟花一样……一转眼,就消失了。”

    微微闭起眼睛回溯过去的少年在幽深的魔界丛林中休憩,身后深碧色的树被暗绿色的苔藓覆盖,潮湿冷清。

    “想回家?”妖狐的眼神幽幽的,似乎落在了远方。

    “也只是想想而已,先不论还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就是那个结界,我都过不去……”他苦笑一声,只是水色的眼眸中还潜藏着一点点的希冀,仿佛末日的光芒,也是心灵的支柱。

    “……无聊,想太多的话,会死的很快的。”

    “啊啊,也是呢,你大概无法理解这样的感觉吧,藏马。”

    ##

    幸村精市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漫长又痛苦,每一次醒来后都感觉冷汗涔涔,却记不清梦中的事情。

    手下的熟悉脸孔越来越少了,混乱也时常发生,即使是依靠暴力手段压制也不是良策。可是又不能够不吸纳成员。

    原来的组织机制已经无法适应这样的发展了,而改革却也是无从改起,也许只能等着它的混乱与灭亡。如果是原先的妖狐能够雷厉风行,可是在黑夜鸟,黄泉与原先一干属下的死去,他能够动用的棋子已经不多。可是为了维持这五百多年来的心血,继续接委托又是势在必行。

    五指扶着额头,被冷汗浸湿的发丝一缕缕地黏在一起,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去休整的河边用冷水刺激自己,幸村才缓过劲来。水波凌乱,他的面容模糊地倒映在水里,依稀看到了他此刻的表情。

    纵然不记得内容,表情却是挣扎痛苦过后,留下的刻骨悲伤。

    “……选择题吗?”喃喃吐出这样的话语的少年咬着唇,向水中狠狠地投掷了一颗石子。看着石子把幻影打碎后沉没于长河,正如挣扎的游鱼脱不了罗网,只能在力竭中不甘死去。

    破碎的画面一点点灌入脑海,惨状如绵密的丝线把他束缚,千丝万缕,让他进退不能。不连贯完整,却能让他模糊感知。

    断垣残壁,血色残影。

    那个是……未来吗?

    ##

    黑夜鸟死后一百年,妖狐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危险。每一次出去折损的属下很多,他也越发的冷漠暴戾,也逐渐不怎么和属下交谈。

    而他,已经第三次被留在了驻地。

    蓝紫色发的少年在手腕上缠好了绷带,然后抿着唇走向又一次在高出远望着起伏的山峦的妖狐。月华依旧如百年前,只是其中一丝血线慢慢地蔓延开,不祥而诡异。

    “下一次带上我,藏马。”幸村轻巧的跳上最高处,落在他的身边,月色拉长了他们交叠的影子。他的手攥紧,指甲嵌入了肉里,流出一丝鲜血。

    “我拒绝。”藏马道。“驻地需要人把守。”

    “我不是唯一选择。”

    “……服从命令。”

    “我才不管你什么命令,我只知道我的首领如果再这样冒险下去,迟早会出事。”幸村启唇缓缓道:“你死了我才不当什么首领。”

    这句话任性而不讲道理,很难得看到冷静从容的他这样说话。

    拧起眉的妖狐却单手掐上他的脖子,冷声道:“再说一遍?”

    “你是我的首领。”他没有反抗地被卡住柔软的脖颈,略长的发丝柔柔地扫在那双白皙匀称的手上,他只是这样平静的微笑着说了:“五百五十年,我已经呆了这么久,也许还要陪到最后。我疯狂的想找到回家的路,可是我放弃了,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挣扎生存,每一天都有死去的可能性。”

    “我已经撑不住了,也许是因为妖怪习惯了寂寞,可是最初的我……哪里是妖怪啊……”

    似乎是不想再度隐瞒下去,也许是破罐子破摔,幸村直接挑明了他最大的秘密。

    他是人类。

    即使有妖怪的能力,有妖怪的躯壳,他的灵魂一直一直是人类。所以会痛苦,会挣扎,会寂寞,因为感情是那样敏感脆弱的东西,无法战胜。离家无法归去的恐惧被他克服了,他却要承受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巨大的孤独,那是孑然一身的证明。

    却正因为感情,他才与妖怪如此格格不入。

    “我理解不了,你所说的寂寞与孤独。对于我们,只有活着与死去的差别,能够活着就是幸运,感情这样的东西不需要存在。”

    “所以我们不同。”

    黑夜鸟死去时的空落是感情吗?大概叫做悲伤,不过他并不需要。为了在魔界活着,他所需要的只是向前看。

    对于自家首领一生气就喜欢动用暴力的习惯有些无力,幸村碰了碰自己的脖子,有一点青,却不是很严重。他这时才清醒他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坦白自己是人类,没有被妖狐撕了算是幸运的。

    “归家对妖怪而言,只是空谈。我们最终的归宿只有平等的死亡。”藏马转过身,夜色中看不见他的表情。

    “还是分歧。”

    “……跟我来吧,鸢。”

    既然话说开了,藏马和他这个并非纯粹妖怪的人类还要什么可以讲的?

