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番外:以我之命,许你一世安然

番外:以我之命,许你一世安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番外:以我之命,许你一世安然

    他始终很清楚地记得,那年正是寒冬腊月,初梅缀满枝头,那一声嘹亮的啼哭响彻了长乐宫,他唯一的侄女便以她响彻云霄的哭声降于世上。ai悫鹉琻

    开始只是抱着想去看看新奇的念头,在桑玖韶没出世之前,他一直都是皇家年纪最小的,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他人嬉笑着摸着他的脑袋唤他弟弟,一想到他可以去肆无忌惮地欺负那个刚刚出世的小侄女,他的心情便顿好。

    第一眼见到她,她还窝在襁褓之中,睁着一双大眸眨巴眨巴地看着眼前一副又一副陌生的脸蛋,而他则是站在一旁瞥了一眼,毫不留情地说道:“一点也不好看。”

    皇后正逗着怀中的桑玖韶,猛然听到他这般言语,抬起首来笑得有些无奈:“八皇弟,小玖儿还小呢,你来抱抱,她一点也不怕生人的。”

    “我,我才不要抱……”才说到一半,皇后便将粉嫩嫩的娃子抱到了他的怀中,他立时便手忙脚乱起来,却又不敢将她丢到地上,只能硬着头皮将她抱在怀中眇。

    不过那又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在他的怀中果然不哭不闹的,依旧睁着大大的眸子,似乎是在打量着他,随后竟朝他笑得“咯咯”响,而小手不知在何时拽上了他垂在一处的发梢,往下那么一拽。

    那一天他便在一种又爱又恨的心思之中度过,她是他的小侄女,而且还是心眼儿很坏的小侄女。

    但后来他总是忍不住地冲到长乐宫去看桑玖韶,次次都带着不一样的糕点过去,虽然她还不能吃,但他总会不厌其烦地蹲在摇篮前,沾了颗糕点说着:“阿玖阿玖,你唤一声八皇叔,我便给你吃如何?量”

    可不管他如何地诱惑,桑玖韶一点儿也不为所动,她会叫父皇,会叫母皇,却就是不会叫他八皇叔。

    大概是记恨着那时他无意中说她丑吧。桑桓睦一直便这么安慰着自己,但他又不舍得最她动用其他的法子,依旧傻傻地采用食诱的办法。

    或许他至死都不会忘那日黄昏将近,他便要离开长乐宫之际,她便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角,缓缓地启唇唤道:“哥哥……”

    她的这一声哥哥便一直唤到她为学艺而前往雁奚山。

    待到桑玖韶到了学龄时,他便日日都早早地去长乐宫接她去钦天监,陈太傅是个白发须须,且啰里啰嗦,对于桑玖韶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是万万坐不得板凳的。

    要么就将书册盖在面上磕着脑袋,睡得流口水,要么便是趁陈太傅打盹,溜到上头在他的脸上画王八,总之没有什么事是她想不到的。

    次次做了坏事,太傅拿着板子要来抽她,她便装得可怜拽着他的衣角躲起来,“哥哥哥哥,老太傅比王八还要凶啊。”

    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什么哥哥的,应叫皇叔皇叔,公主殿下你怎的连最平常的礼节都不晓得?”

    “太傅此言差矣,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阿玖欢喜唤我哥哥,那我便一直是她的哥哥,这有何不可吗?”他将桑玖韶牢牢地护在身后,看着陈太傅被他俩人气得连握板子的手都颤抖了。

    桑玖韶最喜欢的便是溜到宫外疯野,次次不把整个长安逛个遍她便难受得很,但她出来却从来都不带银两,只需拽上他,在长安街上转悠一圈之后,看着什么都眼馋。

    “哥哥,那个好好吃啊。”她的借口实在是烂到了家,几乎每次想要什么,都是同样的话。

    “阿玖,你再吃牙可就要没了。”她特爱吃甜食,什么桂花酥杏花糕啊之类的她一日便能吃掉十多包,他有些皱着眉头,看了看她笑嘻嘻的时候,嘴里头缺了数颗牙齿,有时说话还漏着风。

    她蹶蹶嘴,朝他勾了勾手指,他顺势弯下腰去,便见她忽地点起了脚来,搂住他的脖颈,在他的容颜之上重重地亲了一口,“阿玖给哥哥亲亲,哥哥就会给阿玖买糕点了吧?”

