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牢狱

第二百六十三章 牢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昏暗的灯光下,牢狱的走到脏乱不堪,一股霉臭味扑鼻而来,只让人觉得呕吐难忍。

    “赶紧走!”

    押着刘希三人的是先前那偏将的亲信,瘦高个儿,此刻仿佛如耀武扬威的将军般,不断的呵斥着刘希他们。

    自然,对这种人,刘希是不会理会,他正左右打量,寻找着田薰儿他们的下落。

    沿着牢狱的道路曲曲折折拐了几拐,刘希突然听得身后马绣一身轻呼,“玉生,快看。”

    循声望去,只见前面不远,林逸、田薰儿、吴双儿、鲁蕊儿、秦依然等人都分别关在了两侧。

    想来是听着了动静,田薰儿与吴双儿靠在牢门前,双目紧紧的盯着刘希,白皙的脸上满是让人心疼的楚楚可怜模样。

    “刘郎……”

    “公子……”

    二女皆是低声轻唤。

    见得此景,刘希不免好生的难受,想他自己几进几出牢狱都不觉有什么,但田薰儿她们可是娇滴滴的女孩儿家,这次随自己入了这受苦的地儿,怎能不让他有所愧疚。

    可是刘希还未开口,那瘦高个却满是****笑意的走上前,“小娘子们,这姓刘的逆贼明日便要问斩了,跟着他是受死,不如跟大人我……”

    话还没说完,那瘦高个的脖颈上便多了柄长剑,剑身泛着幽幽冷光,牢狱中灯火虽然昏暗,但依旧觉得寒光扎人眼睛。

    “你……你……干什么……”

    脖子上那道锋利让瘦高个头皮发麻,说话也结巴了起来,惨白的脸上汗珠随之溢出,“你们……这是要劫狱……牢外有重兵把守,你们可要想清楚……”

    甩出最后一个杀手锏,瘦高个汗如雨下。

    “重兵把守?”

    刘希轻声念叨了一句,继而嘴角一丝笑意闪过,“重兵把守又如何,在我眼中不过是蝼蚁!”

    说罢纵身上前,一掌击在瘦高个的胸口,当即铸铁的铠甲四分五裂,瘦高个闷呼一声,飞落在地,没了动弹。

    刘希这一出手,小武与马绣当即也纷纷出手,将四周要围上前的兵卒杀了个干净。

    牢狱里,田薰儿白皙的手指将门上挂着的黑铁锁给捏碎,率先冲了出来,待看到兵卒已全都丢了性命,便一个折身想要扑进刘希的怀里,想来是又想到周边马绣等人,硬是生生的止住了身形。

    在离刘希一尺之处,双眼脉脉含情,“刘郎,你终于回来了。”

    拂平田薰儿略微凌乱的长发,刘希很是心疼的道了句,“让薰儿受苦了。”

    听得刘希这一句话,田薰儿只觉得心中再多的委屈都化作了烟消云散,抿嘴轻笑着摇了摇头,也在这时,吴双儿抱着灵儿从后面扑了过来,小丫头倒是没有她这番的顾忌,整个人都冲进了刘希的怀里。

    “公子,你没事,双儿就放心了,那死太监太可恶了,要不是林大哥极力劝阻,双儿就带人去杀了他!”

    乖巧柔弱的吴双儿口中竟是道出这等有杀机的话,着实让刘希吃惊,但更多的确实感动。

    伸手在吴双儿额头上摸了摸,刘希故意板着个脸,“以后不许你说打打杀杀的事情,姑娘家儿性情可不能这么暴戾。”

    说罢,刘希抱起一直拽着他衣服的小灵儿,小家伙不知是受了吴双儿话的影响,还是刚才刘希大开杀戒散出的血腥味儿,整个小脸上眉眼蹙成了一团,似乎是要露出一副凶悍的模样来。

    “也在说你呢,小家伙,不许再乱发脾气。”

    刘希捏了捏小灵儿的光嫩的脸蛋儿,小家伙当即像是变了脸似得,眉开眼笑的朝着刘希的脸上贴去。

    “人已经杀了,玉生是不是该说说接下来的计划了吧?”

    牢狱中的林逸伸了个懒腰,一只手提着葫芦,一只手将挂着的铁锁像摘果子那般轻松摘去后,大步朝着刘希走来。

    一直以来,他都知晓刘希心中藏着一个忧虑,如今好不容易得来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林逸便劝服了众人束手就擒。

    其实,林逸这也是在赌,若是这马三立等不急刘希回来,提前要对众人下手,那只能动手反抗了。

    那番,不但失去了盘活全局的一步棋子,也使得自身处在了极为不利的境界,所以这几日表面上林逸是安然自若,其实内心里却是极为的担忧。

    如今,刘希回来了,他也能将重担给卸了下来,不禁觉得胸中畅快了许多,手中的葫芦也对着嘴,想要喝上几口,却又听得耳边一声娇斥声传来。

    当即袄衣下的瘦弱身躯微微一颤,林逸脸上僵硬的回首与鲁蕊儿笑了笑,继而讪讪又是将葫芦挂回了腰间。

    “当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看到林逸这模样,马绣不免取笑了一句,听得这句话,林逸倒也不恼,舔了舔嘴唇后,仰首挺胸装作气度非凡的与马绣道了一句,“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

