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二十一章·便算是姐姐,他也死生不放

第一百二十一章·便算是姐姐,他也死生不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二十一章·便算是姐姐,他也死生不放

    不出两日,桑玖韶便接到了封信,准确地来说是桑蔚珣所写,她只瞅了眼便将其丢入了火盆之中,伸了个懒腰半眯着眸子道:“看来都已经按捺不住了呀。爱睍莼璩”

    随意翻动着书页,闻言稍稍抬起首来,笑道:“夜长梦多,不仅只有我们会这般想,眼前便摆着那么大块肥肉,只要不瞎不聋,没人会不要。”

    “就怕撑死他们。”她一屁股坐了下来,一手托着下颔,笑意深深地瞧着眼前看书的人儿,“小眠可知道龙抬节?”

    “那不是只有平常百姓庆祝的节日吗?”他自是听过这个节日,不过心下稍稍一想,随即微微一笑道:“莫不是他要拿此有所行动?”

    抽过他手下的书册,颇为苦恼地回着:“自那日我命人看着桑桓睦,除了七日前于柏梁台间他与一黑衣人相见之后,便再不见他有何动静,我可不相信这只奸狐狸会放过如此绝好的机会,乖乖待在府中。燧”

    “所以公主要亲自前去探一探虚实了?”昨晚他便收到了封密信,不出所料的话楼钦颜于这几日便要有所行动了,这看似毫无关联,但若是细细想,这其中确是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凭着楼钦颜的野心,他若要对北晋动手,定是需要内外相应,而如今便是要剥茧抽丝,寻出这其中的内应是何许人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要做便都一并做了,我也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若这话放在从前她是绝对不会讲的,但如今她却有更长远的打算樵。

    ————————

    用完午膳桑玖韶便将纤谌独自拉到了一处,笑意融融地说着:“师父,待会儿我便要同小眠一起下山。”

    “你决定了?”无需桑玖韶解释什么,有些事他们师徒俩便是心知肚明的。

    桑玖韶点点首,微微皱了眉头,说道:“还有一事需要拜托师父,我知道此事有违师父的行医之道,但……”她顿了顿音调,便在他的面前屈膝跪了下去,“无论用何法,只要师父能拖住他便行。”

    纤谌扶住她的肩要她起身来,她却固执地不肯,他叹了口气:“小玖,师父不想你活得那般累,有些东西该放下的便放下。”

    “生于皇家,有些东西便算是我想避也是避不掉的,不过……我听你的师父,待处理完这些事了,我与师父一醉方休,如何?”她斜首笑笑,纤谌却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他的徒儿,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这般自强,从不需要他多做担忧。“师父会一直在这儿等你,一醉方休。”

    ————————

    “启禀皇上,事情都已办妥,长公主殿下今日便会下山。”一带刀侍卫跪首于地不卑不亢地回禀。

    “皇上,臣妾这个好吃,你吃臣妾这个嘛。”一粉衣浓妆的女子伏在桑蔚珣的膝头,手中带着颗已然剥好的葡萄,而伏于另一边的紫衣女子却是不悦了,拈起一颗樱桃递到了他的唇边,“皇上,臣妾的这个可是更好吃哦,上头还有臣妾的香吻呢。”

    带刀侍卫不由抖了两抖,将脑袋垂得更低,便听桑蔚珣喑哑的嗓音不急不缓地传来:“此事只可成功,若是有一丝差错,朕不介意挑断爱卿的手筋。”

    “微臣定不负皇恩!”带刀侍卫忙磕首,这几日来皇上的性情变得实在是太快了,谁人也不知道何时皇上会动怒,像打个板子什么的都还算是轻了。

    桑蔚珣挥了挥手,示意他可自行退下,目光才缓缓掠过伏在膝盖两畔的美人,一只手勾起一人的下颔,唇边扬起一抹似笑非笑:“朕好看吗?”

    “皇上自然是天下最好看的男子。”两人皆是毫不犹豫地回道,却不想桑蔚珣捏着她们下颔的力道倏然重了好几分,在她们愕然的目光下传来他凉丝丝的声音:“你们谁愿做朕的皇后?”

    一听这话两人皆是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争着抢着喊道:“臣妾,臣妾愿意!”

