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一十三章·比起美人,为师更中意你(二更)

第一百一十三章·比起美人,为师更中意你(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一十三章·比起美人,为师更中意你(二更)

    苏瑾一脚踹门进来,冲了许多个房间都未发现人影,听着后院似是有动静,立马便奔了过去,却不想只瞧见了一坛被打开了的酒,瓶瓶罐罐散落在一旁,一看便像是刚刚才没了人影的。爱睍莼璩

    “不要以为躲起来了本侯就找不到!哼哼,你们便算是躲得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若说如今的苏小侯爷是只疯子便算是再合适不过了,发丝凌乱,衣裳沾着好些杂草,连原本俊美的脸蛋也染了不知是泥还是什么的。

    泼妇骂街。这是苏染自苏瑾进来后的下一刻便总结出来的,可她现下却没心思去笑她那如疯婆子般毫无形象的哥哥,因为……她眼神不自然地往旁处那个与她靠得几乎是贴在了一块儿的纤谌。

    她虽然不知为何他会在苏瑾进来的那一刻搂住了她的腰,纵身一跃便上了树梢头,被葱葱密密的枝丫所掩盖,可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温温凉的气息一下又一下地扑散在她的头顶。

    “怎么才几日不见,苏小侯爷便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前来相会呢?”苏瑾口中喋喋不休地骂着的罪魁祸首此时正抱着双肩,一副慵懒到家的模样,倚在门楣之处,而其旁侧的便用淡淡的目光扫视着苏瑾的方君眠烨。

    苏瑾一肚子的火正愁没地方撒,见着了罪魁祸首立时便睁大了眼睛,以其眨眼之势便冲到了桑玖韶的跟前,出手便是一狠招,她侧首迅速闪开他袭来的一击,步下迈开一些,转而准确握住他的手腕。

    “本公主不记得有何处得罪过小侯爷呀,侯爷这般誓要夺我性命的模样,亏得我忆起今日苏小侯爷要来,特意来迎接小侯爷呢。”面上装出一副很受伤,很不知缘故的模样。

    “我呸,你当本侯的脑袋是被驴给踢了吗,和方大丞相一同挖了个坑叫本侯跳进去呀!”如果此时能咬人的话,苏瑾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将这个笑得一脸奸诈相的桑某人给咬成两半无。

    “在咬人之前方某建议苏侯还是先去洗把脸吧,如此形象委实会叫人睡不下的。”方君眠不出言倒好,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说出口便活活叫苏瑾气得吐出了三升淤血。

    咬牙切齿的:“算你们狠!本侯大人不记小人过!”提起袖子本欲想抹一把脸,可抬到一半又深深给压了回去,冷哼了好几声,才央央地出了后院。

    “属下来迟,请大人责罚。”一直站于一旁默默无闻的连华,见苏瑾气呼呼地出去了,才猛然屈膝跪在了方君眠的跟前。

    “陪同苏侯上山倒也辛苦你了,不过来得倒也不迟不早,起来吧。”这话说得前头不连后头的,明显是两者意思凑不到一块儿,桑玖韶眯了眯眸子,看着方君眠抬手之际让连华起身来。

    “多谢公主殿下照顾大人,接下来交与属下便好了。”连华起身之后又是朝桑玖韶作了个揖,在她灼灼的目光之下,他有些疑惑地抬首,想着自己应该没说错什么话才对。

    目光缓缓收回,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那你还是现下便下山吧。”

    “呃?”连华愣了愣,在还未反应过来她的话时,又看桑玖韶伸了个懒腰,一手摁上轮椅,笑道:“小眠,我方才伺候得可还舒适呀?”

    在连华瞬间黑耷下来的表情之下,树梢之上的俩人翩然而至,悠悠传来隐隐含笑的话音:“小玖你日后出去了可莫要说是我纤谌的徒儿。”

    “哎,师父美人在怀便是要舍弃徒儿我了么?哎呀,这年头徒弟也不好当呀!”目光流转在俩人落了地才分开的手,颇为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语调。

    “小玖,过来。”纤长的手指朝她勾了勾,语气一派平静无波。

    桑玖韶口中很痛快地“哎”了声便走了过去,在众人眨眼之际便见得一抹蓝袂出手,一抹月白身形左闪右躲,另一只手极快地接下袭来的又一掌。

    再眨眼之时便只见得那俩人以极其暧昧的姿势缠在了一块儿,想是桑玖韶想避开他的掌风,却又反被他给钳制住了双手,整个人便算是侧倒在了他的怀中。

    “比起美人而言,为师倒更欢喜小玖些,小玖说该要如何?”几乎是贴着她的耳垂,以只有他俩人才能听得着的嗓音低语。

    “前些日子徒儿曾在南魏遇着个奇怪的老者,他说要师父日后带酒与他时莫要在路上偷喝了。”桑玖韶眉眼笑得弯弯,很清楚地就能看到纤谌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因她的一句话而荡起了丝丝波澜。

    “为师发现,小玖你肚子里的蛔虫又在成倍地增加了。”话落便先点住了她的穴,才补充道:“看来是又得要为师好好抓抓了。”

