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二十七章·他们说,要你碎尸万段

第一百二十七章·他们说,要你碎尸万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二十七章·他们说,要你碎尸万段

    若不是尚有几分清醒的念头,桑蔚珣早已下令将这群一大早便聚集在养心殿的大臣们给推出去磨脑袋了,他们真是越来越胆大了,竟敢联名上奏折要他处死桑玖韶。爱睍莼璩

    但他也知道若他真动怒处死这些大臣,整个朝纲恐怕便会打乱,他有的是时间与他们耗,单手抵着脑袋,半眯着眸子看着下头一干大臣口中喋喋不休地念着,他直接便屏蔽。

    见皇帝没有一丝动作,既不说话,也不发怒,这般的气氛真是有些诡异,但他们今日来的目的本就很清楚,他们的身上所系的可是自家女儿的荣耀,更是满门的荣耀。

    若真如传言所说,皇上与长公主*宫闱,不管是哪方面来说,对他们都很不利。“长公主桑玖韶祸国殃民,请皇上下旨处死长公主!”

    声音一下盖过一下,桑蔚珣很不耐烦了,随手将桌案之上的杯几推翻于地,破碎的响声终于叫那些喋喋不休地大臣们全数安静了下来,他凉凉扫视了一眼,冷笑道:“爱卿们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挺高的,朕待皇姐好是天经地义的事,何时轮得到你们来管朕的家事了?燧”

    “臣等不敢,只是现下前朝后宫流言蜚语四起,为求江山安稳,只有处死长公主才能堵住悠悠之口,请皇上下旨!”出来说话的便是已白发苍苍的御史大夫陈良,一字一句都铿锵有力,誓有一番不处死桑玖韶绝不罢休的模样。

    “好一个为求江山安稳,朕若听信你们杀了皇姐来换取江山,那朕与禽兽又有何异,不过……如若你们能办成一件事,朕倒是不介意考虑考虑。”他话锋忽然便转了下来,似是一下便有了婉转的余地。

    众大臣怎可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忙点头称是,却听桑蔚珣笑意斐然地继续未完的话:“爱卿们如此大公无私,一心效忠于朕,那么便算是杀了自家的母亲,取其心奉于朕也是在所不辞的吧?楱”

    “皇,皇上……”他们皆是惊愕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虽是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却不想皇帝的条件竟是如此地毫无人道!

    “怎么,既然爱卿一心为国为朕,连这一点小要求都无法完成么?你们是舍不得杀了一手将自己带大的母亲么?好,很好,既是你们无法下手,又凭什么叫朕杀了倾尽一切待我的皇姐?!”

    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自腹中吼出来的一般,叫那一群大臣不由皆是垂下首,再不敢出一言来答复。

    扫视了一圈,见他们都伏地不再说话,他才微微出了口气,不妨刘福德面带焦虑地赶到他的身边,低语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带着一干的妃嫔去了公主殿下的宫中。”

    倏然站起身来,眼染寒意:“谁给她们的狗胆!”

    说罢头也不回地便往后头而去,留下一干的大臣在那儿互相傻眼着,眼看着桑蔚珣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刘福德才直起腰来,对着众大臣好言道:“恕奴才多言,大人们今日之举实属是在浪费时间。”

    “刘公公敢说出此言,莫不是你已有良计?”刘福德是皇帝跟头的大红人,最为了解皇帝的性情,他们虽是很不屑与一个阉人说话,但为了长远的利益,他们也能忍得了一时。

    “明日皇上将会去廖山进香,各位大臣们在皇上走后只需聚在养心殿前便行。”他这话真是说得莫名其妙,皇上去进香了他们却聚集在养心殿,这不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事吗!

    清楚地将那些大臣的神情收入眼中,刘福德收了收衣袖,言简意赅地说道:“若是各位大臣不愿相信奴才的话,明日自可以不必来,哎,若是错过这么一出千古难寻的好戏,还真是遗憾呀。”

    “希望刘公公不要让我们失望。”起了身来,整齐跪皱了的官服,留下一句便开始陆续出了养心殿。

    ————————

    “公主倒是信心十足呢,臣妾们听闻公主殿下为了北晋江山五年间已不知杀了多少人了,啧啧,若是我的手上染了那么多人的鲜血,早已得失心疯了,不过公主还真不是一般地女子,竟是从不怕那些死于自己手下的鬼魂前来索命。”

    本着一副看戏的模样,瞧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没有一句话不是含刺带血的,若是话语能杀了,想必她们便算是说破了嘴都会争着抢着来,她便也懒得再回话,由着她们说便是。

    见她不回话,她们便说得更起劲了,眼见得一蓝衣妃嫔猛然间站起身来,步步走向床榻,自袖间掏出块血迹斑斑的玉佩来,丢到桑玖韶的怀中,冷笑问道:“公主殿下可还记得此玉佩?”

