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复生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亲子间和乐融融的这个下午,京城的气氛却是风雨欲来。

    妖魔军已经对京城形成了合围,虎视眈眈地盘踞在数里地之外,似乎只要一个命令,就能群扑而上,一口吞噬掉这座孤立无援的城池。

    曾在长益城出现过的场景,在这座帝都以更为宏大的规模再现了出来。缩在城中发抖的那些官员中,或许有人会想到那座被舍弃的孤城,然后联想到报应二字也说不定——京城已经许久没有收到过长益城的消息了,在他们的眼中,那必然已经是一座死城。

    在这个危急的时刻,华邗帝任命的守城将领,让许多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甚至不顾皇帝长久以来的积威,放弃了明哲保身的原则,纷纷出言劝说。

    安顺王——简临。这个人选不能说不合适,要说战争经验和军事素养,京城中无人敢自认能超过这位世袭爵位的异姓王,毕竟对方曾经长年坐镇于与妖魔作战的第一线——长宁关,只在近些年才被召回京城卸了权柄。但关键是对方的独子,正是那支多半已经凶多吉少的镇南军现任的统帅。尽管简临长年离家又作风糜烂,和自幼在京中长大的这个儿子是出了名的关系不好,但毕竟父子天性,谁也不敢说眼睁睁看着儿子的死,简临心中会一点想法都没有。

    可是华邗帝的态度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于是最终那些反对者也只能放弃,忧心忡忡地自我安慰着,那位喜好享乐的安顺王,应该不会脑子一热,拖着全京城的人给他那个不孝顺的儿子陪葬……吧?

    新近重新掌握了大权的这位安顺王,正在城墙上巡视。他脸上看不出多少临危受命的意气风发,也没有坐困愁城的焦虑紧迫,神态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的沉稳。一身威武的铠甲配上那张俊美的面孔原该是相当引人注目的,但每个人的目光却绝不是因为这个而被他吸引,而是因为那周身流露出来的渊渟岳峙的气势,让人莫名有种一切尽在他掌握一般的安心和信赖。

    这极好地安抚了那些从未接触过真正的战争,内心惶惶的士兵们——至少他们可以镇定下来握紧手中的武器了。

    简临眯起眼凝视着远方,地平线上可以看到大地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形成了一道彩色的环带。外围一圈是死寂的红与黑,中间一圈是渐变的枯萎的黄与褐,内里只有短得可怜的一道绿色,仍旧环卫着这座城池。

    那是受到魔气侵袭的土地。

    收回目光时,他的余光中扫到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具被长矛粗鲁地串在上面的尸体,就架在城垛中央,不时有经过的士兵向着它唾上一口或者砍上一刀。一团模糊得几乎看不到任何完好的血肉,或许称之为人形更为适合一些。事实上,它现在还能保持着一个可辨认出的人形,已经可以称为奇迹了。

    简临看了它一眼,吩咐身边的亲兵:“去解下来,扔出城外。”

    “我看不必了吧。”

    这道纤细柔和的声音来自于一名穿着镶黄锦衣的少年,他的相貌精致呋丽,一双紫色的眼眸,左眼下生着一点泪痣。这样雌雄莫辩的长相配上这样的声音,却没人能对他生出轻视之心——不只是因为那双像极了华邗帝,永远凌厉森冷,又因为眸色而更添了几分妖异的眼睛,更是因为他幼时便当殿斩了对他母妃出言不逊的大臣,行事向来心狠手辣处事果决,从而造就的赫赫凶名。

    正是以未及弱冠的年纪,便可与太子势力抗衡的五皇子——华珪。

    他走上城墙,身后跟着一名佩刀的随从。那双紫色的眼睛从那团血肉上扫过,最终落在了简临身上。但在这期间他的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似乎无论是那团血肉,还是简临,在他眼中都是同样的一件东西,而不是个活生生的人。

