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龙后裔 > 第五十五章 诅咒

第五十五章 诅咒

作者:小鹰的传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飞在这个时候转过头,看着一脸疑惑神色的阮炎说道:“这是水嫣然导师的叫声。”

    “水嫣然导师?那刚刚的尖叫是怎么回事?”阮炎疑惑的问。

    “先别说了,过去。”薛飞叹息一声,也是起身朝木屋的方向走去。

    阮炎,雄斌等四个新学员也是对视一眼,跟在薛飞的身后,朝木屋的方向走去。

    接着,原本坐在练场一角的学员们,有些看了木屋方向一眼便叹息着离开;有些则同样起身,朝木屋的方向走去。

    这样的一幕让阮炎更加疑惑了,似乎这个特殊魔班的学员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那一声压抑的尖叫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屋距离练场并不远,片刻夫,几人已经走到了一间半开着门的木屋前方。

    透过半开的木门可以看到清河面色焦急的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身体纤瘦,似乎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只是从她紧皱的眉头和微微有些颤抖的身躯可以发现,即使在半昏迷的状态,这个女人似乎都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而布鲁诺就站在被清河抱着的女人旁边,他的手掌悬浮在女人头顶上方不远的地方,一圈圈乳白色的光晕从布鲁诺手掌中释放,最后没入那份半昏迷的女人的百会之中。

    而随着那乳白色光晕的持续释放,女人皱起的眉头稍稍松开,痛苦似乎也得到了些许缓解。

    直到这个时候,清河才那一脸焦急的表情才得到稍稍的缓解。只见他将这个半昏迷的女人抱起,然后放在了木床之上。在清河那满含心疼和不舍的目光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之时,站在门外的薛飞也是轻声叹了口气。

    “那个昏迷的女人,就是水嫣然导师。”薛飞轻声说道。

    似乎看出了阮炎几人眼中的疑惑,薛飞继续说道:“水嫣然导师以前受过很重的伤,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伤势一直没能痊愈,每隔一段时间,她的旧伤便会复发一次。”

    说道这里,阮炎几人也都有些明白了,里面的水嫣然导师,估计是旧伤复发了。

    就在这时候脚蛇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了出来,然后只见它好奇的瞅了瞅屋内

    的情况。片刻后,黑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拟人化的疑惑,不过因为周围人多,它并没有手舞足蹈的跟阮炎比划什么。

    又过了一会,隋嫣然似乎从半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只见她仰头,对着那满怀心疼神色目光的主人,也就是清河投去一个带着微笑的目光说道:“我没事。”

    清河蹲下身子,手轻轻拂过水嫣然的脸颊,温柔的说道:“嫣然,我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方。”

    水嫣然一笑,并没有去回答清河的话语,而是将头转向了门口,透过门缝看着站在门外的阮炎等人。

    “都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吧。”水嫣然的声音一如她的名字,如水般温柔。

    听到水嫣然的声音,薛飞率先推门进入屋内。接着,阮炎几人也跟在其身后进去了木屋之中。

    在踏入木屋的那一刻,阮炎立刻便皱起了眉头。从这个木屋中,他感觉到了一股气息混乱的气息。当然,这不是让他皱眉的原因。他皱眉,主要是因为在这混乱的气息中,他分明感觉到有黑暗魔元素的存在!

    同时微微皱眉的,还有深蓝,显然她也觉察到了这一点!

    “水嫣然导师,您……没事吧?”薛飞微微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陈年旧伤,都习惯了。”水嫣然柔柔一笑。

    在这一笑之间,阮炎也终于知道,什么叫水一般的女人了……

    这个叫做水嫣然的导师,无论是声音,动作还是笑容,都是那般温柔如水……

    只是,虽然如此,阮炎却不相信水嫣然现在的状态只是旧伤复发那么简单!

    因为在他进入木屋的同时,除了感觉到这里有黑暗魔元素之外,他还感觉到一点诡异的地方。

    那就是这若有若无的黑暗气息,似乎是从那个躺在床上,叫做水嫣然的女人身上逸散出来的!

    一直静静盘坐在阮炎肩上的黑,不知在什么时候跳在了地上,只见它三两步便爬到了水嫣然憩的木床跟前,昂着脑袋。看那样子,它似乎想要跳到床上去一般。

    很快,水嫣然便发现了创下昂着脑袋的黑。

    “咦,这是哪里来的黑蛇,好可爱。”说着,水嫣然竟伸手,将黑抱在了怀中。

    一时间被突然抱起的黑竟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是享受的眯了起来。

    见状,阮炎着的讪讪一笑道:“水嫣然导师,这条四脚蛇……是我养的宠物……”

    闻言,水嫣然咯咯一笑,说道:“啊,居然真的是一只四脚蛇,这四只肉呼呼的爪子,还真可爱呢……”

