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一十四章·得到越多,贪念越大

第一百一十四章·得到越多,贪念越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一十四章·得到越多,贪念越大

    前后左右都被死死地封锁了住,不管怎么踢怎么喊都无人回应,偌大的殿内只有一人一下又一下的喘息之气,合上双眸,冷笑一声道:“皇上又何须这般将我锁在此处,莫不是心虚,怕我占卜到了什么?”

    一声大笑回荡在凝固的空气之中,再定神之时便能很清晰地瞧见那抹就在不远处的紫袍之人,“大祭司此言若不也是心虚?”

    不屑地哼了声,干脆转过了身去,不再去看那令人作恶的脸,“皇上也就不必在我面前演戏了,你演了这么多年,不就是想除去大人么,呵,都说自古皇家多薄情,此番话倒是很深刻地在皇帝陛下的身上验证了!”

    “薄情?朕自认为予他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位子已是仁至义尽了,若依大祭司的说法,那朕是否便应该退位让贤,亲手将万里江山奉于丞相?”楼钦颜不怒反笑,自行踱步至她的跟前,强行钳住她的下颔,叫她抬起首来于自己对视。爱睍莼璩

    “那样肮脏的位置,大人视之如尘芥,也只有像皇上这般浑身沾满鲜血,用亲兄弟的鲜血来铺就自己的万里江山!”白夜冷冷看着他,几乎是低吼出声煨。

    “视之尘芥?沾满鲜血?原来方君眠在你的眼中便是如此得一尘不染,如同神祗么?那大祭司敢不敢同我赌一赌,看那亲手将你救离地狱的人是否会在意你的性命。”

    有些惊愕地抬起双眸,直直对上他深如四海的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若无丞相,朕如何能坐上这九霄之殿,朕不过只是想探一探他的心,朕知道,大祭司虽时时在他的身畔,却从未走近他的最深底,若此局朕输了,他依然会是我南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他的嗓音低哑又极具诱惑力,一声又一声地荡进她的脑海之中组。

    握紧拳头,她很不喜欢被眼前这个人看得通通透透的感觉!“若是赢了呢?”

    “赢了?呵……”他的唇边在她耳畔轻轻地上下启动,细碎的声响只他俩人能晓得,但在他话落的那一刻她的脸颊却是又红又白,说不出是何种意思。

    “不要忘了你今日说的!”沉默了片刻,白夜终是缓缓撑开了双眸,与他两两对视,可依旧不能从他墨一般深的眸子里发现什么。

    “朕最喜欢同聪明人说话了,尤其是大祭司。”他炽热的鼻息扑散在她的面颊之上,她面无表情地避开,瞥了一眼这个野心勃勃的皇帝,苦笑道:“世上之人便是得到得再多,也总不会满足。”

    “满足?若大祭司你会满足,又怎会答应朕?***只会日趋增长,只要是人,便逃不脱。”从前就是因为他不愿去与他人挣,最后的结局呢?呵,若不是上苍留了他一命,他早就已死在那血溶于水的手足之中了。

    ————————

    双手浸到清水之中,纤谌轻叹了口气,身畔之人便已凑了上来,压低着声线问道:“情况如何?”

    “顽疾缠身已多年,便算是我……怕也不行。”纤谌据实说出口,只是他方才在症治之时猛然发现了一症状,抬首之际却同样被方君眠清淡的目光瞧了去,方君眠只朝他眨了眨眸子,依旧笑得一派云淡风轻。

    桑玖韶看了一眼床榻之上小憩着的方君眠,抿了抿唇,拽着纤谌的手便出了门,走至了一定的距离方才止住了步子,一字一句地问着:“师父便不要再瞒着我了,方才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轻叹了口气,果然是什么事都瞒不了自己的徒儿。“腿疾并不是生来便如此,这般治愈倒也有几分可能性,只是……”

    “不是生来便如此?”闻纤谌这般说,她却是比较在意他前句话语,不是天生便无法行走,那就只能是后天所为了,骤然她只觉呼吸有那么好几刻是停滞的,“是他人作为,对吗?”

