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长益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个不眠之夜。四面冲天的喊杀声中,长益城的居民们紧闭门户,缩在家中瑟瑟发抖,为着前线的军队和自身未卜的命运而祈祷。

    城中最大的那所宅院此时静悄悄的,毫无人气。位于后花园里的那一片湖泊,突然像是煮开了一般剧烈翻滚沸腾了起来。

    随着哗啦一声水响,叶苍从湖泊中站起了身,身上离开水的部分却干干爽爽,没有沾染上任何水渍。

    黑暗中,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终定格在了恍然。

    “原来如此。”

    这样微不可闻地嘀咕了一句后,他弯腰从一边的草丛中摸出自己的那柄长刀,直起身转头望向厮杀声最激烈的那个方向,冷哼了一声,一手随意地将刀扛在肩上,疾速冲了出去,几个跳跃就翻过了围墙,消失在了墙的那头。

    长益城外,身形庞大的蛮力魔无视了向它身上射来的零星箭矢,慢悠悠地抬起手臂,一下下轰隆隆地砸在厚厚的城门上。每一次大力撞击,都会将城门撞得簌簌发抖,吱呀悲鸣着落下许多灰尘来,也让在城门内部死死抵着的士兵们的心越来越沉了下去。

    城墙上,妖魔已经占据了半边地盘,正和士兵们纠缠厮杀在一起,看情况正在艰难而缓慢地扩大占据范围。

    空中,失去了饮羽楼弟子的弓箭钳制,报死鸮们十分活跃地号叫着盘旋,一双双贪婪的黄色眼睛紧紧盯住了下方的人群,只待那些受伤的士兵一个疏忽,就呼啸着俯冲而下在他们身上狠狠地叼下一块肉来。

    匹练般雪亮的刀光,就在这时由城墙上直坠而下,巧妙地籍着蛮力魔那庞大的身躯连连向上纵跃,空中一个翻身,在谁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割开了蛮力魔的脖颈,就好像在切豆腐一样的轻松。

    避过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的鲜血,叶苍收回刀,趁蛮力魔的身躯倒地的一刹那,闪身跃入妖魔之中,刀光劈下,血光扬起,肆意收割着生命。

    城墙上妖魔们的攻势不知为何突然削弱了许多,但与之对敌的士兵们并不管这么多,见到有机可乘,便势如疯虎般展开了强力的反击,一时之间竟然反占了上风,妖魔节节败退。

    而那位将军在厮杀中很快觉察了不对,反手挑飞一只扑上来的妖魔后,他稍微踉跄了一下,撑着长枪直起身,凝神打量起战场。

    不是错觉,身在其中的人可能一时无法发现,但这样纵览全局看来,妖魔们的力量、反应速度和灵敏度,明显都大幅降低了。

    他敏锐地嗅到了胜利的气息。

    不论原因为何,这个情况如果持续得再久一些的话,也许……还能守下去!

    交战中的双方如果抬起头,或许就能注意到,他们头顶上方,不知何时像是飘来了一大块乌云,看起来和黑沉沉的天色几乎融为了一体。

    叶牧坐在迦罗的背上,看着面前的地图,上面显示叶苍就在他们的下方。而下面那震天的交战声明白地告诉他,这里是战场。

    刚看到地图上那个绿点冲进那大片红点之中时,他惊得心脏狠狠跳了一下,险些要让迦罗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直接冲下去。但随即绿点周围的红点便像是遇到了烈日的冬雪一般,迅速消蚀不见。在绿点的所过之处,出现了一片一片诡异的空白地带。

    “已经将近三天了吧……”贺凉看着下方的战场,“叶兄,你要接人的话最好尽快。从这个形势来看,长益城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叶牧转过头,微带歉意地说:“贺凉,我要下去一趟,大概要在此耽搁一阵子了。”

    面具下看不清贺凉的表情,他偏了偏头,语气仍旧平和,没有丝毫讶异:“叶兄要找的人,在战场?”

    “是啊。”叶牧深吸一口气,语调平静,但不知为何听起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我得去把他抓回来。”

    他让叶苍找个地方藏起来,可他倒好,直接跑上了战场。两军交战之地是好玩的吗?!这不省心的臭小子!

    “刀剑无眼,叶兄你伤势未愈,一旦卷入乱军之中,也很难全身而退吧。”贺凉直截了当地指出这点,沉吟了一下,目光扫过远处地面上大片奇形怪状的妖魔营帐,说,“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个计划,叶兄且听听如何?”

