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御敌(四)

第二百八十九章 御敌(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床弩虽然运行不便,操作也要靠多人来完成,但却是杀伤力巨大。

    胳膊粗的弩箭能够硬生生的钉入城墙。

    这等威力,远非箭矢所能匹敌。

    所以,见到数十座在叛军簇拥着而来的床弩,刘希的心当即就提了起来。

    床弩之后,还有着数不清的抛石车以及几张被抬着的云梯。

    显然,侗格拉是想今日就将充州城给拿下!

    “玉生,可有什么妙计?”

    一旁,马绣满脸的焦急之色,显然他也看出了叛军陡然间增加了许多的攻城利器,攻城的气势也在不断的高涨。

    这等时候,刘希却是沉声不语。

    但从他紧皱起的眉头来看,马绣知道,刘希此刻正在努力的想着破敌之策,所以即便是颇为担忧与不安,也只得将话给咽了下去,满是汗珠的手心在被箭矢给射花的砖石上抹了抹,继而又是举弓射箭,瞄向了城下一名黑甲校尉。

    怎样才能毁了床弩与投石车?

    刘希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思绪也飞快的转动,床弩的最佳射程是七百步,也就是约莫着两百丈的距离。

    而抛石车则可以处在更远的距离。

    这样远的距离,刘希可以用箭矢射杀操作床弩的人,但若是有精钢制的盾牌做守护,那刘希也无法阻止床弩的发射。

    且更不用说抛石车了。

    贸然派人出城冲杀,从而破坏掉床弩与抛石车,那便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城头下大军密密麻麻,冲到床弩那边都很难,更不用说将这些床弩给全都毁去。

    除非刘希亲自出马,但这番就给了对方高手口舌,如此可就陷充州城于更不利的境地。

    思来想去,刘希似乎觉得只有用抛石车来抛出巨石砸毁叛军的工程器具是最为妥当的方法。

    但抛石车的精准度委实有限。

    头有些疼得厉害,此刻刘希突然很是想念远在阳曲城的花二郎,若是有他在,备些火药,组织些不怕死的兵卒,倒也能试上一试。

    眼下这等情形,无疑对守城的将士又是一记重创。

    就在刘希思量之时,那床弩与抛石车已经到了眼前,弓弩上弦,巨石也摆在了抛兜上,下一刻,手臂粗的弩箭划破云霄而来。

    夹杂着漫天的飞石。

    “小心躲避!”

    来不及多想,刘希怒吼一声。

    被眼前此景吓愣住的马绣当即回了神,用蜀语将命令又是下达了一遍,有眼疾手快的兵卒退避的及时,但也有人难逃这密密麻麻的袭击。

    不少慌乱的兵卒被飞石给砸的当场丢了性命,更有兵卒被弩箭穿透铁甲,硬生生的钉在了城墙的砖石里。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玉生,我要出城!”

    本该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满是杀意,拳头攥的格格作响的马绣低沉的道了这么一句,这性格温顺的人见到死伤惨重的场景心中的恨意彻底被激起,此刻已经完全化作了一头咆哮的野兽。

    闻言,刘希与小武使了个眼色,后者当即明白的跃身而出,挡在了马绣的身前,“充州城如今已在风雨飘摇中,你这是要将它往断头台上再送一步么?”

    甩出乾坤扇,将迎面而来的弩箭击飞,并顺手接住飞回来的扇子,马绣的眉头拧成了麻团一股,“可总不能这番眼睁睁的看着将士在此把命送了,而我这个蜀国的皇子却躲在身后,这等事情,马今朝万万是做不出来!”

    说话间,数块巨石砸在了马绣的身边,当即碎石飞溅,将城头的砖石咂裂了一片,弹飞的巨石又是砸倒了远处一名慌乱躲避的兵卒。

    见得这一幕,马绣的眼中猩红之色更甚,犹如冲了血一般,身形又是往前几步,似乎要强行从小武身边冲过去。

    刘希大步上前,一把将马绣拖到身后,“今朝,小不忍则乱大谋,作为主持大局者,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能乱了阵脚,否则这满城的将士与百姓又该去信任谁!你可有想过,你刚才冲出去,或许是解了心里的怨恨,但是一去难回,守城的将士可就是失了主帅,主帅一失,必定士气大破,你让将士们又怎能再继续守城御敌?”

