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第九十九章会流产吗?

第九十九章会流产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听着女孩的话,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嘴角微微一扯,贴着女孩冰凉的脸颊,暗哑着声音,动情的说道:

    “这里是徐宅,小青,你知道我盼了多久吗,现在,你终于躺在了我的床上,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而不是别人”

    男人说话间,缓缓地移动着自己的唇瓣,呼出去的热气喷洒在女孩颤抖着的脸颊上,望着眼前的男人,贺青睁开的双眸中,滚动着

    晶莹的泪珠,沾湿了如蝶翅般的长长睫毛,惹的男人更加的心疼不已。睍莼璩晓

    “小青乖,不伤心,那个男人没有伤害你,你还是白璧无瑕的,你还是干净的”男人紧紧的抱住床上悲伤的女孩,轻声的安慰道。

    “徐子彦,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现在的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贺敏才是你如今应该关心的人,毕竟她已经为你孕育了生命”

    贺青被徐子彦紧紧的抱在怀中,想要挣扎,可是浑身疼痛、酸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就连说话的声音,都透着一丝软绵绵。

    “不,不是的,贺敏她没资格,她一个小三儿的女儿,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馀的下践人,她根本不配当我徐子彦的老婆,小青,从始至终,我喜欢的就只有你啊”徐子彦听着贺青的话,激动的解释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不会跟贺敏上床了,还让她怀上你的孩子”贺青听着眼前眼前这个男人苍白无力的解释,心中只觉得一阵的讽刺和心凉。

    一个失败的男人,最悲哀的事情,就是将自己的女人推向别的男人的怀中后,还会在后悔之后,对她说声对不起。而徐子彦,则刚好将这些失败做的彻头彻尾,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在徐子彦的胸膛,听着男人咚咚的心跳声,贺青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有着只有贺敏那张得逞后对着自己耀武扬威的脸。

    “那是她设计陷害的,那是她……”徐子彦急切想要辩解的话还未说完,卧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佣人的敲门声:

    “少爷,贺小姐来了,她想见你”佣人恭敬的声音,却换来了徐子彦压抑不住的怒吼:

    “让她滚,我不想见她”

    徐子彦吼完这句话后,又转身去抱床上的女孩,软着声音,温柔的说道:

    “小青,你看,我都把她赶走了,从今天起,我们好好相处,好不好?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的”

    听着徐子彦的话,贺青只觉得脑袋混乱不堪了,当初,是这个男人不要脸的玩劈腿,和她的妹妹贺敏狼狈为歼的,现在,瞧着这个男人祈求般的表情,贺青一阵的凌乱,这个世界,太狗血了。

    劈腿的男人,突然幡然悔悟,悔不当初,我擦,你以为这是在演狗血的肥皂剧吗?

    “徐子彦,我们是不可能的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我是因为忌惮贺存山,而你是因为贺家的财产,现在,我已经不是贺家的人了,你要的贺家财产也得不到了,所以,你就放过我吧,贺敏才是你的选择”贺青替徐子彦分析解释道。

    “不,不是的,贺青你错了,上次那个欧阳瑞说的对,贺敏怎么说都是小三儿生的孩子,贺家绝对不会把这么庞大的家业交给一个小三儿生的孩子的,而且,你不是从你妈妈的遗产上拿到了贺家将近百分之五十的资产吗?”徐子彦说到最后的时候,突然,神色都变得有些兴奋异常了。

    “小青相信我,只要你嫁给我,凭借你在贺家得到的资金和我徐氏集团的能力,我们一定会成为金融界的NO。1的。”徐子彦打着所谓的美好算盘,一脸的十足信心的对着贺青说道。

    “呵呵,徐子彦,原来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钱,钱,钱,你的眼中除了利益,你还有什么?”贺青一听完徐子彦的话,口气淡漠而心寒的说道。

    除了徐子彦的一副好皮囊之外,贺青突然发现,这个男人一无是处,而贺敏,她又到底看上了这个男人什么啊。徐子彦这个男人,一切的出发点永远都是在金钱之上。

    贺青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就为贺敏感到可怜,感到不值,贺敏这个可怜的女人,都快替这个男人孕育下一代的生命了,可是,孩子的父亲,却还想着怎么从别的女人身上,得到更大的利益价值。

    “呵呵,徐子彦,对于你的建议,我只能够说抱歉了,因为我不像你这么急功近利,我已经有秦墨了,我不需要从那些财产中得到跟多的利润?”贺青一想到秦墨,一张小脸上的神情都显得柔和了许多。师姐老师一锅端

    “秦墨?”