    他愣了许久,他能很清楚感觉到在她亲他的那一刻,他的心跳是停止的,若不是她拽着他的衣袖甩啊甩的,他怕是呆在原地几个时辰都说不定。

    她爱捣蛋,他便陪着她捣蛋,即使要被皇帝一通骂个狗血淋头,他依旧我行我素地照样带着她晃悠来晃悠去的,穿梭在皇宫与长安街道上,他说:“我只想要看到阿玖开开心心的。”

    每次他这般说的时候,桑玖韶都会笑得没心没肺的,眨眼间便溜到了树梢之上,做着倒挂金钩的样子,叫着:“哥哥哥哥,待阿玖长发及腰了,哥哥便娶我如何?”

    说者无心,听者却将此记了一辈子。待她长发及腰,他便娶她。当年当日所说,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却独独只有他记得清清楚楚。

    “阿玖为何要嫁于哥哥?”他从不知道自己的语气竟会这般地小心翼翼,但他却真是怕她会说出一些他一点也不想听到的话。

    “哥哥会给阿玖买很多很多的糕点,阿玖吃一辈子都吃不完,哥哥最好了。”

    一辈子,说长也不长,说短却也不短,而她,却只是因为他会给她买很多很多的糕点而要嫁于他,他待她是最好,却永远只是个最好的哥哥。

    一日他带着她在长安街瞎逛,她忽然便兴致大起地奔去算命,虽然她平常在口中老是说着什么算命不算命的,都是老瞎子拿来坑爹的,但这次她却难得用一脸较为肃然的表情同那老瞎子说话:“先生又不是神仙,如何能晓得日后的事?”

    “日后的事老瞎子我自然是不晓得,不过小姑娘的日后,我倒是能知晓一二。”老瞎子故作玄虚地摸着胡须,目光似是留恋在她的身上,又似是落向了他。

    只是那目光一点也无神,确然是个瞎子。“阿玖莫要听他胡言,哥哥昨日听说了个新开的糕点铺,貌似味道很不错哦。”

    “本该一世尽安然,可怜身却皇家人……”在他将要把桑玖韶拉走的那一刻,一句不轻不重的叹气音却恰好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他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半蹲下身子来说道:“阿玖在这儿乖乖等着,哥哥同他说些话可好?”

    桑玖韶向来不会问一些废话,听话地便答应了下来。他便将老瞎子拉到了角落,以极其低的嗓音问道:“你方才所言是何意喻?”

    “有些事我一个老瞎子如何地掐算得准,不过那小姑娘若此生不入宫墙,一生相忘于江湖,或许能活得长些。”老瞎子顿了顿音调,才继续说着:“世上总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便永远不是你的,强求也无果,我想小公子是会明白的。”

    他对她的强求,便是一生无果的,只可惜那时他却不肯信。

    回宫后没多久她便生了场大病,寻遍了全国的名医却无法根治,皇后急得日日都以泪洗面,而皇帝也是阴沉着脸,下旨说是再敢说治不好公主便满门抄斩。

    如此一来便更无人敢治了。而他除了日日地陪着她,便什么事也做不了,那时他恨死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几日前还能在他的面前活蹦乱跳的她一日一日地消瘦下来。

    “哥哥成日地皱着眉头可一点都不好看。”众人急切,但她却像个无事人般的,依旧每日笑嘻嘻的,但面上的惨白却像是再也无法支撑住她的笑意了。

    “阿玖……”他小心地将她搂进怀中,让她躺在他的怀中,可以好受些,“哥哥保护不了阿玖,哥哥代阿玖去死,这样我的小玖儿便又能蹦蹦跳跳了。”

