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湖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近傍晚,远远望见那片烟波浩渺的碧水时,叶牧勒住马,知道自己失算了。

    他并不清楚游戏中的所谓历史究竟是多久远前的现实,但显然,既然其间相隔的时间能让山谷变成平地,自然也可以让一片如此浩大的湖泊消失无踪。

    这片湖泊正拦在山谷方向的必经之路上,绕路的话需要不少时间。今晚之前,看来是到不了那片山谷了。

    前往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还带着三个孩子,赶夜路不是明智之举。

    临水的地方,应该会有人家。叶牧感觉着怀中沉甸甸的钱袋,决定在附近找个地方投宿,也让孩子们好好休息一下,吃顿热乎饭菜。

    他们下了官道,沿被人畜踩踏而出的小路向着那片湖泊行去,坐在白羊背上睁大眼睛兴致勃勃四处张望的叶暖突然咦了一声,抬手指向一边:

    “爹爹看~那儿有个人在睡觉。”

    叶牧循声望去,确实在一丛茂草掩映下,伸出了一双穿着草鞋的大脚,孤伶伶横在那里一动不动。

    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心生了不详预感,示意孩子们噤声,他翻身下马,谨慎地接近后,从背上摘下一把刀,连鞘一起前伸轻轻拨开了草丛。

    一群蝇虫轰地一声炸起飞舞,显出了原本被密密麻麻覆盖住的一张扭曲脸孔。

    大张着的嘴巴像是在无声地呐喊,面容腐烂严重无法辨识,而胸前是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两边的肉翻开着发黑溃烂,这人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并且……叶牧看了一眼那张开的口中一团明显新鲜得多的连着羽毛的血肉,皱了皱眉。

    是行尸,不知道那刀伤是生前受的致命伤,还是尸变后被人砍出的伤痕。

    但是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且不说军队封锁了战场一带还派了小队巡逻清剿,就是按行尸的速度来说,这些时日也明显不够它绕过长益城来到这里。

    无论如何,这一带都不安全了。

    告诫孩子们警醒些后,叶牧持刀牵着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满心戒备地护着一行来到了湖边。

    一路无事。

    既然发现了行尸的踪迹,露宿就成了最差的选择,天黑之前,务必要找到一处投宿的地方。

    叶牧牵着马,和湖水拉开一段距离沿岸边走着,随时提防着可能出现的行尸。湖旁的视野较为开阔,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发现。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暖橘色的日头自葳蕤青山边探出半张脸,在浩瀚的水面上映出金红色的粼粼流光。湖面滟潋,有微微的风吹过,绞碎了一片流金,似乎间或有鱼儿巡游,激起一尾涟漪又消失不见。归巢的雀鸟鸣啼,伴着风间传来青草的清香,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这等美景叶牧现下是无福消受了,无忧无虑的三个孩子倒是开心得很,连一路昏昏欲睡的叶茗都睁开了眼,将小脑袋支在叶暖的肩膀上,盯着那片湖水看得目不转睛。

    岸边芦草间,哗啦一声水响,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爬起,湿透了黏在脸上的缕缕乱发间,是青白的肤色惊恐的眼。

    活人。

    那人见到叶牧一行,一个哆嗦似见了鬼般,当即扎着手转身又重重投进了水里,激起好大一片水花。

    “我说——”叶牧微微扬声试图将那人安抚出来,问清楚附近的情况,“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看,我还带着三个孩子。”

    叶暖也跟着开口叫:“是呀,叔叔~你出来吧,水里多冷呀。”

    软软甜甜的童音在风中消散。

    水面一动也不动。

    倒是似乎有隐约的嘶吼声接近了。

    等了一会,直到能看清远方蹒跚而来的憧憧身影,湖面依然寂然一片。

    将坐骑牵得离岸边更远了些防备那人自水中突然袭击。叶牧嘱咐孩子们当心后,拔刀闪身向尸群迎了上去。

    经了昨夜一役后,现在他重新对上行动缓慢的行尸,应付起来显然轻松了不少。尽管这一拨行尸足有十数只之多,依然瞬息间便被尽数解决。

    回过身,他颇为无语地发现之前那人竟趁着这短短的空当迅速潜上了岸,此刻正举着扇大贝壳哆哆嗦嗦地比在叶暖的脖颈高度,离她的脖子足有一掌宽距离,双眼惊惶地看着这边,底气不足地吼着:

    “你……你别过来!”

