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51章坦言

第51章坦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牧原本也不是为了任务系统而来的,看到提示,稍微诧异一下也就罢了。这条任务信息倒是提供了一个情报——凉粉嫂的孩子得的,确实是“疫病”。

    ……不过,这个“系统”所提供的信息,可信度有多高呢,

    他站在院中,游目四顾。

    院内一角,歪着一辆木推车,大约是凉粉嫂平日出摊用的,可以看到上面放着许多杂物。叶牧屏住呼吸凑过去查看了一下,无非是些凉粉摊上常见的调料佐菜等物。用过的碗筷凌乱地堆叠在一起,看上去已经放置许久没有清理过了,几乎看不出海碗原本瓷白的颜色。没什么能引起人注意的东西。

    叶牧默念一句叨扰,走进正房。可以看出主人家离去的匆忙,衣物四处凌乱地摊开着,还有些掉到了地上。颜色全部意外的朴素,黑色,白色,褐色……几乎不像一个女子的衣物。

    不过是一闪即逝的感慨,确定了这间房中也没有想要寻找的东西,叶牧退出来,向正房旁边的灶房走去。

    前脚刚迈进门,灶房里就有什么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叶牧眼疾手快地一个箭步上前捉住,却是一只咕咕叫的芦花母鸡。两只脚爪乱蹬着,看起来精神抖擞。炸开的羽毛上沾了许多谷壳,随着母鸡的挣扎簌簌掉在地上。

    叶牧循着散落的谷物望去,看到一个布口袋跌落在地上。袋口敞开着,小半袋谷物都洒了出来,上面还落着几根鸡毛。他走过去,半蹲下来拈起了一粒谷壳,调出包裹和带回来的几个玻璃瓶对比了一下。

    ——是荞麦。

    【临危受命】景安委托你查探最近城中疫病的源头。

    【任务进度】50/100

    【当前状态】看起来荞麦就是引发疫病的原因,可以去向景安交差了。但是产生异变的荞麦田仍然令人在意,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放开拎着的母鸡任它扑棱棱地飞走,叶牧翻出小院,敲开了邻居家的门。

    根据得到的线索又去街上转了一圈,最后确定了这镇上平日里买的荞麦确实都产自那附近的荞麦田,凉粉嫂家也不例外。叶牧回到小院,将那只母鸡绑了,和那小半袋荞麦一同装进一个黑布口袋。唤出逐风,将口袋系在马背上,叶牧翻身上马,一路行到了镇外。

    调出地图,他的目光落在黄杨柳的那个光点上。

    黄杨柳曾和他说,是闻庄欺瞒了她后,用她的孩子试了药。而闻庄的说辞,却是黄杨柳苦苦哀求于他,他才勉为其难出手医治。对于这两方迥异的说辞,当初他不是没有过疑虑的,于是也曾在探望黄杨柳时旁敲侧击了一番。但当时黄杨柳的情绪并不稳定,能问出的信息有限,一时哭哭啼啼说当时闻庄“假装”了药系弟子,一时又说不该病急乱投医相信毒系弟子能救她的孩子,说辞前后矛盾得很,他也不好深究。黄杨柳病愈后,出于谨慎,他也曾略略提了一句,黄杨柳却哀伤地说,都是她当时急昏了头生的误会,说到底,总归是她自做的孽,得来的报应也怪不得别人。事关他人伤痛,他便将此事按下不提。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却还是暂时留下了她的地图标记,并借故送还了一只耳钉。

    ……游戏里,人物装备中是有首饰这一项的,包括耳环戒指项链手镯玉佩若干。感谢贴心的游戏美工,这些东西和七杀殿的面具山水阁的代甲一样,即使装备在人物身上,也是可以选择隐藏,不在人物形象中显示出来的。免于了叶牧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多了若干耳洞环佩的窘境。这也是他迟迟没能下定决心研究装备系统来取回自己消失的面具的主要原因……和被迫自动多上两个耳洞相比,没有面具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那枚送出的耳钉,是他在自己仓库里找到的替代品。七杀殿的装备多少都带着些避毒的属性,他将这个送给黄杨柳,也不过是心中疑虑尚存,略尽人事罢了。

    现在看地图时,黄杨柳已经远离了这处城镇,看起来在往西凉腹地行去,一切安好的样子。似乎只是他多想了,但那天晚上黄杨柳接受特殊治疗时,顾兴言罕见地离开了他的屋子,来到那间院外,会是单纯出于关心吗?

    不论如何,土地异变一事都需要告知百草堂一声。百草堂在西凉多年,无论是对西凉的了解还是对植物的熟悉都是他比不上的。至于土地异变的幕后主使如何,也可借机试探一番。

    念及至此,叶牧直接策马去向了百草堂。

    百草堂和他之前离开时的气氛相比,有了明显的不同。

    弟子们三五成群神情诡秘地交头接耳着什么,以身着的服饰颜色为界,泾渭分明。守门的那名毒系弟子见到本应已经离去的叶牧去而复返,也只是不甚关心地抬抬眼皮扫了一眼他手里拎着的那个不断鼓动挣扎的黑布口袋,询问都不曾有一声便任由他走进了山庄大门。

    这倒方便了叶牧行事。瞥了一眼地图上位于一处代表着闻庄和景安的两个光点,他拦住几个多少交谈过几次的百草堂弟子,问明了景安的所在后,便收敛气息,一路直向那里走去,途中也或多或少听到了些堂中险恶气氛的由来。

    闻庄和一众毒系弟子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这是叶牧未曾料到的。他收拢心神,专心解决着当前的事情——走到山庄最大的一处建筑前停下,他向守门的那名药系弟子打了个招呼:“我找景安有事,他在吗?”

