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69章 北

第69章 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暮色四合,灰黑色的残破城池在斜阳下沉默地矗立着。城外高低起伏的红褐色土地上,四散着人类与妖魔的尸体。城池下风处,未焚尽的尸堆犹自冒着滚滚的浓烟。

    这座城池前不久刚被王朝军队彻底“清理”过,其中的行尸与妖魔已被灭尽。尚且保持完好的部分建筑已经被利用了起来,临时的帐篷也安置开来。这里将作为一个中转地,为王朝军即将展开的反击供应补给粮草所用。

    这支军队的主帅——安顺王简临正在其中一处军帐之中,凝神看着地图,脑中思索着各处传来的军报,分析着现在的形势。

    长期滞留中原大地,久离东南荒原的妖魔,最近已经开始变得虚弱,逐渐显露出战斗力下降的趋势。而这正是蛰伏许久的王朝军等待的时机。联系了各处军队,一鼓作气之下,各地均传来了击败妖魔的可喜捷报。然而中原毕竟已经沦落一段时日,满目疮痍魔气充溢的恶劣环境,以及大群被魔气诱生的行尸都给军队的反攻带来了不少阻碍。眼下之际,大部分妖魔军已逃亡至中原南部一带,以大江为界,江北一带就目前所知的情报来看,已没有可威胁王城的大股妖魔军队。但溃散四处的小支妖魔军仍是不容忽视的威胁。现在正应稳扎稳打,逐步蚕食清理后方,待北部供给线稳定后再整合力量,一举向南推进。

    就形势来看,军队战役中,有北斗营弟子的辅助筹谋。后勤方面,追击妖魔途中遇到的百草堂门主及其门下一众弟子,也应邀随军,给予了军队很大帮助。士兵们一路行来,目及家园惨状之时,亦是个个悍勇争先,战意强盛。尽管仍有一个新兴的“天择教”作乱,但江北的情况已趋好转。然而……

    简临的目光落在地图上代表大江的那条曲线以南,一处孤城之上。神色莫测。

    长益城。

    北方根基未稳时,不宜贸然拉长战线深入腹地,向南部出兵。

    简临自怀中摸出一份看了无数次的战报,并未打开,只是摩挲着残破的封皮,双眼依旧紧紧盯着地图,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

    这份战报是一只伤痕累累的苍鹰带来的。

    镇守长宁关多年的简临自然识得,那苍鹰是饮羽楼弟子常常役使的飞禽。这只信使似是经过了极艰险的战斗才飞抵营地,到达时半身染血,翎羽不全,负伤极重,几乎是一头坠入营地。饶是如此仍羽翅皆张,怒目而视凶态毕现,不肯教人靠近。只在见到他时,好似分辨出他是军中主将一般,安分下来。低头将卷起的战报自翅下啄出,金色瞳目紧盯着他将其拿起后,似乎终于放下心来,低低鸣叫一声,头颅一偏双目一闭,不及救治,便已溘然长逝。展开双翅近五尺长的鸟,入土之时,重量轻飘飘的,皮都紧紧贴合上了骨头。

    战报是最新来自长益城的消息,执笔人是长益城目前职守最高的将领,镇南军左将简序——他的儿子。

    战报中以冷静客观的口吻描述了此时长益城中的这支军队,自妖魔入侵以来的种种战役及行动决策情况,还有观测到的妖魔军情报及妖魔动向。

    信末写道:“妖魔军复至,数约万逾。有机关巨兽间杂其中,役者混沌,疑为妖魔所控。镇南军必坚守长益,待我王朝军收复河山之日矣。镇南军左将简临敬启”

    战报中,以军中暗记的形势标明了城内尚余军队人数,及粮草等补给情况。

    就数字来看,是个甚至可以算得上不错的数据——仅就书面上,单就一场守城战来看,足以坚持一月有余。

    ——然而那是长益城。不是全线开战时的一座前线城池,而是被妖魔占据了数月之久的腹地中,前无援兵后有敌军的一座孤城。朝中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已经沦陷的长益城。

    在妖魔环伺的中原南部,还有一座城池在抵抗!那个城池里还在战斗的,是原本驻守长宁关,后来转战中原,本以为已经在南部地带全灭的镇南军!