    简临低头行了一礼,道:“五皇子。”态度不卑不亢,但礼数是全然做足了的。

    华珪一臂抱胸,另一只手握拳抵在下巴上,笑道:“王爷不必多礼。这家伙胆敢背着主子做下这样的事来,我看,就这么放着吧,挂在这里也好警戒那些别有用心的宵小。”

    他这样笑吟吟地说着,明明应该是颇为文致秀雅的动作,但配上那样冰冷的眼神,让人完全不觉得温和有礼,倒是有种无端恐怖的感觉。

    简临沉声说:“战事将起,对着一具尸体发泄怨气亦是于事无补。士兵们应该留着每一分力气来对抗妖魔。我需要一支能够全力以赴进行战斗的军队,尸体放在这里,会让他们分心。还请五皇子不要为难微臣。”

    华珪偏偏头,说:“不过一个叛徒而已,安顺王既然这么说了,那就随你处置吧。”他扭头望了望远方隐隐可见的黑压压的妖魔军队,笑了一声,依旧用着那样柔和的声音说,“父皇对王爷十分看重,可不要让他失望啊。”

    “微臣定当鞠躬尽瘁,不负皇恩。”简临恭敬地向着皇宫的方向遥遥一礼。

    “呵,我会向父皇转达的。”华珪随意地挥挥手,说,“那么就静候安顺王大展神威了。”

    他转身走下了城墙,没再施舍半点目光在简临身上。

    “恭送五皇子。”简临不为所动,依旧将礼数做了个十足。

    走出一段距离后,一直跟在华珪身后的随从上前几步,靠近了他,低声道:“殿下,这样是否不妥?毕竟那人……若是记恨在心的话,恐对殿下不利。”

    华珪侧过头看看他,忽然一笑,精致的面孔一刹那便如春花绽放,紫色的眼睛中烟波流转,眼下的一点泪痣仿佛活了起来,平添了三分妩媚。

    他说:“那又如何?杀掉就好。”

    挂在长矛上示众的那具尸体被解下来抛下了城墙,重重摔在土地上,激起一地尘土后,静止不动。

    在傍晚时分,妖魔发动了几次试探性的攻击,留下了数千具尸体后退了回去,似乎在酝酿着另一波更猛烈的进攻。

    随着夜幕降临,城墙上点起了熊熊火把,士兵们巡逻警惕着妖魔,抓紧时间休息的士兵们手里也犹自紧握着武器。这个夜晚,大概很多人都没法安心睡个好觉了。

    城墙下显得格外黑暗的那片阴影里,堆积着妖魔们的尸体,亦有少量士兵的尸体夹杂在其中。重重尸堆下,有一具尸骸突然动了一下。

    它看不到,听不到,也感觉不到周围的任何东西。但是有一种感觉在灼烧着它,让它一点点地苏醒了过来。

    饿……好饿。

    仿佛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饥饿感驱赶着它,让那具破败不堪的骸骨拥有了格外惊人的力量。它扒动着周身重重挤压过来的尸体,慢慢抬起了身。

    尸堆整个动了动,顶端的一具瘦小的寄生妖尸体滚了滚,随着颤动啪嗒一声从尸堆上摔落在地。细脚伶仃的四肢摊开着,露出一张狰狞扭曲的遗容。

    城墙上值守的士兵一个哆嗦,用手肘拐了拐一旁身高体壮的战友,问:“你听没听见什么动静?”

    “没听见啊,什么动静?”战友顺手拔起一支插在墙头的火把,探头向着城下照了照。

    影影绰绰的光线中,那些层层叠叠的尸体显露着奇形怪状的轮廓。静悄悄一片伏在那里,没有任何生命活动的迹象。

    他向城下吐了一口浓痰,收回头,把火把插回去。蒲扇般的大手大力拍了拍士兵的肩膀,把对方拍得一个趔趄,说:“听错了吧。没事,甭紧张!那些狗崽子敢来的话,照头砍就是了!”说着,大手恶狠狠地做了个劈砍的动作。

