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零九章 赌

第二百零九章 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牢狱之中,刘希盘膝闭目而坐,突然将,双眼睁开,一道精光随之而出。

    好强大的气息,怕是已经到了破虚之境!

    刘希怎么也想不明白李唐的暗牢中会藏着他兵家的前辈,境界之高,已至破虚,莫非是有着什么隐情,否则连他刘希都能来去自如的暗牢,又怎么会困得住破虚的高手?

    不过刘希仍是有些不解,为何在他关进来的时候,这位兵家前辈才出现,莫非是前来搭救自己却被人给拦了下来?

    可刚才刘希分明未察觉到半点其他人的灵气波动。

    就在刘希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的时候,细如虫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一道白色身影到了牢狱之前,自然是衍生了。

    四目相视之下,刘希心中猛地一惊,因为衍生手指在身前点过,当即如同点在碧波湖面上,肉眼可见的灵气散开道道涟漪,朝着他刘希扑面而来。

    高手,实力绝非在洞天之上。

    见识过了众多修为超群之人,刘希当即瞧出了衍生的实力,虽不知衍生为何要对他出手,但刘希明白他唯一能抵抗对方的‘龙蛇九变’是不能使出,否则只会死得更快。

    别无选择之下,刘希将‘上邪’祭出,剑身在灵气的催动下通体流光闪动,那抹绿色似游龙俏皮的在剑身上来回窜动,显得极为引人注目。

    “竟然连兵家之术也猛地修到了宗师的地步,少年郎,你当真是令人惊喜得很……”

    衍生眼中露出一丝的惊奇,随即笑着弹了下食指,便见一道灵气如灵蛇出水,飞快的朝着刘希扑去。

    “嗡……”

    灵气撞击在了‘上邪’之上,长剑颤抖铮鸣,刘希则是胸中气息翻滚,身子直直地往后飞去,撞在了冰冷的石墙上。

    擦去嘴边的血迹,刘希直到现在都没有明白眼前所立是何人,既然唐皇都仅仅是将他关进暗牢,又是何人派来眼前的妇人来袭击于他?

    很快,刘希又想到了一点,以这妇人的修为,整个李唐怕是都没人命令得了。

    “你是供奉院的人。”

    听得这话,衍生又是笑了,“你是如何知晓?”

    “修为高强至此,在大唐只有两个地方有这样的人,而‘凌霄阁’只入皇室的人,而皇家绝学向来只传男不传女,所以我才猜出你来自供奉院。”

    点了点头,衍生又是笑着道,“果真是个心思敏慧的少年郎,我便是供奉院的衍生。”

    她竟然是衍生!

    刘希心中可是无比震惊,他从马绣与林逸口中得知供奉院分为上下二院,相比于下院,上院更为强大,更为神秘,而上院的执院衍生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没想到衍生是个妇人,并且出现在他刘希的眼前。

    将‘上邪’剑收起,刘希与衍生做了个揖,“原来是衍执院,下官刚才冒犯了,请执院大人莫怪。”

    摆了摆手,衍生又是仔细打量了刘希,“你这‘辅行诀’本是医家绝学,因门中出现变故从而失踪许久,不知从何处得来?”

    刘希没有想到衍生关心的是‘辅行诀’,这时,他才猛地记起衍生刚才所用的灵气虽然至简至朴,那是破虚者顿悟天地后灵气归入混沌淳朴,但至朴之中让刘希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衍生原来是医家的人。

    对于‘辅行诀’一事,刘希倒是无需隐瞒,径直将当初如何与秦依然认识,怎么得到‘辅行诀’如实的道了出来。

    听了刘希所言,衍生沉思了良久,“没想到造化如此弄人,让我医家绝学流落民间,只是你能凭一己之力参悟‘辅行诀’,确实是天纵奇才,不过少年郎待日后能否将这‘辅行诀’归还于我?”

    “这个下官恐怕是无能为力了,‘辅行诀’乃是秦姑娘所得,并非刘希之物,若是衍执院想要取回,得先征得秦姑娘应允才是。”

    闻言,衍生微微一笑,也不追问刘希所言是不是推托之词,径直将话语转向一边,“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比如为何你能够打破千万年来的禁忌,同时修得兵家与医家两种功法?”

    刘希摇头道,“这个下官也不知其中缘由,误打误撞般就这样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

    衍生心怀敬意的感叹了一句,稍后又是继续问道,“以你的资质,各大宗派弟子都不能匹敌,更是兵家千年来第一人,本该逍遥恣意与天地乾坤之间,为何要委曲求全,安身立命在朝廷庙宇?”