    ——而至少在那个时候,他本以为已经失去的,唯一的儿子,还活着。

    但是,现在不是向南进军的时候。他是全军的主帅,他掌握着的,是人类最后能够反击妖魔的力量。他的一切命令和行动,不能出于他个人的意愿,而是为了人类最终的胜利。

    一切为了胜利。

    长益城如今,就像陷阱中诱兽的鲜饵,捕鸟笼中诱鸟的食粮,看似令人渴望,一旦探手,便会落入樊笼,有去无回。除非那伸出的手足够强大,拥有足够破坏那陷阱鸟笼的力量,尽管如此,也会被虎视眈眈的陷阱鸟笼死死钳咬豁下肉来。得不偿失。

    所以,现在不能出军。

    在妖魔尚未渡过大江,朝中第一次讨论是否要出兵援救长益城时,他做了反对。而这,是他第二次,反对出兵南部进行救援。

    即使不知中原北部的情形,熟读兵书的简序,也该预想得到王朝的顾虑,和长益城面临的情况吧。

    所以才在战报中只字不提援军一事,只道“待我王朝军收复河山之日矣”。

    然而,在妖魔大军涌入中原南部的时候,在那些败军满含对人类的痛恨与失败的怒气的时候,那座奇迹般的城池,还能够坚守多少天?等待着那座城池的,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简临握紧了拳。

    他的儿子已心存以身报国的死志,而他,第二次,放弃了他的儿子。

    军帐外传令兵的声音响起:“将军,紧急战报!”

    “进来。”简临回身道,从声音到神态,是一贯的沉稳从容。

    他收起了手中那份战报,紧接着投入到了繁忙的调度之中。

    一旁悬挂的地图上,有一处城池被蘸满浓墨的毛笔重重地圈了出来。

    那是将军唯一能为他的儿子做的,参考了江边局势后,在未来有朝一日王朝向南的反攻中,定下的第一个要夺回的据点。

    盛阳城。

    与此同时,比简临所在的城池更靠近前线的地方,一支军队的临时营地外,时隔数日,叶牧再次见到了叶暖。

    一身戎装,尚带着未褪去的战争气息的美丽少女,在看到叶牧的一刻亮了眼睛。飞快地卷起手中拎着的鞭子,一边快步走向叶牧,毫不犹豫地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带了点儿撒娇意味地唤道:“爹爹,你来啦。”

    少女温香软玉的触感和环过身体的纤细手臂,都让从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叶牧有点儿尴尬。此外看到叶暖平安无事还是令人放下心来。但他仍然注意到片刻前叶暖脸上犹未散尽的怒意。摸摸少女的头,叶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暖松开了拥抱,墨黑的眼睛看着叶牧,道:“爹爹,你要往南走吧?要小心人类啊,对陌生人不要掉以轻心。”善于卜算的少女,不用叶牧开口似乎就已经知道了他此行的目的地,她说,“我们一路追着妖魔过来,路上遇到了不少难民,通常都是护送他们到附近的城池暂时安顿下来。但是不久前有一支负责护送难民的小队失去了联系,预兆是大凶。本以为是遇到了溃散的妖魔军队,谁知道我们赶过去才发现,他们是被人吃了。……被‘人’吃了。”

    叶暖平静地说着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那些暗算了小队士兵的难民没能走远,被我带着人统统抓了回来。审问后才知道,这样的事情现在一点都不罕见。那些人号称是什么‘天择教’,光明正大做着吃人的事情,并说这样可以不被妖魔伤害……倒也说得有些道理,他们身上那股食了人的臭气,简直近似于妖魔了,再加上现在中原充斥的魔气,这些人将来还不一定会产生什么样的异变。这个所谓的‘天择教’传播很广,已经形成了松散的组织,在中原各地还有着不少成员,里面男女老幼都有,诱骗的手段层出不穷。爹爹你一定要小心。”

