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清指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清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寒风,急骤猛烈,似要在天地间吹个够,抹去白日的生机与喧嚣,洒下厚厚的寂寥冰霜。

    而大武恰是一片被狂风卷起的落叶,孤苦无助,飘零着落了下来,被急忙冲上去的小武给接住。

    “兄长!”

    看着怀中面色发白,嘴唇黑紫的大武,小武一时间变得不知所措,只在那轻轻摇晃着那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眼中含泪的不断唤着,“兄长,你醒醒,你醒醒啊,兄长……”

    忍着痛,刘希走上前,伸手在大武脉搏上放去,可随即,神色大变,往后急退了几步。

    筋脉俱断,气息全无。

    心莫名的痛了起来,初次相识,竹林间,一柄亮银剑直指苍穹,气势威猛,可吞山河。

    虽然大武对他一直都是冷面相待,但刘希明白,这不苟言笑的面孔下是藏着一副柔情侠骨,为了天下黎民百姓,甘愿留在阳曲城;为了拖延住匈奴人,更是旧伤未愈随他夜袭敌营。

    曾经,刘希觉得总有一日,他会看到大武捧腹大笑的模样,可是如今,那熟悉的身影便倒在了他的身前。

    再也不会醒来了。

    耳边,是小武低低的怒吼声,这本是同根生的兄弟二人,自幼相随,不离不弃,大武被杀,怕是他也动了拼命的念头。

    半空中的张少录居高临下,气势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已将刘希等人给锁定,那匈奴人瓦德西也再次围在了他们四周,或许是为了以防不测,皆是口中念念有词,做起了阵法来。

    既然逃不出去,那便堂堂正正的放手一战。

    只是可惜了叔父的大仇未报。

    暗自叹了口气,刘希反手提起上邪,划过一道明亮的寒光,剑尖斜指张少录。

    “你我之间,不死不休。”

    话语冰寒,双目宛若利刃,使得张少录莫名的打了个寒颤,恍然间,这实力远在他之下,可以信手捏死的对手生出了一股不容冒犯的神圣气势。

    又仿若是受了伤的孤狼,顶着寒风立在山地里死死盯着仇敌,獠牙外露,透着无论生死都要击杀敌人的果决。

    错愕之后,张少录心头生出了难以抑制的怒火,不过是蝼蚁之辈,莫不成小小的浮游还妄想撼动参天古木不成!

    望着脚下并排而立,皆是提着武器的三人,张少录双手飞速的捏起手诀,脚亦是踩空而动,踏起了罡步。

    “玉清敕素,大梵分灵,元罡流演,星珠冠周。”

    清唱的声音穿过苦寒瑟风,响彻在天地间,张少录身形越来越快,几乎瞧不见了模样,但那一柱通天的光亮却是别样耀眼。

    恍若九天的星光,却是从张少录身后的星辰图中所发出,折向到了天辰之间。

    流水润莹的光亮之下,一道身影从张少录身后的星辰图中渐渐现了出来,手持芭蕉扇,双膝盘坐在团团祥云中,面目虽不及之前的天官威怒,却散着远超过其的强大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呵呵,没想到我林梦觉竟能见识到了道家的三清指。即便是火候未成,也是众仙之尊,倒也是不觉得枉行了这一世。”

    三清,乃是道家至尊,此番那影像便是道德天尊,难怪有如此骇人的气势,看来这紫衣人是势必要取他们性命了。

    察觉到四周灵气的波动,刘希明白,恐怕是在劫难逃,只是任人宰割也不是他的风范,遂不待张少录出手,握紧手中的上邪,便是冲了上去。

    即便死,也要让你不得好过,趁着对方还在蓄力阶段,或许还能拼一个鱼死网破,这番,小武与林逸还能有逃走的机会。

    抱着必死之心,刘希将体内残存的灵气全都运转了起来,本是暗淡的上邪剑再度出现了莹莹光彩,想来也是感觉到了他的飞蛾扑火之举,竟是发出了嗡嗡的悲凉之音。

    “可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我之间,永远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天堑。”

    轻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刘希的耳边,稍后,只见那在快速踏着罡步的张少录止住了身形,双手缠绕,一指击来。

    当即,那本是闭目的道德天尊张开了双眼,手中的芭蕉扇更是顺着张少录所指,朝着刘希扇了一扇。

    正是这轻轻一扇,顿时,天地为之失色,那无形的空气似乎被炸了开来,暗潮汹涌间,化作了一头凶兽,咆哮着涌向了刘希,要将他给一口吞下。

    “玉生小心!”

