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未落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夜注定不会安静。

    叶牧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爬树的天赋,但事实上他现在在茂密的枝桠间翻滚飞扑腾跃,简直要比最狡猾的猴子还要灵活。

    游戏里他的角色其叶沃若确实是学到了七杀殿的刺杀系隐藏技能飞檐走壁,如果说这个身体因此而会爬树,倒也说得过去。问题是现实里,他从七岁往后这十五年里,可是再没爬过树了。

    人的潜能都是被逼出来的,这话果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任谁在上千米的峭壁之上,所能依附的着力点只有陡立的岩石和横亘的树木,外有报死鸮群盘旋号叫,上有众多妖魔虎视眈眈,下有黑暗空谷深不见底,其间还有许多身材细小灵活的寄生妖攀援往复,只待找到目标便扑上前来的话,都会尽全力抓紧能够触碰到的每一枝树杈,并拼了命的摸索学习怎样不发出响动地在其中快速移动的。

    肩背上的伤口火辣辣地疼,每当他向着新的一枝树木伸出手时都会以更强烈的一波疼痛来昭示自己的存在,却仍是被他彻底地无视了。

    那是临扑下峭壁前,为了躲避狂暴魔抡来的沉重棍棒,而被一只利爪妖在背上留下的长长伤痕,当时疼得他眼前一黑险些摔落山崖,现在倒也差不多习惯了。

    原本他是另有打算的,但妖魔的决心比他预想的还要势在必得,他模糊地觉得有至少一整支妖魔军在这座山上搜查,到了后来几乎寸步难行,稍不留神若被缠上就会难以脱身。火把将林间照的恍如白昼,地图上的红色光点几近连成一片覆盖了这整片区域。更不妙的是对方似乎能知道他的动向一般,即使再如何绞尽脑汁甩脱了追兵隐匿起来,不消一刻总会有更多的妖魔围上他所在的方位探查,让他连暂时歇息进行回复的空当都没有。若非那些妖魔似有顾虑,攻击均避开了能一击致死的部位,他或许撑不到现在就已经在某次围攻中丧生了。

    简直就像在游戏中被下了定魂香一样,但这次如附骨之疽般穷追不舍的敌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而被抓住的后果,也绝非游戏里掉上几级那般轻松。

    眼看林中不可久待,他不得不就近来到另一处山崖边,行险现身,在妖魔们的面前翻下了山岩。

    地图中显示,位于峭壁的中部,应该存在着一处洞窟的入口。

    想及贺凉曾提过通向外面的七杀殿密道,他决定赌一赌运气。

    在黑暗的峭壁间摸索的手一空,穿过攀援的藤蔓探到了另一个隐匿的空间,他心中一喜,借着信息栏发出的幽光寻找到完整的入口,在报死鸮再次号叫起来时,借着那声音的掩护腾身进了洞口,引发的一阵枝叶簌簌声淹没在报死鸮那在黑夜中听起来格外凄厉的声音里,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刚刚进入洞穴,尚未来得及查看四周情形,一个小小的身影就低咆了一声迎面扑来。

    双刀犹在背上的刀鞘中不及拔出,身处洞口立足未稳又不好使力,他试图闪躲却在昏暗中撞到了一边的石壁上,狠狠冲击了伤口,让他一阵眩晕,招架的动作也随之偏移了几分。

    招架的左手上传来剧痛。他来不及细看,右手回手拔出背上的刀,将面前的身影一劈两半。

    洞窟内重新安静下来。警惕四顾没有发现其他气息后,他低下头,在血红色的微光下,看到自己的左手上挂着半片小孩子的头颅,上面的肉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嘴巴犹自紧紧咬着自己的左手不放。

    他收回刀,掰开对方的嘴巴,失去最后一丝动力的头颅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到一边,在他手掌外侧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一圈牙印,正汩汩冒出血来。

    这具行尸没有双腿,若非他是自外面爬进洞窟,高度正好与它相当,放在平时,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但在此时,却对他完成了最致命的一击。

    地图已经自动切换成了洞窟内的地形,通道大殿密室厅堂清清楚楚。而一边的信息栏中,连连显示出了新的信息。

    您杀死了弱小的尸鬼,获得雇佣兵声望10

    太棒了!条件达成,您洗刷了身上的罪恶值。

    洗刷罪恶值,扣除雇佣兵声望3000点。

    罪恶值为零,相关锁定功能恢复。

    警告:雇佣兵声望不足10点,为负时将强制退出地图。

    警告:雇佣兵声望为零,相关功能锁定。

    他的心沉了下去,试着调出包裹,周围静悄悄的,毫无反应。

    左手腕上,第二道代表着坐骑的刺青重新出现,沉寂在那里。

    另一边疾驰中的逐风突然消失,让叶苍猝不及防,虚悬空中的身体饶是再如何调整身形,仍是摔在了地上,他没有立即起身,怔怔地呆在那里,喃喃了一声:

    “……爹?”