    士兵扶了扶头上被震歪的钢盔,瞧瞧毫无畏色的战友,咽了下口水,不再说话了。

    傍晚的杀伐声那么大,好不容易打退了之后,这晚上就显得安静得让人心慌,兴许真是自己听错了也说不定。

    此时在尸堆下,那具骸骨攀爬着,露出白骨的手突然探出,越过一具妖魔的尸体,抓住了一条属于人类的胳膊。

    那是名死去的士兵,手臂被一只死去的妖魔紧紧拽住,显然是被妖魔给拉下了城墙。骸骨拽了两下没拽动,像是恼怒了起来,用了大力,嘎巴一下将整条手臂给扯了下来。它自己四肢上挂着的残肉因为这个动作也脱落了不少,它却只顾得将那条手臂送到嘴边,一口咬下。

    在高高的地方有着更多让它无比渴望吞噬的存在,但是它实在是太饿了,宁可循着本能,先从附近的一些吸引力弱一些的存在吃起。

    尸堆下,窸窸窣窣地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长益城中,叶苍突然停下脚步,转头望向了京城的方向。红色的眼眸疑惑地微微眯了眯。

    奇怪,出现的这个气息是……?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飞獴探过头来看看他,又顺着他的视线向远处望了望,问道:“嘿,小子,看啥呢?”紧跟着催促道,“快走快走,别磨磨蹭蹭的。去瞧瞧那丫头的守城机械捣鼓成啥样了。”

    饮羽楼弩系的隐藏技能,是机关制造。

    一柄连着刀鞘的长刀抬起,缓缓架开了他的手,叶苍看着飞獴的目光是不加掩饰的嫌弃,他冷冷地说:“走开,离我远点。”

    “嘿,你这家伙!”飞獴气得叫了一声,跟在他脚边的白额虎立刻咆哮一声,飞扑过去。

    长刀回收,轻松地敲到了白额虎的脑门上。大虎再一次晕乎乎地被敲了回去,哀呜一声蜷回飞獴脚边呜呜直叫。

    飞獴俯身揉揉它的脑门,然后安慰般地帮它挠了挠下巴,说:“下次加油。”

    一抬头,叶苍已经自顾自地走出了好远。飞獴摇摇头,嘀咕了一声“这小子”,快步追了上去。

    要不是看在对方在攻城战中几次救下了他的同门的份上,即便是叶牧拜托了他对这小子多照应一点,他也绝对不会这么容忍这个傲慢自大的家伙!

    前方就是城墙,火把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城墙上有数头狰狞的机关巨兽,静静地卧在那里。旁边有个蹦蹦跳跳在向这边挥手的女孩子。以他良好的目力远远一扫,便找到了站在一边似乎正在凝神评估机关威力的简序。

    不管怎么说,做出了机关,守城的把握就更大些了。飞獴啧了声,露出了一个笑容。

    今天的长益城,状况良好。

    另一边,一队急驰向京城的人马中,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少女轻轻咦了一声,抱紧马脖子,抬头望向天空。

    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中,映照出了夜空中的点点星辰。

    “那颗星星,怎么会在那里……”她喃喃自语着。

    突然自队伍前端传来长长一声马嘶,当先的数名骑手急急勒住了马,骏马嘶鸣着前蹄腾空人立而起,口边被缰绳勒出了血痕。整支队伍生生停了下来,一阵骚乱,好在人马均是训练有素,这才没出什么事故。

    “怎么了?”她不远处的一骑催动马匹向前,喝问道。

    前方的骑手还没回话,另一个声音已经回答了他的问题。

    “太子殿下,出来一见如何?”在妖魔们的拱卫下,骑着黑色的高大走兽拦在道路正中央。全身罩在斗篷中的祭师扬起一只手,这样询问道。

    随着这个动作,四周林中惊鸟乍起,铺天盖地的报死鸮盘旋着,遮蔽了这片天空。妖魔们像倾巢而出的蚂蚁般从林间黑压压地蜂拥而出,包围了这支不过数十人的队伍。

    沉默,片刻后队伍两边分开,一骑从中间走了出来。

    华珩骑在马上环视了四周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那个人影身上,说:“很精彩的时机捕捉。”