    在他师徒俩人又以眨眼之际消失不见时,片刻之后才传来方君眠清淡的话音:“若是郡主现下要苏侯看着你痴呆的模样方某倒也不介意。”

    “方丞相倒是随遇而安得很呀。”咬咬下唇,若说方才的那一幕她毫无感觉那是不可能的,但听闻方君眠这般云淡风轻地提醒她,她忽然觉得很不爽。

    “唔,那依郡主之言,方某是要做些什么呢?”方君眠略略一斜首,唇畔之处依旧是一派春风般不惊不宠的飘然笑意。

    冷笑一声,转身之际留下一句:“倒也是,丞相大人向来孤清寡欲惯了,如何会有什么感觉呢。”

    孤清寡欲?呵……他轻笑出声,不予置否。

    苏瑾来时人已走得差不多了,他经过反复的检查确定自己脸上身上都已无脏物了才回来,见桑玖韶已不在了,他正咬牙要说些什么,耳畔传来方君眠淡然的话音:“方某有一计可让苏侯扳回一成。”

    “我为何闻到了奸计的味道?”苏瑾不可置信地自上而下地打量着笑得一脸无害的方君眠。

    “若是苏侯认为那是奸计,那倒也省了方某的口舌,连华,回屋吧。”流袖拂动之际便要离开,瞬间就见一抹身形闪过了眼前,扩大在眼前的是一张笑脸相迎的脸蛋:“坑就坑了,那么大的坑本侯都跳了!”

    “坑?那苏侯还是独自一人留在此处跳坑吧,恕方某不能相陪了。”不清不淡的笑意,很直接地便无视了苏瑾那张欲哭无泪的脸蛋。狐狸狐狸,千年的老狐狸啊!苏瑾在心中狂吼了两声,却还是摆着笑意融融的模样:“只要不烧杀抢劫,没有什么事是本侯做不了的!”

    ————————

    桑玖韶觉得现下的气氛有些诡异,在她将在那座山上发生的事情细细讲一遍之时,纤谌却是连什么话也未曾说,只是静静地听着,神色淡然,竟连一丝的波澜也未起。

    “师父……”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连什么也想不起了。

    纤谌“嗯”了声,似是初初才反应过来的模样,抬眸见她神色有些凝重,便宛然笑道:“皱着眉头做什么,同个小老太婆似的。”单指轻轻弹了弹她的额首。

    她却反握住他的手腕,只轻轻那么一拉,便很轻易地将他拥进了自己的怀中,在他愣神之下,头顶之上缓缓传来轻柔的嗓音:“我所认识的纤谌可不是这般要死不死的样子,若是……若是难受便哭吧,在自家的徒弟面前哭不丢脸!”

    “你这丫头……”头一次被徒儿这般地搂进怀中,他无奈轻笑了声,却也不急着挣开,反是翻了个身,枕在她的腿上,墨发泻下轻而柔地溜过衣绸,暗暗投下些许细碎如玉的流光。

    “她从来不肯瞧我一眼,至死却要说想我么……呵,这份想念倒真是挺沉重的。”他半阖着眸子,面容淡淡,便算是说出这般凉凉的话语,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那你又为何蹙眉?”她温温的指尖轻摁在他微微蹙起的眉头之上,明明便是这般在意的,就算亲身娘亲不愿看他一眼,就算一直没唤过那人娘亲,其实他都是很在意吧?

    轻握住她的手腕,气息缓缓,话音听来之时已染上了倦意:“小玖,我累了。”

    娘亲?娘亲二字对他来说便一直是如此地陌生,其实有时他便恨不得她死了,如此便也省得活着的人痛苦,死了,不就什么都没了吗,可是如今亲耳听到她死时,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双早已毫无焦距的眸子,在他毅然离去之时迟迟不肯收去。

    许久才听见他平缓的呼吸之音,早已觉察到一双眸子注视着他们,桑玖韶自然地抬起首来,正对上苏染复杂的眼眸,一弯唇角道:“现下你想问什么?”

    “什么也没有,我要了解他,像你这般了解他。”目光望下那被桑玖韶点了睡穴的人儿,或许在方才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离纤谌是多么地遥远。

    那个月白身形之人可以在一举一动之间了解他的心思,可以让他卸下所有的包袱,静静地安睡下,她不得不承认,这些她如今都无法做到,但这不代表着日后她便做不到!

    “说出去的话可就收不回了,苏小郡主。”

    轻笑,缓缓挪至目光与桑玖韶对视:“我苏染自是可对天起誓,就怕长公主殿下会舍不得自己的师父。”

    “若是小郡主做不到,我自然会抢回自家的师父,只是到时郡主可莫要哭鼻子呀。”桑玖韶笑眼弯弯回道,下一刻却倏然冷却下来,“只要苏小郡主能做到又聋又瞎,我便不会再插手。”

    又聋又瞎?苏染愣了半刻,才顿然想明白她话中的含义,却是摇首道:“长公主一心一意为着方丞相,可又曾想过他也是这般一心一意待你的?这世上任何人都可喜欢,但唯有他……”

    “我中意何人自是我自己的事,苏小郡主只需做到我说的那点便行。”小心将熟睡中的纤谌安置好,才拂拂有些褶皱的衣角,站起身来,笑道:“敢不敢同我赌一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