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城府与野心

第一百六十九章 城府与野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草原西侧,山脉延绵不绝,似长龙栖卧。

    这便是西山,如一条曲折蜿蜒的丝带将草原分隔成了肥沃与贫瘠两部分,过了这些山脉,草地荒芜,更有野狼成群,因此世代待草原生存的匈奴人鲜有在此停留。

    而如今,西山脚下无数个穹庐正静静的立着,宛然间看去,如同白色的花朵开在了群山间。

    众多的穹庐围拱之中,一只绘满图腾的较大穹庐内,津胡儿正安静的盘坐在矮榻上,他的身前是张铺开的羊皮纸。

    羊皮纸有些陈旧,想来是被岁月抚平了当年的光润,上面是早就风干的黑色笔迹,犹如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着无数的线条。

    细细望去却是勾勒出了草原的地形。

    草原辽阔,想要绘制一副草原地图若不是穷尽几代的心思根本无法完成,最为重要是草原的王者绝不会容许其他的部落能有这份详细的地图。

    所以,津胡儿眼前的地图可谓是**一族镇族至宝,地位丝毫不属于族里面年轻力壮的汉子和成群成片的牛羊。

    穹庐的帘布被掀开,一抹刺眼的阳光随着一道矫健的身影溜了进来,却是一身褐色胡服的顺卜岭。

    不过是数月的光景,顺卜岭整个人宛若大病一场,眼窝深陷,即便是脸颊也只剩下了皮包着颧骨,一头乌丝也半染了霜华。

    进入到穹庐之后,顺卜岭看了眼全神贯注的津胡儿,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前两日见到这离别多日的外甥,说实话,顺卜岭心中颇为欢喜。

    毕竟,津胡儿是他死去妹妹的骨肉,当初在阳曲城未能保他平安,回到草原后顺卜岭没少自责与内疚,如今见津胡儿平安归来,一直折磨他的心事也能放下了。

    最为重要的是津胡儿似乎变了,若是将当初他比作刚出生不久性子胡闹的马驹,而现在的他则是完全脱去了莽撞与粗俗,如同草原上狼,凶悍而又沉稳内敛。

    如此,甚好。

    顺卜岭颇为欣慰暗赞了句,但稍后心里又涌出了些许的惋惜,为津胡儿感到惋惜。

    假使他能早些年变作这样,或许孤涂之位还能是津胡儿所有,眼下名正言顺登上汗位的也是他。

    如今,一切都太晚了。

    在顺卜岭暗自惋惜之时,正在沉思的津胡儿抬起了头,忙起了身与顺卜岭作了一礼,“舅父。”

    摆了摆手,顺卜岭盘坐到他的对面,双目中精光闪过扫过那羊皮纸,“从你回来便跟我讨了这地图,可是有了什么计较?”

    多日不曾刮的浓密胡须布满了津胡儿黝黑的脸,让人瞧不出脸上是何种神色,不过一对黑蚕浓眉紧蹙依旧显示出了他内心苦苦思索却一筹莫展的无奈。

    良久,津胡儿摇了摇头,嗓音沙哑的道,“孩儿无能,想不出好的办法,为今之计,也只能如舅父所说,偏居一隅,再图我**一族兴盛。”

    说完,津胡儿硕大的拳头砸在了身前木桌上,杯盏跳跃,里面的奶酒随之洒了出来,在桌面上留下一片白色的水渍。

    津胡儿很不甘心。

    而顺卜岭也很不甘心,可是草原形势大变,而他这一族因阳曲城做先锋损失惨重,一万多儿郎便留在了那冰冷的城墙外,

    所以在木札特与巴旦木邀他加入时,顺卜岭皆是拒绝了,更为了躲避祸乱,是带着族人远走西山。

    只因**一族再也禁不起战火了。

    起身有些怜惜的拍了拍津胡儿的肩头,顺卜岭轻叹一声,“我膝下无子,日后这**一族还是要看你了。”

    看着顺卜岭背影已有佝偻,津胡儿未出声,一双拳头却是握地格格作响,虎目瞪着地图上的王庭位置,许久,终是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如今的他赌不起,更不能用**全族的性命做赌注。

    正当津胡儿胸中郁积苦闷之时,先前离去的顺卜岭又是走进了穹庐之中,步履匆匆,面带凝重之色。

    见到这一幕,津胡儿忙一跃而起,“舅父,出了何事?”

    压低着声音,顺卜岭凑身上前,“赫莲派人来了,说是要见你。”

    闻言,津胡儿浓眉间露出了一丝的疑惑“孩儿回来不过短短一两日的功夫,她是如何知晓的?”

    闻言,顺卜岭也面露思索之色,“这也正是我不解之处,此番她派人来,十有八九是祸不是福。”

    津胡儿自然是明了顺卜岭口中所指,草原战乱不息,巴尔特一族已是处境窘迫,更不要说赫莲与西顿二人无所依靠,犹如浮萍飘零无依,难以立在在这乱世中。

    如今赫莲来寻他津胡儿,不用说,是来求他照拂。

    父汗努哈尔身陨,草原分崩离析,眼下木札特和巴旦木为汗位争夺激烈,表面上他津胡儿与赫莲等人皆是平安无事,可在这乱世之中,但凡有努哈尔血脉的人,命运又怎会坦顺?

