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小嘴好厉害啊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小嘴好厉害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有一碗是给小丫头点的”

    听着秦墨的话,爱丽原本关怀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自己的脸上,刚捧起茶杯的手,也随之一晃,那滚烫的热水顿时就洒了出来,溅到了爱丽那白嫩的手背上,灼烫的感觉,让这个女孩,立马就扔出了茶杯,结果,咣当一声,杯子翻了,热水顺着桌子,倒流到了坐在椅子上爱丽的白色裙子上了。悫鹉琻晓

    “啊,服务员,服务员……”

    坐在椅子上的爱丽想要避开时,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于是,立即就跟个猴子一样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边用手拍去衣服上的水渍,一边不顾此刻在店里吃面的别人的侧目,用法语尖叫着。

    听到爱丽的叫喊,来的是一个中国的小女生服务员,年龄不大的样子,个子也是小小的,一边低头用抹布擦着桌子上的水,一边努力的说着对不起。

    即使这一件事情完全不是服务生的错,但是,望着自己身上被茶水染了颜色的羊绒裙子,再一看,这为自己服务的女生。

    又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一想到刚刚医院里面的那个中国女孩,爱丽直接就迁怒于人了,用自己刚刚做好的红色指甲,一边戳着人家的额头,一边朝着那个女孩子破口大骂。

    秦墨望着面前跟个泼妇一样的狼狈女人,耳边是她聒噪无止境的声音,原本就欠佳的心情就更加烦躁了。

    那本就压抑在心中的火气,此刻更是翻腾的厉害,脸沉如墨的男人,端起的茶杯‘啪’的重重砸在了桌子上,杯内的茶水飞溅的到处都是,却也因为这一声重响,让原本还跟疯狗一样的女人,立即就闭上了嘴巴。

    原本还嚣张跋扈的女人,此刻,立即就低眉顺眼了,收敛了自己的本性,弱弱的朝着秦墨喊道:

    “墨~”

    望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那个擦桌子的女服务生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估计也被她的变脸技术给吓到了,爱丽狠狠瞪了一眼望向自己的女服务生之后,继续不要脸的卖娇道:

    “墨,你有没有事情啊?”说着,一双细手还要去摸,结果,还没勾着,就被秦墨直接嫌恶的避开了,沉着声音,对服务生说道:

    “把刚刚的那两碗不要香菜的面打包”

    ”那还有一碗呢?”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好帅,帅的一塌糊涂啊,有木有,望着这样的男人,擦桌子的小姑娘脸色一红,轻轻的问道。

    “喂狗”男人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后,直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收银台的方向走去,付账了。

    听着秦墨冷冷的丢下这一句话,服务员傻眼了,爱丽傻眼了,那两碗面,是秦墨和贺青的,那也就是说,自己的那一碗……望着门口的那条狗,爱丽懊悔的肠子都青了……

    她刚刚就不该意气用事啊,一件衣服,难道比得过秦墨对于自己的好感吗?

    就在爱丽呆愣之极,那服务生已经将两碗打包好的面条送到了秦墨的面前,而站在收银台前的秦墨,提上面条,根本不管爱丽,就走了。

    一见秦墨推门而出,爱丽焦急了,钱也不让人赔了,迈开步子,屁颠儿屁颠儿的就追了上去,而服务生端着面条上来时,见爱丽也走了,忙在她的后面喊道:

    “客人你的面,要喂狗的面……”

    爱丽气喘吁吁的跑到秦墨的面前,站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噙着自认为漂亮的笑容,慢慢的走到秦墨身边时,伸出自己的双手,自顾自的搂上秦墨的手臂,一张脸上,就跟前面没发生过事情一样的,双颊上透着微微的粉丝,嘟着小嘴,学小姑娘撒娇卖萌道:

    “秦墨,你怎么都不等我呀,害人家跑的这么累”那样软软的语气,那样撒娇的嗲嗲声,若是换做别的男人,估计连骨头都酥了。

    可是,秦墨是谁,他是一个油盐不进、铁骨铮铮的汉子啊,有木有,他会被美色引诱,当今除了咱们家的贺青有这本事能够将他迷的七荤八素外,这世界上,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啊,有木有……

