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68章 囚牢

第68章 囚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午时分刚过,正是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候。而在京城的天牢之中,能感受到的差别无非是从小窗投射下的光斑又偏移了几分。

    而这一点,此时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又怎会有心情去注意。

    贺大学士披头散发坐在牢中,一身粗布囚服,虽说形容狼狈面色憔悴,但比起一旁牢狱中哭叫大喊,或失神喃喃自语的那些狱友,沉默坐着的他已经可算是颇有气度了。

    关于他们的判决已下,此时关在这里的人已经知晓了最终的结果。

    死刑。

    就在这充斥着神智昏乱气氛的地牢中,有人影自囚牢间走过,最终停在了贺大学士的牢房外。

    与环境并不相符的清丽声音唤道:“贺修文。”

    很久没有被他人直呼其名的贺大学士,停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来人是在呼唤他。他眉宇一轩,对来人冷声道:“你这不知廉耻的妇人,如今连基本的‘礼’之一字也不懂了吗?”

    来者一袭素色白衣。虽无环佩叮咚,却有容颜呋丽。不是罗迎,又是哪个?

    她闻言并不恼怒,放下手中的篮子,看着贺大学士,美目中带着一种奇异的神色。她说:“贺修文,时至今日,你还是这个样子。”

    贺大学士淡淡冷哼了一声。虽然对于自己的儿子贺凉已然没有多少感情,但对于这个嫁入贺家当日便抛下自己新丧的夫君,勾搭上风流成性的安顺王简临,新婚夫君尸骨未寒便与简临公然出双入对,使得堂堂贺家沦为京城笑柄的便宜儿媳,更是只有全然的厌恶。此时不欲再与她多费口舌,索性闭上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罗迎也并不急着说话。她打开篮子,将里面放的食物一碟一碟地拿出来,通过栅栏的缝隙放到牢房内的地上,最终拿出一小壶酒,提在手里,闲聊般道:“贺家有个厨子,据说厨艺颇精。我这几日向他讨教了一番,你看我将这手艺学到了几分?”

    贺大学士哂然一笑,安坐在原处眼也不睁,似是不屑至极。

    罗迎倒出一小杯酒,将其细细倾倒在地上,牢房内一时间酒香四溢。她曼声道:“其他菜肴也就罢了,这一碟特制的桂花糕费了我不少心思,你还是尝一尝吧。”说着将其中一个碟子向贺大学士的方向推了推。

    糕点如雪般洁白,茸茸的白霜上点缀着片片嫣红花瓣,如初雪上落了新梅,看上去细腻诱人。

    听到“桂花糕”三字,贺大学士神色一动,睁开眼,望也不望那糕点一眼,只盯着罗迎质问道:“你这是何意?”

    牢房后,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缓缓抬起脸来的白衣女子,显露出来一张艳若桃李的脸。然而令人惊恐的是,那赫然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容颜。完完全全变换脸孔的白衣女子,用同样改变了的低婉声音温言说道:“尝尝吧。你不是最爱吃我亲手做的这一味桂花糕吗?”

    那张脸孔细看之下,单论眉眼轮廓,竟与贺凉有三四分相像。贺大学士那故去十数年的亡妻影像,仿似从他深远的记忆中走出,在这地牢中,亭亭玉立重现了彼时的娇妍模样。

    贺大学士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像是看见了厉鬼,失声道:“丽娘?!”他一瞬间急切地探出了身,紧接着意识到了其中的诡秘之处,又强自镇定下来,喝道,“你这妇人,休要装神弄鬼!”

    白衣的妍丽女子只是信手拈起一块桂花糕,向贺大学士递出。随着这动作衣袖半落,露出一截纤白如雪的皓腕来。她道:“我记得那时,你最喜我亲手将它喂予你。还为此作了一首诗。只是时日太久,我却再记不得词句了。怎么,除了那时的心意,连你的口味也一并变了吗?”

    贺大学士面色数变,盯着她,只是突然大喊:“来人!来人!”

    女子轻笑一声,也未见她如何动作,本坐在牢房另一边的贺大学士便仿似被什么无形的丝带抓住般,不由自主地被拉了过来。纤白的手指扶上贺大学士的下巴,明明纤细却有着不容人挣扎的力量。动作委实不客气地钳开他的嘴,将糕点整个塞进了他的嘴里。关心问道:“这味道可好?”