    唇边凝滞着一丝淡淡的苦涩,他跟在疾走而去的妖狐身后,向着一片密林而去。

    他们来到了一片空地。

    白衣的妖狐看着银白色的月渐渐染上绯色,血腥妖娆。他随手割开自己的手指,腥甜的血味慢慢弥散。

    “你在做什么,藏马?”有些莫名地看着他家首领的自残动作的幸村走上前了几步,藏青色的衣袂微微飘动。

    侧眼看了看他迷惑的表情,藏马一撩头发拿出几颗花种,那花种是漂亮的淡红色,在莹白的手中散发淡淡的芒。他把血洒在了种子上,然后催动妖力。

    在被刻意放的柔缓的妖力中,种子渐渐长出青苗,他就把种子放入土里。然后青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高,长出褐色的表皮。不多时这些生命就蔓延了整个月下的地面,它们汲取着月华的绯色,舒展着褐色的枝条,变得高大。

    然后,绽开了第一朵花。

    脆弱,美丽,透明如水晶琉璃。粉白色的花朵曼妙的在风中舞动。如一阵春风吹醒了沉睡的生命,如雾似霞的花朵接二连三的如奇迹绽放。柔曼轻缓如薄纱蝉翼的花瓣纷纷扬扬,蜿蜒雨下,月色倾泻在花朵上,如珠玉一样零散,然后映出斑驳的影。

    如此令人迷醉的美丽。

    绯红妖娆,似乎能够照亮回家的路。

    明明是脆弱的生命,却成功在魔界被血浸透的土壤中生根发芽,然后不屈不挠的开出这样的花朵。周遭的魔界植物阴森而诡异,与这样的美丽格格不入,幽暗的夜也一点点被纷扬如雪的花瓣点缀。

    花瓣飘落在藏蓝色浴衣的少年身上,落在他的发上,纤细无比。少年仰头看着这棵高大的樱花树,眼眸中似乎映照着惊鸿岁月。如泥潭中伸出手抓住希望的旅者,幸村快要沉黯的眼底漏出一星两点的光芒。

    五百年来从未流泪,此刻他却控制不住透明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无声又静美。

    仿佛真的找到了回家的路。不系之舟停泊在了港湾。

    “这是你口中说的,家乡的花吧,我从去过人间界的小妖口里问出来的,尝试着培育了一下也只成功了几个。”

    他抬起手遮住了眼睛,声音低哑哽咽:“藏马,为什么……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不知道,只是想这样做了。”藏马似乎也不理解自己为何会花时间去威胁去过人间界的小妖,又费心从他那里弄来了花种。这花太脆弱,根本无法在魔界的土壤中生存,他只好尝试融入自己的血改进。

    明明是不能用于战斗的花。

    明明是无用的,脆弱的感情。

    花雨还在一直飘落,樱若吹雪,把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藏马就这样静静看着跪倒在地无声流泪的少年。

    灵魂的不安被抚平,几乎燃尽灵魂的孤独剧烈震颤后,在如此美轮美奂的景色中随着黑夜一起消逝。踽踽独行在世界的边缘的旅者,终于找到了终点。

    此心安处是吾乡。

    “……也许是,想阻止你回家的渴望吧。”藏马说道:“如果我能为你种下樱花,你便会继续留在这里,我也许是这样想的。”

    太犯规了。

    已经……走不掉了啊。

    幸村精市这几百年来,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这么急促。他苍白着脸抚上自己的胸膛,感受着那里一下又一下的鼓动。闭起眼依旧是满目的绯色樱花,美得那样令人心醉。

    五百年来,无数片段依次闪过,最终归于沉寂。唯独剩下的是花吹雪中负手立在树下的妖狐,银发飞扬,风华绝代。

    ##

    幸村精市是如此倔强的一个人。敏感却有能够匹敌命运的坚强,咬着牙抛弃一切,也能从命运的涡流中挣扎出来,一直向前走。即使前面没有路了,他也能够凭借自己的刀斩破荆棘,一路向前。

    他永远与自己的孤独战斗着。

    唇角的笑意闲适轻快又如何,掩饰不了眼底快要沉淀的绝望。可是,在这时,有人拉了他一把,如当年越过悬崖似的,把他从无尽的下坠中救了出来。

    他想,也许他爱的比想象中更加的深。

    ##

    他再次从梦中惊醒,这一次他看清了。

    魔界的荒原之上,全身染血的妖狐。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这是最后的温情。下一章开始虐,七千字左右一次放完,请不要不耐烦啊……所有的过去就结束了。

    其实我觉得主上离去太久,原先的世界记忆都模糊,但是第一世往往是印象最深刻的,尤其是在其他地方奋斗了那么多年,挣扎求生,对于最初的温情就越加渴望。这样激烈的感情都没埋藏在胸口,这棵樱花树只是引子,是感情的宣泄。

    我想我写的应该不算很突兀,毕竟在漫漠的时光中,妖狐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鸢一个。从一开始的‘所有物’的独占欲和兴趣,到欣赏与期待,最后已经变成了寂寞孤独的人相互慰藉取暖。可以说是地位慢慢平等起来。主上对妖狐的称呼已经改成了藏马。

    其实我写文感情一直很丰富,很多时候都想以感情宣泄的文艺风,去表达一些东西。希望能够传达到吧。

    下面是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主上的能力

    斩魄刀:

    始解

    一段解放:灭五感/虚幻梦境

    二段解放:褪尽吧-灾厄之声(净化)

    三段解放:萤火之森(原本命妖气,后被自己封印在斩魄刀上)

    卍解

    如今不详

    鬼道:缚道比破道用的顺手

    斩击:冲田总司的技术+虚圈的实战+魔界的实战(你们懂得)

    白打:近身格斗稍弱

    杂学:关于布局和战术的知识,一些古旧的卷轴中的术法。

    日常技能:网球(熟练度78/100)绘画(50/100)腹黑的微笑(100/100)无害度(100/10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神之子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花末夕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末夕颜并收藏[综]神之子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