    同时喊出口的话语,两美人皆瞪着对方,恨不得自己的目光能射死对方,这母仪天下,光宗耀祖的天大好事可是全天下的女人做梦都祈望的事情,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们这些后宫女子的身上所寄予的可是整个家族的荣耀。

    “两位美人都这般爱朕,朕一时也不知该要偏爱谁,不然……”他的指尖轻轻划过她们粉嫩的脸颊,将放在一处的两柄剑丢到她们的怀中,笑道:“只要你们其中有人倒下了,那另一人便是朕的皇后。”

    这般的好机会只要是女人就无法拒绝,她们二话不说便立时抽出了剑,走下石阶,长剑不忘互指着对方,两人虽都不会什么武功,但胡乱扯打的本事却是有的。

    相互碰撞的金属声传入桑蔚珣的耳中,他唇畔带笑,一手轻抵着额首,拈过一颗樱桃送入口中,目光漠然地看着台下那两个厮杀得眼睛都红了的美人。

    只见她们同时娇呵一声,闭着眼睛举着剑就冲着对方砍去,而一人显然是砍错了位置,一刀未曾砍中,另一人则是抓住这个机会挥刀便劈来,正中她的肩膀,一道鲜血随机便喷涌而出。

    那受伤的女子被这么一砍显然是怒了,也忘了什么是痛,一把就震开了另一女子,一剑刺去,那女子躲闪不急便眼见得那剑直接刺入自己的小腹,一时原本美貌的脸蛋便被狰狞的表情所取代。

    她腾出一只手便握住那锋利的刀,一声呵间便将那剑活生生地抽出了自己的身体,而她也不要那剑了,甩掉对方的剑两人便徒手打在了一块儿,咬的咬啃的啃,各种法子都用了上去。

    原本还盛装娇滴滴的两人在眨眼间便是头发散乱,血染满身,分不清是人还是鬼了,忽便见得一女子将对方给翻到,自己跨在她的身上,腾出一只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对着身下的人儿便扎了过去。

    殷红的鲜血随着她一刻不停的动作而喷射在她的脸上,直到身下的人儿完全没了动作,她才软了下来,一下丢掉手中沾满了鲜血的簪子,再看身下已被她扎得面目全非的女子,这才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啪啪啪”在窒息的空气中响起了不重不轻的掌声,抬头便见得桑蔚珣笑意深深地看着她,朝她伸出了手,“朕的皇后果然是很爱朕呢。”

    女子这才回过了神来,但腿上却没了力气,一路爬着到了他的跟前,将沾满了血的手伸到他的手上,却不想他一下抽回自己的手,一脚踹中她的肚子,她便像断了弦的风筝般自台阶上滚了下去。

    “真脏。”桑蔚珣厌恶地瞥了滚落到台阶之下,奄奄一息的人儿一眼,冷笑:“呀,朕一时失了脚,爱妃无碍吧?爱妃可千万莫要咽气呀,不然朕的皇后之位该给谁呢。”

    那原本趴在地上没了动静的女子闻言硬是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死,她要做皇后,她要母仪天下!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她便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了!

    一路拖出长长的血痕,咽着一口血气她硬是又爬到了桑蔚珣的脚下,拽住他的衣角,努力扯出一抹笑意:“皇,皇上,臣妾做到了。”

    以脚勾起她的下颔,笑意斐然:“朕喜欢心狠的人,尤其是朕的皇后。”

    谷雨自殿门内偷溜进来便瞧见了高位之上的那两人,往下一瞟又看见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尸,胸口涌上一阵恶意,使劲地捂着嘴才没吐出来,而桑蔚珣只淡淡扫了她一眼,放下脚道:“来人,带皇后下去好生休养。”

    皇后?谷雨发愣期间便见从外头来的两个侍卫将一浑身沾满了血的女子给抬了下去。“有事吗?”

    见她呆愣不动,他微微蹙了眉,遥望着她开口问道。她苦笑,到了口边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她便有这般地重要?”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大概是觉得这厢的空气有些凝滞,他便踱步缓缓走了下来。

    “那什么才是我该问的事?桑蔚珣,你是北晋的皇帝,不是她一个人的弟弟!便算是,你也只能是她的弟弟罢了!”她受够了,眼前这个男子还是她当初所认识的吗?几乎只是一夕之间的事,他整日地沉迷于三千佳丽之中,再不问朝政。

    她知道,这都只因一个人,一个他自小便依恋,致死也无法舍却的姐姐。

    “连你也是这般觉得的吗?无论我怎么做都敌不上那个人对吗?”他脚步顿住,与她只是肩与肩的距离,他身上所沾染的胭脂味有意无意地扑散到她的鼻尖。

    “阿珣,她终会有自己喜欢的人,你该放手了。”深吸了口气,未待再次喘气之时一只手便掐住了她的脖颈,一把将她抵到了冰冷的墙上,她直直地对上他怒不可遏的眸子。

    “即便是姐姐,那她也只能是我一人的,放手?呵……我死生不放!”推倒于地,不顾瘫坐在地上的人儿,他夺门而去。

    死生……不放?呵,这该是怎样的一种依恋?怎样的一种……爱?她拼命地想凑回自己已支离破碎的心,可终是徒劳,“死生不放,死生不放!桑蔚珣啊桑蔚珣,你真的真的好爱你的姐姐呀!何时……何时你肯施舍一点,哪怕是一点与我呢?”

    ————————

    求月票哈~偶双更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