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 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否则怎样?”

    纳兰漠整个人走出黑暗,众人这才看清他脸上铁血的神色。睍莼璩晓

    苍凉,凛然,带着难以揣度的忧伤。

    “否则,就将成为一束透明的灰烬,随这东风荡的干干净净。”

    凤镜夜从马车里钻了出来,立在马车边缘,白色锦袍迎风狂舞,金丝线绣制的五瓣梅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忽明忽暗熨。

    “洛王爷,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爱你王妃如此之深,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她韶光年华,就香消玉殒了。”

    凤镜夜一步一步的从马车上走下,对面的黑衣银面的杀手,自凤镜夜出现那一瞬就不再开口说话。

    严阵以待,容色整肃胶。

    隐隐的还透出几分敬畏来。

    “凤镜夜,本王相信,你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吧。”

    纳兰漠一身黑色暗蛟龙纹底锦缎,柔软光滑,在这皎月初上的傍晚山涧,雍容冷静,芳华难掩。

    眉宇间的王者风范,如同人们呼吸的空气,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举手投足的间的无形压迫感,只让人觉得如同千斤大石落于胸口,压抑的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了起来。

    这样一个天之骄子,这样一个惊采绝艳,雄韬伟略的男人,却为了一个女人,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的平阳坡。

    “不错。”

    凤镜夜对纳兰漠的沉着不无意外,只有这样一个运筹帷幄,步步为营的男人,才配做他凤镜夜的敌手。

    “从我被作为西赫的人质王子送到北曜来,我就一直隐忍勃发。等了十三年,等的就是枫倾月毒发的这一天。”

    凤镜夜迎风而立,神色平淡。

    云淡风轻的清雅神采,好似不是在说他忍辱负重绸缪了十三年之久的复仇之计,而是在跟纳兰漠这个老熟人,闲话家常。

    他的心机,藏的究竟有多深。

    “既如此,你还敢说,倾月的毒,不是你所为。”

    纳兰漠艳丽的唇瓣,突然扬成了优美的弧度,妖娆孤芳。

    好似开在午夜时分的黑色曼陀罗,淬血的剧毒染碎了满地的风花雪月。

    那份镇定自若,到让凤镜夜都有些迷惑。

    “如果本王没猜错,那日在保贤殿外倾月的马车惊了,也是你的杰作。”他转头,定定的注视着凤镜夜。

    凤镜夜立在他身侧,同样深深的注视着他。

    两个风姿艳绝的男子,立在晚风习徐的山林间。

    一个白衣胜雪,一个黑衣如墨。

    那场景,犹如月色如辉,风平浪静的无垠大海中,激起了几层雪白的海浪,拍打在岸头,也拍打的人心潮澎湃。

    远处,银面黑衣的杀手大军,不知不觉中将整个纳兰漠的人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水泄不通。

    他们静默的骑马而立,盯着场中央纳兰漠和凤镜夜的一举一动。

    像极了是守株待兔的屠夫,除此以外,别无动静。

    而内圈,雪怒招来的猛兽大军,也将倾月的马车堵的里三圈,外三圈,严严实实。

    包括马车顶部也站满了白皮黑背的赤牙狼。

    所有人都变得鸦雀无声,连喘息都变得小心翼翼。

    而所有的兽,也都停止了咆哮,齐齐的盯着场中央。

    四周安静的诡异,只有耳畔不断的习习凉风声。

    “不错,保贤殿外,是我的一个小小试探。”

    “试探?”

    纳兰漠显得不以为然,“试探传闻中名不见经传的初云郡主?还是试探我声名在外的纳兰漠?”

    他顿了顿,那双暗紫色的眸子,森冷幽沉,如同午夜中喋血的猎豹般看向了凤镜夜。

    “让本王猜猜,六皇子既然肯忍辱负重在北曜蛰伏十三年,自然对北曜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么你母妃死前耳提面命的遗愿,本王相信你也自当恪守于心了。”

    “你……”

    说到娴贵妃,凤镜夜淡泊的表情终于松动了。

    他琥珀般的眸子,闪出了异样的神色,近乎不敢置信的死死盯住纳兰漠。

    这不可能,难道他……

    挣扎了良久,他竟然笑了。

    那一笑,璀璨如华,妖艳异常。

    “久闻北曜三皇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五岁破译先辈奇门遁甲之术,七岁百炼兵法图。十岁就有烈鹰卫遍布天下,刺探敌国消息,十二岁带兵出征横扫傲暮,无人能敌。”

