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狩灵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缕晨光照射到最高那枝树梢上的时候,叶牧在林间升起了篝火。

    这里是位于七杀殿西侧那座大山的山腰处,密林遮天,附近有清溪流过。逐风和储备粮待在小溪旁,津津有味地啃着一丛半人高的蒲草。

    自从知道了坐骑们确实有了灵智,他就不再特意拴着它们,而是放出后让它们在近处自行觅食。

    叶苍拎着几只剥皮洗净的兔子走过来,递给叶牧,问:

    “爹,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放下手中的匕首,叶牧接过兔子,串上削好的树枝,架到了火上。他不时翻动下手中的树枝让兔子受热更均匀,一边抬起头看向叶苍,开了口:

    “暂时在这里待上一两天,然后咱们沿江向西走看看情形。”

    妖魔们的栖息地,是位处神州东南方的大片荒原,穷山恶水,气候恶劣万分。而此次,他们也正是攻破了神州的东南门户——长宁关,由此长驱直入中原大地。

    根据最初在军中得来的消息推算,妖魔入关至今不足一月,它们的势力未必能如此快地延伸至西南地区。

    只是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绕过长益城寻到位置隐秘的七杀殿,如何攻陷了机关重重迷阵一般的山中洞窟,而大费这一番周折的目的又是什么。

    思绪一闪而过,他示意了一下篝火对面的位置,说:

    “苍儿,坐,咱们聊聊。”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后,叶苍盘膝坐了下来,将手凑近火堆烤着,和明亮的火焰同样颜色的眼睛望过来,声音爽朗:

    “好啊,爹想聊什么?”

    ……被一个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的人,这样面对面地唤作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按下这种怪异的感觉,叶牧问:“昨天咱们到了那个洞窟后,发生了什么?我似乎听到你在喊我,但见不到人。你又是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时候啊,”叶苍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我当时在池子底下,难怪爹你看不到。那下头有个房间,我睁开眼就被关在里面了,能看到上面的情形,但是动也动不了。”他耸耸肩,“可把我急坏了,爹你走了好一会之后,我突然能动了,就赶快出来找你。”

    “至于样子——”他收回烤火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睁大了眼,“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啊。爹不喜欢?”

    依稀可见彼时少年的稚气。

    当真仔细端详了一番他的脸后,叶牧认真道:

    “不是不喜欢,你能确定现在这样对身体无害的话,就没问题。”

    叶苍,活着的,完整健康的。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长得稍微比他爹帅一点之类的,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闻言放下心来,露出笑容,叶苍说:“这个爹放心,没关系的。”

    兔子很肥,在火上烤得吱吱流油,香气逐渐散发出来。从怀中摸出小袋的盐巴,细细撒上,又翻动了一下树枝后,叶牧再次开口:

    “那么,你在池子附近见没见过一个紫色眼睛的妖魔?皮肤应该很白。”

    “紫眼睛,白皮肤?”叶苍凝神想了想,肯定地回答说,“没见过。”

    如此说来,倒是他当时想岔了。叶牧在心中默默划掉了寻隙重回洞窟搜捕那只妖魔的计划。

    “另外,”顿了顿,将烤熟的兔子从火上移开,他抬起眼,“苍儿,后来在洞窟里复活的那些尸体,和你有关吗?”

    从洞窟中出来的路途太过顺利,即使是在一些他认为极有可能暴露行藏的地点,那些七杀殿影卫也依旧对他们视若无睹。这不得不让他联想到,遇到叶苍前那一段平静得诡异的路途。

    “啊啊,爹说那个啊。”叶苍笑起来,一副心无城府的样子,毫不在意地说:

    “那些家伙是我叫起来帮忙的。”

    说着他接过叶牧递出的兔子,撕下兔腿吹了吹,大口咬下,嚼了嚼咽下去,这才抬起头继续说:

    “我急着找你,又听到警报,还以为洞窟里的主事者应该知道你在哪,结果杀过去浪费了半天时间,一点用都没有。”他不满地说着,直接将兔腿整个咬进嘴里,抽出来一根干干净净的腿骨。

    “……你叫起来的那些‘人’,能分辨敌我吗?”

    “恩?”叶苍停下动作,愣了愣,“他们不会攻击我,其他人的话就不清楚了。” 顺手把腿骨丢到一边,他爽朗地笑着,很骄傲的样子,“反正爹那么强,肯定没问题。”

    不,还是有问题的。

    这和刚重逢时那个一脸担心的问“爹,妖魔没伤到你吧?”的人也差太多了吧。

    叶牧站起来,沉默地走到叶苍旁边,将手放在对方疑惑地转过来的脑袋上,揉了揉。

    红色的短发意外地很柔软,暖暖的带着人类的温度。

    举着手里的野兔眨眨眼,叶苍露出了叶牧熟悉的,高兴中带点不好意思的表情,微微闪躲了一下就停住不动了。

    他看起来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时候,每次摸他的头时,都会别扭地想躲开但最终仍乖乖不动,总会露出的那种,明明开心却要努力掩饰起来,但仍是不自觉地笑起来的表情。

