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圣怒

第二百四十一章 圣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寂静,秋风咋起,寒气寥寥间,天地万物都不见了动静,唯有星辰如初,透过漫天的浓稠的黑幕,洒下点点斑驳的光晕。

    似要将这整座长安城给照得个透亮。

    “将军,这……”

    石街上的血已经凝成黑红之色,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更为重要的是大汉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太子爷就倒在了自己的眼前,负责巡防的禁军校尉早已经吓得半死。

    听闻身边侍卫请示,脸色已经发白的校尉知晓是眼前一切并非幻想,当即满肚子的委屈,怎番就让他遇上了这种事?

    不知所措之下,那校尉唯有一边命左右在周遭警戒,闲杂人等一律不让靠近,并一边命人去通报禁军统领。

    一阵寒凉的秋风从巷道深处而来,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禁军校尉那魁梧的身子不由的哆嗦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长安城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

    皇城内,不同别处,灯火通明,宛若白昼。

    平日里动作极为缓慢的汤若问正疾步而行,宽大的衣袍扣子甚至都系错了,错位的衣衫就他那肥胖的身体裹的更加严实,腰间的一堆肉几欲是被勒出了圈来。

    “让开!”

    或许是嫌那在前掌灯的小太监走路太过缓慢,汤若问一把将他给推到了别处,在满身肥肉的晃动下,眨眼间就将那几个跟随其后的小太监给甩下了。

    昭阳殿前,汤若问喘了几口大气,心中却是异常复杂。

    圣上今夜在皇后娘娘处过夜,而宫外却得到太子命陨的消息,这让他可如何去禀报?

    可是这等大事终究是要让圣上与皇后知晓的。

    犹豫了稍许,汤若问也顾不上将额头上挂着的汗珠给擦去,上前将当值的司礼监太监挥手退了去,自己则是蹑手蹑脚的进了昭阳殿。

    殿内烛火燃得正旺,几个侍女偷偷的打着盹,安静的宫殿内听不到半点的声响,当他刚走到寝殿的门外,便听到殿内传来了刘斯的声音,“发生了何事?”

    在御前侍奉多年的汤若问明白圣上入睡很浅,风吹草动之声就能将他惊扰出梦。

    “圣上……”

    说到这里,汤若问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心中也越发忐忑了起来,只觉得整颗心似乎要从他的喉咙里跳了出。

    “不是该司礼监的当值么?你这老奴怎么过来了?”

    “回圣上,刚才禁军来报……”

    话说至此,内殿已有脚步声传来,不多时身穿亵、衣的刘斯出现在了汤若问的身前,面色凝重如冰,目光锐利如剑,“禁军大半夜的传来消息,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满脸挣扎的模样,汤若问最终用那弱不可闻的声音道,“禁军传报,太子在宫城外遭奸人所害……”

    “什么!”

    刘斯震惊之时,内殿正要走出的皇后当即瘫倒在地,当即是泪雨满面,哭得个痛苦异常。

    三角眼中尽是杀机,刘斯咬牙切齿的问道,“可知道是何人为之?”

    感受到那冰冷的杀气,汤若问更是不敢抬头,跪倒在一边,“回圣上,禁军说在现场的羽箭为‘飞鹞矢’,剑则是‘百练剑’……”

    飞鹞乃是唐国九环湖才有的一种飞鸟,体态轻盈,用其羽翼做出的箭矢可破风数里;百练则是唐朝开国之君所创,将寒铁百练成精钢,可削铁如泥。

    此二者无不是唐国之利器。

    所以将下面的话,汤若问不敢再说,毕竟内侍是不能涉及朝政,他能做的就是将现场实情告知圣上。

    “摆驾文华殿,将廷尉、禁军都统、长安令都给朕找来。”

    满目寒光,刘斯又是道了句,“还有天枢掌事。”

    “老奴领旨。”

    夜色依旧那番深沉,可是整个长安城却沸腾了。

    文华殿内,刘斯脸色阴沉的吓人,“宫城之外,离皇宫不足数里,我大汉的太子竟然被人在宫城外杀了,你们都是朝中重臣,你们说,这种事朕该如何处置?”

    朝臣显然也是刚刚在入宫的路上才知晓发生了何事,直到此时,也皆是震惊万分,遂面面相觑之下,没人敢出声。

    见得这情形,刘斯猛地将身前的桌案给掀落,桌案上摆着的奏折散落了一地,候在不远的汤若问被砚台里浓墨泼得一脸,却丝毫不敢有半点的动作。

    殿下,文臣武将跪成一团,仍是无一人敢言语。

    “御林军,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听刘斯此言,御林军都统邵飞不由头皮发麻,这几日刚好御林军与龙骑卫换防,却发生了这等事,于情于理,他都难辞其咎。

    在其位,当其责。

    “回圣上,末将护卫皇城安全不周,甘愿听从圣上发落。”

    此时此刻,邵飞明白所有的辩解不如一句请罪来的实在,罗列种种理由为他自己开脱,只会让圣上更加恼怒。

    “来人,将他给朕打入天牢,等候发落。”

    殿中,群臣一片骇然。

    “长安令,你可有发现?”