    这些话,刘希说得时候用了几分力气,因而听在耳中让人觉得他已经有了几分愠怒,这才使得被恨意充满头脑的马绣慢慢冷静了回来。

    刘希见马绣沉声不语,知晓他的话起了作用,又是拍了拍马绣的肩头,“你我都不愿见到将士身亡,但也不可意气行事,虽然眼下没有找到毁去城外攻城利器的法子,但短时间内他们也无法破城,毕竟围城数日以来,这些器具也派过用场,也未将守城将士给击垮。”

    马绣深吸了口气,胸口起伏不断,显然在努力的平复自己,随即又是道,“玉生,这攻城器具不毁,充州城必当命不久矣。"

    说罢,满是急切的望向刘希,此刻的马绣很想刘希道出一个绝妙计划。

    叹了口气,刘希看着远处依旧在扑来的弩箭与飞石,慢慢的摇了摇头,“敌我悬殊,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或许侗格拉派这些攻城器具也有将我们引出城的意思,所以暂且还是等等,令守城将士躲避安全即可,一来他们的弩箭与巨石也是有限,不可能一直这样用下去,二来只要守城的将士保存了力量,这充州城一时半会就不会破。”

    马绣眉头再度紧锁,思索良久,语中带着些许无奈,“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虽然弓弩与巨石的破坏力巨大,但也确实如刘希所料,小半个时辰后,城下这等攻势便停了下来。

    城下的攻城士卒再度集结,随之一起的依旧是云梯与冲城木。

    对面的弩箭一停,也不用刘希吩咐,城头守军便自发的捡起先前的弩箭与巨石,速度飞快,因为他们知道,收集的越多,便能回击的越多。

    也才能为刚刚死去的兄弟报仇。

    很快,城头下的攻城叛军便吃到了苦头,在一声声咆哮的呐喊声中,守城兵卒不断的将弩箭与巨石给射了出去。

    似乎要将满腔的怒火给发泄了。

    密集的石块、弩箭的打击之下,即便攻城叛军再勇猛,也逐渐失了阵型,若不是后有手持刀斧的监军在押阵,不少生了退意的人怕是要撒腿就要跑了。

    但即便如此,也有以一敌十的悍卒能冲到城头下,随着其大声嚎叫,不免为后方的叛军提升了极大士气。

    只是很快,这等人便被几只不约而同飞来的箭矢取了性命。

    攻守局势持续了约莫一个时辰,城下的尸体越来越多,鲜血横流,犹如沟渠河道交织,最终汇集到一处。

    在渐渐移到当空的日头照耀下,暗红鲜亮,刺人眼目。

    一直到叛军营地里传来收兵号角之音,这场生死之战才暂时中止了去。

    城头上,满脸汗与血的兵卒咧嘴笑了,虽然充州城还在大军所围之中,但每击退一次叛军,对他们便是一场胜利。

    此刻已是筋疲力尽,但这些兵卒却没有功夫去歇息,不用刘希吩咐,便已经开始忙碌了开来。

    包扎伤口,修葺城墙,捡拾那些还可以用的箭矢与石块。

    一群身穿无袖的兽皮衣着的人也出现在了城头,那是一直候在城内的充州城百姓,在交战停息的时候前来帮着救助伤者,更有不少人拿着器具,与兵卒一道完善着被巨石砸坏的城墙。

    见得这一幕,不免心中大为感动,即便知晓身处劣势,但亦是多了几分的鼓舞。

    民心如此,何愁敌寇不平?

    但是刘希却没有飘飘然到以为有一城百姓与将士众志成城便能击败城外的十万大军,以及那些源源不断正在赶来的叛军。

    因而刘希的眉头始终是交错在一起,犹如两只因疼痛而弯曲紧缠着身体的蚕虫,显然在努力的想着破敌之策。

    此刻,他心里有着极大的压力。

    许久之后,刘希一拳砸在凹凸不平的砖石上,深深叹了口气,不管如何,他都想不出除了火油之外的最佳方法。

    双目撇了一眼远处仍是立在招展旗帜下的侗格拉,刘希心中生出一道感叹,若是昨夜能将他给杀了,那该多好。

    这番,这些叛军也就群龙无首,一击便溃。

    群龙无首?

    想到这里,一道火光在刘希脑中突然闪出,犹如拨云见日,让他整个人为之一振,忙与身旁的马绣道,“今朝,我有一计可解蜀国之围!”

    闻言,正盯着城外一筹莫展的马绣当即双目放光,两只手紧紧抓着刘希的肩头,“玉生,可是当真!”

    “擒贼先擒王。”

    马绣回首望了眼远处的侗格拉,“玉生这是要再度刺杀侗格拉?”

    刘希摇了摇头。

    马绣面露疑惑之色。

    一边小武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声道了一句,“叛军最大的头目岂是侗格拉。”

    小武话音落下,马绣当即惊愕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时他才明白,刘希口中所要擒杀的王乃是拓跋敖。

    见马绣这般表情,刘希心中当即明了,即便拓跋敖举兵谋反,处心积虑要取他马绣的性命,但是此时此刻的马绣却依然没有想过去要了这位兄长的命。

    因为至始至终,马绣都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可是皇家自古便薄寡,何来手足论情长。

    所以,刘希必须得让马绣认清已经到了你死我亡的局势,更何况其中牵扯到天下苍生。

    思索了片刻,刘希拍了拍马绣的肩头,“如此,方能杀人有限,你再想一想。”

    道完这句,刘希带着小武去巡视城头,新一轮的攻城说不定很快就要开始,得在这空档期加紧布防,如此才能再度守住这蜀国最后的阵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