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二十章·日后再疼,都有她

第一百二十章·日后再疼,都有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二十章·日后再疼,都有她

    “如此郡主可是看清楚了?”纤谌口中说着,微微一颔首便与苏染呆愣的目光相撞,在她下意识地回避间,他轻笑道:“在下的脸上可是有何东西吗?”

    “啊,没有,我只是在想公子这般优秀为何会……不曾娶妻呢?”她咬了咬下唇,犹豫了片刻才问出自己一直想知道的事。爱睍莼璩

    似是未曾想到她会问这般的问题,他怔了片刻倏然笑道:“许是没人敢要我吧。”

    他……是在同她玩笑?苏染一脸的愕然,依她对他浅薄的记忆里,便算是与他熟识了一段时间的人,他依旧是属于那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类型,也唯有与桑玖韶在一块儿时他会张口便是玩笑,便是调侃,这似是师徒俩与生俱来的默契。

    但是今日,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变化了。“那公子可有在乎的人?熨”

    原本想说的“喜欢”绕在口间却被生生咽了回去,她觉得此时还未到时机。

    他未曾回话间便听得远处传来了那厮欠抽的话语:“哎哟,这山路可真难走的呀!”

    苏染咬牙切齿地望见远处那抹熟悉的身影,忙起了身来,而纤谌像是已知道她要做什么,顺手往左侧一指道:“那处可容郡主藏身。嚼”

    她道了声谢便藏了过去,恰此时苏瑾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手中捏一把折扇,流袖随着清风拂动,好不风流。“纤谌公子可真会选地方呀,此处当着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他貌似根本就未曾邀他来吧……流袖一拂,示意苏瑾可自行入座,“侯爷不是说未曾睡醒要回去补个觉吗?”

    “本侯前几日才吃了你宝贝徒儿准备的大餐,可谓是终身难忘呀,不过像这种好东西还是留给后人为好,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呀。”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一眼就瞟见了石桌之上的美酒。

    “今日侯爷也要对弈?”自然是瞧见了苏瑾盯着酒壶那双闪亮亮的眼睛,纤谌只淡笑,却是依旧无动于衷。

    干咳两声,眼神稍稍离开些,才道:“听闻纤谌公子一手酿酒之术可是天下独绝呀!”

    “侯爷的一张嘴亦可谓是天下独绝。”纤谌轻笑着回了他一句,拂袖斟了杯酒挪到他的跟前,“昨日才取出来的,不知味道如何,侯爷若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纤谌公子亲自斟的酒便算是有毒本侯也心甘情愿那!”捏起酒杯仰首便一口饮尽,口有留香,当真是世间少有的美酒呀。

    这厮饮得欢,殊不知躲在暗地里的苏染紧咬下唇,一个劲地抠着一旁的树皮,心里直吼:你丫丫的苏瑾,我的男人你竟然都敢调戏,看我回去不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而苏瑾自然是不满足于只是小酌几口,不出片刻便直接一手取过了酒壶,对着口子便大口大口地狂饮,喝得那叫一个痛快呀。

    “当真是好酒呀!本侯真是后悔没有早些认识公子,哈哈,人生难得几回醉啊!”苏瑾扯了袖子一把就将唇边的酒渍拭去,却瞟见纤谌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瞅着自己,他随口问了句:“公子在瞧什么?该不会是看上本侯了吧?”

    “……侯爷从前饮酒也是如此吗?”他无视了苏瑾调侃的话语,问的却是一句相当莫名的话。

    “什么?”苏瑾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再顺手滑下去之时突然惨叫了一声:“啊!好痛!”

    纤谌眉头微蹙,提起酒壶轻嗅,沉声道:“酒中有毒。”

    苏瑾听罢一口鲜血喷出,头栽地便不起,口中还不忘威胁着:“哪个贱人……敢害本侯?本侯要,要抄他全家!”

    迅速地点住了他的几个穴位,在他已全然晕过去之时轻叹了口气,而苏染自也是被突然发现的情景吓了一跳,忙跑出来打量着口中还吐着鲜血,喃喃不知说着什么的苏瑾,“公子,我哥他……没事吧?”

    “小玖下药知道分寸的。”纤谌很淡然地回了她一句话,她立时便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是长公主下的毒?”

    “应当是方丞相的主意吧。”他们这俩个人,坏便坏到了一块儿,坑人从不需要理由。

    不过片刻苏染便明白了,这大概就是方君眠前些时候答应她的,要苏瑾心甘情愿地答应让她可留在北晋,但……她有些犹豫地看着还在***的苏瑾,疑惑难道把他给毒倒了她便可以留下了?

    ————————

    苏瑾迷迷糊糊醒来便直觉浑身僵硬不能动弹,努力地撑开眸子却只能模模糊糊地看着一个身影在眼前晃动,耳畔随即传来清幽的话语:“侯爷可是醒了?”

    挣扎着想起来,可折腾了半晌却只能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便彻底放弃了,只能道:“本侯这是要死了?”

