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假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尖利的虫鸣声响起的一瞬间,叶牧警觉地刹住脚步,一闪身后背贴到石壁上,垂下手中的双刀防止其反光暴露行踪,将身影彻底隐藏在了阴暗的角落中。

    他的视线落到一旁漂浮着的信息栏上,那里连连跳动出了新的信息。

    您杀死了食腐妖,获得七杀殿声望50

    您杀死了弱小的食腐妖,获得七杀殿声望30

    您杀死了狂暴魔,获得雇佣兵声望50,七杀殿声望100

    您杀死了食腐妖,获得七杀殿声望50

    您杀死了食腐妖,获得七杀殿声望50

    雇佣兵声望为正,相关锁定功能恢复。

    [地区]警告!洞窟中有小股敌军出没!警告!洞窟中有小股敌军出没!

    [当前]寄生妖(地):有人类,有人类,在哪里?在哪里?

    [当前]寄生妖(地):耐心等,耐心等,发现了,发现了。

    [当前]寄生妖(地):戛——

    [当前]寄生妖(地):好危险,好危险,快点逃!快点逃!

    他感到左手腕处一热,不及查看,就看到远远地从洞窟顶部掉下来一个灰扑扑的瘦小身影,四肢着地灵活地飞快向这边跑了过来。

    静待它飞奔进了攻击范围,刀光倏然扬起,自暗处发动的突袭迎上那股冲力,轻而易举地将妖魔横切成了两半。

    尚未做出下一步应对,眼角余光已瞥到有影子一闪,迅疾回刀格挡住攻击,“铿——”一声,是兵器交鸣的声响。

    叶牧心中一怔,对方的攻势却毫不停歇地连连袭来,攻击角度阴诡毒辣,招招向着要害而来。

    凭着身体的出色本能意识见招拆招,勉强打了个旗鼓相当。腾挪过招时他已确认对方是个人类。昏暗的通道中看不清面容,隐约可以看出手中的一对武器有着形似剑的轮廓。

    险之又险地挡下划向颈部的利刃,刀光闪过,那一抹亮色间,极快地晃过一片眼熟的精美布料绣纹。

    心念电转间,他旋身闪过下一波攻击,紧随身体的移动,左手的刀扬起铮然架住变招刺来的剑锋,唤出心中猜测的那个名字:

    “贺凉?”

    对方突然收了攻势,后跃拉开距离。沉默了一瞬后,贺凉那平静温和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语调仍是一贯的不疾不徐:

    “叶兄。”

    不等叶牧回应,他极为自然地接着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跟我来。”

    从容得就像之前那直欲置人于死地的攻击,不是出自他手中一般。

    虑及在此僵持下去亦无益处,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确定印象中没有哪种妖魔能读取人的记忆或模仿人的外貌后,叶牧静静握紧手中的双刀,应道:

    “好。”

    熟稔地在九曲八绕的洞窟间迅速前行,分出一丝注意力捕捉着尾随在身后那几不可闻的足音,贺凉认真地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之前在船上,黑龙长长的身体气势惊人地自身边呼啸而过的时候,他被一团血红色的光芒包围了,当眼前重放光明时,他已然身处这个地方。

    在无人看见的地方,贺凉讽刺地一笑,似苦涩又似怀念。

    他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再踏入的这个地方。

    七杀殿。

    收拾心情,疾行中的双足一点地面,借着惯性向前高高跃起,在半空中向侧旁斜扬了一下手臂,随着武器刺入*的滞涩感,调整了身姿顺势落地,轻巧得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抖了一下剑尖,将上面串着的寄生妖尸体甩至一旁,前行的速度没有慢下半分。

    万物有灵,各有所长,世间各种奇事怪谈屡见不鲜。但一瞬间便能使人到达百里之外的术法,他从前却是闻所未闻,即便是一心寻求仙术天道的重霄门,也未曾有过这般神通。

    那条墨龙虽然凶悍难缠,但是也决计没有这样的能力。

    在这里遇到叶牧,对他来说着实出乎意料,但略一深思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他想起那时在脑海中响起的声音,以当时的情形来看,这位叶兄,显然在和墨龙对话。

    之后的异状,亦是在他们撞到一起后发生的。

    仅凭这两点或许还不至于引起贺凉的重视,然而对方身上穿的,是与七杀殿的服装风格如出一辙的黑甲,隐秘处亦有七杀殿的暗记,可他却十分确信,七杀殿从未发放过这样的防具——加上这点,便足以让他立意一探究竟了。

    对方的身手有种奇异的违和感,尽管招式毫无章法,应变倒还算迅速,每每做出的攻击精准犀利应付起来颇为棘手,但也只有向着各处要害攻击的几个套路,潜行技巧勉强到了入门级的水准,不过是仗着出色的协调性与灵活度,尚能看得过去。

