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立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牧认真地端详了江望一番,确认他的神态恢复了正常,这才收回手,移开了踩在江望胸口的脚,顺势坐在了他身边,问:“没事吧?”

    心下多少松了一口气。

    事发前他是察觉到了的。

    江望感叹了那句“相当壮观”后,站在原地没多久就有些不对劲了。

    定定地注视过来的目光非常火热,简直要把人烧出个洞来。火热倒是无所谓,问题是那个火热看起来不像是情.欲,给人的感觉更像是……食欲。

    正在这么想着,江望居然还真的咽口水了。和他说话也没有反应,状态怎么看都不对劲。

    在那火辣辣的目光下他的手都已经悄悄地握住刀柄了,考虑着寻个空隙就把对方打昏。结果江望盯着他咽了咽口水,表情狰狞地变来变去后,突然就转身狂奔了出去。

    那个速度愣是让他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

    如果他的门派隐藏技能不是飞檐走壁的话,恐怕就真的来不及阻止江望了。

    那也是他第一次发现飞檐走壁其实用在赶路上也会速度很快。不过平常的时候,他大概也是达不到那时使用的速度的。

    有一瞬间他几乎觉得自己是已经飞了起来,不过随即他就紧跟着江望扑进了草棚,眼睁睁看着江望一把扑倒了那个村民,张口就要咬。

    好在那时江望的动作不知为何凝滞了短短的一瞬间,让他还来得及扑过去,想也没想地把左臂拦在了江望面前,同时另一只手在江望后脑重重一击。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人情翻覆,亲密度-100

    现在回想起来,他都不知道那时自己的潜意识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会做出那么傻乎乎的举动来。哪怕随便换个什么东西伸过去拦一拦也好吧。

    如果当时拦过去的是刀鞘什么的,大概也不至于会弄成现在这样狼狈。果然还是受感情影响,干扰了判断吗。

    感觉着断臂处持续传来的让人眼前发黑恨不得昏过去的疼痛,叶牧也只能在心底苦笑这变故来得太过措手不及。

    当时面对拦在面前的手臂,江望是片刻都没有迟疑地狠狠一口咬住,迫不及待地开始贪婪地撕扯大嚼。后脑受到的那一下重击看起来没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动作快得直到骨头的碎裂声传入耳中,叶牧才意识到自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

    疼得让他几乎要当即惨叫出声。

    好不容易咬住牙关把惨叫声咽回喉咙里,大概是痛到极致,反而出奇地冷静了下来。叶牧轻微地动了动左臂,判断出那咬合力绝对无法单凭蛮力挣脱后,自然而然地抬起另一只手,拔出了背上的长刀。

    动作流畅,毫无迟疑。阳光照在雪亮的刀身上,反射出刺目的亮光。

    是他想差了,江望既然已经成了尸鬼,想要像对待普通人那样设法击昏他,自然是行不通的。

    他曾实验过,回复食物无法在移动时、战斗时和受到攻击时发挥治疗效果——这攻击甚至包括蚊虫叮咬。而且以眼下的情形,即使回复食物有效,也未必能在江望的撕咬下起到什么作用。左手似乎已经完全被吃掉了,不想办法解决现在的情形,等着他的是整个人被活生生吃掉的可能性。

    更何况,凭他现在的状态,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灼痛着,死死握住刀柄的手甚至暴起了青筋。叶牧神色莫测地看了埋头大嚼的江望一眼,扬起的长刀微不可察地顿了顿,终究还是迅疾地斩下!

    血花飞溅,手中的刀一松,“当啷啷”地落在地上滚到了一旁,刀刃上一抹殷红的血色在阳光下无比醒目,迅速地沿着刀锋汇聚,融进了泥土里。

    叶牧倒抽了一口冷气,疼得连声音都叫不出来。他慢慢地,慢慢地坐在地上,扭曲着表情从包裹里摸出一把红烧肉,胡乱地塞进了嘴里,努力地控制着喉咙吞咽下去。

    他没有把握回复食物对这伤势能有几分效果,但这总归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简陋的草棚中,阳光从顶棚上照射下来,却没法让大量失血的人的身体温暖起来。血腥气弥漫的棚子里,桌子长凳横七竖八倒了一地,早已经被吓得昏迷过去的人身上,一个人伏在那里贪婪地啃食着,发出瘆人的咀嚼声,另一个人斜靠在一旁,原本左臂应该在的地方空荡荡的,是被利刃齐齐切断的痕迹,但却并没有血流出来。