    低眸看了看,虽是已血迹斑斑,但细看下还是能辨别出那是她三年前所丢的一块玉佩,三年前……蓝衣女子见她似是想起了什么,略垂下了腰来,语音低徊在耳畔:“公主可还记得自己曾亲自命人将泸州沈家一夜灭口,连妇孺都不肯放过?”

    泸州沈家?哦,这她倒是记得。微微一勾唇角,笑道:“如此说来你便是当年死里逃生的沈家后人?”

    “臣妾可是时时不忘那时的每一幕,夜夜醒来都像是还活在那时,身畔全是亲人分离的尸身,臣妾的耳边日日都回荡着他们的哭号声,他们哭着喊着对臣妾说……”

    耳畔一阵疾风掠过,一把匕首自那女子的手腕腾出,桑玖韶适时地往一侧转过首去,才险险地与直刺而来的匕首擦发而过,“他们要臣妾将公主殿下碎尸万段呢,臣妾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啊!”

    一干妃嫔皆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得呆住了,她们来之前便商量好只是用语言来激桑玖韶,若是动真格子她们可是没有这般胆量,不管如何,桑玖韶都是皇上的嫡姐,若她有何损伤,她们这些人怕是株连九族都不够。

    桑玖韶左躲右闪却还是免不了被锋利的匕首给割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来,眼前这个举着匕首的女子眼神空洞无光,只是拼命地喊着同一句话,手下便是一刀又一刀地刺来。

    看来此人事先已被人给操控了住。她心中微叹,无奈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呀,怎么三天两头地便来要她的命?肩处一阵剧痛传来,她避闪不及便只能任由那匕首刺穿了肩膀。

    “是不是很痛啊?哈哈,那你当年可曾想过那些无辜的妇孺被你一剑封喉时更痛呢?”那女子口中叫着,早已是涨红了眼,死命地将匕首往里按。

    “我杀过多少人自然不需要你来提醒,不过很可惜,我夜夜都睡得很香,莫说是什么恶鬼了,便算是那些被我亲手所杀之人的面孔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她喘了口气,一把拽住匕首的另一端咬牙便将它一把给拔了出来。

    腾出另一只手顺势将系在床畔处的白纱给拽了下来,那女子一时未曾反应过来,眼前一片花白之时桑玖韶已借助着上手的力道翻转出了床榻,一手握住肩处喷涌而出的血,缓了好几口气才算站稳了身子。

    咬牙看着那便要冲过来的女子,她余光一扫带过那些愣在原地的妃嫔,“若不想在皇上来之后治同罪,便给我按住她!”

    桑玖韶一言才像是惊醒了梦中人,她们原本都只是抱着看戏的念头,来个借刀杀人,但经桑玖韶这般一说她们才想起自己是同那疯了的女子一道来的,若是皇上来了,无论她们是有何目的,都将会被治同罪。

    就在那匕首即将刺来之时,一干的妃嫔便冲了上来压住了那女子,便在此时殿门被撞了开,桑蔚珣大气喘喘地立在门口,一眼便瞧见了里头杂乱的场景,但更为刺眼的便是桑玖韶一身月白衣衫将近一半已被鲜血给染红。

    而初初冲上去压人的妃嫔皆是暗自出了一口气,若不是方才桑玖韶提醒她们,此时她们便算是有千万张嘴也会被桑蔚珣来个千刀万剐了,因为……此时他的眼神便已可怖到了极致。

    “姐姐!”他冲了过去,一把便抱住了桑玖韶,却在她一声忍痛的“嘶”下忙放轻了动作,“我,我弄疼姐姐了吗?”

    见他几乎便是语无伦次了,她扯了扯唇角,才道:“比起有没有弄疼我,还不如找太医来得更实在些。”

    不等桑蔚珣吼,几个妃嫔已冲了出去,口中直唤着“传太医,传太医”。

    空气窒息地像是有人死死卡住了喉咙般,一行的妃嫔跪首于地,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太医初初将桑玖韶肩处的血给止住,听得太医说并未大碍之时,她们才想出一口气,便听得一直沉默着的桑蔚珣阴霾的嗓音:“全都给朕拖出去乱棍打死。”

    “皇,皇上饶命啊!臣妾,臣妾们只是来探望长公主殿下,却不曾想这女人竟像疯了一般地拿刀便刺向公主,臣妾们都是拼了命地拦着呀!”她们吓得面色苍白,口中一连串地吐出早已在脑中过滤了好几遍的话语。

    桑蔚珣冷冷地扫视了她们一眼,倏然立起身来,一把就抽过了身侧侍卫的长刀,二话未曾说便夺步至那已被制服了住,口中还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的女子跟前。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把长刀便刺进了女子的腹中,“传朕口谕,若有人敢再来打扰皇姐休养者,便有如此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