    你不会有事的,是……吧?

    十指蓦然用力,狠狠抠进了坚硬的土地。

    而那位蓝发的少女,在又一次的问询中,剧烈颤抖了起来,双眼茫茫然看着前方,反复说着:“在哪里,在哪里……?”

    披着斗篷的人影按住她的肩,说:“离,今天就到这里。”

    人影微微转头,吩咐道:“接着排查那片峭壁,山谷内外也要严密防守。其余部队就地驻扎,等到天明,继续搜查这一带。”

    随侍的妖魔侍卫沉默地低头应下。

    而他们搜查的目标,正扶着石壁,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走在洞窟蜿蜒曲折的通道中。

    被紧紧扎住的左手已经没了知觉,眼前一阵一阵的黑,耳边传来嗡鸣的声音,心下知道自己大概是中了尸毒,他努力分辨着此时看来模糊不清的地图,在上面四通八达的道路中寻找着最近的密室所在。

    力气流失得很快,他拖动着步子,最终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便趴在地上,一步步地向前爬动。有那么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意识,但心底的声音不断叫着让他重新醒过来,他在原地缓了一阵,继续向前爬。

    不是不知道这样加速血液循环或许情况恶化得更快,但与其留在原地等待迟早被发现的结局,他宁可自己去拼一线生机。

    摇曳开合的视野中,他模糊看到蓝色光晕停在了密室的入口。

    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他已经看不清了,他想着要撑起身摸摸旁边的墙壁,他以为他这样做了,但事实上他只是颤动了一□体,歪向了一旁。

    鲜血流在那块土地上,地面突然斜斜裂开了一道口子,像张大嘴一样,他的身体随即滚入了那片黑暗里。

    大嘴合拢,唯留地面上一道蜿蜒的血路,延伸到这里后,显出了一块突兀的空白。

    他好像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一个人坐在公园里,发着烧,很难受。但是他不能走,因为他在等人。

    等的人是谁呢?他记不起来。

    小朋友们开心地跑来跑去玩着,那些大人们在一边带着笑容,他好像有点羡慕,又有一点带着开心的期待。

    为什么呢?他也不清楚。

    大家都回家了,他孤伶伶坐在那里,天黑下来了,很冷很冷,他觉得自己要被冻僵了。

    他站起来,四面瞧了瞧,周围空荡荡黑沉沉的,他有点害怕。

    草坪上有一截漆得很漂亮的树干倒在那里,两头挖空,上面还有一个洞,他白天看到过小孩子在里面爬来爬去。

    他钻进去缩成一团,脸朝着外面的洞口,努力睁着眼睛,生怕那个人来了他看不到。

    两边有冷风飕飕吹过,他抱着膝盖,虽然觉得骨子里都在泛着凉气,但胸口那里依旧捂得热乎乎的。

    他睡着了吗?那人来过了吗?他都不知道。

    天亮了,他爬出来回到原地坐好,头很沉,很难过。但是阳光照下来,让他觉得好受一点儿了。

    人慢慢多起来了,有小朋友拿着花花绿绿的零食在吃,他盯着咽了咽口水,觉得肚子好饿好饿。

    两个小朋友打打闹闹,手里吃到一半的糖人掉到地上摔碎了沾了灰,哇哇大哭,大人过来哄才不哭了,手里拿着新的糖人高高兴兴走了。

    地上摔成一块块的糖人,在阳光下折射到他眼中,泛着七彩的光,非常非常好看。

    左右瞧瞧没人看到,他冲过去,捡起来一股脑塞到嘴巴里,像做了坏事一样的心虚,赶快回去坐好。

    糖果在他嘴巴里化开,是甜的,满满的幸福感。他觉得,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糖果。

    但是真的好难受,好难受,刚才跑了一段,头更晕了。那个人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他看着公园里的人慢慢少下去,看着天色慢慢暗下去,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在等谁呢?不知道。

    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他的心里说着——

    那个人,果然没有来啊。

    是啊,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是啊,他早就知道了,从他那晚难受得睡不着,爬起来找水喝,听到爸爸妈妈谈话的那一刻。

    为什么没有跑进去哭泣撒娇,而是转身回去躺下睡觉,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呢?