    紧接着,从那断臂处,就像破土而出的小苗般,有白色的骨茬慢慢冒出了头。

    断臂生长的滋味叶牧是一点也不想回忆的,总归虽然谈不上痛,但也没有比疼痛的感觉好上多少。

    比起平时的伤口恢复,骨骼的生长看起来要缓慢得多,叶牧吃掉了两盘红烧肉才将将长出了半根上臂的骨头。确认避免了流血致死的危机后,他撑着右臂站起身,去查看江望的情况。

    咀嚼声似乎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咳嗽声。

    不大温柔地一把将江望掀了过去,防备着江望暴起发难。但江望比起之前似乎意外地温顺……不,不如说是失神,很轻松地就被掀在了地上,倒在那里只顾着边咳边断断续续地笑着。

    直起身的时候,因为丢了一边的手臂,没有掌握好平衡,一时踉跄重重地踹了那个村民一脚,带得那人的身体颤了一下。

    叶牧也没在意这个。他压制住江望,看着那双眼睛,心沉了下去。

    那绝对不是正常状态的样子。虽然有着神采,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带着一种阴郁的狂气。

    他低声开口唤道:“江望?”

    没有得到回应,江望眼下的状态似乎听不进任何声音。叶牧正打算想其他的方法,就被背后传来的尖利惨叫声大大刺激了一回耳朵。

    不过和江望恢复了神智相比,这个就微不足道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先前江望是盯着他的时候流露出了“食欲”,担心贸然靠近会再次刺激到对方。叶牧真是很想把江望一把抱进怀里的。

    他可再也不想见到江望露出刚才那样的眼神了。

    江望坐了起来,定定地看了叶牧一眼,视线移开望向那边地上的一滩血肉碎末,在落在一旁的那把刀上停了停,最终才把目光落在了那半截兀自支棱着的断臂上。

    他一声不吭地向那里伸出手,试探般地慢慢按在了叶牧的左肩上。

    抬起眼看向叶牧,他说:“我没事。你的伤口虽然没流血,但还是需要处理一下。我这里有药可以暂时麻痹知觉……需要吗?”

    声音平静温和,简直就让人疑心之前的疯狂和一瞬间的软弱,都是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一样。

    但叶牧觉察得到他伸过手来时的迟疑。思考了一下,他决定实话实说:

    “不用担心,胳膊应该还可以再长出来。”停顿了一下,他覆上那只冰冷的手,安抚地握住,“有些事,回去之后告诉你。”

    他本来也没打算把自己的特异之处一直瞒下去。不过这种事情,他还真不太知道该怎么向江望说明。更何况,刚刚才经了那一番折腾,现在实在不算是个谈话的好时机。

    江望看起来相当意外的样子,不过并没有追问下去。

    “好啊。”他这样说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聊聊吧。”

    他看了看叶牧,问:“你的伤势,现在能骑马吗?”

    稍微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左肩,叶牧答道:“没什么问题。”

    除了偶尔会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幻肢痛外,伤口本身虽然因为露出的肉芽断骨看起来很可怖,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痛觉,不至于影响行动。只不过他短时间内着实是没办法在这里再吃得下肉了,所以还是留待回到镇上再完全恢复吧。

    两人现在都是一身的狼狈,好在包裹里还有备用的斗篷,罩上也就看不出什么了。不过毕竟不大舒服,早点回去清洗掉比较好。

    江望站起身,顺势握紧手把叶牧拉了起来,却没有立刻松开手。

    看着叶牧,他轻轻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抱歉,这种情况不会再出现第二次——我保证。”

    这句话听起来格外的认真。

    叶牧正要说话,外面就传来了一声长长的马嘶。

    [当前]逐风:主人!主人!!你还好吗!

    紧接着连踢带打地滚进来两大坨……

    好吧,是他们两个的坐骑,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打起来了。

    逐风看起来占着绝对的上风,怎奈敌方手段太下作,死死咬住逐风的尾巴毛不放,仗着身体庞大死命地往后坠着,任凭逐风怎么踢踹,脑袋上的黑布都掉下来,有鲜血流出来了都不松口。直到被逐风拖着进了草棚,看到江望,这才一下松了口,跛着脚费劲地站起来,乐颠颠地想凑过去。

    被怒火冲天的逐风一蹄子给踹出了草棚,四蹄乱蹬好半天也站不起来。

    逐风也不管它,惨嘶一声就凑了过来,一声接一声地嘶鸣着,听起来几乎像匹疯马。

    [当前]逐风:主人!对不起!我来晚了!

    [当前]逐风:流了好多血!主人你还好吗?