    贺大学士本来正拼命挣扎,并想将糕点吐掉。然而当那糕点的滋味在舌尖化开,他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停住了挣扎。那双眼中闪过不可置信与惊惶,连女子松开了束缚他的手指也不知避让,下意识地咀嚼了一下,抬头紧盯着女子,含糊不清道:“你究竟是谁?”

    女子审视着贺大学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问道:“贺修文,这一味桂花糕,比之你那厨子做给我们孩儿的那一碟,味道如何?”

    随着这道轻声曼语,贺大学士的面色可见地浮上一道青气,像是有看不见的鬼魂扼住了他的喉咙,并慢慢收紧。他徒劳地张开嘴,喉咙中嗬嗬作响,却呼吸不到赖以生存的空气。眼球渐渐凸出,表情狰狞扭曲起来,他仍是自喉咙中勉力挤出声音来,勉力伸出手去,道:“你、你……”

    “那一份定魂香,七杀殿领受了。这一份回礼,不知你可满意?”女子说着,重新直起了脊背,又已恢复了罗迎的容貌。

    她耐心地看着贺大学士挣扎,抽搐,倒在了牢里,箕张的手指不甘地颤了颤,消于沉寂,终至于无声无息。一旁的桂花糕被他在挣扎时打翻在地,雪样的糕点落入尘土,染了一身污秽。

    看着那具毫无生机的尸体,等待了片刻后,罗迎微微扬手,抛了什么过去。贺大学士的尸体便嗤嗤地自燃起来,须臾间化为了乌有。

    她抬起手,素白的指尖拈着一片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栩栩如生的五官轮廓,细看可分辨出正是方才那“丽娘”的容貌。罗迎轻轻摩挲了一下,仔细地将其卷好,细心收了起来。

    丽娘姐姐,你不会怪我杀了你的夫君的,是不是?如果你还活着,一定会亲自动手吧。

    他不该对七杀殿下手的,更不该……害死了阿凉。

    对不起,一直以来,都不知道阿凉是姐姐的儿子。对不起,没能更好地教导他。对不起,没能救下他。

    但是,为什么呢,丽娘姐姐?我还记得你说起自己夫君时,唇边幸福的笑。作为七杀殿的杰出弟子,你最终选择的夫君,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早知如此,我当初为何要顾及同门间的所谓私人隐秘,为何没有多问一句他的身份……

    姐姐,我用你教我做的桂花糕毒死了他,也算是做了一个了结。可是逝去的人,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终于明白了阿凉当初匆匆返回门派驻地时,为何要向我打听过去的事情,又为什么要问,我是从哪里学会做这一种桂花糕。

    阿凉小的时候,最爱吃我做的桂花糕。是不是在他还没记事的时候,在姐姐你还活着的时候,也曾像昔日幼小的我一般,吃过你亲手给他做的桂花糕?

    贺府那个厨子做的糕点,倒是仿出了七八分姐姐做的风味,终归只是形似,而差了最关键的那种秘诀。但这七八分也足够阿凉觉得熟悉,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认出了这种做法,才会动摇到连中了定魂香都没有察觉?

    只是,姐姐,你知道吗?那厨子在贺府做了三十多年的活,这却是阿凉第一次在贺府吃到这一道桂花糕。你可知道,在你离世后,阿凉拜入七杀殿前,在贺府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吗?不,还是不知道的好。

    贺修文,他真的该死。

    罗迎将一壶酒尽数倾倒于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酒壶摔落于地破碎开来。那一袭白衣的身影,无声地穿过晦暗的天牢,逐渐消逝不见。

    只有透过小窗照射下的那一小块光斑,映照着空气中飞舞的无数尘埃,与地上散落着的几块桂花糕。

    有阴影一闪而过,遮蔽了那光线,片刻又恢复正常。

    叶牧自高高的小窗外翻身而下,谨慎地避开巡逻的士兵,七拐八拐隐蔽着身形远离了天牢,才略为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伏于檐下而酸痛的身体,心情复杂的长出了一口气。

    他还有些没自天牢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

    五皇子的那场宫变虽未成功,但造成的动静可不小。自京城中很容易打听到五皇子身陨,贺大学士一干人等被下到天牢的消息。听闻五皇子已死的消息时,他大感吃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心心念念准备复仇的江望。如果知道自己的仇人还没亲自动手就已殒命,付出了如此大代价的江望会是什么反应?

