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一百零九章 出手杀人

第一百零九章 出手杀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一些闲话,江山这本书,因为我找工作耽误了,两个多月断断续续的更新将书给彻底废了,有认识的朋友让我切了,我很犹豫,心中始终有些舍不得,我自己觉得这是我所写以来感觉最好的一本。我想继续写下去。可是朱砂是一个懒惰的人,加上事情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两千多字已经就觉得力气用尽了,本想着苟延馋喘下去,看着仍坚持到什么时候,编、辑给了个蚊子腿推荐,我又卯足了劲,这周四千多的点击,比先前三个月总量还要多,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要努力,希望能有喜欢的朋友多多支持,大概是同事聚餐喝了些酒,说了胡话,希望莫怪才是)

    “二爷,二爷……”

    屋中在与美姬作乐的陈琦正到了高潮之处,处在云端飘飘欲仙,却听得屋外这呼喊之声,本想不做理会,继续与身上勾人混魂魄的李家小娘子欢乐一番,只是屋外之人似乎并不懂这闺房之事,仍是在不断的敲着门。

    “嗯……”

    陈琦又是猛烈的一阵卖力,待下身舒爽了之后,喘着粗气在那丰满圆挺的屁股上拍了拍,“等二爷稍后再来收拾你!”

    看着那伏在床上娇羞百媚的模样,陈琦不由得再次咽了咽口水,笑着骂了句,“小浪蹄子,当初还做那贞洁妇人模样,如今是不是觉得二爷比你家那废材强上千万倍?”

    说完,在床上女子娇羞之中,又是抓了几下那挺立硕大的胸脯,这才胡乱的套了件衣裳往外走去。

    打开门,看着门外不识相的家奴,陈琦抬脚便踹了下去,“娘的,大半夜,你在这瞎囔囔作何!”

    那下人未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当即摔在了走廊的砖石上,跪在地上连连叩首道,“二爷,小的知错了,只是二爷让小的监视那钦差的动向,小的这才不得不冒犯了二爷。”

    听得这话,陈琦这才想了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下午在送走那醉醺醺的钦差时,他是派了两个人在暗中跟踪,做着盯梢之事。

    虽说错怪了对方,但陈琦毕竟是主子,又怎会与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说着歉意之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开口道,“说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慌张成了这副模样?”

    “二爷,真的出大事了,那钦差带来的兵卒将风暖楼给围了,乌子岭的那帮强盗被抓的抓,杀的杀,怕是在劫难逃了。”

    什么!

    闻言陈琦倒吸了口凉气,乌子岭的强盗可是他兄长的一颗棋子,那些匪徒即便是再怎么无能,但至少冒充几日横冲旅,来对付那朝廷来的钦差,本还想着这番来虽不说是万全之策,但至少也能应对一番。

    任他陈琦怎般去想,也不曾料到这钦差不过道阳曲城半日,横冲旅的事情就露了馅,如此说来,那钦差岂不是都知晓了?

    大惊之下,手在腰间理过,将那束腰布带给三两下的系了上,便一头扎进冷冽呼啸的寒风中望着东院匆匆走去。

    正走着一半,穿过花墙圆门时,陈琦突然觉得一道寒光从前方传来,那冷冽之气犹如冰锥穿过肌骨,比三九寒风更加冰凉。

    抬首,圆门上挂着的大红灯笼随着寒风摇曳摆动,不断闪烁的昏暗灯火下,两道身影不知在何时立在那里,冰冷的双眸正盯着他,犹如他曾经见识的草原孤狼,死死的盯着猎物那般。

    竟然是白日里所见的朝廷钦差。

    “来人啊!”

    陈琦刚呼出这一句,便见眼前寒光闪过,稍后就觉得喉咙处涌出丝丝的暖呼呼的东西来,伸手摸过,有些粘稠,拿到眼前借着晦涩的灯光看过,却是一手的腥红。

    “你……你们……来……来人……”

    见不可一世的陈家二爷直直的倒在了寒风之中,刘希则是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长剑斜插进渠浪的剑鞘之中,轻轻的道出一个字来,“走。”

    瞥了眼瘫倒在地的烂肉,渠浪明白,刘希今夜是动了杀机,渠浪是见识过刘希的身手,自然是不为他的安危担忧,更何况陈家兄弟这等丧尽天良之人,就算是死上个千百回都不足惜。

    思量至此,渠浪将手中的剑又是拔了出来,刘希出剑虽快,但剑锋上仍是染上了细微的血迹,渠浪将剑在陈琦被风舞得猎猎作响的长衫抹了抹,这才大步追着刘希而去。

    北疆之地,穷苦贫瘠,百姓多为衣食忧愁,而这陈府却是修得廊檐曲折,庭院楼阁叠倚,真乃是从外看其貌不扬,却是内含玄机之所。

    东院的书房内,张罗了一整天的陈默谷正躺在火炉前木椅上,闭眼似乎已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是他粗短的手指在木椅扶手上来回的敲着,表明他正一如既往的想着恼人的事情。

    他那最为疼爱的七房小妾已经来过了数次,可都被陈默谷给打发走了,此刻想着那小娘们的那股骚劲,不由得心中窜出一股邪火来,恨不得立马骑在那娇嫩丰满的身上一阵肆虐,听着胯下那不断的告饶之声。

    “啪!”