    接下来又闲聊了一阵之后,水嫣然便露出了些许疲惫的神色。而阮炎几人也是识相的告辞离去。

    出了水嫣然居住的木屋,薛飞司空安等人只是各自招呼了一声,便四散离去。很快,木屋前方的空地上只剩下了阮炎和深蓝二人。

    二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底看到一丝疑惑。俩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二人之间形成了一股特殊的默契,都是朝着一处僻静的地方走去。

    僻静处,二人再次对视了一眼,这回是阮炎率先打破了沉默。

    “刚刚……在木屋里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句话阮炎说的有些含糊,到底感觉到什么东西,他并没有说出来。

    但是作为听众的深蓝却是已经明白阮炎话中的意思。

    只见她微微点头说道:“感觉到了,那个木屋内的气息……很混乱,有光明魔元素的气息,而且,似乎还有一些若有似无的黑暗气息!”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了,那个水嫣然导师,她的状况绝不是旧伤复发那么简单。”阮炎淡淡的说着,片刻后,看着深蓝他再次发问道,“依你对黑暗魔的了解,你有没有看出纠缠在水嫣然导师身上的黑暗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蓝埋头,沉思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纠缠在她身上的黑暗气息很诡异,应该是她曾经被黑暗气息所伤到过,而且在受伤的当时,也没能完全将黑暗气息从体内祛除,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状况。”

    随着深蓝声音落下,一时间二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风吹过,带来丝丝凉意,也唤醒了陷入各自思绪中的二人。

    “深蓝,你看就缠在水嫣然导师身上的,有没有可能是……诅咒?”阮炎终于说出了他最不愿意相信的两个字。

    黑暗魔中,最神秘的派系,除了亡灵魔一脉之外,还有一脉便是诅咒。

    亡灵魔,是靠亡灵师操控死尸骷髅等一些亡灵来战斗或者修炼,这在常人看来,已经是极其阴森恐怖的一幕了,而诅咒一脉比之亡灵魔却是更加恐怖和阴毒!

    至少亡灵魔,只是从表面看来很恐怖,而诅咒一脉则是一种从骨子里便透出阴森的魔派系!

    可以说诅咒派系的魔,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魔。修炼诅咒一脉的魔师,在他们对旁人施展某种诅咒的时候,自身都要承担一定的反噬。施展越是强大,越是恶毒的赌咒,那么魔师要承担的反噬也是越加的恐怖!

    甚至施展某一些恶毒无比的诅咒时,施展者都是要以付出生命或者灵魂为代价的!

    在听到诅咒二字从阮炎口中吐出的时候,深蓝的身躯也是微微一震!

    “诅咒!”深蓝几乎不敢置信的看了阮炎一眼。同为黑暗魔修炼者的她,当然知道诅咒这个神秘的派系!

    同时她还知道,因为修炼诅咒这种魔,几乎与自残无二。所以即便是在她们那个失落者组织内,也几乎没有这个派系的修炼者!

    不过片刻之后,深蓝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只见她深深的叹息一声这才说道:“依照水嫣然导师的状况,的确很有可能是中了某种诅咒。”

    阮炎点点头,接着说道:“刚刚在木屋门口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在布鲁诺将光明魔释放在水嫣然导师额头的时候,水嫣然导师的痛苦似乎减轻的不少。”

    “是的,光明魔对黑暗魔有着克制的力量。”深蓝说道,“可是即使知道水嫣然导师是中了诅咒又有什么用,难道你有办破解了这个诅咒?”

    阮炎摇头,在黑暗魔中,也只有亡灵系是他稍稍了解一些的,至于其他派系,他大多都是通过亡灵手札上,那一带而过的介绍了解到的。

    而破解诅咒,就更不是他擅长的方向了。

    ※※※※※※

    当阮炎回到自己起居的木屋之时,才发现不知去向的黑已经盘旋在木屋中等着他了。

    而黑在看到有人推开门的时候,也是昂起了黑漆漆的脑袋。

    当它发现进门的人时阮炎的时候,立刻便从盘旋的状态跳了起来。

    “呀呀!”黑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刚进门的阮炎差点就被黑那一惊一乍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因为他从黑那张牙舞爪的模样中感受到了一丝焦急的意味。

    当看清楚黑比划的意思之后,阮炎却是哈哈一笑。原来黑是在质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回到木屋来……

    “怎么啦,头一回见你这么急着要找我的。”阮炎伸手,敲了敲黑的脑袋调侃。

    黑状似生气的一挥爪子,将阮炎敲在它脑门上的手给挥开,然后才接着比划了起来。

    但是黑也毕竟是一条出壳不久的幼龙,虽然有着传承记忆的帮衬,但心思却还是单纯的可以。

    这心中的火气,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不,才片刻夫,黑便又呀呀叫唤着,跟阮炎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