    叶牧微微一窒。习惯了种种杀戮争斗,见过了各样残酷之事,不代表他就能对这样的事情平淡以对。毕竟在他的常识里,妖魔还算得上是异类生物,有怎样的习性都可以归于种族天性,而人类做出的食人举动则是明确让他体会到了乱世人心的荒诞可怖。何况据叶暖所言,这种事已形成了组织,则更见其中的残酷之处。

    而且。他看着亭亭玉立的少女,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样的女孩子,即使是拥有强大力量的六灵之一,在感情方面而言,还是一个刚刚成年不久的女孩子。就要面对这样的乱世,这样狂乱的人类与妖魔,身陷诡计,经历厮杀。

    如果可以,他想尽其所能让叶暖过得平安喜乐,无需面对这种种艰险。但现下的世道并非避开了争斗就可安居一隅,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而不需要说出口他也看得出,叶暖绝不会逃避这一切。她自有她的责任和坚持。

    所以叶牧终究没有说什么。他应下叶暖的叮嘱,表示自己会小心。又问了叶暖眼下在军中的身份经历,得知她当初成年后的做法与叶茗类似,是直接去见了北斗营的代门主,取得了北斗营弟子的身份,随即与前往请贤的太子殿下一行到了京城——顺便得知了之前叶暖一个字都没提过的,途中遇到祭师的那场埋伏厮杀,在心里给祭师又记了一笔账——然后就是顺利的从军入伍,在军中得了个不大不小的职位,经历了这连番厮杀后初步建立了不错的威信。

    叶牧向她询问王朝军与妖魔眼下交战的情形,这才知道江北的局势一片大好,她所在的这支军队撵着最主力的一股妖魔,已令它们逃回了大江以南,现下正是要去巩固战果,收复江边防线。这也意味着,要知道江望的详细动向,他只有继续南下才能找到足够地位知晓此事的妖魔将领。

    同时,他想起了叶暖刚才说,他要南下。就将疑问问出了口。

    他立刻就不知道该不该为此举感到后悔。

    “爹爹,红鸾星动,你的姻缘在南方吧?”叶暖精巧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淡定,纤巧的手指指了指南边的方向,“你给暖暖找的娘亲,性格好吗?等到有机会了,让他和暖暖见一面吧。我很期待啊。”黑发墨眸,站在那里便像一幅写意山水画的少女甜甜地笑了。

    “……”一时间,叶牧竟无言以对。

    虽说还是有点尴尬,叶牧也没忘记正事。临告别前,他从包裹里叮叮咣咣地拎出了闪闪发亮的全套北斗营铠甲套装,以及长鞭一条——上次见面没来得及送出的礼物。

    这是他能做出来的最好的铠甲与武器了,原本材料还有些不足,好在所欠缺的金属在此世亦能找到,只是花费了些声望转化成锻造可用的原材料。

    “不知道这些比起你原本的铠甲武器如何,若是不足的话,留下备用也可。”他早早问过叶茗,虽说武器铠甲之类的装备可以让他人使用,可惜牛奶之类的回复品以及各类消耗品仅他自身使用方才有效,即使是六灵也无法融和其中的法则之力。至于当初他贸然交替的那具骨骼对江望产生的影响……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之下,好运的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看着抱着一堆铠甲,几乎大半张脸都被挡住了的少女,叶牧停顿一下,轻轻拍了拍她的发心。

    “注意安全,万事小心。”重复了许多次地,他不厌其烦地这么说。

    “嗯,爹爹也要小心啊。”叶暖说着,突然踮起脚,凑了过来。

    落在脸侧的,一个轻如絮羽的吻。

    “以兑泽之名,事事平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