    一言以蔽之,就像一个本来的高手,突然遗忘了所有的武艺技巧,仅靠着身体的本能从头开始学起一般。

    因此在刚刚昏暗的光线下,他才会误以为对方是被寄生妖控制了的七杀殿弟子,发动了毫不留情的攻击。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位叶兄,是助力,是仇敌,还是只是……适逢其会呢。

    扳动了某处隐秘的开关,石壁忽然翻转过来,露出了个一人宽的入口,有柔和的光从里面流泻出来,看在在黑暗中待久了的人眼中,不由有些目眩。

    当先走入那片光亮,贺凉回首,微笑不带一丝阴霾,若是无视掉他那身华服上溅上的大片血迹,以及手边仍露着的那对寒光闪闪的袖剑,看起来倒着实像个亲切好客的主人了。

    “叶兄,请。”

    叶牧迎着光微微眯了下眼,目光掠过那对袖剑,没有片刻犹豫,迈步走了进去,平静得就像真的只是在回应主人热情的邀请一般。

    石壁随即翻转回来,隔绝了那一室光明。

    不同于狭小的入口,这片隐藏在机关后的空间,出乎意料的宽广空旷。

    高高的穹顶上□在外的岩石纹理昭示着这里仍是山腹之中,空气却清爽而新鲜。脚下的泥土松软潮湿,密密生长着寸许长顶着一对嫩绿小叶的植物,绿茸茸厚厚铺开来壮观无比,像是一层天然的地毯。有几块长条的大块岩石随意置于其间,看起来是作休憩之用。四周的石壁下挤挤挨挨地蹲着一大簇一大簇雪白的蘑菇,最大的一朵足有脸盆般大小,小的也有碗口般大,边缘略微呈现出半透明状的菌盖罩在地上,几乎看不到短短的菌柄,发出着柔和却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洞窟。

    贺凉走至空地上,转身面对叶牧,袖剑滑回袖中隐匿不见,抬手揖了一礼。

    “那么,重新见过。在下贺凉,七杀殿六代弟子,忝居首席。之前多有隐瞒,还请见谅。”他的语气依旧平和,问话却是单刀直入,“不知叶兄,又是何人?现下,意欲何为?”

    叶牧倒提着刀,抱拳还了一礼,亦是很直接地答道:

    “在下叶牧,不记得门派出身,过往经历。”说着听来匪夷所思的话,将弱点示于人前,他的表情仍然平静无比,“我在这世上的记忆只从前些天开始,除了自己的孩子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眼下的情形,对方明显对这七杀殿相当熟悉,而自己的身体,说到底亦和七杀殿的路数割舍不开。他并不擅长虚言矫饰,无论这位贺公子表明的身份是真是假,有无试探,与其遮遮掩掩编造漏洞百出的谎言,倒不如摊开来说,直接给出最难以置信的真实答案。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的“真实”。

    他继续说道:

    “船上遇见的那条黑龙袭来时,在下曾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意识,回过神来已身处此间洞窟。不知贺少侠是如何来此,是否知道后来情况?”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无需掩饰的迫切。

    即便得到的是这样看似敷衍的回答,贺凉仍旧是一直微笑着认真倾听,神色无比专注,此时他摇了摇头,如实答道:

    “在下亦是那时忽然到了此地,并不知船上后来如何。”随即他又安慰道,“不过那位罗姑娘,实际上是在下的同门,平时最是机敏灵变,急公好义,有她照拂,料想孩子们不会有事。”

    沉吟了一下,他有些难于启齿地开了口:

    “只是既然你我二人均于那时到了此地,当时令郎亦在一旁,会不会……”

    呼吸一滞,叶牧沉默了一瞬,闭了闭眼,开口,听到自己的声音僵硬地吐出那几个字:

    “他被妖魔杀死了。”

    一个“死”字,重逾千钧,他仿佛又感受到了那一瞬间,全身都几乎为之冻结的愤怒绝望。

    他看向表情终于起了变化的贺凉,静静说:

    “我晚了一步。”

    “现在我想要尽快赶到孩子们身边,确认他们安好。贺少侠可知,此处洞窟的出路?”

    “万望告知,不胜感激。”

    贺凉偏了偏头,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消失无踪,用一种全然陌生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着叶牧,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一般。任谁也猜不透他此时心中想了什么。

    接着他爽快地说:

    “好。”

    “我知道一处密道,可以通到外面。”

    不过他们却是走不了了。

    这座庞大的山内迷宫中,正在每一个角落,每一条通道,每一所房间中,进行着无休无止的厮杀。

    对峙双方,是妖魔,和那些自血池中爬出,继承了生前的实力技艺,不知痛苦疲倦和死亡的,复仇机器。

    发现事情不对,及时退回到那处隐藏洞窟后,二人相对无言。

    贺凉突然笑了起来,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样子。他走过去在岩石上坐下,身体微微后仰,双手随意地撑在身后,抬起头,问道:

    “左右一时出不去,做个交易如何?”

    “你的底子很不错,欠缺的只是系统的训练。”

    “我教你如何发挥实力,而你,帮我做一件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