    好吧,或许有问题,但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换个角度想想,对自己的信赖能让对方少担些心,也是件好事。

    叶苍开口:

    “爹,你再不吃的话,兔子都凉了。”

    说着,他将野兔举到嘴边咬了一口,老实地说:

    “我说了爹可别生气,火候烤的真不错,但是太咸了。爹吃肥的那只吧,那只抹的盐少些。”

    直接顺势拍了一下他的头,叶牧训道:“你爹我也是头一回做,有得吃就不错了。”转身坐回火堆旁,拿起兔子来吃。

    “爹,你拿错了,是你左边那只。”

    “乖乖吃你的。”

    茗儿和暖暖也在的话就好了。他不经意地这么想。

    再等一等,爹很快去找你们。

    叶牧不知道,他曾和某件事情的真相擦肩而过。

    幸存村民的顾虑,和贺凉一笔带过的叙述,让他错失了那整张拼图中的最后一块线索。

    妖魔入侵七杀殿的时间,不是最近一个月。

    ——而是长宁关仍未沦陷,王朝内歌舞升平的,一个多月前。

    日头高挂,离他们不足十里的山谷中,迎来了一批新的访客。

    一队气势神态明显与普通妖魔有别的妖魔侍卫骑着黑色的高大走兽,护送着两个人进了山谷。看到谷内的异状时队伍也没有发生骚动,纷纷下了坐骑训练有素地散布开检查四周后,将目光投向了七杀殿的入口。

    向被护送的那位全身罩在斗篷中的人请示后,一行人将两个人护在队伍中央,进入了洞窟。

    “真凄惨。”经过洞窟的通道中散落的妖魔肢体时,斗篷微微一动,一个男人的声音这样说着,喜怒不辨。

    “近了,越来越近了。快一点!”另一个人低声喃喃着,面无表情。那是个很漂亮的少女,容颜像瓷娃娃般精致,长发与眼眸却是异于常人的幽蓝,只是那双眼睛无比空洞,目光像是穿透了眼前的景物,投注到了某个看不见的地方。

    随着深入,通道中,一具具七杀殿弟子的尸体像是失去了牵线的木偶,以各种奇异的姿势无力地横陈于地,已经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尸体。

    “不是,不是,不是这些。”少女呢喃着,脚步越发的快了。

    最终,他们在那处曾经的血池,如今的天坑旁停下了脚步。

    “不在了,离开了。”少女轻声重复着,浑身开始剧烈哆嗦起来。

    斗篷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按在少女肩上。那只手平稳修长,指甲修整得整整齐齐,如果忽视掉那五片和肌肤一样苍白的指甲的话,真可以说是十分好看的。

    那个声音说:“它跑不掉。”

    随即斗篷动了动,将头转向一旁侍立的妖魔侍卫,吩咐道:“传令下去,封锁自盛阳城往南,长益城往北这一带。附近能调动的所有军队,除了长益一支,全部给我一寸寸地找过去。所有人类,一概处死。遇到冲突,立即来报。”声音顿了顿,平静无波地说,“理由就说,天生灵物,归位了。”

    依旧按在少女肩上的那只手微微收紧,斗篷转回,向她重复了一遍:

    “它跑不掉。”

    收回手,那个声音说:

    “将路上抓到的那个人类带过来。”

    斗篷下的目光,落在不远处那半截幽梦魔的尸体上。擦得干干净净的尸体仰面被放在那里,失去双眼的眼眶空洞洞的,看起来丑陋又可怖。

    肯让自私残忍又狡诈的幽梦魔自愿献出双眼的人类,会带来什么好消息呢?

    他很期待。

    在他头顶,阳光从高高穹顶的裂缝中洒下。

    在近百米高的那处裂缝的旁边,地表之上,贺凉手枕着头躺在那里,被阳光晒得浑身暖洋洋的,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这下麻烦了……看来一时半会是没法子北上了。

    只是因为辛辛苦苦爬上来,心情不佳阳光又正好,所以想说稍微躺一会也没关系,结果却听到了有意思的对话。

    天生灵物吗?第一次听到的词汇。

    不过那个说话的声音,可真耳熟啊。

    他微眯起眼看着天上的太阳,露出一个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自打从市场买回来一对小鸡仔并在当天死了一只后,我已经感冒发烧一个多星期了QAQ

    从正规医院看病开的感冒药吃了一星期都不好!越来越严重了!

    丫丫的微博上说的禽流感的初期症状我全都符合啊有木有!

    今天咳嗽了一整天,整个人都要恐慌了=.=

    不过我坚信这绝对只是正常的伤风感冒而已!

    剩下的那只小鸡仔依旧很活泼,而我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你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