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零七章 衍生

第二百零七章 衍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华如水,洗净铅华,即便是热闹如嘉陵,在子时过后,街道上也难见行人,一阵晚风吹过,摇晃着几家朱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

    四野寂静,偶尔听得几声狗吠,又不知惊得何处睡熟的童子啼哭不已,只是很快,声响再度湮没在这漆漆黑夜中,弱不可闻。

    “哒哒哒……”

    一辆马车在这无人街道上独行,车身檀木印梨花,帘布玄黑错金丝,车头挂着两只明珠灯,拉车的青驹黑蹄卷白毛,踏在这泛着泠泠月色的砖石路上,似要将一地的清冷月华给踏碎。

    驾车人的面容被斗笠所遮,只是身上黑袍能显示出他略显臃肿的体形,一双白胖的手紧紧拽着缰绳,生怕车马行的太快颠簸了车中人。

    马车行的很慢,不知是运气使然,还是巡逻的兵卒恰巧与他们错过,一路缓缓行来,倒是未曾遇到兵丁拦路。

    如金钩的明月怕也是过于乏闷,钻进了一片乌云中藏匿了踪迹,马车停在了嘉陵城西一条寻常的巷子里。

    “皇爷,到了。”

    驾车的人摘下斗笠低声道了一句,却是张立士,道完这句,他忙纵身飞跃下马,犹如飞鹞转身,无比轻灵的落在了地上。

    落地之后,张立士忙取下随身带着的锦凳,继而伸手将车帘半掀开。

    身后的马车里传来窸窣的响声,随即一身白衣便服的唐皇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看了眼那摆好的锦凳,但未将脚踩在上面,而是从马车上飞身纵下。

    “皇爷!”

    这等举动惊得张立士失声疾呼,慌不择迭的上前将差点跌倒的唐皇给搀扶了住,口中不断低声念着,“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唐皇回首瞧了眼那摆着的锦凳,眼中闪过一丝的落寞,“没想到,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当年夜袭百里敌营也不过是信手拈来,如今却已成了朽木残枝了……”

    张立士用衣袖抹了抹泛红的眼角,“皇爷日夜为朝廷操劳,时常夜不能寐,如此殚精竭虑,这身子骨哪里能禁得住。”

    “唉……”

    不再多言,唐皇深叹了口气,晚风吹过,几多凉愁。

    见唐皇要往巷子里走去,张立士忙取下一盏明珠灯在前方引路,巷道深弯曲折,不过唐皇走得却是很快,似乎闭了眼睛也能安然的走过这条青砖小道。

    终于,唐皇的脚步停在了一座宅院前,大门被风雨洗刷的朱红渐退,可立在两侧的石狮上依稀有着缕缕鲜红。

    再度来到这里,唐皇不由深吸了几口气,脑中亦再度闪过了当年金砖玉瓦富丽堂皇的场面。

    毕竟,这里曾经是大唐执宰府邸。

    当然,随之涌入到他脑海中的还有那一夜血流成河哭声四起的杀戮。

    平乐三十六年,先皇病危,储位未定,三皇子聚众谋反,屠杀众多对他持有不满的朝臣,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大唐执宰,当时的国丈岑非。

    时过境迁,当年门庭若市的执宰府变作了深巷里寻常的人家,鲜有人至,当然,这也有他李善的原因。

    这里藏着李唐的隐秘,自然是不能让寻常人知晓。

    “砰砰砰……”

    兽环随着张立士摇摆的手在木门上轻叩着,不多时,木门吱呀的一声裂出了条细缝,一个身穿绿袍的小童子揉着惺忪睡眼探出了脑袋。

    见到小童子,张立士讪讪的笑了笑,肥胖的脸上堆满了讨好之色,“许久未见了,晗哥儿。”

    小童子瞥了眼张立士,带着些许的不满之意,想来是因为这敲门搅了他的好梦,不过待看到不远处的唐皇,则是将身子退居到一边,“即是圣上来了,还是请进,我这去告知姥姥。”

    听到小童子说话,一直怔怔盯着他的李善这才回过神,此刻的他身上再无居高临下的九五之尊的威严与气魄,很是柔情的对着小童子笑了笑,继而跨步进了院子。

    朱门再度合了上,门外张立士与往常一番被关在了外面,竖耳却听不到半点声响,唯有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自言自语道,“晗哥儿的眉眼倒是越来越有当年二皇子的模样了……”

    道完这句细不可闻之言,张立士颔首闭目,立在那边打起了盹来。

    府院内,廊道曲折,花草随行,夜风之下,香气扑鼻。

    偌大的宅院内,只有几处灯火在亮着,唐皇跟着小童子走着,偶尔出来两个粗布端水的下人,也只是微微点头,丝毫没有寻常人见到帝王那般的惶恐。

    而唐皇也不觉得半点恼意,皆是笑着颔首回应,当真是好生奇怪的场景。

    二人走到一座依水而建的小榭停下了脚步,引路童子上前叩门,“姥姥,您可歇息了,圣上过来寻您了。”

    “让他进来吧。”

    小童退到一边,唐皇则是笑着与他到了声谢,继而轻手轻脚地开了那绣花薄纱门。

    屋内,瑞脑销金兽,袅袅轻烟吐淡香,一盘棋局几卷经书,小轩窗下铜炉煮清茶。

    “怎么这么晚来寻我?”