    这条路正是之前围攻北斗营的那支军队急急撤回时所走的路线。从他拜访北斗营所获悉的撤军时间来看,那支军队经过此地,最多也就是半天之前的事情。现在这里的妖魔数量虽多,但在那支集结了王朝大部分精锐的军队面前却算不上什么。从对方的状态来看,不是经历过战斗的样子,那么必然是依靠情报,打了一个时间差。

    他此次前往北斗营是秘密行动,为了便于赶路只带上了几个心腹的亲卫。不知妖魔是在何处得到的消息。不过现下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想到刚刚一名骑手在他身旁低语的话,华珩策马再次向前了几步,说:“只不过,不知华珩何德何能,以致于会让阁下动用这么大的阵仗。阁下可否为我解惑?”

    披着斗篷的人抬了抬头,像是在细细打量华珩。

    “我和你无冤无仇,正相反,我还很欣赏你。”

    颇为惋惜一般地叹息着,那个声音说,“但是,你注定是要死的。与其死在我的手上,你不如自杀吧?你死之后,我可以放其他的人离开。”

    华珩沉默了一阵,似乎在思考。片刻后,他开口问道:“此言当真?”

    他身后的人马一阵骚动,几名骑手纷纷拨马赶到他身边,叫道:“太子殿下,莫要听他胡言!”

    斗篷微微一动,那个声音冷哼道:“多嘴!”一道雪亮的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现,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那几人身前。

    “铿琅琅”一声清越的交鸣声,那道光出乎意料地被当先一骑一锤砸了下来,消失不见。而那名骑手也有些吃不住力,身子一沉,几乎被从马上击落,吃惊道:“好大的力气!”

    以此为契机般,华珩急急策马隐入了人群,整支队伍的骑手各自变动了几个身位后,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开始交错运作起来。

    在天空中盘旋的那些报死鸮眼中,那支队伍像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不住转动的圆环。盯得久了,那圆环似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三个,三个变成了许多个,带着令人胆寒的气势,纷纷杂杂迎面袭来!不由得惊声尖叫着,跌跌撞撞地四散开来,彼此间推搡冲撞,落下满天的斑驳羽毛。

    气势这种东西本该是肉眼难见的,但随着这支队伍的运作,妖魔们几乎错觉能看到他们的气势在一节节的攀升。它们明明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数量,却在面对这几十个人时,生出了一种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骑手们纷纷拔出了武器,刀枪剑戟,斧锤鞭钩,形形□。居中那一名骑手的兵器所向之处,队伍便随之调动,运转如意,如臂使指。

    籍着刚才妖魔们的注意力大多被华珩所吸引,他们已经隐秘地调动队伍,排好了军阵。而此时,阵列已成,变化随心。纵使面对的是数十倍的敌人,他们仍有信心一战!

    北斗营军武系隐藏技能——阵魂。

    这批人马,是北斗营战斗经验最为丰富,武艺应变最为出色的一批弟子。

    骑手兵锋前指,一声大吼:“杀!”

    “杀!”数十声宛如一声的大吼。骑手们宛如尖刀般迅疾变化了阵型,却是当先向着拦路的妖魔发动了冲锋!

    叶暖驱马紧紧混在冲锋的人群之中,感受着周围那股冲天的凌厉杀伐气息,摸摸骏马起伏的肌腱,轻声说了一句话。

    “很有趣呀。那就,帮你们一下吧。”

    此时,叶牧正看着面前打开的地图。

    现在上面标注出来的绿点已经有十个,达到能标注的上限了,他习惯每天确认一下它们的动向。但今天查看时,却发现叶暖的绿点离开了北斗营,看方向,似乎是去往……京城?

    他调出了京城的地图,代表着简临和罗迎的两个小绿点在上面活动着,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尽管如此,那里现在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叶暖去那里做什么?