    从叶牧的方向能看到叶茗那条小蛇悄无声息地游到了那人裸着踩在地上的一双泥足边,昂首吐信,像是很嫌弃地在考虑要不要下嘴,叶茗本人依然靠在叶暖肩上不动,借着那人看不到的角度,朝天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而叶暖手里捏着从口袋中拉出的半截软鞭,一双眼睛骨碌碌直转,满脸兴奋地看着这边,似乎觉得十分新奇好玩,一点畏惧之色都没有。

    看着叶苍趁那人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已经悄然下马摸到了对方身后,袖中匕首滑出作势欲刺,叶牧连忙喝止:

    “住手。”

    那人惊了一跳,下意识地挪开了手中贝壳,又赶忙慌慌张张地比回去,结结巴巴地嚷着:

    “不……不住!”

    经了这声喝他倒是镇定了不少,说话也流畅了:“你把刀扔下!”说着威胁地比了比手中的贝壳——依旧离着叶暖的脖子老远生怕蹭着小姑娘的嫩皮,“不然我对她不客气!”

    “……”叶牧非常干脆地松开手,双刀坠地。

    那人咕咚咽了下口水,开口时不自觉地成了商量的语气:“那啥,有吃的没?”又急急补充,“给块干粮就成,真的,不挑。”

    叶牧心电急转正考虑如何搭话,原本乖巧沉默的储备粮却愤怒地“咩!”了一声,一蹄子踢了上去,那人没防备之下一个趔趄,被白羊一头狠狠拱上,“咕咚”一声撞晕在地不动了。

    逐风挪了几步,假装不经意地从那人身上踩了过去。

    脚尖一勾将刀挑到半空一把抓住收起,叶牧走过来看看,确认人真的晕过去了,便先放到一边不管。

    他分别摸了摸叶茗和叶苍的头,夸奖道:“干得好。”然后又轻轻戳戳叶暖的额头,微微俯身和委屈地摸着额头的她平视,无奈地教育道:“暖暖,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或者不要轻举妄动,伪装好自己让对方轻视,然后找机会一举反击;或者立刻反击拖延时间,同时及时大声求救知道吗?不要因为轻视别人或者觉得好玩就随便把自己置于险地,意外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的。像是刚才那人,你可能觉得很有趣又没什么危险,但如果那贝壳上淬了毒呢?那么近的距离,稍微不小心就会被割到吧?何况,”他摸了摸叶暖的小脑袋,放缓了语气,“你知道爹爹看到你被人劫持着有多担心吗,暖暖也舍不得爹爹难过吧?”

    叶暖带着哭音说:“爹爹,暖暖记住啦。”又伸出小手笨拙地摸了摸叶牧硬硬的头发,“暖暖听话,爹爹不难过哦。”

    “乖。”叶牧将她抱到怀中,安慰地拍了拍背,和叶苍说:“苍儿,你先和茗儿坐一起,咱们再走一段,前头应该有村子。”说着一手提起脚边那个倒霉的劫匪,粗鲁地直接横放到了逐风的马鞍上。

    逐风不满地喷了口气,使劲抖了抖身体颠得背上的人在晕迷中闷哼一声,这才心满意足地迈开步子跟在叶牧身后。

    暮霭中,一座依水而建的小小村落在视野里渐渐分明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需求,改了一下湖边地形

    这章里头写到砍行尸如砍瓜切菜时,我心里在呐喊着“少年恭喜你!升级了!”,几次差点手误直接打出来,扳得十分辛苦。

    好想加个升级的那么一道白光……可惜是写实向o(╯□╰)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