    因为相信他们,是不会不要自己的。

    不,并不是。

    是因为不相信,他们会要自己啊。

    你看,其实一开始你就知道,你始终是一个人。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叶牧仰面倒在黑暗中无知无觉,预兆着死亡的青灰色已经爬上了他的肌肤。

    外面的通道中,一名妖魔侍卫手持火把走过,突然在密室入口旁停住了脚步。

    它单膝跪地,捻起一片已经发干变灰的污迹,指腹轻轻一揉便化为粉尘簌簌落下。

    抬起眼,借着火把的光芒,它看到了延伸出去的那大片灰暗痕迹。

    顺着痕迹一路追寻,听到外面报死鸮的呼号声时,它停住了脚步。

    在一片石壁处操作了几下后,峭壁上那处洞口被无声无息地掩住了,外面攀援着大片藤萝,和周围的山石看起来一模一样。

    随着洞口的关闭,报死鸮刺耳的号叫声终于在耳旁消失。妖魔侍卫转身回到那处密室入口,在自己脖颈的某个地方抚了抚,直接将整张面皮揭下,露出贺凉俊秀的脸来。

    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地面便已经张开了那张大嘴。他手持火把,直接坐在斜坡上滑了下去。大嘴在他身后合上,这片黑暗空间中,仅余他手中火把的一片光亮。

    来到空间底部,他看着面前躺在一片密草间的叶牧,有些无奈地微笑起来。

    “叶兄,你总能带给我很多意外和惊奇。”

    站起身,他将火把顺手插在一旁的支架上,在这片像是药圃的空间里忙碌起来。

    叶牧依旧沉睡在那场久远的梦境中。

    有那么一个人,他看不清他的脸。

    那个人带给他过快乐和温暖,把他从那片永恒的黑暗中拉了出来。

    他感激那个人,喜欢那个人,爱上了……那个人。

    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

    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更不允许因为自己的缘故,给对方带来伤害。

    所以只要能够看到那个人就好,对方无法接受的这份感情,他一个人守着就好。

    那个人回应他的时候,他高兴得几乎发了狂。

    小心翼翼,全心全意地呵护,他用了全部的心力,只想加倍地对对方好。

    但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他会观察那个人的喜怒哀乐,随时把对方想要的东西给他。

    那个人说,真正爱一个人,是把自己想要的东西给对方,你从来没有把你想要的东西给过我。

    他会对那个人忠诚诚实,一个字都不会欺骗对方。

    那个人说,真话有的时候很伤人,哪怕是为了我,你也连一个善意的谎言都不肯说。

    他们坚守着彼此的原则不肯退步,直到一切爆发开来,那个人甩开他的手,走得头也不回。

    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他一瞬间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他一个人等在公园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永无止境的寒冷。

    他没有开口唤住那个人,就像多年前,他从父母的门外安静走过,没有出声。

    对不起。

    我可以为了爱你,牺牲自己。

    但我永远也无法因为爱你,而不做我自己。

    你看,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你那句话也没有说错。

    我最爱的,只有我自己。

    叶牧身上的伤口被整整齐齐地包扎妥当,肌肤上的青灰色消褪了,但是又发起了高烧。

    不过即使是发着高烧,他依旧是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声都不哼。

    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叶牧,又瞧了瞧一边的汤药,贺凉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叶牧的脸来。

    这张脸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冷淡没什么表情的,但不可否认还是相当俊朗。黑色的长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绝对不会有任何一根偷跑出来影响到活动。脸颊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即便是高烧也没能带出来一点儿红来。整个人哪怕闭着眼,看起来也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不好亲近。

    好吧,也不算吃亏。

    扶着叶牧靠到自己胸前,贺凉端起碗含了口药,低下头,嘴唇相抵,舌尖探入,大大方方地渡进了对方口中。

    往复数次,一碗药喂完,贺凉抬起头,稍微有些不解。

    药的苦味也就算了,怎么好像还有股奶味。

    没有多想,重新安置对方躺下后,他站起身,手从脸上抹过,又变成了妖魔侍卫的样子。

    在这耽搁了好一会,得回去应个卯,那个侍卫首领可不是个容易蒙混的家伙。

    叶牧觉得,自己在黑暗中走了很久。

    他早已习惯,并接纳了这片黑暗,所以并未觉得多么难熬。

    虽然周围很寒冷,但同样的,习惯就好。真的冷得受不了,那就跑起来,尽管跑步不会增加丝毫温度,不过劳累之后,就会发现,其实比起这样又累又冷,单纯的寒冷还是很幸福的。

    有温暖的感觉传来,让他多少吓了一跳。

    稍微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亦乐于享受。

    温暖之后会显得更寒冷?那种事情之后再适应就可以了。

    他不畏惧寒冷,但也不抗拒温暖。

    而且,这个温暖很怀念,就像是久违的,人类的温度。

    他慢慢睁开了眼。

    唇上的触感离开,火把的光在眼前照射出橘黄色的光晕,一个人偏过头看着他,笑说:“醒了?”

    眨了眨眼,聚焦了视线,眼前的景物清晰起来,叶牧顿了顿,唤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贺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