    他抬头看看,叶茗难得没有早早睡觉,正在高高兴兴地整理今天出去玩时买回的各种小零碎,和他平时调配药材摆放那些瓶瓶罐罐时一样,整整齐齐地在桌子上摆了几排,就像在阅兵或者展览。于是唤道:“茗儿,来帮爹爹做个实验。”

    叶茗放下手里的东西,从凳子上跳下来,走过来问:“爹爹,要做什么?”

    “茗儿,走一个叶字来看看。”

    “……?”

    一刻钟后,叶茗蹭蹭蹭地冲到床上,钻进被子里裹成一个蚕蛹就不放手了。单露出一张小脸,闭着眼睛对叶牧一脸认真地说:“爹爹,茗儿困了。”

    “……”叶牧默然无语地走到床边,去拉叶茗身上的被子,遭到了顽固的抵抗。

    叶茗裹着被子一拱一拱蠕动着缩到了床的最里侧,闭着眼睛居然也熟练地找到了枕头。把小脑袋放上去,他一本正经地和叶牧说:“爹爹,小孩子要多休息。爹爹也早些歇息吧。”

    他才不要再傻乎乎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爹爹就在面前,想说什么话的话,直接用说的不就好了,为什么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地上走出来啊。

    叶牧看着那张好像睡熟了一样的小脸,沉默了一下,说:“茗儿,你没脱鞋。”

    ……片刻后,被子动了动,又动了动,两只小鞋子从被子卷里推了出来。

    默默拎起那双小鞋子放到床边,叶牧走到桌旁坐下,打开了信息栏。

    刚才实验了一下,让叶茗在地上走出想说的话,而他通过记录地图上叶茗的光点活动轨迹来分辨的话,还是可以达成对话的目的的,不过有些繁琐麻烦。但若是改为只用特定的活动方向来代表“是”“否”和“不确定/不知道”的话,就方便得多了。

    [私聊]你对叶暖说:暖暖,别怕,我是爹爹。

    叶暖挥出鞭子,灵蛇吐信般绞上一只妖魔的脖子,回手用力一扯后抖了一下收回,在马上俯身避开了另一只妖魔挥来的攻击。被绞住的那只妖魔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脖颈软塌塌的,显见骨头已经全部碎裂了。

    这时,她听到了叶牧的声音。

    眨眨眼,她原本面无表情的小脸突然甜甜地笑了起来,进攻的那个妖魔猛然看到这样诡异的变脸不由得一个哆嗦,紧接着就被迅疾而来的软鞭绞碎了喉。

    “快点打完,要和爹爹说话。”叶暖咬了咬嘴唇,对着那些妖魔天真无邪地笑了,“你们,快点去死吧。”

    像是起了雾一般,比黑夜更暗的黑色弥漫开来,无声无息地吞噬了阻拦在这支队伍前方的妖魔。被黑雾碰触到的部分,就像春雪遇到了盛夏的阳光般迅速消融,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消失了踪影。

    阵型前方的骑手们突然感觉受到的攻击力度减弱,阻拦在面前的妖魔也减少了。虽然不知原由,但他们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一鼓作气,狠狠撕开了妖魔的包围圈!

    祭师望着那队疾驰而去的人影,抬手止住了要前往追击的妖魔们。

    虽然让目标逃掉了,但是斗篷中却传出了低低的笑声,听起来像是心情不错。周围的妖魔大气也不敢出,死命低着头拼命减轻自己的存在感,心里嘀咕着祭师莫非是气急了?

    “真是意外的收获。”祭师的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半截妖魔残肢上,那伤口平滑无比,就像是被最锋利的利刃迅速切断了一般,但是周围却没有任何可以相对应的尸体。

    吞噬……他记得,某个天生灵物,似乎就有这样的能力?可惜此次把“离”派去做了另外的用途,只能先放对方离开了。

    “——就让你多活些时日吧。”斗篷动了动,那个声音悠悠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醉薇薇的地雷~抱抱O(n_n)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