    一颗马头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那半截断臂,眼睛里看起来都快泛起泪花儿了。

    [私聊]你对逐风说:……我没事,别担心。

    叶牧看了一眼逐风的尾巴,原本漂亮的金红色毛发被扯断了不少,隐隐渗出血来。

    被一匹马关心……老实说,感觉挺奇怪的。他一直以来虽然从没把坐骑灵兽当成没有感情的物品,但也绝对没有当做过可以平等交流的对象。就像在刚刚遇到危机的时候,他压根想都没想到过外面的逐风。

    叶牧突然觉得有点难以直视逐风的目光,于是抬起手,帮它顺了顺鬃毛。

    以后……再对它们好一点儿吧。

    转头看到江望扶起了犹自在地上踢蹬的走兽,叶牧收回了逐风让它自行疗伤,走过去一手搭在江望的肩膀上,亲昵地说:“咱们共乘回去如何?”

    咬了逐风尾巴的黑色走兽不明所以地看看这个和颜悦色的人类,没什么智商的脑子里很快就忘记了刚才没来由的恶寒,低头高兴地吃起地上的泥土来。

    回到城镇,恢复了左臂,又泡了个热水澡后,叶牧总算是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他没有立刻去找住在另一间客房的江望,而是披上斗篷出了门。

    在街上走了一段路后,他拐进了一条不起眼的小弄。小弄虽然不起眼,但是两边的店铺着实颇多,大多带着古色古香的岁月沉淀后的气息。走过一个拐角,一间小小的门面,外面一面棕色布旗书着一个“当”字,这就是叶牧此行的目的地了。

    在店内逗留了一段时间后,他出门返回了旅舍。

    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不过该确认的事情总算完成了。

    他去比对了那些库存的尸骨,确认过果然大多都有着差异,而源自同一个人的两具尸骨也完全一样。这才放下了最后的心结。

    尽管感情和感觉上都告诉他江望就是贺凉,他本身也已经认定了这样的事实。但那毕竟是出于他的猜想,确认也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那具源自贺凉的尸骨,他稍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将它留在了包裹里。

    虽然见到它就会让他忆起贺凉惨白色皮肉翻卷的脸,但它亦陪伴着他度过了一段最伤怀的时光,让它跟着他,就当做是一个见证吧。

    返回旅舍,径直走到江望的客房外,叶牧摘下兜帽,抬起右手敲了敲门,左手隐在斗篷中,垂在身侧,握紧拳又松开,不停地循环做着恢复。

    泡了个热水澡,神经放松后,左臂比起刚长好时完全不能操控,一动就觉得钻心的疼的状态,已经恢复得好多了。除了在不经意的时候还会痛一下,基本上再没什么问题。至于那点儿心理障碍,叶牧相信他早晚可以克服的,不急于一时。

    过了一会,门无声地打开了,江望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黑色布衣,披散下来的黑发带着沐浴后的湿气。襟口随意地斜敞着,露出一片紧实的胸膛。他站在门口,目光自叶牧的左臂上一掠而过,什么都没说地侧身让开,让叶牧进门。

    叶牧走进屋内,脱下斗篷,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圈这间不大的客房。

    屋内四四方方,家什简单,不过一桌一椅一柜一床。江望那身黑甲已经拭净了血污,整齐地放在小柜上,泛着幽冷的光。桌上一壶一杯,空气中隐隐浮动着些许酒香。床铺平平整整,丝毫不乱,就像从来没有人在上面睡过一样——不,也许这是事实。

    江望关上门,走回室内,坐在床上。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叶牧的左臂一番后,才开口问道:“你的左臂现在能动吗?”

    叶牧摘下左手的手甲,向江望伸出手,掌心向上在他面前展开,说:“已经没事了。”

    当时左臂的护甲几乎整个都破碎掉了,他只好用护甲制作重新做了个护腕出来,顺便把整套衣甲都修了修。这也让他发现了一个修理附带的效果——修理过后的整套衣甲,都像刚被制造出来那样新崭崭,简直要发着光了。上面沾染的血迹划痕灰尘什么的完全消失不见,比清洗过的还要干净。

    江望的注意力倒没在这上面。他抬手握住叶牧的手,确认那是完好的,温暖的,灵活的之后,若无其事地握着垂下手放在膝盖上,看向叶牧,真心实意地说:“很神奇。”

    他制止住了想要开口说话的叶牧,垂下眼思考了片刻后,微笑起来。

    “在讲你自己的故事前,先听听我的故事吧。”

    “你既然去过了安顺王府,想必多少也猜到了些什么。”

    “王朝里,太子殿下和五皇子的势力,一直明争暗斗得厉害。论起血缘关系,我大约还能叫那位五皇子一声‘表弟’。”

    “而安顺王简临……”江望念着这个名字,语气却没什么怨恨,相当平静的样子,“是我曾经的同僚。”

    作者有话要说:活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发现我对药物以外的一样东西过敏,那就是——松仁玉米!

    松子不过敏,玉米不过敏,为什么松仁玉米会过敏呢……这真是太神奇了p(´⌒`。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