    说话之人穿着白袍,白发如雪,虽说已是半老之态,但眉宇间还有着挥不去的清秀丽姿,倘若不是岁月蹉跎,风霜侵染,她这面容也算得上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听得这话,李善嘿嘿的笑了笑,上前将那铜炉上煮沸的茶水给倒入一旁的玉盏中,一边端着一边笑着道,“儿臣这次来得有些匆忙,竟是将那紫檀碧玉的杯子给落下了,下次定是要带来给母后平日里吃茶用。”

    原来这白袍妇人竟是唐皇之母,执宰岑非之女,当年无故消失的仁显皇后!

    她还有一个闺名,天下人时常听闻,但却从无知晓是何人,那便是衍生。

    接过唐皇的茶水,衍生轻抿了一口,继而眉间飘过一抹愁绪,“你若是为了北地的事情来,我也无能为力,老祖宗那边,母后我会与他们解释的……”

    闻此言,李善露出个苦笑,“儿臣不孝,总是这番劳烦母后。”

    衍生指了指身旁的锦凳,示意李善坐下,“善儿,这帝位在寻常人眼里都是求之不得的东西,但只有真正坐在上面的人才知道其中心酸,这年些你为了大唐江山也是颇多劳神了。”

    李善微微叹了口气,“只可惜儿臣天生愚钝,否则也不会时至今日都难以重现当年的贞观盛世。”

    眼中闪过一丝的心疼之色,衍生将手中的杯盏放在一侧,“天下大事纷乱嘈杂,非一户一家之事可比,你已经做得不错了,只是母后刚才瞧你的身体又比先前衰落不少,你别觉得母后人老话多,这习武之事既然不是你所想要得,母后也不多言,但是那些母后为你调制的方子你可照着吃才是。”

    讪讪地笑了笑,一代君主唐皇面若犯错孩童那般低下了头,“儿臣这记忆时常不灵光,所以偶尔会忘了……”

    衍生没好气的摇了摇头,“你们兄弟几个,没有一个让母后能省省心的,十四这孩子让他禁酒忌口每每不听;老七他跑去了信阳,平日里见不到了,却倒是更让人牵挂。”

    说罢,不待李善开口,衍生笑着趣道,“我就该进了去那秘境,也省得在这里受着煎熬!”

    李善慌不迭的起身行礼,“母后息怒,儿臣惶恐。”

    “好了,母后知晓你心性,说吧,今夜来此何事?”

    张了张嘴,李善手在袖中的密信摸过,却终究是咧嘴一笑,再度与衍生的杯盏中添了些煮透的茶水,“儿臣便是心里念着母后了,所以来瞧瞧。”

    “也好,你我二人也许久未下棋了,今夜正好走上几局。”

    在一旁的铜盆中洗了洗手,李善笑着坐到了棋局前,“如此甚好,儿臣可是求之不得。”

    落子,棋走四方。

    几局下来,唐皇李善虽皆是不敌而败北,但玩得不亦乐乎,待手中的棋子又无处可落时不禁抓耳挠头,这模样让已入破虚之境的衍生面露慈笑。

    用汗巾擦了擦已经布满汗水的手心,李善笑着道,“母后依旧纵观大局,谋定四方,儿臣不能及。”

    衍生长袖抚过棋盘,黑白子各归棋龛,似乎想起了什么,“听说那兵家的状元郎回来了?”

    “回母后,是到了嘉陵城,儿臣将他关入了暗牢,只是下院那里还需母后费心了……”

    “展复倒也是个人才,下院经他打点多年竟是铁桶一块,死在了北地倒也不是件坏事。”

    衍生道了一句后,却又是话锋一转,“如今下院群龙无首,你有何打算?”

    闻言,唐皇又是憨憨的笑了笑,“儿臣不谙修行之事,身边也只有个张立士懂得些皮毛,可用他一来是身份不便,二来是实力也镇不住那些人,不如从母后这边派个人去,毕竟上院实力可是远在下院之上。”

    “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上院只是个虚名头,母后我身边也就几个老人,罢了,罢了,回头我让人去寻你吧。”

    “多谢母后。”

    寥寥几句话,说道得无不是惊世骇俗之言。

    又是过了少许,衍生摆了摆手,“都已三更天了,你还是回宫去吧,五更上朝,还能歇息片刻。”

    李善弯身一礼,道了声是,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屋外的小童想来已经回去歇息了,不过李善轻车熟路,很快走到了大门前,那里一个褐色麻布似院中杂役仆人的老叟倚门而立。

    见到老叟,唐皇微微颔首,轻声道了句,“德叔。”

    老叟面露笑意的将朱门打开,“七哥儿你回宫了?”

    “恩,母后这边还需德叔多多费神了。”

    寒暄了几句,朱门在次关合了上,门外的张立士提灯引着唐皇走出了小巷,随即轻轻甩了甩马鞭,那骏马摇了摇尾后,蹄踩青砖,哒哒地离了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