    徐子彦一听到贺青说出口的名字,英俊的眉眼皱的越来越近,连神色都开始转变的有些狠戾了,抓着女孩肩部的双手,更加的大力了。

    “他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总是将他挂在嘴边呢,你还记得吗?在酒店时,我跟贺敏上床,你还大声的向我抱怨,向我哭诉,后来,后来秦墨来了,他还跟你断绝了关系,不是吗?你为什么对他还这么恋恋不舍呢,为什么,为什么?”徐子彦的脸色有些疯狂,心中那一直被压抑着的怒火与疯狂终于在此刻,如浪潮般决堤而来。

    贺青全身无力,被男人捏着的双肩,疼的让她咬紧了牙齿,皱起了秀眉,张口想要反驳,想要跟徐子彦解释,那一天在酒店,她错把他当做是秦墨了,不然,她闲的蛋疼的去管你们这两个践人的事情啊。

    可是,慢慢的,姑娘就觉得不对劲儿,因为男人的双手不断的从自己的肩膀处缓缓游离,而原本愤怒的脸庞也开始转变的急切而带着晴欲之色。

    “贺青,你是我的,是我徐子彦的,你只属于我,我要在你的身上烙下属于我徐子彦的痕迹”男人说着,伸手捏住了女孩的上下颏,说话期间,已经将自己的嘴唇给压了过来,凄凄的压上女孩紧咬着牙关的苍白的唇瓣。

    女孩虽然浑身无力,但是,任凭男人如何的强势和侵略,她就是不肯开口,最后,徐子彦火了,索性也不亲女孩的唇瓣了,直接顺着那优美的脖颈,缓缓向下,在带着昨晚吻痕的脖子上,又是亲,又是啃的。

    而男人的双手,则慢慢往下游移,一手罩着女孩的柔软,大力的揉搓了起来,而另一只手,则捏着女孩软软的腰部,想要通过睡衣的入口,直接进入美好的湿润地方。女孩自然也察觉到了,皱着眉头,想要反抗,结果,身体才刚使力,突然眼前一发黑,就这么晕了过去。

    徐子彦原本已经做好了做好了准备,就要去解开女孩身上的衣服了,可是,突然就感觉怀中的女孩有些不对劲儿,抬头一看,就只见女孩低垂着脑袋,软趴趴的倒在自己的身上。

    一瞧这模样,原本再浓的兴致,也变得毫无感觉了,将昏迷的女孩放倒在床上,然后,温柔的盖上旁边的薄被,才缓缓的起身出了卧室。

    ~~~~~~~~~~~爱枝枝的分割线~~~~~~~~~~~~~

    贺青是在一阵吵闹声中幽幽转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贺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卧室内,满脸的怒容,将她原本美丽的脸庞,弄的狰狞而恐怖,而在贺敏的对面,也是一脸怒火徐子彦,很显然,这一对称不上恋人的情人,此刻正在吵架。

    “徐子彦,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把这个践人弄到家里来,是什么意思?打算金屋藏娇吗?”贺敏伸出自己的纤细食指,指着床上的贺青,满脸悲伤和怒意的朝着徐子彦吼道。

    “贺敏,我的宅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了,你现在的职责就是给我好好的生下孩子,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徐子彦对于贺敏的发脾气,似乎一点儿也不以为然,出口话语,都透着冷漠和嫌恶。

    “不需要我·操心,如果我再不关心一下,我连我的男人都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贺敏愤怒的说道。

    望着此刻,都自己怒吼的男人,贺敏伤心难过的同时,还有一丝的惊讶,从前的徐子彦,对她温柔,对她体贴,可是,现在呢,过去的那些柔情,似乎,如过眼云烟一般,通通都烟消云散了。。。。。。。

    听着这两人的吵架,床上的贺青真的不想参与进来,可是,嘴巴里面苦苦的,干干的,真的让她很难受,有一种想咳又咳不出来的感觉,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咳咳,咳咳”

    针锋相对的两人,因为床上姑娘的不断咳嗽而停止了争吵,徐子彦一听贺青醒来了,立马就转换了一张脸,粗鲁的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贺敏,来到贺青身旁时,被种种推开的贺敏,直接一个踉跄,险些撞到旁边的梳妆台。

    “醒来了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徐子彦满满的都是心疼和怜惜的问道,说话间,还轻轻的将女孩从床上扶了起来,又拿过靠枕,让女孩舒舒服服的靠着,那样的动作,看的床边的贺敏,嫉妒红了眼睛。