    但担忧归担忧,能了解的情报还是要了解。他设法知道了天牢的方位,就独自过来准备踩踩点,晚上来会会那位贺大学士。

    谁知道在绕着天牢打转观察地形时,自地图上看到了罗迎的光点靠近了过来。

    他所处的位置正好离得不远,便索性冒了被士兵发现的风险,找到了对应牢房的小窗,从而从头到尾见证了这一场毒杀。

    当罗迎抬手将贺大学士拉过去时,嗅出了不详意味,叶牧本想出手阻止。毕竟从他们的对话中,他已经猜测到这个披头散发的囚徒就是贺大学士,贺凉的父亲。只是刚刚微微动了一下手时,另一种属于黑暗的情绪控制了他。

    有必要去阻止吗?他扪心自问。

    江望述说过去发生的种种事情时,这位贺大学士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永远都不光彩。甚至可以说江望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这位贺大学士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在听江望叙述的时候,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他确实是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将这个枉为人父的家伙狠狠揍上一顿。

    现在,如果不阻止,这个人可能很快就要死了。即便阻止了,他依然很快就会死。

    这个人比起活着,是不是死掉对江望来说会更好些?

    动手的时机转瞬即逝,在被这个克制不住的念头阻止了一瞬后,为此思考的再多也已经毫无意义。事件的发展再也无法挽回。

    贺大学士死了。死在罗迎的手上。

    罗迎的种种表现,他们之间的对话,以及提及的那个“丽娘”都颇为令人在意。但此时叶牧的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的,是刚才自己那一瞬的犹豫。

    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不是做错了?

    他这样想。

    纵使贺大学士有再多的不好,纵使江望表现得再云淡风轻,“父亲”二字的分量,永远不是那么微不足道。

    江望会乐于听到他父亲的死讯吗?那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可能做到对其毫无感情?而且五皇子已死,复仇目标落空的他,能否再承受这样的打击?

    是不是……不该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而见死不救?

    叶牧慢慢地,收紧了手。

    不管怎样,至少这件事,应该告诉江望。关于贺大学士的死讯。

    其他的……到时再说吧。事情已经如此发生,后果再难料,也总要面对。

    五皇子和贺大学士这两个重点人士已死,在京城再多逗留也无意义。叶牧挂念着江望之事,休整一番后便与叶苍准备离开京城,先一同往南,待追上身处前线的叶暖后,再让迦罗送叶苍去往江南,而他则欲顺势在妖魔军中打探一下江望的动向。

    出城之时,却遇到了一桩意外。

    进出城门时,总要有番例行的检查。通常而言进城的检查比较严格,而出城的检查较为宽松。偏偏今次负责检查的军士,盯着叶牧的脸看了好几眼,也不说放行。

    叶牧倒还沉得住气,后面排着的队伍就隐隐有些骚动。一旁的军士见状过来向那负责检查的询问道:“嘿,怎么了这是,有问题?”

    负责检查的军士是个莽汉,身材魁梧,豹头环眼,站在那里颇为吓人。此时他瞪着叶牧,表情有些困惑,搔搔头,嘀嘀咕咕道:“怎么总觉得有点眼熟,像是在哪见过?”

    另一个军士闻言顿时警惕起来,仔仔细细打量了叶牧几眼,又在脑子里回忆了一遍近些日子的通缉告示,没发现有哪个和眼前人长相相近的。左看右看这也就是个沉稳可信的本分人,还带着个怪伶俐的小小子,不像是什么有隐秘的。神情便放松下来,道:“嗨,这些日子你是打仗打得太累了吧,我看没什么问题。走吧走吧。”后半句是对叶牧说的,并挥挥手示意放行。

    叶牧点头示意一下,便领着叶苍往城门外而去。还没走几步,背后就一声大喝:“我想起来了!给我等等!”惊得城门处的士兵立刻“哗啦”一下齐齐对叶牧举起了长枪,枪尖阻住了他们的去路。

    微眯了一下眼,将包裹栏中的双刀调整到适合抓取的位置,叶牧轻轻按了一下叶苍的肩示意稍安勿躁,不动声色地转过身,道:“军爷有什么吩咐?”