    “小玖,有些事情你若想知道,还是自己去问他吧。”纤谌既未回答她,却也没否认。

    这就代表她所想的十分之九是确切的了!“我曾在师父你父……老者那儿得到一株仙草,他与我说这药草便算是死人也能救得回,可否……”

    “不可胡闹!为师只是说几率不大,却也未说过为师治不了,你若真敢动那药草,便不要再唤我师父!”纤谌闻言便知她口中的药草是何物,立时便有些恼火,一时倒叫桑玖韶愣了愣。

    一弯唇角,玩笑着道:“徒儿不过是说说罢了,若是把师父气晕过去了那徒儿的罪过可就大了。”

    “小玖你……罢了,便算是如今我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的,但有些话为师还是不得不说,方君眠他并非良人,心思深沉之人,对自己狠,对他人更狠。”

    并非良人?这话貌似前几日便有人说过了,但她却摇摇首,反是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双手,静静凝视:“师父便觉得我很干净么?这一双手啊,我都不晓得到底染了多少人的血了,若说狠,恐怕我与他不相上下吧。”

    “小玖……那不是你的错。”他温柔的双手轻轻覆在她的手背,初时竟是这般地冷。

    “但我不后悔,便算他不是我的良人,我也会如此待他,人有时太聪明了也不好,师父你便就让我傻一回吧。”眉眼笑得弯弯,收回双手,稍稍走近一步,笑道:“如此便要多劳师父大人费心了。”

    桑玖韶回屋之后便见方君眠已然转醒了,大摇大摆地便走了过去,落座于床榻之上直接就吩咐道:“劳烦连侍从去煎一下药,这可是为你家大人煎药哦。”

    她后头的话语故意地拉长了调子,倒叫连华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话中的真实意思,立时气得牙痒痒,但又碍于方君眠的面子,唯有跺了几脚才扭头出门。

    “公主不想问些什么麽?”方君眠单身靠在枕上,只着了件单薄的白衫,隐隐之下似是能瞧清那宛若浮冰的肌肤,唇畔笑意淡然。

    她没有回话,只是轻轻握起了他垂在一处的手,分明纤长如玉,却格外得冰凉,“疼吗?淡如水的眸子因她轻轻的一句“疼吗”而微微荡起了涟漪,似是有什么东西在那一刻砰然碎裂,“方某认识的长公主桑玖韶可不是这般温柔无害的……”

    话音到一半便戛然而止,猛然间便被一温暖的怀给拥了过去,力道不大也不小,恰好能将他整个地搂了过去,“我认识的方君眠可是从不会叫自己吃亏的,便算是坑人,也能坑得那人心甘情愿。”

    她拥着他的力道也不重,轻易便能挣脱了开,摁在她衣上的那一刻耳畔轻飘飘传来的话语却叫他的指尖顿在了半空,分明就是很容易便能回的话,但他却迟疑了半晌。

    “小眠,你想站起来吗?”沉默的空气之中被一道略带喑哑的嗓音打破。

    唇角一弯,“自然。”这话若是换做从前,他可以有千百种不同的理由来回答,可独独面对她,饶他先前便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像是失去了效果般,无声地叹息了声,这样还真是不像他呀……

    窗棂之前晃过个身影,但只眨眼间便已不见,此人却是前一刻还想来探望探望方君眠的苏瑾,抬到一半的手便被屋内相拥着的俩人给惊愕得活生生在半空停滞了许久也不晓得放下。

    但他很快便淡定了下来,手负于背后转身往回走时无意之中瞟到了一抹行迹可疑的身影,他想也未想纵身便跃了过去,而那人显然也是未料到有这么一招,反被苏瑾给扭过了胳膊压倒在地。

    “好大的胆子,何人派你来的?”苏瑾眯着眸子开口问道,手上不忘加重了力道。

    那人吃痛地“嘶”了声,才透着无辜的话音:“小侯爷,是属下连华……”

    一听是连华的声音,苏瑾便立时松了手,但还是以疑惑的目光上下扫视着那揉着自己被拽疼肩膀的连华,“你在此鬼鬼祟祟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连华一脸别扭地看看苏瑾,又下意识地去瞥了瞥那间屋子,半晌没憋出句话来,反是苏瑾忽然豁然开朗般地叫道:“莫不是连华小侍从你喜欢上丞相了?”

    显然是未曾料到苏瑾竟会想到此,连华愕然地抬首,却被苏瑾一一地给看了个清楚,便又只得仓皇地垂了首。

    “哎,其实吧,不是本侯要打击连华小侍从你,且不说你打不过那古今风流第一的桑玖韶,便是你这……你懂的,还是乘早死了这条心吧!”说罢还颇为语重心长地叹了口老气,拍了拍连华的肩膀。

    “小侯爷,你觉得……长公主若真喜欢大人,可有益处,又可有坏处?”连华咬了咬下唇,似是下了什么决心,毅然地抬起首与苏瑾对视。

    苏瑾怔了怔,寻味了半晌才恍然醒悟了什么,指着连华一时不敢确定:“你,你是……”

    “小侯爷自幼便随着皇上,只需属下一点便能通晓,属下自认为同小侯爷讲话,无需费神。”连华斜首笑笑,看着苏瑾由起初的惊愕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

    这章看不懂的尽管提出来,偶一定详细回答~连偶的好基友都看不大懂。。我遁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