    “我早该想到,我西赫理应也在你烈鹰卫刺探的范围之内。”

    凤镜夜暗自握紧了拳头。

    他不是没想到,只是不敢想。

    娴贵妃可是人中龙凤,整个西赫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论心机,无人能敌,稳居后宫,步步为营。

    而这样的一个心细如发的女人身边,也会被安排了纳兰漠的眼线。

    娴贵妃化成灰烬之前,嘱托他从此以后,韬光养晦,昏庸无能。

    娴贵妃早已猜到西赫攻打北曜会大败。

    故而选择在此之前就消失了。

    凤镜夜会前往北曜做人质,也是娴贵妃安排的计谋。

    娴贵妃再三交代,找到西赫禁宫里陈列的辰女图上的人,那人将会生在北曜,找到她若不能拥有,便杀了她。

    而他只有做人质,才能名正言顺的去北曜。

    他等了十三年,势利暗布北曜,也没有找到那个跟辰女图上的女子。

    直到那天,他见了枫倾月。

    ……

    凤镜夜突然感觉到饮恨的滋味。

    他盯着倾月那围的水泄不通的马车,笑意凉凉。

    他以为他趁纳兰漠不备,杀的他措手不及。

    而一切不过是纳兰漠的请君入瓮之计,入宫之路千百条,他是故意让她出现在保贤殿那条路上。

    也是故意让他看见。

    让他注意到枫倾月。

    “洛王爷,当真好计谋,在下佩服。”

    这一招,算是他凤镜夜输了。

    “不及六皇子。”

    “敢拿自己心爱的女人来做赌注,这等成大事者的气魄,在下愧不敢当。”

    一句话正中纳兰漠要害。

    那种连皮带肉撕扯下来的疼痛感,让纳兰漠心底不由的颤了颤。

    倾月,是他心底的痛。

    如果有一百种选择,他不愿选的就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让倾月做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活死人!

    “爷……”

    霍纲听得云里雾去,却也大概听明白。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纳兰漠亲手设计的。

    他要的不过是这个不显山露水的西赫六皇子露出狐狸尾巴来。

    凤镜夜绝非善类这一事实,洛王府的亲信早已听纳兰漠讲过。

    只是,诱出凤镜夜这个狐狸的诱饵,竟然是他们的小王妃。

    霍纲惊出了一身冷汗。

    纳兰漠对枫倾月百般宠溺的脉脉温情,难道也是假的……

    他盯着纳兰漠黑透的俊颜,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不,这不是真的……

    可是能让凤镜夜的暴露的方式有千百种,他相信纳兰漠应对之策也早已成竹在胸。

    只是为何突然雷霆行事如此之急,急的要让王妃连命都没了!

    这一切太诡异了。

    “洛王殿下,既然你有张良计,不会不知,我有过云梯。”事已至此,凤镜夜也无需再打哑谜。

    两个城府极深的风流男子,开始了鲜血淋漓的厮杀。

    “这么说,倾月的毒不是你下的?”

    “自然不是。”

    “那是谁!”

    纳兰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不惜将凤镜夜引出北曜皇城,也要搞清楚他身边的内奸到底是谁。

    是谁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给倾月下了毒。

    “早在枫倾月出生之前,她的娘,纳兰明阳早已知道自己身重奇毒,无药可解,但是当时,她身边还有个神医,轩辕世家的人。”

    “是轩辕冷?”

    “不错。”

    听到这个名字,众人齐齐倒抽口气。

    轩辕冷号称史上第一冷面鬼医,医术天下第一,可以肉白骨死人生。却生性残暴行踪隐匿,给人看病只看心情,杀人不见血。

    “轩辕冷有一颗天香茴。”

    “啊!”

    听到天香茴,全场的人不由惊呼出声,冷不丁都看向了倾月的马车。

    复杂,诡异,难以揣度。

    连纳兰漠身边的邴然,都不由晃了晃,满脸震撼。

    “众所周知,天香茴出自白汐族的苍穹神殿,有灵力者吃了可以登神殿拜为神。死人吃了可以起死回生,灵力超绝。

    那是旷世难求的真宝贝!”

