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三十六章·执子一人之手,与子一人同老【大结局】

第一百三十六章·执子一人之手,与子一人同老【大结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三十六章·执子一人之手,与子一人同老【大结局】

    近来毒发作的时间越来越久,间隔的时候也越来越长,每次为了不让自己唤出声来,她都只能死命地咬着自己的下唇。ai琥嘎璩

    每次方君眠都恨不得将她身上的疼痛转移到他的身上,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她痛得不行时将她小心地抱在怀中,“不是叫你不要咬唇吗,疼便咬我,我不痛的。”

    心疼地轻吻去再次被她咬破的下唇,她熬过了一阵疼痛,扯了扯唇角,笑道:“那我可不舍得,小眠小眠,我有些想睡觉了。”

    方君眠小心地将她安置下来,自己则是也一同侧身而下,拥着她,听她闷在他的衣衫间说了一句:“小眠,我想要听故事,能够入睡的那种故事。”

    “很久以前,有座山名唤钟崖山,在山的最深处住了户人家,只是那户人家就只有一名女子,她自小便独自一人住在那儿,每天挑水砍柴采药,过得虽是简单却很满足,但某一天她在砍柴回来的路上脚下不小心绊到了个人,那人浑身都是鲜血,呼吸微薄得很。焘”

    “女子从未接触过外来的人,想都没想便将他救了,她没日没夜地照顾那名男子,才将他从生死攸关处拉了回来,男子醒后定要重金相谢于她,但她只是个深居山中的女子,要那么多钱也没用,她便有些玩笑地说不然便要他留下来替她干活,权当是还恩。”

    “男子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而两人在朝夕相处之下早已是心中相许了,一夜缠绵之后男子与她说,定要十里红铺迎娶她过门,女子相信了他,后来男子便下了山,一去便是五年,而女子在男子去后没多久便有了身孕,诞下了一名男婴。”

    “她等了五年也不见男子来迎娶他,于是她便收拾了行礼自己去找他,几经波折她才终于找着了他,但他却已是一国之君,九五至尊,他说会娶她,过几日便娶,女子还是信他,便乖乖地回山等他,可后来等来的却是一场大火。犄”

    “那男子的皇后在知晓他有这么一段不足提齿的往事之后便很是不悦,几次三番地以不再叫自己的父皇相助他夺得天下为由威胁男子,后来那皇后便带了一群的侍卫上了山,将那座小木屋一把火给烧尽。”

    “而女子恰好带着自己的孩子挑水归来,皇后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一剑便刺穿了女子的胸膛,而后又命人给那孩子喂了颗毒药,才满意地回去,或许是因为平日里尝了各种药草,或许又是因为上苍可怜那孩子,不要他死,他在地上疼了三天却活了下来,但……”

    漫漫流光偷溜进了窗棂,铺散而下,细细碎碎地躲进那两个相拥之人中间,他顿了顿音调,才补充了未说完的话:“却残了双腿。”

    脖颈之上缓缓绕上来一双手臂,将他一下便拉了过去,像是在用自己平生最大的气力一般,要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泪水顺着稍稍打开的衣襟流入,“疼吗?”

    “早就不疼了。”方君眠轻笑,腾出一只手来一一拭去她眼角的泪渍,他讲的便是他自己的故事,若不是桑玖韶今日忽然要他讲故事,他怕是早已将这段往事尘封了起来。

    世人皆说他无情无泪,他的情他的泪早已在那年那日疼得在地上打滚,却无人来理中消失殆尽了,若不是遇着了桑玖韶,他恐怕这辈子都只会这样地活着。

    “小眠小眠,我想早些认识你,很早很早的那种。”若是她能早些认识他,他便不会疼得在地上打滚,却无人理会;若她能早些认识他,他便不会说“我疼习惯了”,当初是如何地痛,才会说这样的话?