    陈默谷手拍在了木椅扶手之上,深吸了口气,将脑中生出的淫、乱之事给压了下去,再次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阳曲城受灾一事,他根本就没想过与朝廷上奏,要不是下邳与邺城递了折子,陈默谷绝不会向朝廷禀明此事。毕竟灾情会影响了他的仕途,平安无事,即便没有丝毫的政绩也比灾情来得好。当初他的一个同窗在云茂任职,本是勤勤恳恳之人,便是因为生出了瘟疫,由五品知州被降职九品中州博士,至今仍是潦倒万分,所以打心里陈默谷成对这等天灾有着忌惮之意,能压下的便想着竭尽全力的压下更何况就算到了有人饿死的地步,也不会饿到他一丝一毫。

    可是下邳与邺城了递了折子,将陈默谷的计划给打坏了,如今钦差一来,时日久了,必定会发现粮仓被劫的真相,毕竟那乌子岭的一帮山匪太不中用,若不是暂时得靠着他们演戏,陈默谷绝对要将这些人给杀之而后快。

    不过,粮仓的事情还不是他最为担心的,要是那钦差不离去,迟早要听到横冲旅的风声,这件事,他擅自伪造了朝廷的文书,发了哀悼告示,这才使得阳曲百姓不再非议。可是这钦差是从嘉陵而来,自然是知道朝廷对横冲旅全军覆没毫不知情,倘若因此追究起来,他陈默谷就算是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每每想到这里,陈默谷都要惊得冷汗直流,他不想死,更不想冒死挣来的万贯家财白白浪费,如此说来,这钦差就得必死无疑!

    细小的眼中冒出一道寒光,陈默谷手抓着扶手,那常是笑容满面的脸上挂满冰霜,必须要解决了这朝廷派来的钦差,然后再与朝廷谎报灾情已经有所好善,毕竟阳曲城山高皇帝远,那些流民再怎么折腾也不会闯入到嘉陵城,从此以后阳曲现场还是他说了算,依旧可以在此坐享荣华富贵。

    “砰!”

    书房的木门被人给踹了开,嘶吼的寒风顿时让陈默谷大为不适,正欲呵斥,却见两道身影走了进来。

    为首者器宇轩昂,剑眉星目,不正是那朝廷派来的状元郎么?

    见到杀气腾腾的刘希,陈默谷当即心慌了开来,他还不知刘希已经知晓了横冲旅与粮仓之事,忙上前行礼笑着道,“大人突然造访寒舍,倒是让下官有些受宠若惊。”

    说着,那陈默谷便要朝外招呼人来上茶,刘希却回脚将木门给踢了合上,斜眼看了他一眼,“陈大人,虚礼便免了,本官来此是想听你说说横冲旅去了何处?”

    大为惊慌的陈默谷往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望向刘希。

    没有理会他,刘希又是冷声道,“还有粮仓被劫之事,陈大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本官说道说道?”

    大颗的汗滴从陈默谷额头溢出,丝绸大褂下,肥胖的身子在不断的颤抖着。

    好一会,陈默谷看了眼在桌前拨弄灯火的刘希,便要抬脚往外冲去,可还未到门口,便被飞扑上前的渠浪给一脚踹飞,跌坐在书案边上。

    “来人啊,来人……”

    声嘶力竭的喊着,可是屋外寒风吼声如雷,哪里有人能听得到,许久,见没人前来,陈默谷又是大笑着与刘希道,“你不过是个黄口小儿,就算知晓了这些事情有怎么样,你以为中个状元便能做个万民称赞的青天大老爷了?哈哈……即便你今天抓了本官,那又能怎样,凭你的本事能救得了阳曲城,不过是痴人说梦……”

    陈默谷正要继续说着,却见一道身影在眼前飘过,只听得清脆的骨骼声音响起,稍后眼前一黑,不再有知觉。

    “至少,没有你们,我可以还阳曲城一个晴天。”

    拿起书案上一张上好的宣纸擦了擦手,刘希轻声道了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