    只见咱们的秦大总裁,很酷很man 的一把甩开了爱丽的手,脸上完全就是没有任何掩饰的厌恶和嫌弃,那样的表情,就好像,眼前这个活色生香的爱丽,就是只让人作恶的大蟑螂一样。

    瞧着秦墨这一个动作,爱丽的手一顿,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不过,佩服她的不要脸啊,都说是一闪而过了,这一路上,爱丽依旧自顾自的跟秦墨说话,只要逮着机会,秦墨不拒绝,她就会‘上下其手’一番。

    当秦墨拎着面店的餐盒,走近医院大门时,脑海中,回想起刚刚自己出去的时候,可怜的姑娘还被自己扔在了病房的走廊上啊,如今是冬天的季节,这寒冷的天气,地上寒气大,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被人扶起来,若是,还没有……

    一想到贺青有可能,还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样子,秦墨英挺的眉眼一皱,他真是该死,即使再生气,也不该丢下她啊,若是小姑娘因此而染上了病,那到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啊,有木有……

    这么一想,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就加快了,结果,当他回到贺青刚刚所在的走廊时,却发现,哪里还有人影啊,小丫头早就不见了,估计已经被人扶起来了。

    望着空荡荡的走廊,秦墨的心,也松了一口气,但是,紧伴随着的是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酸酸涩涩的……

    秦墨提着热乎乎的面条,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找过去,终于在最后的病房内,从门口的玻璃窗上,望见了他心爱的姑娘,乖巧的女孩,坐在轮椅上,小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对着床上昏迷的男人,说着什么,瞧着那未施粉黛的脸上,在灯光下,点点晶亮的湿润反射了过来,让秦墨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该死的,她又哭了,为了床上的男人,她又哭了……

    原本找到她的愉悦心情,因为女孩脸上的点点泪光而顿时损了一大半,就在秦墨的右手握住病房的门把手,慢慢旋转着打开时,露出一条缝的门口,隐隐约约的传来了里面细细微微的说话声:

    “……欧阳瑞,你快醒醒啊,别睡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如果你没死,我就做你的女朋友吗?欧阳瑞,我现在告诉你啊,我答应了,我同意了,只要你马上醒过来啊,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当你的女朋友好不好,你赶紧醒过来啊……”

    屋外的秦墨,听着轮椅上的贺青,抽抽搭搭的说话时,原本握着门把手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这个女人,当他是死的吗?就这么想跟欧阳瑞在一起吗?

    什么叫如果你醒过来,就做你的女朋友,那他呢,他怎么算?

    “秦墨他跟爱丽在一起了,欧阳瑞,我没人要了,你快醒过来啊,你说过要保护我的,说过,要娶我的啊”

    听着里面贺青越来越‘过分’的话,秦墨握着门口一松,然后,抬起自己的右脚,就直接揣上了病房的门,深夜的医院走廊上,想起‘嘭’的一声巨响,被踹开的房门撞在墙壁上,震的墙壁重重一颤,门被反弹了好几次,才在墙壁上,慢慢停了下来。

    一声的巨响,连隔着很远的值班医生,都吓的跑了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秦墨的冷傲气质,吓的躲会了房间。

    “贺青,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秦墨双眼冒着熊熊的怒火,嗜血般的望着此刻,病床上,相握的两只手,那浑身散发出的火焰,就如一只被惹毛了的狮子一般,仿佛只要轻轻的点,就随时可能对人发起进攻。

    原本还沉寂在悲伤中,跟欧阳瑞轻轻说着话的女孩,被秦墨这么一吓,也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开口想要解释,其实这一部分,也只是她想让欧阳瑞赶紧清醒来的激励话语罢了。

    可是,话才刚要出口,余光就见房门口,匆匆跑进来的爱丽,此刻,正气喘吁吁的扶着还微微摇晃的门框,额间冒着细细的汗,语气跟只小猫儿一样的挠着男人心一样的嘟着小嘴抱怨道:

    “墨,你干嘛走的那么快啊,我都跟不上你了啊”

    那抱怨的语气,听在贺青的耳朵里,就完全是一个女孩子跟自己的男人撒娇一样,再看看秦墨,若是换做以前,早就不耐烦了,可是,现在呢,既不解释,也不接话,在贺青的眼中,那就代表着一种默认了。

    小心尖儿微微一颤,原来,出了她之外,还是可以有别的女人跟他撒娇的,于是,大大的眼睛望着站在门口,一副得意洋洋的爱丽,贺青到嘴边的话语,又是一转,语气中,透着不耐烦和生气的对男人说道:

    “是啊,我就是这么迫不及待,怎么了?我就是想做欧阳瑞的女朋友,怎么样,凭什么你都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不行呢?秦墨,我告诉你,我已经答应欧阳瑞了,我要做他的女朋友,等他一醒过来,我就跟他订婚,我……”

    贺青的话还未说完,原本就脸色难看的男人,此刻,根本就是已经恐怖到了极点,发怒的狮子,踏着怒火高涨的脚步,每一步,都感觉他的脚下在冒着火焰,当走到贺青的身边时,秦墨飞快的伸出自己的手,一把扣住了贺青的下巴,望着女孩的双眸,泛着狠戾和阴郁:

    “警告你,把刚刚说过的话,收回去”

    浑身都被阴冷笼罩的男人,竟像发了疯的狮子一般,仿佛在下一刻,就要把你撕碎一样,那样的秦墨,是贺青从未见到过的,以前陪伴在贺青面前的男人,永远都是一副温柔的样子。

    那么恐怖,那么阴郁的男人,让贺青浑身都是一抖,摇晃着身体,想要挣扎的从秦墨的魔抓下离开,可是,这样的动作,却只能够引来下巴下面更痛的揉捏罢了。

    “我不要,我不要收回,我就是要跟欧阳瑞在一起,你没资格让我收回的”

    贺青坐在轮椅上,一张小脸,透着坚强和顽固,眼前的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霸道,他都已经跟法国波BA妞在一起了,她也没说什么啊,那现在,他又凭什么来阻挡自己的幸福呢?

    贺青每说一个字,被秦墨紧紧的捏着下巴,就痛上一份,一直到最后的时候,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了。

    “贺青,我说最后一遍,收回!”秦墨双眼染上的黑色也越来越浓重,仿佛如果贺青不收回那句话,就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一样。

    “墨,你快点放手啊,贺小姐既然这么爱欧阳先生,你就成全他们吧”

    爱丽瞧着即将被秦墨右手给提起来的贺青,心中真的是喜怒参半,悲喜交加啊,一方面,这个中国的矮个子,已经渐渐的开始失去秦墨的耐心和爱恋了。

    可是,另一方面,看着秦墨浑身的怒火,爱丽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在乎这个女人的,可是,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竟然就是这么浪费他的感情的,于是,爱丽在这个时候,就要假惺惺的劝阻了,为的就是煽风点火、火上浇油啊。。。。。。。

    “你给我闭嘴”

    秦墨一听爱丽的话,脸色一边,大手突然松开了轮椅上的贺青,得到自由的女孩,一手撑着轮椅的扶手,一手揉着自己的下巴,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然后,接下来,另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只见松开她的秦墨,在下一瞬间,就把手里自己原本拎着的依旧热乎乎的面条,朝着门口假惺惺一脸媚态的爱丽,给砸了出去……

    顿时,面条、牛肉、汤汁……四处飞溅啊……原本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内,顿时肉香四溢啊……

    “啊~”

    爱丽一瞧那滚烫的东西如箭般的朝着自己飞速过来,立即就吓的花容失色啊,狼狈的往旁边躲去,可是,这姑娘爱漂亮啊,脚下穿着高跟鞋啊,这紧张之下,难免就脚步错乱了,然后,‘咔嚓’一声,脚踝一扭,这身体一没有躲避成功那牛肉面炸弹,二来,还把自己的脚,给扭了……