    这次她却一直安安稳稳地窝在他的怀中,沉默了许久,才传出闷闷的响声来:“哥哥,我想吃杏花糕。”

    他几乎是将整个长安街的糕点店里头的各种杏花糕都搬了过来,便差没将长乐宫给塞满,他说:“哥哥还要看着我们家的小玖儿将牙齿全部吃掉光呢。”

    “……哥哥你能再贱一点么?”她正将最后一口杏花糕塞进口中,却被他一句话给说得呛在了喉间。

    好笑地轻拍她的后背,声音温柔似水:“哥哥一直记着,待阿玖长发及腰,便嫁于我。”他将她拥进怀中,柔和的话音在头顶蔓延开来,“说好了,便一辈子不许反悔。”

    他说的那句一辈子不许反悔,她却没有听到,而是窝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后来她便去了雁奚山,这一去便是八年,她虽是能时时下山来,但他总在一日日的期待中发现她离他越来越远了,或许是她意识到了从前这般唤他是不合规矩,又或许是其他原因,在她去雁奚山两年之后再次回来之时却唤了他一声“八皇叔”。

    一声八皇叔便像是一把利剑,在他的心窝里深深刺了一刀,再也无法愈合,他却唯有苦笑:“我们家的阿玖真是长大了呢。”

    长大了,便不再像从前那般了,他也无法再肆无忌惮地抱着她了。

    六年之后,皇兄驾崩,年幼的桑蔚珣即位,他曾在皇兄病重时起誓,今生今世只会一心一意地辅佐桑蔚珣,呵,他那一直以来便待他极好的皇兄呀,到头来还是会怕他抢了自家儿子的皇位。

    对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从未在意过,他所在意的,不过便是能听到桑玖韶笑意吟吟地唤他一声“哥哥”,可这一等,便是等了一辈子。

    她自雁奚山回来之后便全然不同了,与他真是陌生到了过路人,且还明着打击着他的势力,她说:“八皇叔的苦心孤诣,侄女心里一直都很明白。”

    苦心孤诣地一直想要皇位。她便是这般认为的吧?他苦心孤诣地想要抓住她,不想要让她乱跑,可错过便是一生了。

    但她终究还是越走越远了,其实那日在十里桃源他便已经瞧出来了,他那一向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在意的侄女,已将那个唤方君眠的人放在了心坎上。

    他不愿放手,过去不肯,如今亦是不肯,但她却未给他一丝机会,她倾尽她的所有待方君眠,却从不晓得,他亦是倾尽了他的所有,哪怕她只轻轻唤他一声“哥哥”,便算是粉身碎骨,他也无悔。

    “我将北晋江山双手奉上,皇叔可愿出手相助?”她寻上门来,笑意吟吟地问他,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生生扼杀在了最深处。

    “阿玖,你到底是有多恨我?”很久很久之前,他便想问了,但他却问不出口,就像当初他问她为何要嫁于他一般,她总是将他伤得遍体鳞伤。

    “青山之外,绿水长流,皇叔依旧便是阿玖的皇叔。”

    永远都只能是皇叔。她说了,他却仍舍不得放手。

    所以啊,即便是后来日日都要呕血,清楚地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性命自指尖溜走,但当他每日自暗卫的手中收到有关桑玖韶今日所做的一干小事,即使那些事他早在多年前便曾幻想过。

    只是在梦里,只有他与她,她依旧像个孩子一般地拽着他的袖子,依旧唤着他“哥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抱着她,牵着她,带她去万水千山,吃遍天下所有的糕点。

    但,梦终究也只是梦,醒了,便只有一卷红帐与清风缠绵。

    阿玖呀阿玖,你所说的盛世繁华皇叔恐怕是无法完成了,曾经你心系北晋万里河山,后来你心挂桑蔚珣,再后来你便只念着方君眠,似乎一直以来你便从未将皇叔放在心上。

    那一句长发及腰皇叔却从不曾忘记。阿玖阿玖,待你长发及腰,你可愿嫁于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