    “若是没有我师父,小侯爷这厢怕是已去阎罗王那厮报道了。”不用看也知道是桑玖韶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她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靠在床沿处,看了看半死不活的苏瑾,才补充道:“师父可是找到解毒的方法了?”

    纤谌叹了口气,回道:“此毒甚为奇怪,我也未曾碰到过,解倒是不难,只是……”

    “不要只是了,只要能用银子买到的,本侯都可以办得到!”浑身上下都有说不出的痛,他只能死命地咬着自己的唇瓣,才不至于疼得唤出声音来,心里却是早已把那下毒之人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需侯爷至亲之人的血,和入天山雪莲之中方能解毒。”

    不轻不重的嗓音传入耳中,苏瑾这下连喘气的勇气都没有了,直接眼一翻便倒了过去:“那我还是死了算了,待他们到来我怕早已是一具干尸了。”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小侯爷想听哪一个?”桑玖韶蹿到了他的跟前,探出两只手指,眉眼笑得弯弯,颇为一番诱鱼上钩的味道。

    眼睛翻一翻,他可以都不要听么?“坏的。”

    “小侯爷当真是英雄呀!”桑玖韶朝他抛了一记眼,才悠悠补充道:“你的宝贝妹妹也来了,随着你同一时刻来北晋的。”

    苏瑾眼又是一翻,差点没翻过气去,便又听桑玖韶不急不缓地说着:“好消息呢就是她现下便在山上,只消侯爷一句话,留还是不留?”

    好你个桑玖韶,算得还真是巧妙呀!“算你狠。”咬牙切齿地憋出一句话来。

    “多谢小侯爷谬赞。苏小郡主,侯爷可是要交与你了哟。”不怒反笑,朝后头勾了勾手指,便见得苏染一脸笑吟吟地立在了床畔。

    “哥哥,几日不见怎的瘦了一圈了?”苏染坐在床沿处,抬袖为他拭去额前的虚汗。

    吃力地瞥过首去,语气颇为哀怨:“我才不是你哥哥呢,竟晓得同他人一起算计我,我死了算了!”

    抱住他的脖颈,额首碰着额首,笑道:“好哥哥,你确定么?对此妹妹我倒是没意见,到时只需拖着哥哥的尸体回南魏便行,不对,拖着尸体太沉了,我还是先烧成灰再装在罐子里带回去吧。”

    苏瑾再次不幸地被气出一口血来,纤谌手快地迅速在他身上扎了几针,说道:“将血吐出来便好办多了。”

    “那就麻烦公子了。”苏染小心地将已然晕了过去的苏瑾放到床上,拉好被角才稍微舒出口气来,转身却是对桑玖韶道:“虽然方丞相此法确然是挺贱的,不过……还是劳烦长公主替我道声谢。”

    桑玖韶摆摆手,只微微一笑道:“也希望苏小郡主能记得答应我的事,如此我们便互不相欠。”

    “公主之才,便算是男子也难敌得上。”这话她倒是发自肺腑所讲,从前在南魏虽也没少听说桑玖韶的事,但大多数都是与风月之事带勾,也至此有很长一段时间桑玖韶在她心里的定义便是古今风流无双。

    摸摸鼻尖,丝毫也不谦虚地接受下她的夸赞,“那这里便交与小郡主了,希望郡主不要让我失望。”说罢还故意朝正为苏瑾治疗的纤谌抛去了一眼,她脸一红,应不出话来,只能点点首。

    桑玖韶出了屋子便运气朝着另一处去了,一路兜兜转转才落在了被丛林所遮掩的洞穴前,轻手轻脚地拨开,借着里头隐隐而来的亮光往里走去,恰此时瞧见一抹白袂支撑不住地往前栽去。

    她眼疾手快地往前一迈便接住了他,笑意弥漫在他的头顶,“今日比昨日多了五步。”

    “听公主的语气,想来是事情已办成了?”方君眠缓了口气,想自她的怀中起来,却不想她搂住他的腰间,片刻不肯松开,但并未做什么逾越的事,反是双手摁在他的腿上,颇为熟练地按了起来。

    “我同师父学了几日,他说这般会有助于你的腿散血,怎么样,很舒服吧?”她笑意融融,垂着首态度颇为认真。

    方君眠默了片刻,轻笑道:“方某何其之幸。”

    她顿住了动作,抬首撞上他笑意涟漪的眸子,二话不说便搂住了他的脖颈,语气虽是很轻,但却不容拒绝:“这样的话若是放在从前怕是连我自己都不肯相信,但……此一生我只对一个人讲。”

    “日后再疼,都有我。”她轻柔的话语便这般地飘进了他的耳畔,低徊又缠绕。

    一直以来不止她一人待他好,再者他从不是个轻易便会被感动的人,他自来常说若成大事者必要不拘泥于小节,若成大事者必绝情绝欲,他向来自诩便是如此。

    但……便是这般轻而易举的话语,却像是击碎了他所堆垒的心墙,抓也抓不住地便偷偷溜了进去。

    呵,他还真是讨厌这种感觉呀……

    ————————

    码个字还真是不容易呀,呜呜,乃们就忍心一直不留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