    厅内的屏风后很快绕出来一个人,却是闻庄大步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残留的几分怒意。他向叶牧点头示意了一下,顺便也禁不住看了一眼那个动来动去的黑布口袋,让到了一边,沉声说:“进来说话。”

    叶牧拎着口袋走进厅内,绕过屏风后,厅内的情形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他眼前。

    一张大得足以坐下数十人的长桌摆在厅中,此时那些椅子都空落落的,只有景安一个人坐在桌边按着额头。听到声响他抬头望过来,看到叶牧,便站起来迎道:“叶少侠。此番前来,事情可是有了进展?”随即对闻庄说,“闻庄,那件事稍后再议。”语气是罕见的不容置疑。

    闻庄径自走到桌旁,拉开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问叶牧:“什么事?”

    毫不理会景安的话,显见还是余怒未消。

    叶牧也不顾虑这个,和景安示意后,自己找了张椅子拉来坐了。看景安的样子显然没有避讳闻庄的打算,便直截了当地说:“上次找我查探的事情,有线索了。”

    “这附近我没有发现大批妖魔的踪迹。那具尸骨大约是偶然流落至此的单只妖魔所为,应该只是意外,与这场疫病无关。”

    除了江望这个例外,妖魔在他的地图上从来都是显示着醒目的红色光点,而这样的光点这些天并未在地图上出现过。他也拜托迦罗在空中查看了一番,得到的答案是即使最近的战火之地也离西凉颇有一段距离,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内到达。他思考过妖魔潜入的可能性,但在那片荞麦田中,地图也依旧显示毫无异常,没有任何可以称为密道或者地下洞窟的东西。

    景安正色说道:“果真如此的话,可谓幸事。叶少侠想必是发现了其他线索?景安愿闻其详。”

    “我并不确定此事与城内疫病是否有关,毕竟在看病诊脉一项上,百草堂才是行家。”不动声色地恭维了一句,叶牧说,“不过确有一事让我十分震惊。妖魔所滞留的地方,会染上魔气。我确实没有在西凉这一带发现大批妖魔的踪迹,然而这片土地中的魔气却在增加。”口中这样说着,他没有放过两人的表情。

    惊愕。闻庄一改散漫的模样,满脸严峻地直起了身。景安更是一下直接站了起来,手扶桌子,身体前倾,紧盯着叶牧语气严肃地确认道:“事关重大,叶少侠此言当真?”声音里都带上了罕见的冷意。

    心念急转,叶牧向他点了下头,说:“不会有错。尤以附近镇外那一片荞麦田最为严重,那里的魔气是即使在战场都极为罕见的浓厚。奇怪的是,在这种情况下,那里的村民却还安然无恙,而植物乍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只不过各类小虫子倒是死了不少。查到这里我便毫无头绪,不知百草堂能否看出什么。”

    景安沉吟道:“叶少侠说的地方我刚好知道。前些时日,那里遭了虫灾,所以让毒系弟子走了一遭,驱蛊灭虫。排查疫源时,我们也曾有弟子到那里探查过,但回报只说虫灾已除,并未发现其他异常。如今看来,有必要再度去确认一番。”

    叶牧神色一动,问道:“不知当时前往驱虫的毒系弟子姓甚名谁?我想找他问问当日的情形,或许有所收获。”

    景安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在回忆,一直沉默不语听着两人对话的闻庄突然开口道:“当时前往那里的弟子,叫顾兴言。”

    两人向他看去,景安恍然道:“不错,当时去的人是顾兴言。”他对叶牧说,“顾兴言现在应该正在山庄,我即刻让人找他过来。”

    闻庄站起身,说:“不用麻烦叫人,我走一趟好了。”

    “留步。”叶牧唤住了正拔腿要走的闻庄,“有一件事,我有些不解,不知你可否为我解惑。”

    闻庄停住脚步,看着叶牧,说:“说吧。”

    “这件事,我仅仅是猜想——毕竟在看病诊脉一项上,百草堂才是行家。”叶牧看着闻庄,将刚才说的话重申了一遍,将那个黑布口袋拎到了桌上,“我只是有些疑虑,黄杨柳以卖凉粉维生,她的凉粉所用材料,出自那片荞麦田。她的儿子生了病,紧接着是她本人,而那些症状,似乎和最近的疫病有些相似。不知道这二者,有没有什么关联?”

    厅内出现了一阵安静。不知为何,一时间景安和闻庄谁都没有说话。

    片刻后,闻庄嗤笑一声,打破了沉默。他说:“不愧是七杀殿啊。你来之前我们正在商议此事。不错,这二者系出同源,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