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追魂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叶茗高高兴兴地在山林间走着,时不时眼睛一亮以并不常见的敏捷动作飞扑过去用手中的小铲子挖出一棵草啦一块树皮啦甚至是蛇蜕鸣蝉或者疑似某些生物的新陈代谢产物的东西,然后再心满意足地走过来仔细放好。叶牧跟在他身后一边享受着林中的清凉,一边注意着可能冒出的野兽之类,默默从手上拎着的那个已经半满的篓子上移开了目光。

    虽然知道药材嘛总会包含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但亲眼看到还是……觉得以后要使用那些从叶茗那里得到的药丸时,多少会有些心理阴影了。

    弯腰拾起一小段枯枝将篓子中拱啊拱地爬出来的某个软体动物拨回篓子里,看着枯枝上留下的一小摊晶亮黏液,叶牧面无表情地顺手将枯枝扔到了一边。

    好吧,不管怎么说,难得看到茗儿这么高兴。

    从一旁多刺的灌木丛中摘了几颗红亮亮看着喜人的小浆果,叶牧在手中抛接着,心里寻思着如果拜托迦罗去帮忙抓几条鱼来当午餐的话,它会不会抗议罢工?

    ……不,从那个身形来看,抓来的很可能是鲨鱼或者鲸鱼一类的奇怪家伙吧。想及此处,叶牧果断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走神的工夫,旁边伸过来一颗马头,一口将他抛在半空的浆果给咬走了,留下一声哼哧般的嘶叫。

    [当前]逐风:谢谢主人。还能再来点儿吗?

    直至他们在一处难得的泉水旁休息,叶茗忙着整理那些五花八门的材料,还忍不住一反平时的安静,高兴地举起某个看起来色彩斑斓颇为恶心的虫子给叶牧看,说这是制作某某毒的主要材料时,叶牧才遽然收拢了散漫的心神,终于想起被他忽略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第一次进入七杀殿的山谷时,叶茗曾经说过一句话。

    (“虽然很微弱,但绝对是定魂香的臭味。”)

    那是叶牧初次确认了现世的百草堂与游戏中百草堂技能的关联性……这一点在闻庄提到“奈何”的时候,他本应该早就想起来的。

    是因为习惯了孩子们时常的有所隐瞒所以并未想起向他们询问?不,大约是因为,游戏中的孩子虽然有职业之分,但也只是会给予人物一定的加成属性,并不像游戏中的角色一样拥有相同的各系职业技能,所以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再加上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叶茗从来都是孩子的模样,使得他从未想过,用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去询问这个孩子。

    但其实,叶茗的存在本身,也可以说是“奇迹”的一种吧。

    听着叶茗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药材介绍后,叶牧靠坐在一颗大石头旁看着他,问:“茗儿,你知道百草堂的‘无常’吗?”

    叶茗微微侧着小脑袋看着叶牧,很正常不过地说:“恩,茗儿知道。”

    叶牧放在身侧的手指慢慢收紧,正想继续问下去,叶茗却紧接着开口说:“爹爹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无常’只是百草堂的一个传说啊。”

    叶茗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像是在加深这句话的可信度,他说:“随随便便就能起死回生什么的,真的好厉害。如果是真的就好了。”他笑了起来,很是憧憬的样子。

    叶牧深呼吸了一下,按捺下短时间内一提又一落的动荡心情,问:“茗儿,这个传说,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可以把具体的内容告诉爹爹吗?”

    随着这句话,他看到叶茗露出了久违的茫然表情。

    您引发了叶茗的疑惑,扣除雇佣兵声望5

    叶茗淡淡的眉毛几乎要纠到了一起,看起来全身心都投入到了这个问题之中。手上不慎用力,那只据说很珍贵罕见的虫子一下被捏扁了,散发出一股即使离得颇远也能闻到的恐怖气味。但叶茗对此却毫无察觉,仍旧眼神发直,苦恼地念念有词着:“‘无常’?好奇怪。从……哪里知道的?是哪里……是什么……”

    随着他的嘀嘀咕咕,一行行文字接二连三在信息栏中浮现。

    您引发了叶茗的强烈疑惑,扣除雇佣兵声望10

    您引发了叶茗的强烈疑惑,扣除雇佣兵声望10

    ……

    “茗儿!”叶牧连忙一跃而起,一边唤着叶茗的名字,一探身就把他整个儿举了起来。

    “咦?”骤然的身体腾空打断了叶茗的思索,那双眼睛中重新取回了灵动的神采。他在叶牧的双臂中看看四周,茫然地转回头来和叶牧看了个眼对眼,问:“爹爹?”