    那大汉迈开步伐,几步就走了过来,哈哈大笑着对城门的士兵摆摆手,道:“误会,误会,没什么事。”一边自来熟地一把揽上叶牧的肩,将其几近半拖地带到了一旁,这才松开手,重重拍打了几下叶牧的肩膀,瞪起一双眼,责道:“怎地!不认得我了?”说着还想去揉揉叶苍的头,被叶苍哧溜一下跑掉了。大汉笑骂一句:“小子倒机灵!”,浑然不知那边那个混世魔王差点爆发,只碍着当着爹的面不好发作,在心中咬牙切齿要回头给他个教训。堂堂坎水的头是随便谁都能摸的吗?!

    叶牧看着这自来熟的汉子,脑中飞快地过了几遍,十分确定从未见过此人。但想及江望此时同他一样的相貌,心念电转间也不把话说死,思量着这大汉看起来也与自己不熟,便只是试探地道:“却是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来。”

    大汉“嗨”了一声,道:“也不怪你,那日兵荒马乱的,又是晚上不甚真切。哥哥我也是眼力好,这才认得出。”

    这就被认了个“哥哥”的叶牧手指动了一下,姑且耐心听他讲话。

    “怎么?还是想不起来?”大汉连比带划,道,“就是狗崽子们头几天攻城的时候,还记得不,我们把你从城根儿底下提溜上来的!我还带你去冲水来着!喏,就是那边那口井!”说着指了指另一头的墙根底下,细看确实有一口井。

    拍了下脑门,汉子兴冲冲地撸起袖子,将长满了黑毛的粗壮手臂凑到叶牧跟前,给他看上面系着的一根脏污得看不出原色的破烂布条,道:“看!这布条有印象没?嘿,我跟你说,没准还真是沾了你这布条的运气,那天往后这大战小战地打下来,就没受过重伤!”说着将胸膛拍得砰砰响,咧嘴笑道,“这回想起来了吧?”

    叶牧感到叶苍在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袖,细如蚊蚋地说着什么,便扫了一眼信息栏。

    [当前]叶苍:爹,那布条上有你的气息?虽然很淡。更重的是高级妖魔的气息。

    背手轻轻拍了拍叶苍示意自己知道了,此时叶牧差不多已确定对方遇见的是江望,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顺着话意道:“原来是你!当日多谢了!”

    “嗨,举手之劳。”大汉浑不在意地摆摆手,捏了捏叶牧的肩膀,笑道,“挺好,这几日养得壮实多了,汉子就该这样,多吃多长。那天遇见你时,瘦得那个惨,小脸那个白呦,我用点力都怕把你拍散架喽。”说着感慨地摇摇头,拍拍叶牧的肩道,“看你现下活泛多了,我也放心了。趁着休沐,好好将养将养,有把子力气,那群狗崽子要再来的话,砍头也砍得爽快些!得嘞,不耽搁你办事,去吧!哥哥我在城南二卫队,闲了来找我吃酒,那天把你提上来那小子今天不在,回头一并引见给你。”说着感慨万分地摇摇头,念叨道,“也是缘分。”

    叶牧的神色有些紧绷,从这鲁直汉子的只言片语中,他大致能推想到当日江望的形貌。有关战时城外这一节江望从未提过,那缚在臂上的布条虽只是匆匆一扫,也能从上面的血污看出江望彼时的情形有多狼狈。而这些,是江望云淡风轻的描述里从未提及的部分。

    他闭了闭眼,真心实意对大汉说:“多谢这位大哥,得了闲必定前来叨扰,告辞。”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大汉哈哈大笑,突然伸手又要揉叶苍的头发,仍是扑了个空,“咦”了一声奇道:“小子反应真快!”

    “……”为了大汉的生命安全着想,叶牧尽快地带着叶苍告辞离开了。

    另一边,罗迎从天牢出来后,去了京中那处七杀殿的小院。

    “你回来了。”斗室内,七杀殿主放下手中的情报,抬头道。

    罗迎肃容行了一礼后,方道:“殿主,事情已了。”

    “辛苦了。”七杀殿主道,语声有些淡淡的慨叹,“丽娘当初甘愿在最强盛之时隐退,只可惜所托非人。”

    罗迎咬了下唇,道:“便是知晓今日之事,姐姐在天有灵,也必不后悔当初之决定。”

    “她着实是这么个性子,你倒了解。”七杀殿主说完这一句,收起了闲聊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道,“关于定魂香一事,我之前只与你说了贺府的牵扯干系。这里有份西凉近日传来的情报,你看一下。”

    罗迎接过情报,迅速看过后,讶道:“西凉竟出了这等大事。”