    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在自己的面前,流露出那样真实而怜惜般的神色,就是听到她怀孕的时候,他的神色都是淡淡的,根本称不上喜悦的感觉。纨绔风云

    而现在呢,这个男人,她肚子里宝宝的爸爸,竟然就这么真情流露的对着床上的另外一个女人。呵呵,贺青,你真是好样儿的,都是已经是被抛弃了的女人了,竟然还有本事去勾引她的男人,让他把魂都丢了。

    “我想喝水”嗓子的不舒服,让贺青哑着嗓音说道。

    “好好,你乖乖躺着,我给你倒”

    徐子彦一听贺青还是肯对着自己说话,俊脸上露出了大大的喜悦,稳重、儒雅的男人,就像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孩儿一般,开心的去倒水,然后,献宝一样的,将一杯白开水慢慢的放到女孩的手中:

    “不烫的,你喝喝看”

    那么温柔,那么怜惜,那么的让人羡慕,贺敏望着这一切,只觉得满肚子的怒火‘噌’的从脚底窜到了头顶,气的她浑身发抖,气的她双目猩红,气的她想拿刀砍人,然后,当怒火蒙蔽了一切心智的时候,人往往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只见站在一旁的贺敏,踩着平底鞋,走到床边,朝着正要喝水的姑娘狠狠的一挥,然后,玻璃的水杯就这么不其然的掉落在了薄被上,淡淡的水渍晕染开了一大片。

    “贺敏,你干什么?”

    徐子彦一见自己倒的水就这么洒落在了地上,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腾的就站了起来,望着贺敏那张倔强的,狰狞的脸时,满满的都是隐忍的怒火。

    “我怎么了,那就得问问徐子彦你自己了,作为我的男人,我孩子的父亲,你却把已经跟你解除婚约的女人带回家,还对她嘘寒问暖,给她端茶倒水,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你说我怎么了?”

    “贺敏,请你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别把我划到你的名下,别说你没怀孕,就算是你替我生下了孩子,我都不会属于你,母亲是个不入流的小三儿,作为女儿的你,也同样是留着下践人的血,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你比我更清楚,想要学你母亲,用孩子捆住我,你觉得,我徐子彦是这么轻易能够任你拿捏的人吗?”

    “徐子彦,你个冷血的家伙,你没心”贺敏听着徐子彦的话,一颗心都碎了,眼泪更是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没想到,在他的眼中,她就是这样的人,孩子,她承认孩子是她故意设下的圈套,但是,那也是因为她爱他啊,不然,她会这样做吗?可是,一切的一切,精心设计的一切,到头来呢?

    这个男人,依旧不属于自己,还用这种淡漠和厌恶的心情看待自己,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

    “咳咳,咳咳”

    贺青望着这一对剑拔弩张的情人,嗓子就更加的难受了,话说,你们吵归吵啊,可是,贺青觉得她是最无辜的啊,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遇到了个极品中年男后,又被这一对莫名奇妙的情侣拉入了水。

    “贺青,你个践人,就是你,就是你勾引了我的徐子彦,要不然,他不会变成这样的,彦哥哥以前对我可好了,就是因为你,他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的,都是你,都是你……”

    贺敏原本跟徐子彦怒目而视,一听到贺青的咳嗽,立马就转移了目光,将仇恨的眼神望向了床上一脸苍白的女孩,此刻的贺敏,望着贺青时,面色扭曲,说话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的。

    “贺敏,你别血口喷人,自己管不住男人,还把这罪怪到别人的头上,你自己没本事,怪的了谁”

    贺青沙哑着嗓子,不甘示弱的喊道。小贺青一见贺敏这恨不得生嚼了她的仇恨面容,她也来气啊,她都已经被贺敏搅黄了自己的订婚典礼,也被贺敏使着诡计在贺家除名了。

    可是,现在,她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愣是把她绑到了这里,她还觉得冤呢,她可是有了秦墨的人,秦墨对她可是好的无微不至的,现在,她都失踪快两天了,估计,秦墨都急疯了呢。

    贺敏一看贺青都虚弱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有力气来说自己,再瞧着这女人侧靠在自己男人怀中的样子,贺敏心中就立马产生了要去撕烂她的想法。

    然后,这想法才刚成型,就见贺敏这女人,跟满大街的泼妇一般,上前就将盖在女孩身上的被子给扯了下来。咣当’一声,原本掉在被子上的水杯应声落地,晶莹的玻璃立即摔成了碎片,在灯光下,划出夺人漂亮的光彩。