    这是林逸的声音,刘希听在了耳中,可是再也无法动弹。

    能打出三清指,非元神之境而不可为。

    因为元神者可以沟通天地。

    而张少录这三清指已成型,请出的虽说是道德天尊,但也是了不得的上仙,威力强悍,哪里是刘希能抵挡,眼下更是将他给锁在了半空,前进不得,亦后退不了,只能停在原处,等着那凶猛的气势来卷裹了去。

    真的要死了么?

    这时,刘希已经无力去怨恨修为之间的不可攀越,许久未出现的无力感涌在了他的心头,脑中闪过了这些日子的过往。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面对死亡,竟然没有半点的恐惧,反倒是有种道不出来的解脱。

    十八年,权当它是黄粱一梦!

    感受着那即将扑面而来的气势撕裂着身躯,刘希慢慢地闭上了眼,深深的叹了口气。

    倘若真的是梦,又何必这番的凄苦伤人。

    不过终究是别了这场离奇虚梦。

    “谁敢伤了他!”

    突然间,一声娇喝响了起来,随即,刘希便觉得远处飞来一道犀利无比的剑气,从他的身旁飞过,插进了正席卷而来的惊涛骇浪之中。

    听不到意想之中的巨响,剑气所过,凶兽散作道道轻烟,不见了踪影。

    很快,那熟悉的清香味儿传进了刘希的鼻中,睁开眼,只见一身白裙的田薰儿正立在他的身前,寒风烈烈,吹得她齐腰青丝漫天飞扬。

    此时,田薰儿褪去了往日的温柔素雅,宛若一柄白玉剑,寒光泠泠,锋芒毕露。

    从半空中落下的张少录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后道德天尊的影像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盯着田薰儿,也不去擦那嘴边鲜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原来那小竹林的兵家高手竟然是个小娘,当真是没想到,年岁与本座相仿,修为竟到了元神巅峰,想我自觉聪慧,不屑与世人称赞的名缪作比较,却输给了个女孩儿家!”

    说着,竟是放声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些许悲怆,似疯癫了一般,再无先前的**模样。

    田薰儿则是与刘希落到了地面上,在别人眼中,她依旧面色如故,散着强大的气势,但刘希清晰的感受到了手中那软若无骨的柔荑满是汗水,更带着冰冷的凉意。

    “田师姐,兄长他……”

    见到田薰儿,小武忙走了上前,语中满是悲痛,这时候他像是个伤心万分的孩童,希望能从田薰儿那得到办法,让止了呼吸的大武再次活过来。

    双目中闪过一丝的哀伤,泪水顺着那鸦羽般的睫毛垂下,田薰儿伸出另一只手,拉着小武的衣袖,牵着他往前走去。

    “田师姐,我不走,我要给兄长报仇!”

    小武还不知田薰儿已经受了伤,甩开她的手,提着剑,就要朝着张少录扑过去。

    “报仇,你凭什么报仇!虽说她是元神巅峰,但在破去匈奴人所布阵之时便了重伤,后来又是硬接下本座的三清指,此刻想来已是强弩之末,就算是你们四个一齐出手,也不是本座的对手!”

    张少录话音落下,田薰儿身影一晃,险些跌倒在地,嘴角处亦是溢出了殷红之色。

    而四周布阵的匈奴瓦德西无不是一口鲜血吐出,摇摇欲坠,伤势极重。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使得匈奴人慌了起来。

    趁此机会,刘希转身拉住小武,“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还活着,总有一天能替大武报了这血海深仇!”

    铁青着脸,虎牙咬得格格作响,最终,小武随着刘希一道,抱着大武试图借着匈奴人的骚扰冲出去。

    “就算本座不出手,你们也逃不出去!”

    身后,张少录狂笑着道出了这么一句来,这时,刘希才赫然发现,四周又一次出现了那怪异的气势。

    是匈奴瓦德西!

    抬首望去,田薰儿一剑击杀了三人,还剩下的三人自知重伤难治,不顾努哈尔的大声阻止,竟以性命为祭,势要取下刘希等人的性命。

    “小心!”

    田薰儿想要冲上前,只是身受重伤,灵气刚运转,便是气息大乱,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薰儿!”

    刘希一声低呼,赶忙伸手扶住了他,再抬首,那三人的招式已成,却是被浓稠鲜血所包裹的骷髅头。

    “小武,梦觉兄,你们带着薰儿姑娘走!”

    刘希提着上邪剑,挡在了他们的身前,匈奴人的巫术诡异万分,而这一招由三名瓦德西以性命打出,其威力丝毫不亚于张少录的三清指。

    或许,这一次,他们谁也逃不出去。

    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刺鼻万分,吸入体内,竟使得灵气被腐蚀了般,任凭刘希怎番努力,运转不起丝毫。

    惊骇之下,回首望向小武与林逸,见二人表情与他如出一辙,这时,刘希才发现他们成了连挣扎都不成的猎物。

    只能等着被人屠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