    松了口气,叶牧说:“茗儿,记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没什么关系。”

    叶茗眨巴眨巴眼,乖乖地点点头,突然疑惑地抽了抽鼻子,低下头看到手里攥着的已经成了一片扁扁的肉饼的花虫子,惊叫一声:“我的归魂散!”手忙脚乱地从叶牧的臂间挣脱出来,脚一落地就忙不迭地跑回去埋头进行好一番处理补救,看起来已经把刚刚的小插曲忘到了脑后。

    叶牧看着那个忙碌的小身影,心中却蒙上了一层不安。

    想了想,他打开地图,分别联系了叶苍和叶暖。

    发出是否知道百草堂的“无常”的询问后,叶牧得到了两个“否”的回答。

    他看了一会面前的地图,将它收了起来。

    线索断了。

    叶茗刚才那样失常,他不会再去追问,以免再次刺激到他,或许会导致什么不好的后果。

    那就仍然依照他原本的计划来吧,继续从百草堂那边入手。反正,信息也已经收集到一定程度了。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他一件事。

    当初七杀殿山谷中,叶茗闻到的定魂香,显然是毒系弟子的手笔。那么,它为何会在那个敏感的时间出现在那里,而施放它的那个——也许是那些——毒系弟子,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爹爹不知道这东西吧?它是种蛊药,人吃了以后追魂蛊就能跟着味道找出他走过的地方,效果能维持多久要看药的剂量大小。”)

    定魂香,追魂蛊。

    追踪效果……

    曾经,在养伤的那间七杀殿密室中,贺凉微笑着讲述当日发生在山谷中的□。

    (“这里原本选址隐秘,入口前也多有机关布置。但却防不住带了路的叛徒,和有备而来的妖魔。”)

    叶牧想起了他询问七杀殿的那场背叛中贺凉的立场时,罗迎坚定的话语。

    (“他是忠诚的。”)

    有一个猜想慢慢成形。叶牧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屏住了呼吸。

    他想,值得为此而进行另一份调查来验证,哪怕要用到一些“非常规”的方法。

    就在这同一天的深夜,百草堂的某处房屋中,有两个人进行了一场谈话。

    “……大致上就是这样。事情进展很顺利,不过有个意外需要你出手解决。”

    “哦?说来听听。”

    “是个……七杀殿的漏网之鱼,叫做叶牧。他每天都会来,你肯定认得出。”

    “七杀殿?从中原到西凉,跑得还真够远。你应该知道他的目的吧。”

    “呵,是个痴心妄想着借助医术来起死回生的可怜人。大概是有小情人之类的死在你们手里了吧。”

    “是吗,还真有趣。我知道了。”

    “需要我帮忙吗?”

    “不必。”

    “好吧。说起来……我是不是见过你?总觉得你有些眼熟。”

    灯火照耀中,一身黑甲的男人抬手按上黑色面具的边沿,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暧昧不清地回答道:

    “……谁知道呢?”

    漫天的星光下,七杀殿的遗址,那块已经成为土丘的地方,突然扬起了好一阵猛烈飞扬的尘土。

    过了许久,天都开始蒙蒙亮的时候,一只套着黑色铠甲的粗壮手臂伸了出来,重重扒上坑边。即使上面满是尘土,也依然可以依稀辨认出属于铠甲的乌亮寒光。紧接着是一颗绝对不属于人类的头颅。随即,是第二只手臂。随着猛然的一撑,整个身体也哗啦一声从坑中脱离了出来,带得周围的泥土纷纷落下。还能听到坑洞中似乎传来一声惊呼。