    没加多想,刘希便将脑中闪出的话给道了出来,“想要出世,必定要入世,不偿尽人间五味,又怎能断去一切,衍执院破虚之境却没有划空而去,想来这滚滚红尘中也有着让你割舍不去的东西。更何况侠之大者,当为国为民,刘希这虽不及圣人,但也自诩有着一身侠骨,所以没有什么历练比为官为民更为合适。”

    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扬,听得衍生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口中低声念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能道出这句话,心性已经是常人所不能及了,也难怪一个‘河’字级别的供奉就能将你从北地给带了回来。”

    说话间,衍生抬起了头双目含笑的望向刘希,“你可愿意与我做个赌约?”

    刘希自然是有些琢磨不定这李唐至尊高手的言语,剑眉微微耸过,“刘希不过是个罪人,又哪里有资格与衍执院做个赌约?”

    “我说有,那便是有。”

    虽说是女流之辈,但道出这句话的时候,衍生的眼中露出一道上位者所具不可亵渎的气势。

    “那赌什么?”

    “我让你继续回到北疆。”

    “条件是?”

    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来,衍生缓缓的道,“我要你替大唐镇守北疆二十年,让百姓安居乐业,无刀戈纷乱,无荒灾旱涝,更无食不果腹,最为重要的是你随时随刻都要听候朝廷的调遣,如何?”

    刘希默不作声。

    任凭刘希怎么盘算,他都没有预料到会有衍生来寻他做这个赌约的事情,镇守李唐北地二十年,听候差遣,换句话说就是要为李唐朝廷为奴二十载。

    这是个机会,刘希心里清楚的明白,二十年的机会足够他将北地经营出铁桶一块,哪怕是自立为王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至于誓约,那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认与不认还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儿,而且他刘希也从未承认自己是一诺千金的君子。

    衍生所说正是刘希所想要的,但他却不能立马答应,兵法有云围师必阙,眼下的处境也同样适合。

    或许这只是衍生的一个试探,刘希唯有不冷不淡,才会让衍生觉得他对北地并无多少兴趣,更加安心的推行这个赌约。

    见刘希不出声,衍生又是轻声道,“二十年对修行人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我这个赌约正是你想要的历练,难道就不觉得心动?”

    没有出声,刘希双膝盘坐在石床上缓缓闭上了眼,见得此景,与那眉宇间涌出怒意的德叔摆了摆手,转身往着牢狱外走去。

    牢狱之外,阴雨连绵不觉,落在渐渐远去的马车毂辕间,也打在了东陵王府前挂着的两盏大红灯笼上。

    “咳咳……”

    书房内,东陵王又是急骤的咳嗽起来,瘦弱的身体在紫色华服下剧烈颤抖着,将一旁的身着褐色长衫浓眉大眼之人给惊吓的忙端起茶水上前。

    “王爷,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

    喝了口茶水,缓过来的东陵王露出个苦笑,“老毛病了,本王也已经习惯了,王大人,你这些天替本王去联络‘鹰扬’吧!”

    闻言,褐色衣服之人脸色大变,“王爷,眼下动用‘鹰扬’是不是为时过早?”

    从宽大的能将整个身子埋进其中的座椅上起了来,东陵王面上满是苦笑之色,“二十年了,鹏华,整整二十年过去了,大唐哪里还有盛唐之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唐如同那快要没入西山的残日,决不允许……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东陵王惨白的脸上多了异样的红晕,如同摸了女孩儿家的胭脂彩粉。

    “可是王爷,你这番做,极有可能动了大唐的根基啊!”

    眼中闪过一丝的决绝,东陵王缓缓地道,“当年你我做这个决定时,就注定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博弈……”

    夜色下的嘉陵城,众多被雨水洗涤的小巷内,一道身影踏水疾行,很快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屋子中,三长两短敲了敲木门。

    很快,木门打开一条缝隙,那身影钻了进去,待他还没走进屋子中,便有一个小娃冲进了他的怀中。

    “小灵儿,你别着急,玉生他不会有事的。”

    将怀中小脸上堆满哭意的小灵儿好生安抚了一番,马绣这才与小武以及田薰儿道,“我打听到了,玉生被关进了暗牢,现在朝廷因‘光武’一事要求严惩玉生的官员很多,可唐皇给拦了下来。”

    小武接声道,“这么说玉生是暂且无性命之忧?”

    接过田薰儿递来的方巾,马绣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看来展复与李云鹤之事外人还不知情,否则动静不会这样,只是唐皇应该只晓得,而他却没有要了玉生的性命,如此看来玉生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那刘郎什么时候能出来?”

    一旁田薰儿忧心忡忡的道了一句,红肿的双眼中尽是血色,显然极为担心着刘希。

    “唉,玉生既然能让唐皇起不了杀机,应该有他的办法,我们还是等等再说……”

    马绣叹了口气,在他心里,也委实没有底,从刘希踏入嘉陵那刻起,便是一场赌博的开始,而他们只能等着最终的开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