    他们趁着夜色,从后方安静而迅捷地潜入了妖魔营地。

    正面对敌,非七杀殿所长,但伏击暗杀,却是七杀殿的老本行。

    要做的,只是找出目标,然后,斩杀。

    收起武器,两人对视一眼,重新隐入了黑暗。只留下那几具已经断了气的妖魔尸体,睁着眼不甘地倒在那里。

    当妖魔在此地的高层将领被刺杀的消息传开,再加上正面攻城受挫,迟迟不见成果,那些低层将领失了主意,七嘴八舌彼此间谁也不服谁,只得匆匆撤回兵力,以图后计。

    正杀到尽兴的叶苍发现妖魔有撤兵的动向,相当不爽地追出了几步,却突然察觉到身后接近的气息,猛然回身扬刀欲劈——

    那只企图偷袭的妖魔定在原地软软倒下,身后露出叶牧面无表情的脸。

    目光对视,叶苍眨眨眼,表情一刹那变成了十二万分的兴高采烈。

    “爹!”大叫了一声,他一个箭步上前,来了个熊抱。

    “太好了!你没事!”

    紧紧环住的强健手臂,有着微不可查的颤抖。

    叶牧本来打定主意要好好训训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但见此情形,也只得先将话吞回肚子里,收刀回鞘,抬手安抚地摸摸他的头,说:“别担心,爹没事。”

    “他再这么用力抱下去就有事了。”贺凉顺手杀掉附近溃逃的妖魔,好心地提醒道。

    叶牧身上的伤口是上药包扎过了没错,不过这连番奔波下来也没有好好恢复,又因为之前的中毒本就愈合得慢,一个不慎用力,就可能让伤口崩开。

    叶苍闻言连忙放开手,仔细观察着叶牧的气色,问:“爹,你受伤了?”

    叶牧摇摇头:“被妖魔抓了一下,没什么大碍。”他借着四面燃烧的火光看看叶苍,确认对方完好无损,这才问道,“苍儿,你怎么来了这里,又上了战场?”

    叶苍没有立刻回答,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说:“爹,我们先进城再说。”

    扭头看了一眼高高的城墙,叶牧问:“苍儿,你在城中有事要办吗?没什么事的话,咱们就尽早出发渡江。爹找到了空中的代步坐骑。”

    战乱时期,若是进了城,说不得又要有一番波折。

    火光下,可以看到叶苍露出了一种十分纠结的神色,踌躇着开口:“确实有些事要告诉爹,在这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叶兄,我们进城一趟吧。”贺凉突然开口,同样看向了那座城池,“刚好,我在这里也有些事情要做。”

    既然两人都这样说,叶牧便姑且按下顾虑,没有再提出反对的意见。

    城墙上,眼看妖魔退去,松了一口气的士兵们力竭坐倒在地,还有些力气的支撑着起身去帮助伤员,而那些死去的袍泽,则一时之间是没有人手去收殓了。

    将军在一名士兵的尸体旁停住,单膝跪在他身边,抬手轻轻合上了对方大睁的眼睛。

    那是他的传令兵,对方总是出色地传达贯彻他的每一个命令,而这最后一道命令,他依旧是彻底完美地执行。

    一名士兵跑到他身边,报告着:“将军!外面有三个人要进城。”顿了顿,他补充道,“其中一个人刚才杀了那只蛮力魔。”

    他皱皱眉,拄着枪站起身,来到城墙边向下看去。城墙上火把的光芒远远投射到地面,看不清那三个人的面容,但依稀能分辨出他们的轮廓和衣着。他远远望着,眼中闪过一抹深思,转身向城墙下走去,口中命令道:

    “放他们进来。”

    城门上一处供行人进出的小门吱呀呀地打开了,三人鱼贯而入,穿过幽深黑暗的城墙门洞后,站在那里的,是长益城目前的最高统治者。

    年轻的将军提着长枪,向三人抱拳行了一礼。

    “在下简序,镇南军左将,北斗营十七代弟子,多谢三位方才的出手相助。”

    叶牧抱拳回礼,答道:“在下叶牧,我们只是适逢其会,将军不必多礼。”

    简序询问:“不知三位值此时机,特意前来长益城,所为何事?”

    叶牧尚未回答,一边的贺凉抬手摘下了面具,有些突兀地开口问道:“这位将军,在下有事相告,可否借一步说话?”

    简序视线转到他身上,神色未变,点点头说:“可以。”

    贺凉随即转头对叶牧说:“叶兄见谅,我找这位将军有些事情要谈。”

    “无妨,”叶牧说,“我和这位先找个地方去聊聊天。”他拍拍叶苍的肩,这样说道。

    “如此,倒不劳二位费神。”简序闻言,爽快地招手唤来一名小兵,吩咐道,“帮这两位少侠安排一下住处。”

    “多谢。”叶牧坦然领了这份既是感谢又是监视的照拂,和贺凉说了一声后,与叶苍一同跟着那位带路的士兵离开了。

    而简序和贺凉则一前一后走进了那间临时指挥卫所。歉意地让贺凉在居室稍候,简序先是强撑着忙碌了一阵处理完战后的诸般事宜,这才挥退众人,转身进了居室。

    刚刚迈进房间的瞬间,简序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流露出一种随意而漫不经心的慵懒来。