    脱困的妖魔侍卫重新在大地上站直了身体,贪婪地伸展着四肢。随后它却并未立刻离去,而是站在那里转动头颅打量起了四周。在它脚边的坑洞中,传来着哼哧哼哧的喘气声。

    过了好一会,一只人类的手从坑洞中伸出来,四处挣扎着摸索了一下,牢牢抓住了妖魔侍卫的脚脖子。妖魔侍卫低头,看着一个灰头土脸的人类像只土拨鼠一般连扒带蹬着洞壁,呼哧带喘地勉力从里面在向上爬。于是索性后退一步,借着那只还抓在它脚脖子上的手,将那人整个儿从坑洞中拖了出来。

    人类一抬头,入目的是清晨的熹薄阳光。他一瞬间似乎呆了一下,随即跌跌撞撞地跪坐起来,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天光,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几声破碎的声音。

    “啊……”

    他像是对着一幕从没见过的美景一般,大睁着眼睛直到疲累得流出眼泪也不肯眨一眨,喉中的声音翻滚着。

    “啊啊……”

    终于像是确定了面前的真实一般,他发疯般地跳起来,手舞足蹈地泪流满面,张大了嘴大叫着:

    “啊————”

    他想不到任何语句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只能任凭声音自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止不住地喷涌出来,声嘶力竭到嗓音沙哑也不愿停下。

    多久了,在地底艰难前行了多久,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概念。终于帮助他那唯一的同伴脱了困后,他们在地底日复一日的摸索,前行,周围是无边的黑暗、逼仄和寂静。时日这样漫长,努力这样绝望。久到让他几乎在这过程中忘却了过往,忘却了自我。在他的脑海中,现在反反复复记起的,只有同伴偶尔会回答的只言片语,和对方在挖掘中发出的细微声音。

    那声音让他的精神在每每濒临发疯的边缘时,又被险而又险地扯了回来。

    狂喜慢慢消退,他恐慌地盯着自己的手掌,随即而来的空虚不安像是狞笑着要把他的理智拖回那深不见底的坑洞。他慌乱地转动身体四处寻找着依靠,在看到妖魔侍卫的高大身体时瑟缩了一下,但紧接着就被追赶而来的空虚驱使着扑了过去,直至抓住了那冰冷的铠甲才安静下来。

    妖魔侍卫任由他抓着自己的铠甲,转过头警告般地盯视了循声而来的那些妖魔一眼,直至它们在那冷冷的目光下统统匍匐在地表示出了顺服,这才迈步走了出去。那个人类哆嗦着跟在它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紫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它铠甲上的一块磨损伤痕,不敢向旁边那些形貌可怖的妖魔的方向动一动眼珠。

    妖魔侍卫和那些妖魔嗥叫着交谈了几句,又站在原地等了片刻后,自有妖魔送了附近最健壮的走兽过来。它拎着人类上了坐骑,辨认一下方向后便毫不留情地狠狠驱使着走兽向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人类牙齿打着颤死死抓住手下的铠甲,就像那冷冰冰的质感能给他多大的安心一般。在疾速前行的坐骑上颠簸着,他混混沌沌的脑子中,从未想过会被带至何方。

    当这两“人”一骑出现在城外的地平线上向着长益城而来时,城头值守的饮羽楼弟子立刻就发现了他们,开始监视着他们的动向,凝神戒备起来。

    刚好轮到值守的飞獴走过来,一只胳膊支在墙垛上,手搭凉棚仔细打量着逐渐接近的那个小黑点,突然诧异地说:“人类?”

    但紧接着就辨认出了人类身后的那个属于妖魔的轮廓,脸色一沉,伸手将背后的大弓取下来,瞄准着那两个逐渐接近的不速之客,手上用力,将弓慢慢拉开了一个满贯。箭已成形,箭尖随着那一骑的接近,而缓缓随之移动着。

    真是鲜明的特征啊,在撤离饮羽楼时曾见过的那种高级妖魔。拜它们所赐,他们撤离得可真是相当狼狈啊。

    想及留下断后的那几名精通机关的饮羽楼弟子,飞獴开弓的手臂更加的稳,凝视着箭尖所指的目标,脸上露出一抹嗜血的气息来。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妖魔侍卫在弓箭的射程外停下坐骑,将人类一把抓起扔在了地上。

    就是现在!飞獴一眯眼,指松,弦响,箭出!