    她觉得自己体内毒发作时也没现在心里来得痛,搂紧了他,再也不肯松开片刻。

    而方君眠也未再动片刻,直至听到传来一声接着一声平静的呼吸声时,他才以巧妙的手法小心地将她的手放了下去,起了身来下床,把锦被牢牢盖好了才推门出去。

    他径直便朝着左侧的走廊而去,未曾敲门便将其推了开,屋内纤谌正在写些什么,而苏染便立在旁侧为他磨墨,方君眠开口便是一句:“有件事需纤谌公子相助。”

    “何事?”纤谌头也不曾抬一下,继续挥笔写着,口中随便问了句。

    “我要娶韶儿,便在明日。”他轻描淡写却十分笃定的一句话倒叫屋内的两人同时顿住了动作,皆是抬起首来看着他,他随之淡然一笑:“所以得要纤谌公子帮忙布置,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就算她明日便会死,他都要娶她,她桑玖韶生是方君眠的人,死亦然是他一人的,他要看她穿着大红嫁衣,与他永结红绳。

    “你可知此话一出便无反悔的机会?”纤谌目光凝注在他的身上,虽是晓得方君眠对桑玖韶的情,但他还是不得不多言一句,连他都无法解的毒,那么……

    “方某会说这番话,自然是此生非她不娶。”方君眠讪然笑道,自袖间掏出了张宣纸铺到纤谌的跟前,修长的指尖点着上头的画,说道:“新婚便是这般布置,不知纤谌公子可愿帮忙?”

    一手压上,抬眸不由笑道:“看来你是早已准备好了,原本我还不大愿小玖嫁于你,不过……如今你够格了。”

    ————————

    桑玖韶今日一早醒来身畔便没了方君眠的身影,她正想下床来,门随即便被推了开,进来的是一脸笑意吟吟的苏染,她将手负在背后,缓缓踱步而来,说道:“公主殿下,今日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你肯定没安好心。”看她笑得这般猥琐,桑玖韶果断地拒绝了,起身来便要换衣裳。

    苏染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了她的跟前,一把便按住了她,笑得更加灿烂:“怎么会呢,我以我日后的终身幸福发誓,绝对是个很好玩的游戏,难道是公主殿下玩不起么?”

    威胁对于桑玖韶来说是最管用了,她撇撇嘴不屑道:“就怕苏小郡主玩不起。”“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会用白布将你的眼睛蒙上,你绝对不能偷看,若是偷看了的话,嘿嘿,可是会有大惩罚哟,而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任由我做便好了,不准问为什么哦。”她倒是一句话便将桑玖韶想问的问题给秒杀在了摇篮里。

    将白布蒙在了桑玖韶的脸上,打了个结在她面前挥了挥确定她看不见,苏染才朝外头摆了摆手,便有三人将一筐的东西给扛了进来。

    苏染扶着桑玖韶坐到了梳妆台上,拿起木梳,笑着一下接着一下梳着她及腰的长发,食指穿过她的柔发,用心地绾发,拾起一旁的凤冠固定于上,用颜色稍微红艳些的胭脂轻扑于她的脸上。

    点上红唇,方叫她站起身来,褪去了她素日所穿的月白衣衫,手上所拿的是一件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的华丽嫁衣。

    苏染也是初次看到这件嫁衣,愣了一下还是不由感叹,看来方君眠真是用心良久呀,单是这嫁衣便足以叫天下的女子都倾慕不已了,想着她便伺候着桑玖韶换了上去。

    绢带一系,便算是大功告成了。而一直蒙着眼的桑玖韶却是奇怪不已,由着苏染上下地摆弄着她,她只觉得现在头上重身上也重的,拜托,她现在好歹也是个病人吧,把这么多东西堆在她身上是要去跳河么?

    一路由苏染引着,她只知道自己走了较长的一段路,她正想要问到底要做什么,耳畔传来一阵鞭炮错杂的响声,随即眼上的白布被人取了去,一道白光射入耳中,她先是不适地眯了眯眸子,再看清时却是下意识地怔住了。

    红毯沿着条径直的泥路铺散至溪河岸边,两旁皆是点了一盏接着一盏的红烛灯,而她便站于红毯之内,放眼看去,方君眠一身红衣飘然,长身立于河岸边,而苏染则已从方君眠那头牵了红绳走至她的跟前,笑着递到她的手中。

    “新娘子如果现在便已经吓傻了的话,下头可就不好办了哟。”苏染玩笑的一句话才叫她猛然惊醒般,她发誓自她生下来至今都没有这样地慌张过,而在她一时不知要如何走之时,她垂在袖下的另一只手便被人牵了起来。

    “今日便由皇叔送阿玖出嫁,可好?”桑桓睦笑意深深地牵着她的手,在她下意识地点头后,他一路带着她步步走向了方君眠。

    “我将阿玖交与你,你可不准欺负她,不准让她伤心,更不准让她流泪,若是让我知道她受了委屈,我不介意带着千军万马踏平你。”一开口便是一串威胁的话语,而这次方君眠却是笑着一一接受下。

    自桑桓睦的手中牵过了桑玖韶,方君眠故意眨了眨眼,唇畔的笑意似是融了一池的碧水,“韶儿今日嫁于我是不愿吗?”