    直接无视了一旁的贺凉,他开始翻箱倒柜,找出来绷带伤药后顺手扔过去,一脸疲惫地重重坐到床上,脱掉铠甲露出上身的狰狞伤口,说:“正好你先帮我包扎一下,背后的伤我够不到。”

    贺凉拿着绷带和伤药走近,看看简序身上一道道渗着血的扭曲伤口,当真手上动作不停地开始包扎起来。

    将药粉拍在血糊糊的伤口上,他微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应该已经死了。”

    声音不紧不慢,动作不疾不徐。

    “嘶”地抽了口冷气,简序困倦地闭着眼睛,抗议道:“轻点,贺大公子我没惹到你吧。”顿了顿,他不满地说,“区区几个不入流的刺客而已,本将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掉,阿瑶还等着我回去娶她呢。”

    贺凉一圈圈在他身上缠紧绷带,温和地说:“我记得,上次收到的书信里,有人和我哭诉,温初瑶姑娘对他不假辞色,却对另一个‘獐头鼠目,败絮其中’的家伙笑得十分好看。”

    “恩,后来我想了想,阿瑶对谁都笑得很好看,但她只对我不假辞色,这肯定就是爱了。”简序昏昏欲睡地说着,“说起来,我上次给你寄信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个月零三天前。”将绷带最后打了个结,贺凉收回手,说,“好了。”

    顺势一头躺在了床上,简序睁开眼看着上方,说:“两个月啊……我总觉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那种惫懒而玩世不恭的气质从他身上褪去,他又重新变成了那个自律而冷静坚定的将军。

    他问:“贺凉,你不尽早回你那繁花似锦的京城,还在这片是非之地停留做什么?”

    贺凉手中把玩着那张黑色面具,说:“遇到了一点意外。”

    简序闭上眼睛,说:“还是早点离开吧,既然遇到,回头帮我送封信去京城。不管朝中那些人如何打算,这长益城,我能守一天就守一天,其他的,让他们看着办。”

    话语声渐渐微不可闻,他很快沉沉睡去,打起了小呼噜。

    注视着儿时伙伴的睡颜,贺凉低声说:“好。”

    拿过一旁的薄被给他盖上,贺凉转身出了居室,明灭的烛火下,他的神情平静无波。

    两个月,对他来说,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另一边,叶牧确认一般地重复问了一遍:

    “苍儿,你要留在长益城?”

    “是的,爹。”叶苍也仍旧很肯定地点了头。

    “能告诉我原因吗?”叶牧问。

    叶苍闭上嘴,第一次避开了叶牧的目光,说:“对不起,爹,我不能说。”

    没有强求答案,叶牧继续问:“那么,你是出于自愿吗?”,同时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

    叶苍的视线转回来,坦坦荡荡看着叶牧,说:“我是出于自愿的。”

    “你能保证自身的安全吗?”

    “爹,我不会有事的。”

    “苍儿,回答我,”叶牧静静地说,按捺着升腾而起的怒火,“你能保证自身的安全吗?”

    叶苍顿了顿,说:

    “——我可以。”

    “苍儿,接下来的问题,仔细认真地想过之后,再给我答案。”叶牧说。

    “你能在妖魔的军队包围中,在四面八方都是妖魔,砍之不尽杀之不绝,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活下来吗?”

    沉默了很久,叶苍清朗的声音坚定地答道:

    “我可以。”

    这句话噌地点燃了叶牧的怒火,他一把扣住叶苍的双肩,浑然不顾左手虎口的疼痛,大声质问:

    “你可以?你让我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么一座岌岌可危的孤城里,外头无论哪个方向都是妖魔的军队,天上地上除了敌人就是敌人,这样的形势下你让我安心把你留在这里离开?你还说你能活下来?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有人能活下来?”他气得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扬起拳头怎么也打不下去,恨恨一拳击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发出好大一声响。

    “爹!”叶苍惊呼一声着急地抓起他的手想察看,被他一把抽了回来。

    “爹。”叶苍又叫了他一声,说,“……爹就可以。”

    “什么?”叶牧没反应过来。

    “我说,即使在妖魔军队的包围中,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爹还是活下来,来找我了,不是吗?”叶苍平静地说,“苍儿相信爹,爹也试着相信苍儿一回,好吗?”

    “这和那情况根本……”叶牧想说这两者情况根本不一样,却在看到叶苍那双沉静坚定的红眼睛时住了口。

    他很熟悉,那种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因任何事而动摇的眼神。

    室内一时无比静寂。

    良久,叶牧闭了闭眼,说:“你长大了啊。”

    不再是需要时时关照保护的小不点,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坚持。

    慢慢呼出一口气,他说: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记住你的回答。”

    相信……吗。

    对他来说,真是个沉重的词语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