    自然,嬉笑归嬉笑,刘希带着众人往牢狱的前方走去,周边那些囚徒也是瞧见了刚才杀人的场景,虽说是穷凶极恶之人,但却没人敢发出声音来,皆是钻进了角落,生怕自己惹恼了刘希等人,而引来杀身之祸。

    走过几道铁门,紧随刘希身后的小武低声问了句,“我们这是要出去?”

    “当然不。”

    在狱卒歇息的桌子前坐了下来,刘希摇了摇头,刚才那地方太过血腥,因而不愿几女在那待着。

    马绣一屁股随着坐下,晃了晃桌上破旧的茶壶,发现里面半滴水都没有,当即有些不快的砸了砸嘴,“请神容易送神难,哪能就这样轻易的出去?”

    林逸抽了条长凳,用袖子擦了擦,送到鲁蕊儿身边,“大家凑合着坐坐,稍后我与小武兄弟出去拿些家什来,顺道带点饭菜。”

    话音刚落下,马绣便笑着应道,“这种小事,怎么能劳烦梦觉兄的大驾,我与小武去便成。”

    打着出去偷喝酒的如意算盘被马绣这么一搅合,林逸顿时大急,一个劲的朝着马绣使眼色,可是后者却假装瞧不见一般,故意转过头,很是正经的与小武商量着带哪些物件来。

    “我们要在这住很久么?”

    依偎在刘希的一边,吴双儿眨着大眼,轻声细语的问了一声。

    脸在小灵儿光嫩的脸蛋上蹭了蹭,刘希笑着低声道,“应该要快了,毕竟,马三平可是等不急了呢……”

    听得这句话,吴双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不明白刘希话中的意思,但有只要刘希在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林逸得偿所愿的与小武、马绣一道出去取东西去了,回来不免是带了些酒气,被鲁蕊儿在腰间狠狠的掐了几下,虽然是疼得面色扭曲了,但想起先前喝酒时的畅快淋漓,哪里还觉得这疼痛算回事?

    牢狱外看守着一个营的兵力,却没人敢进牢狱一步,想来是知晓了瘦高个已经丢了性命,遂只要刘希等人不离开牢狱,便算是完成了任务。

    而牢狱里的刘希几人对着灯火下起了象棋,田薰儿等人则是不做声的在一旁,或是观棋,或是看着经卷,又或是坐着女红之物,倒也是觉得悠闲。

    若不是四周潮湿昏暗,此番所做,也正是她们平日里在军营里所做之事。

    “我打赌,此刻的马三平已经在写邀功信了。”

    马绣笑着丢下一枚棋子,他的话刚说完,林逸等人便笑了,很显然,众人都在坐等看好戏。

    就这番,像是在山中不知岁月寒一般,在昏暗的牢狱里,棋局上酣战正是兴起,全然不知到了什么时辰。

    阳曲城的县尊府里,一身飞莽服的马三立面上喜色难收,刘希虽然是阳曲城之主,但却不是名正言顺的阳曲城县尊,遂一直将这县尊府作为林逸办公的地儿,而如今,马三平作为阳曲城最为得势的人,自然是从客栈搬到了县尊府里。

    此刻的马三平正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这才从身旁后者的青衣小太监手中接过镶着一颗蓝宝石的毡帽,很是仔细的戴在了头上,稍后又是将散在肩头的长发好生仔细的理了理。

    “前洲军那边派人去牢里了么?”

    “公公您昨日便吩咐了,那前洲军又怎敢有所懈怠,想必已经早早的派人去将那帮逆贼押送往法场去了。”

    马三立的眉间又是多了几分喜色,接过拂尘在胸前挥了挥,捏了个兰花指,与身边的小太监嗤鼻一笑,“走吧,今个儿事情多,得早点完事,这才能落了个轻松。”

    闻言,青衣小太监一边替马三立披上大氅,一边谄媚的笑道,“有公公您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小的只等着随公公回京了。”

    屋外,马车周边除了先前带来的随从,还有一个营的兵力护卫着,出了门的马三平看着众多的兵丁,这本是莫名惧怕心当下变得安稳了下来。

    有如此众多的人护卫周全,还能惧怕什么?

    挥了挥手中的拂尘,马三立看了眼远处法场的方向,大街上鲜有行人,向前两日一般的寂静。

    想来这些老百姓也是识时务的人,这番,又怎能闹出事情来。

    只待完了今日事,回京领赏。

    心中大喜,马三立在一干随从的簇拥间登上了马车,朝着法场的地方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