    她才想开口说他太坏了,便被他给拦腰抱了起来,在众人的一声哗然之下,他笑如春风:“但便算你不愿,我就是抢也要把你抢过来!”

    他抱着她便上了一艘装扮了各色的鲜花,红烛点染的小舟,将她安置在船中,他走进了船中,才复将她抱在膝头,伸出手来点了点她的额首:“我的韶儿今日是被吓傻了么?怎么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立于船头的人稳稳地摇着船桨,桑玖韶便在那一摇一摆中回过神来,一把便搂住了他,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眠小眠,你可以再坏点吗?”

    怀中的女子又哭又笑的,而方君眠则是温柔地一一吻去她眼角的泪渍,笑意融融:“不坏一些,如何把你娶到手?”

    船到岸边,方君眠复又抱起她落了船,再入眼帘的便是一座竹砌的小楼,这原本是一座空置许久的屋子,而如今被那红灯一挂,红纸一贴,便恍如置身于一处仙境般,两处红花绿草相伴,嫩竹垂着腰肢,迎风而舞。

    步步上了竹梯,推开主门来,屋内的红烛因一时带进的清风而忽闪忽灭,方君眠将她放到床上,却没有了下一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原本沉寂如墨的眸子里深深倒映的是她一人的影子。

    她踌躇了半晌,抠着衣袖,扯出一句话来:“接下来……不做什么了麽?”

    而在溪岸的另一头,桑桓睦久久站立在原地,亲眼看着那两人进了竹屋,唇边的笑意便怎么也扬不起来了,他低眸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苦笑一声回身向着另一处而去。

    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才看见了一座小亭子,里头似是已站了几个人,他快步地走了过去,却是垂腰一拜,那白发虚染的老者忙扶住他道:“陛下万万不可,如此大礼草民可是担待不起。”

    “那接下来便有劳大师了。”他随即坐下身来,面目依旧一派从容。

    但老者却是迟疑再三,而一旁三名亲信臣子皆是齐齐跪了下来,苦苦求道:“陛下万万不可呀,此法只能一命抵一命,北晋不能没有陛下呀!”

    “朕不是已经写下了诏书由靖康往继承大统,他如今虽是年幼,但有各位大臣们相辅佐,朕很放心。”桑玖韶为他铺就的万里江山从不是他所想要的,他想要的现下早已是别人的了。

    阿玖呀阿玖,你将皇叔看得那么透,可曾有想过,皇叔一点都不愿意,你死在我的前面。

    ————————

    看着桑玖韶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方君眠轻笑出声来,正想要去取桌案之上的酒,外头便响起了叩门声,他起身去开时,是一带刀宫廷侍卫,手里捧着口碗,里头不知盛了什么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皇上送于公主殿下的新婚之礼,皇上说,要公主殿下当着属下的面喝完它。”说罢便将碗递给了方君眠,见他不动,又立马补充了句:“皇上还说,该放手的他自然会放手,还请公子放心。”

    方君眠不曾给他好脸色,但也没说什么,端着药到了桑玖韶的跟前,还没吩咐些什么,便被她给取了过去,笑道:“皇叔的新婚礼我很喜欢,劳烦你替我说一声。”侍卫道了声“是”,硬是忍心了打转在眼眶的泪珠,忙转过身去,提气便朝着另一处去了。

    一口便饮尽了碗中黑乎乎的东西,方君眠这次又坐了下来,伸手替她拭去药渍,另一只手极快地便绕上了她的头顶,其手法比她上次不知要快多少倍,三四五下地便取下了一干的装饰物。

    “不,不喝合卺酒么?”她才说完,手中便被塞进了只酒杯,方君眠很是主动地带起了她的手,仰首便饮尽,顺带了一句:“其他的过程太麻烦了,所以我便直接省略了。”

    桑玖韶眉间跳了跳,而方君眠却是一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再往床的里头一带,随即便俯身吻了下来,两人的口中皆是带着浓郁的酒香,在齿瓣交互间缠绵悱恻起来。

    舌尖一一扫过她的齿,大概是浓郁的酒香过于醉人了,桑玖韶便逐渐软了身子,将整个身子都依偎在了方君眠的身上,低喃出声来。

    稍稍离开些,好叫她可以喘气,酒香似是也带动了她红润的面色,她伸出只手,指腹一一滑过他的面颊,有些不大敢相信:“小眠小眠,你真是我夫君了么?”