    看着黑的比划,起初阮炎还是笑呵呵的,可是片刻之后,他的表情却是凝重了起来。

    “你也看出来水嫣然导师是中了诅咒?”阮炎面色凝重的问。

    “呀呀!”黑点点头。

    阮炎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和深蓝也猜出来了,只是……就算知道水嫣然导师中了诅咒又能怎么样,诅咒这种魔实在跳过诡秘,我们根本不知道破解的途径。”

    听着阮炎的话语,黑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之中。

    片刻后,它突兀的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

    “你是说,通过早晨时候和水嫣然导师的接触,你发现了他中的是一种叫做忘情咒的诅咒?”阮炎问。

    “呀呀!”黑使劲点点头,接着再次开始比划。

    人有七情六欲,七情,指的是喜、怒、哀、惧、爱、恶、欲。而忘情咒,便是一种对人性中七情之爱情的诅咒。

    凡是中了忘情咒的人,一旦爱上某个人,诅咒便会立刻发作!

    忘情咒被激发时,会在中咒人的识海内生成源源不断的黑暗气息。当黑暗气息积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会开始蚕食饲主的灵魂!

    介时,饲主便会感到痛不欲生!

    而这种灵魂上的蚕食,是一刻也不间断的!

    因为忘情咒一旦被激发,饲主的识海内,便会源源不断的积聚黑暗气息。而黑暗气息也会不断的转化成诅咒,蚕食饲主的灵魂!

    直到饲主的灵魂被蚕食殆尽,变成一堆行尸走肉,忘情咒才会消散!

    在黑手舞足蹈的比划中,阮炎只觉得全身都透露着一种阴测测的感觉。

    此时,他只觉得这忘情咒……太恶毒了!

    在看完了黑的比划后,另一个疑问再度出现在阮炎脑海之中。

    “那么当忘情咒发作的时候,一般要多久时间,一个人的灵魂,就会被忘情咒产生的黑暗气息,将灵魂蚕食殆尽?”阮炎问。

    “呀呀……”黑开始比划。

    看着黑的比划,阮炎皱起了眉头。因为黑刚刚比划中说道,一个没有开拓过灵魂的正常人类,通常会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灵魂便会被蚕食干净。

    而若是一些精神力和灵魂都比较强大的魔师,则能支持的时间稍长一些。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除非饲主能做到忘情,否则的话饲主识海中忘情咒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即使是灵魂再强大的魔师,估计最多也只能支撑十年左右的时间!

    看着黑比划到这里,阮炎心中再次闪过一抹疑惑。

    早晨的时候,通过班里人的反应,以及薛飞的解释,他隐隐能猜到,那个水嫣然导师所中的忘情咒,应该在十多年前便开始发作了。

    可是,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水嫣然能够在灵魂蚕食之下坚持十多年!

    接着,他将心中的疑惑讲给了黑听,在听完后,黑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沉默期间,黑竟是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开始搜索起脑海中那些传承记忆中,关于忘情咒的知识。

    蹲在一旁的阮炎知识静静的看着黑,也并没有去催促。他也隐隐知道,这条一直跟着他的四脚蛇,似乎有些不平凡的本领。

    至少会读会写龙族文字这一点,便让阮炎对这条四脚蛇不敢觑。

    半晌,黑睁开了漂亮的大眼睛。而在睁眼的同时,它也同时把刚刚搜寻到的记忆,比划给阮炎知道。

    阮炎则是一边看着黑的比划,一边轻轻的点着头。

    诅咒虽然邪恶诡秘,但是光明魔对所有诅咒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水嫣然导师一定是在诅咒发作后不久,就有光明魔师一直为她驱逐着识海中的黑暗气息!

    但是,只要诅咒一天不被破解,在她的识海中,黑暗气息便会源源不断的生成。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诅咒的威力,还会越来越大!

    所以,这种方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随着时间流逝,随着诅咒威力的增大,终有一天,那个光明魔师都会压制不了诅咒的发作!

    而根据阮炎之前在水嫣然住处,感觉到的气息,他能够判断出,水嫣然现在的灵魂状态,似乎已经极其衰弱了!

    似乎,布鲁诺已经很难帮助水嫣然,压制忘情咒对灵魂的蚕食了!

    换句话说,也就是水嫣然已经距离大限之期不远!

    看着黑比划到这里,阮炎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虽然他在今天之前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水嫣然这个人。

    但是,只是早晨时候看的几眼,浅聊了几句,他也已经发现,水嫣然就是个如水般的女人。

    对于这样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看到其香消玉殒……

    即使阮炎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他也同样不希望这么一个水一般的女人就这样死去……

    “黑,难道……忘情咒这种诅咒就没有破解的办了吗?”阮炎问。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1 38看書網书屋,更新超快,小说更多。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魔龙后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鹰的传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鹰的传说并收藏魔龙后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