    “你个践人,我今天跟你拼了”

    贺敏说着,一把上前,就抓着了贺青的头发,然后,就在徐子彦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贺敏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就把这床上本就脆弱无力的姑娘,给甩在了地上。纨绔仙医

    接下去的场面有些混乱,被揪着头发的贺青不断的挣扎着,可是,发怒了的贺敏,却是力大无穷啊,一边拼命的制止着贺青的反抗,一边露了袖管就左右开弓的去扯地上姑娘的头发。

    刚刚的玻璃杯已经被摔碎了,而我们可怜的贺青在被甩下了大床之后,再次因为地上的玻璃渣子而遭受了重创,不过,索性也是背靠在了地上,所以,被玻璃渣子刺进去的地方,也相对的,呃,是在肉比较多的地方。

    唔,背面着地,而且,唔,肉最多的地方,大家或许应该想到了,没错,那就是在可怜的屁屁上面啦。。。。。。。

    两个女人的打斗,其实很简单,抓头发,撕衣服,扇巴掌……连一旁的徐子彦都呆了,傻了,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将这两人给拉开。

    可是,明显处于强势地位的贺敏,哪里肯就这么算了啊,直接跨坐在了贺青的身上,猩红着眼睛,就是朝着身下的女人胡乱的打着。

    “贺敏,你够了”

    徐子彦一见此刻发泼发狠的女人,脸色十分的难看,出口的话也是含着浓浓的怒火了,可是,此刻正沉浸在宣泄的中的女人,哪里听得到徐子彦的话啊。

    眼看被压在身下的贺青快要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徐子彦脸色铁青,直接一巴掌就把原本骑在贺青身上的贺敏给扇了出去。

    随着重物的落地,贺青被解救了出来,可是,屁股上虽然肉多,却也架不住这么多的碎片渣子啊,那屁股上的疼,直入心窝啊。。。。。。。。

    “小青,怎么样?受伤了吗?”

    徐子彦将贺敏拍飞之后,轻轻的将女孩从地上扶起来,可是,触及后背时,却发现自己的手黏腻腻的,伸出来一看,竟然全是鲜红的血液,看的徐子彦心疼的要命:

    “受伤了吗?让我看看”

    男人说着,就要将女孩转过身去,可是,屁股那么隐秘的地方,小贺青哪里肯让人随便的摸,随便的看啊,于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拉住想要将自己后背一探究竟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没事,你去看看贺敏吧”似乎刚刚徐子彦的那一掌,很是重啊。

    “不用管她……”结果,徐子彦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听见梳妆台边的贺敏闷哼出声:

    “疼,好疼,彦哥哥,小敏好疼……”

    原来,刚刚徐子彦那一巴掌,使的力道极大,直接将贺敏拍到了梳妆台前,然后,很不凑巧之下,原本有些隆起的肚子,就这么撞在了那尖锐的桌角上,顿时,一阵钻心的疼,传入了贺敏的肚皮中。

    此刻的贺敏,脸色苍白一片,额头上不住的冒着冷汗,双手揪着自己的衣裙,弯腰跪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对着男人祈求道,不一会儿,贺敏的双·腿·之间,便流出了鲜红的颜色,比贺青来的更恐怖,更多。

    贺敏显然也是发现了自己双腿·间的湿润,一张脸更加的惨白了,望着徐子彦的时候,急切的不得了,求着徐子彦喊道:

    “孩子,彦哥哥,我们的孩子,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贺敏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自己的体内流出。。。。。。。。。

    “徐子彦,贺敏,贺敏她……”

    贺青望着贺敏大腿间触目惊心的一大滩红色,大大的眼睛开始剧烈的收缩着,拉着身旁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男人的衣角,出口的话语,都有些结结巴巴:

    “你,你,赶紧,赶紧叫医生啊,快,快啊”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这边徐子彦刚叫来救护车,在送贺敏上车的时候,可怜的女孩,一直揪着自己的衣服,对着将她送上救护车的医生,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

    “求求你,保住我们的孩子吧,一定要保住我们的孩子”

    再望向自己的另一头,只见贺青趴在担架上,一旁有面色紧张的徐子彦陪伴在侧,那么焦急,那么温柔,那么怜惜的表情,贺敏看的心一阵阵的刺痛,闭上一双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绝望和疲惫通通的涌上了心头,在心凉下,昏厥了过去。

    或许,眼不净为净,才是真的静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枝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枝并收藏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