    “疫病一事虽已解决,但其中有一事未解。”七杀殿主道,“根据百草堂弟子的说法,我七杀殿曾有名弟子自始至终参与了此事。而据驻西凉的弟子回报,期间确实有一名我七杀殿的弟子前往当地暗桩,但并未表露代号身份。”她叩了一下桌面,道,“而此番事件,之前并无殿内弟子汇报。西凉驻地的这份例行报告,是我们收到的第一份有关此事的情报。”

    罗迎轻轻蹙了下眉,又很快舒展开,道:“会不会是战时出了意外。毕竟近期情报传递仍然有所迟滞,尚未完全恢复正常。”

    “还有一桩不解之事。”七杀殿主的语气突然沉了下来,“从情报来看,那名七杀殿弟子前往百草堂,是为了寻求‘起死回生之术’。”她叩动桌面,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问询,“这世上,可有存在‘起死回生之术’?”

    “怎么可能?”罗迎冷静道,“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天地之理。即便是那些行尸,也只是低级魔物的一种,不再属于人类。如果说真有所谓的‘起死回生’,那复生的,也必然不再是人类,而只是失却了本衷的魔物罢了。是哪名弟子如此愚妄,竟还勘不破此中关窍?”

    “这,就是第三桩不解之事。”七杀殿主叩着桌面的手突然停了下来,道,“百草堂首席弟子景安托西凉暗桩向我转达了问候,以及毒系弟子有关定魂香一事的调查与致歉赔偿,同时他还因七杀殿弟子在疫病一事中对百草堂的帮助而表达了谢意,并向我打听这名弟子的排名代号。”

    她停顿了一下,淡淡道:“问题就在于此。那名七杀殿弟子,根据景安首席的描述和现有的情报来看,我们七杀殿——并无此人。”

    话音方落,室内一片静寂。

    这静寂持续了短短一刻,罗迎道:“难道……是他?”语意中充满了不确定。

    她想到了叶牧。

    叶牧在她看来,是十分古怪而神秘的一个人。

    第一次见面时,她也曾留意到了对方衣甲上七杀殿的暗记,然而那时门中遽变方歇,她重伤在身,贺凉又不能在同门面前暴露身份,故而不便相询。紧接着船只便罕见地遭遇了墨龙袭击,叶牧、叶苍、贺凉不知所踪,独留下她与叶牧的两个孩子。而随后墨龙却再未袭击过来,反而化形后将她们直接送到了京城,只道有人来接。虽说墨龙口风极严,但景彤看得明白,这强大灵物此番奔波,为的是叶牧的那两个孩子。

    第二次见面,那时她已与安顺王简临有了联系,并在暗地里追查七杀殿一事的朝中内情。当时妖魔逼至江边的消息传来,朝中两派吵得不可开交。太子一方苦于华邗帝对北斗营隐隐的敌意,北斗营门主此时正生死未卜,北斗营意向不明,故而欲找一使者往北斗营一行探询。此时她收到贺凉的讯息,告知叶牧即将前往会合,并言道此人实力不错,可以信任。这才有了后来向安顺王的荐举。只是未及料到的是随即叶暖身上便发生了异变,叶牧绝不可能丢下刚寻回不久的孩子远行,故而此事再也未提。

    第三次见面……她才知道,贺凉为何会难得地给出“可以信任”这样的评价。而叶牧那时流露出的愤怒悲伤绝望到底是出于友情还是……逝者已矣,她亦不愿深思。至少,她想,还有这样一个人不计任何地纯粹为之牵挂悲伤,贺凉如果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罢。

    而最后一次匆匆一面,让罗迎一直牵挂至今,不知为何,她总是不能释怀那时月色下那人看过来的眼神。她甚至有些不确定那格外苍白消瘦的人是否是叶牧,并在一次次的回忆中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错。

    不管叶牧如何行踪成谜身份古怪,因着贺凉的缘故,罗迎总是对他有着几分好感,也不认为他会是七杀殿的敌人。但如果真是情报里的这种情况,有人冒充七杀殿弟子的身份——那概念就完全不同了。故而罗迎也未隐瞒,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只是述说之时,她隐隐有些不安。

    如果西凉的那名不明身份的七杀殿弟子果真是叶牧,那他追寻“起死回生之术”究竟是为了什么,便也一目了然。

    雪色的衣袖下,她攥紧了手指。

    只希望,叶牧不要在偏执之下,做出什么事来才好。

    她不会容许任何人,打扰阿凉的安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