    “轩辕冷把那颗天香茴给了纳兰明阳。”

    “不错。”

    纳兰漠像是早已猜到了结果一般,闭了闭眼。

    能让冷血无情的轩辕冷折服到如此心甘情愿的地步,倾月的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所以才保住了枫倾月的一条命,起初枫倾月并不痴傻,因为天香茴的原因,聪敏异常,除了血毒凝结在脸上的成了胎记之外,她可以说是个天才。”

    “既如此,那王妃好端端的为何就傻了?”霍纲心直口快,不由喊了出来,喊完之后方觉哪里出现的问题。

    “呵呵。”

    凤镜夜一阵冷笑,“这个问题,你要问问你家小王妃才是。”

    霍纲被笑的倒抽口气,他能做纳兰漠的侍卫统领,绝非草包。

    现在在听不出个前因后果来,他早就从洛王府卷铺盖走人了!

    他艰难的张了张口。

    “爷,难道王妃她……”

    “她装傻。”

    “……”

    纳兰漠深深的吸了口气,五味杂陈。

    洛王府所有的一等侍卫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那个传闻中的傻子小王妃,竟然是装的!

    难怪她如今在一出手,都是惊天大手笔,奇门遁甲无所不知。

    那些轻视她的人,都在她手下身败名裂,身首异处。

    “爷,王妃她为何要如此!”

    为何?

    为何!

    纳兰漠俊颜微冷,心底不停的咆哮着这个问题,吼声震天却一言不发。

    “为了复仇。”

    “!”

    凤镜夜此言一出,又像是扔出了一个大炸弹。

    “找谁复仇?”

    霍纲站在纳兰漠的身后,早已心急如焚。

    本以为他家王爷才是人精,权谋倾轧之术无所不精。

    今日见了这个凤镜夜的庐山真面目方觉人生无常,现在从凤镜夜口中听到关于王妃的一切才惊觉。

    原来,真正最有城府之人,是她枫倾月!

    “这个,我不知。”

    凤镜夜闲闲的一瞥,转过头去。

    呵!不知。

    说若信你,才是真的傻子。

    只是现在纳兰漠无心纠缠这些问题,不知不觉中,他已然被凤镜夜带远了。

    “那你接着说,王妃既有天香茴保命,为何还会毒发!”

    “我的长命锁,可将毒血转移。至于用法,自不用我说了吧,洛王爷!”

    说到用法时,凤镜夜不觉想到了纳兰漠和倾月在马车里的香艳画面。

    脸色不由暗了暗。

    他锦袖一挥,那把玉润金雕的锁,突然从马车里自己飞奔了出来。

    带着金色的光线,熠熠夺目,刺激的全场人瞠目结舌。

    锁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手心,中央镂空的水晶玉片里,猩红的颜色诡异妖娆。

    “锁是西赫的郁金雕制而成,而目鼠的血具有震毒驱邪的作用,可是,如果锁上沾了苦艾花粉。”

    “会怎样?”

    “会毁了天香茴。”

    纳兰漠脸色更加沉郁了,找了半天,竟然是皇宫里随处可见,用来安神清毒的苦艾花粉。

    难道是倾月在皇宫之中,不小心碰到了苦艾花,才招致毒发?

    不对。

    纳兰漠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倾月不喜欢苦艾花,她对那个浓郁的味道过敏。

    如此看来,还是皇宫中有人故意靠近她。

    到底是谁!

    “既然事情真想都理清楚了,凤镜夜你也无需在故弄玄虚。本王放你出了北曜,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救倾月。”

    “我为何要救她?”

    凤镜夜一句话堵得凶残。

    “纳兰漠,你既然早已派人潜入我西赫皇宫,自然也知晓母妃的遗训,得不到就毁掉。既然她枫倾月现在跟我凤镜夜

    无缘,那我自当毁了她。”

    “如果……”

    纳兰漠拖着长音,像是做重大决定一般,深深的仰起头看着天。

    俊逸的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越拉越长,有种悲凉的孤独感在不停的叫嚣。

    看着霍纲等人喉咙间酸涩的一震,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穷极一生的智慧,到头来还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吗?

    倾月,难道我当真只能为你做到如此?

    “如果,我同意你将她带走呢。”

    ……

    ——————————

    打滚儿,求包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宠,冷面邪王孽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然小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然小妖并收藏霸宠,冷面邪王孽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