    银白色的光箭呼啸而出,带着迅猛的杀机射向坐骑上那名妖魔侍卫的头颅!

    一般的弓箭射出的箭矢也许到了一半的路程就会力竭坠地,但是,这把弓是“不合常理”的。

    千钧一发的时刻,妖魔侍卫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瞳孔骤然收缩,一个翻滚藏到坐骑一侧,避开了那支已然射至的光箭。饶是如此,肩膀也被那光箭擦了个边,带出一蓬血花。原本应该覆盖在那里的铠甲像是柔软的泥土般完全消失不见了,只在箭矢射过的地方留下一道深陷的凹痕。

    见此威力,妖魔侍卫驱使着走兽疾驰而去,直到拉开了足够远的距离后,才重新在坐骑上坐正了身体。转过头深深地望了那座长益城一眼,目光自远处地上匍匐着的那个人类身上一掠而过,它驱使着走兽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飞獴啧了一声,悻悻然地放低了手中的弓。遥遥打量着那个被扔下坐骑后就一直趴在那里,生死不知的人类。

    他可不觉得一个高级妖魔会好心救助一个人类,还贴心地把他送来城外。这个距离也分辨不出对方是人类还是行尸,暂且静观其变吧。

    人类从头晕眼花的昏眩中回过神来,晃了晃头。这些天他根本没吃多少东西,仰仗着石缝间的苔藓水藻等物才活下来,身体十分虚弱。再加上一路的颠簸和刚才突如其来的摔打,让他一时间根本没法注意到周遭发生的任何事情。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四处看看,却发现自己被一个人丢在了荒野上,立刻惊慌了起来,腿一软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紧接着,张皇四顾的他就看到了远处高高的城墙。一眼认出那是他以前曾去过几次的长益城,他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般,不知哪来的力气一骨碌爬了起来,拼命向着它跑去。

    飞獴看着那个人类意向分明的行动,顺手拽过来旁边一个同样正在观察那个人类动向的饮羽楼弟子,说:“去通知将军一声。”

    饮羽楼弟子应了一声离开,不久后回来时,不但带来了简序本人,还捎带了一个懒洋洋的叶苍。

    从城墙下收回目光,飞獴看到正在把扑过去的老虎敲到一边,动作都带着些没睡醒的意味的叶苍时,奇道:“你这几天不都是昼伏夜出的吗?又改习性了?”

    叶苍用眼角瞥了他一眼,难得地居然回了他一句,带着点意味不明地感慨:“反正无论是哪一种,都早晚会被吵醒的。”

    虽然睡眠什么的无关紧要,但是在完全放松恢复精神的时候突然被脑海中的声音吓一跳,或者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什么的,那滋味可不大令人愉快。

    这时还真有点嫉妒叶暖那丫头,虽然神神叨叨,但睡前扳扳手指头就知道会不会睡个好觉,连恶梦都从来不会做上一个什么的……想一想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飞獴莫名其妙地说:“啥?”

    叶苍无视了他,径直走到城墙边,和简序一样向城墙下看去,顺便一刀把身后扑过来的老虎敲回去。

    飞獴咂了一下舌,不和他计较,也重新将注意力转向了城墙下,问:“怎么处置?”

    城墙下,一个人正扒在城门上,拼命捶着紧闭的厚重大门,向城上呼喊哀求着。

    简序沉吟了一下,还没做出决定时,叶苍却在看到那人的面貌时“咦”了一声。

    “这人我好像见过。等一下,让我去会会他。”叶苍留下这句话,一撑墙垛就翻身跳了下去,直接从高高的城墙上落到地面,轰地击起一地尘土。

    那人被突然的巨响声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把后背紧紧靠着大门,恐慌地看着那边。

    叶苍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毫发无伤地向他走过去,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打招呼道:“呦!你叫什么?”

    那人畏畏缩缩地看着叶苍,紫色的眼睛即使含着眼泪看起来也很漂亮。他努力地挤出声音,回答道:

    “王天留……我叫王天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