    有了刚才的一幕,长安令舒荃听得刘斯问他,整个人都随之一哆嗦,忙再度跪伏在地,说话结巴了起来,“回……回圣上,臣收到消息便立马……立马去了……”

    说到这里,舒荃顿了下来,他可不敢将刘风被杀之地就这样说了出来,更添圣怒,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犹豫了片刻,舒荃这才又是结结巴巴的道,“臣……臣仔细查探后,发现凶器为‘飞鹞矢’与‘百练剑’……”

    说道这里,舒荃又是停了下来,有些话他不敢说,有些事他也不敢下定论,唯有胡乱的抹了一把额头不断溢出的汗珠,小声翼翼的继续说道,“臣已经派人全城搜说,应该……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哼!”

    怒哼之下,刘斯三角眼涨得通红,目光狠厉似要将人给活生生的吞了下去,一脚踢开先前掉落在地的砚台。

    砚台沿着白玉石阶滚落,撞击之声清脆响亮,回荡在众人耳边。

    “给你十日期限,必须要抓到凶手,否则提头来见朕!”

    舒荃正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只听耳边又传来刘斯的声音。

    “唐国的人在长安城内胡作非为,朕定然是饶不了他们的,传旨给龙骑卫,立刻将唐国的使臣全部诛杀!”

    此言一出,长安令舒荃悬着的心顿时松了一半,虽然‘飞鹞矢’与‘百练剑’乃是唐人所用的兵器,但没有人敢下定论刺杀太子的乃是唐人,如今圣上旨意如此,那他也不愁破不了案,到时候径直往这些唐国使臣身上推,反正死人也不会开口辩白。

    而且圣上也不会听这些人的辩白。

    舒荃的如意算盘刘斯自然是不曾知晓,又是发了一通怒火后,刘斯给众人都下了通牒,继而将一群心惊胆战的人给撵了出去。

    众人走后,刘斯瞥了眼正在弯身收拾散落一地奏折的汤若问,"让邱波进来。”

    闻言,汤若问忙弓着身子退到殿外,不多时,便引着一个身穿华服,举止间满是儒雅的老者走了进来。

    此人便是‘天枢’的执掌者,邱波。

    并非有所的修行之士能断了红尘之心,不顾那权势与钱财诱惑,所以他们被朝廷所招揽,成了地位崇高的供奉。

    刘汉‘天枢’,李唐‘承佑’无不是如此。

    邱波弯身作了一礼,“见过圣上。”

    不作多言,刘希径直开口问道,“这幕后之人究竟是谁?”

    虽已经料到会被这番问话,但邱波皱了皱眉头,“回禀圣上,微臣在察觉到长安城内有高手交战时便赶了过去,只可惜晚了一步,从气息来看,对方的修为极高,已入元神之境。”

    “哗啦!”

    那些被汤若问拾掇好的奏折再次被恼怒的刘斯踢落在地。

    “你执掌‘天枢’,要做的便是对进入长安城的修行之士严加监控,如今,却跑来告诉朕杀了太子的凶手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那朕要你何用!”

    刘斯胸口起伏不断,脸色涨得通红,三角眼怒瞪,满目凶光。

    殿下的邱波便是那番的立着,不敢多言。

    许久,似乎平静了稍许,刘斯瞧了眼伫立在原地,与大殿四周铜柱无异的邱波,“可是那些唐人所为?”

    “自从圣上吩咐以来,臣便对那些唐人严加监视,他们之中有兵家的人,但修为尚不至此。”

    “可有儒家的人?”

    “从那人的气息来看,并非儒家之人,与各大宗派似乎都没有关联,应该是个江湖人士。”

    “江湖人士?”

    刘斯低声念了一句,继而只见一道亮光闪出,刘斯将他身旁的宝剑拔起,疾步匆匆的下了台阶,在汤若问震惊的模样中,将宝剑对准了邱波了喉咙。

    “你竟然让一个江湖草莽在朕的京城内杀了朕的太子!”

    寒光凌冽,仿若下一刻邱波便要喋血大殿。

    “圣上,微臣听闻近些日子靖王招募了不少江湖人士。”

    剑锋寒光再起,泛开一缕的鲜红血色。

    “朕的子嗣,朕清楚。”

    说罢,当啷一声之后,刘斯将宝剑扔到了地上,“你出去吧,三日后,朕要见到幕后凶手。”

    如同是失了精气,刘斯在汤若问的搀扶下缓缓走向龙椅,坐下闭目,像是颇为劳累,需要歇息一般。

    许久,刘斯如自言自语那番,开口道了一句,“派些影卫去靖王府那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