    “你说呢?”不容她再次回答,方君眠便扣住她的手腕,身子随之倾覆而下,极其灵活地将那些繁琐的衣衫除去,后顿了顿动作,笑着道:“韶儿,洞房花烛之事也不需要全由我来动手吧?”

    幸而她现下面色本就红润,他自然瞧不出她现在竟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听了她的话,她果然乖乖地将手探了过去,拉开了他的衣带,而她显然是没有他的手快,不出片刻,他便褪下了她一层又一层的衣衫,香肩立时便暴露在了有些湿热的空气之中。

    而他的手则是流连在她如今温热的肌肤之上,她只觉得现下连脱他衣衫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在他一番流连之下她便有些难受起来,在将他的衣衫外带时,她便不由挪了挪身子。

    方君眠自是知道她的意思,俯身便含住了她的唇瓣,唇舌炽热间她只觉自己像是整个地烧了起来一般,努力地去回应他,破碎的低吟自齿瓣之间溢出。

    “韶儿,衣裳不要宽到一半呀。”他低语间便轻轻地咬上了她的耳垂,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却还是依着他的话,继续为他解衣,在他如雪的肌肤完完全全地呈现在她的眼前时,她觉得她没有喷鼻血真是万幸了……

    在桑玖韶一时留神之际,方君眠已覆下身来,亲吻着她的锁骨与最敏感之处,慢慢地攀援而上,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立时就遍布了全身,连同着开口的话音都变得酥软起来:“嗯……小眠,我难受……”

    “别动,乖……”方君眠自然也早已忍受不了,但为了不让她太痛,他很是有耐心地一路摩挲而来,在桑玖韶想舒出一口气时,一如滚铁般的硬物便闯了进来。

    “嗯……”有些难受,但那种感觉却是很奇妙,令她不由地低吟出声来,而方君眠一直忍到她慢慢适应了他的存在,才徐徐往前挺进。

    桑玖韶也慢慢松弛了下来,而方君眠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每一次进出也不再只是攻城略地,还有狂风席卷般地掠夺。

    洞房花烛之夜,桑玖韶已不知自己是何时才睡下的,似是到了精疲力竭之时,方君眠侧身搂着她,在她的额首轻轻一吻,说道:“睡吧。”

    她低低应了声,也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肢,感觉到那熟悉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她才噌了噌闭眼睡去。

    ————————

    次日她便完全没了气力,完全是由方君眠将她给梳洗打扮好的,而她则是抿着唇,笑眼弯弯地看着他忙碌,待到一切都梳洗完毕了,方君眠才停下了动作,没说什么便将她抱了起来,“去园子里晒晒太阳可好?”

    而在他们初初晒太阳之际,纤谌便同满脸笑得灿烂的苏染来了,苏染颇有意味地看着她,笑道:“公主殿下今日可真是春光满面呀,果然是成了亲的女人便是不一样了。”

    但纤谌却是只注意着她的面色,心下有些疑惑,便道:“小玖,将手伸来为师替你把把脉。”

    桑玖韶应声便将手伸了过去,而后便看纤谌紧皱的眉头忽然便松了开,“毒竟然没了。”

    “什么?!”最先应声的是方君眠,他一把便扣住桑玖韶,有些不敢相信纤谌所说,“有几分把握?”

    “十分,看来是上天要小玖命不该绝呀。”多日积下的担忧便在开口之际烟消云散,虽是心中疑惑不已,但只要小玖身上的毒解了,他便彻底安心了。

    逗留了几日方君眠便带着桑玖韶来向纤谌他们辞行,两人十指相扣,面色皆是笑意深深,纤谌问他们要去何处时,方君眠的目光便只始终落在桑玖韶的身上,“游遍万水千山,我答应韶儿的。”

    那之后呢?之后嘛……自然便是与他生儿育女,膝头相绕,执子一人之手,与子一人偕老。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