    舅父顺卜岭可以冒险收留他,但如若收留赫莲与西顿,万一木札特或者巴旦木以此问罪,巴尔特一族可是要有灭顶之灾。

    再三考虑之后,津胡儿沉声道,“昔日在王庭之时,我与赫莲并不亲近,这些舅父也都知晓,所以今日也无需再相见。”

    津胡儿的话音刚落,却听穹庐外传来一声轻笑,“哦?三王子连旧人都不愿意见了么?”

    听得这声音,津胡儿虎躯一震,波澜不惊的眼中浮现出惊骇之色,双目死死的盯着穹庐的帘布。

    来人说的可是地地道道中土之言。

    顺卜岭自然是瞧见了津胡儿的反常之举,当即扭过头,目光狠戾的盯着门口,佝偻身形散出一股凶悍之气,“谁!”

    帘布抬起,一道身形走了进来,衣着白衫,面带蟠龙金面具,他的身旁立着另一同样戴着面具之人,手中折扇轻摇,正来回打量着穹庐内物件。

    穹庐之外,吵杂声沸沸扬扬。

    “大胆,敢私闯我汗帐!”

    顺卜岭脸上戾气密布,宽大的右手在腰间划过,弯刀铿锵一声拔出,刀光冷艳刺眼。

    可是来人却丝毫不为所动,更犹如在庭院漫步一般步履缓慢的朝着穹庐内走来。

    见此,顺卜岭怒气越发不可抑制,即便是努哈尔在世,他也不曾将赫莲放在眼中,更何况现在时态变迁,赫莲不过是孤苦之女,她的手中弯刀晃了晃,就要把腿往前冲去。

    “舅父,且慢。”

    津胡儿猛地起身抓住了顺卜岭的手臂,随后仰起头沉声道,“你敢来我这里,难道不怕丢了性命?”

    “在阳曲城的时候,我可以抓你一次,眼下也就能抓你第二次。”

    此言一出,怒气中烧的顺卜岭心中当即如清泉流过,瞬间明白了来人的身份,恼怒也由震惊所取代。

    被顺卜岭道明了身份,刘希莞尔一笑,将面具给取了下来,他之所以要用面具遮面,只是不愿让人知道他参与了草鱼上的事情,但对津胡儿,倒是无需遮掩。

    对着穹庐外扬了扬手中的面具,刘希与津胡儿笑道,“此番不请自来是有要事相商,难不成左贤王想要众人皆知?”

    有些狐疑的打量着刘希,稍后,顺卜岭大步朝外走去,只听得一阵喝骂下,众人耳边顿时清净了。

    而顺卜岭似乎故意为之,不再进穹庐内。

    津胡儿圆目精光闪过,“你放我回来,是不是早有安排?”

    “有些事情,好生的谋划,或许能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见刘希没有否认,津胡儿又是沉声道,“你是想让我让在草原再添乱事。”

    “话可不能这么讲,亦或是送你一个机会,正如我今日所来的目的一般。”

    闻言,津胡儿心中戒备大增,目光盯着刘希,犹如一头野狼遇见了狮象,俨然将他当做了可怕的敌人。

    可另一方面,津胡儿也很想听听刘希的计谋,当初二十万大军兵败阳曲城下,他只是认为是刘希运气独天得厚,受到上天的庇佑,可在阳曲城做了半年的俘虏之后,见识到种种的不可能,让他对刘希产生了一种忌惮。

    忌惮之下,又夹杂着难言的敬服,在津胡儿的眼中,刘希无疑是智多且近妖之辈,所以在怨恨之时,他也很想有刘希这样的人为他指点迷津,好一平心中的不甘,在这乱世之中有所图谋。

    挣扎了许久,津胡儿克制住了心中的渴望,又一次死死的盯着刘希,“有什么条件?”

    此言一出,刘希又是笑了,先前想了诸多的说辞,却没想到事情会这般的简单。

    与半年前为了抢头功贸然攻城被俘的津胡儿相比,现在的他多了城府,有了城府那自然也就有了野心,而这正是刘希所想看到的情形。

    “条件有三,一是待事成之日,你划一片土地与赫莲,让她和族人能够安稳度日;其二匈奴百年之内不得南下;其三助我寻道家复仇。”

    说至第三点时刘希眼中闪过一丝的恨绝之色,一旁的马绣欲开口劝言,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乾坤扇。

    换做他,也会对大武被张少录所杀之事耿耿于怀。

    穹庐突然间变得寂静无声,唯有马绣手中折扇拂动的细细风声。

    好一会,拳头紧捏的津胡儿再度仰首问道,“可有计划?”

    果真是人最敌不过不甘与野心,哪怕只是藏在心底,也总有被点燃的时刻。

    见津胡儿已经有了计较,刘希点了点头,仍是笑着应道,“这个自然,且听我道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