    于是,悲剧的法国大波BA真的成了一处人家惨剧啊……

    浓郁的牛肉汤让她彻彻底底的洗了一把脸,妆容毁了,整个跟个丑八怪一样的,而原本白色的羊绒裙,这一次,真的可以彻底的告别了,牛肉、面条,挂满了整件裙子,浑身湿哒哒的法国姑娘,望着满身的牛肉和面条,爱丽傻了,呆了,不知所措了……

    如果现在不是场合不对,氛围不对,坐在轮椅上的贺青或许会拿出手机,留下这个历史的光辉一刻,顺便还会鼓掌、吹口哨……

    可是,现在,时间不对啊,于是,贺青望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爱丽,揉着自己的下巴,对着秦墨讽刺道:

    “秦墨,你的女人都被面条淋成落汤鸡,你还不赶紧去伺候啊,免得到时候,又该跟你撒娇卖萌了”

    结果,也不知道是这两碗面条的缘故还是怎么贺青的话,原本还怒火高涨的秦墨,在听到贺青带着酸酸味道的话之后,竟然降下了一半的火,双眸深深的看了一眼贺青,伸手再次勾起贺青的小下巴,拇指慢慢的摩挲着,语气温柔的对着贺青说道:

    “你这是在吃醋吗?”

    一听秦墨的话,仿佛被说中了心事一般的女孩,一把拍去了勾着自己的手,小脸一变,毫不客气的说道:

    “吃醋?怎么可能?你秦墨有什么资本好让我生气的?早就说了,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犯得着为了个陌生男人而生气吗?拜托,别把自己看太高了,其实,你在我心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贺青赌气又直白的话语,让原本心情已经微微转好的男人眼眸再次染上了红色。

    “是吗?陌生男人?你确定我在你心中不算什么?”秦墨缓缓的蹲下自己的身体,保持自己的眼睛和贺青的平时,勾着不怀好意的问道。

    “没错,我们没有关系,我跟你没有半毛线的关系”贺青手紧紧抓着轮椅的把手,昂首挺胸,气势十足的说道。

    结果,原本以为会遭到秦墨的报复,却只见这个男人,听了贺青话,也反驳了,只是慢慢站起身体,朝着此刻,正在敢怒而不敢言,进退不得的爱丽走了过去,望着秦墨的动作,贺青刚刚还信心十足、抬头挺胸的样子,顿时就蔫儿了下去。

    果然,这个男人,还是要回到爱丽的身边的,不是吗?贺青,你还在奢望什么呢?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你的了,不是的了……

    而门口正低头生气,揉着自己脚踝的爱丽,感受到笼罩自己的巨大阴影后,抬起头,一见是秦墨,于是,原本还生气的脸颊一变,脸上立即扬起了笑容:

    “墨,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怪你的”

    “是吗?不会怪我吗?即使我是故意的”

    听着秦墨的话,爱丽原本深明大义的笑容,顿时就停住了,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脸色一白,一下子,哑口无言了。

    “墨……你……”

    爱丽露出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蛋儿,哭喊间,就要去拉秦墨的手,结果,却反被秦墨神手扣在了背后,然后,像押解犯人一样的给轰出了门外,秦墨完全不顾满身牛肉面的爱丽的爱好和苦苦祈求,至极用脚把她踹到了病房外,然后,把门一关,就把女人给关在了门外。

    “秦墨,你给我开门啊,开门啊”浑身湿漉漉,散发着牛奶香味的爱丽,瘸着脚,站在门外不断的拍打着病房门,那副鬼样子,简直就是深夜从地下爬出来的鬼。

    可是,任凭门外的女人再怎么敲,秦墨还是完全的选择了忽视。

    “秦墨,你的女人在门外叫你呢,赶紧出去啊”

    贺青望着一步一步往自己面前走近的男人,刚刚还想逞强嘴皮子的心情,也渐渐的淹了下去,此刻的秦墨,就像一只饿狼一般,吓的贺青结结巴巴的问道:

    “秦墨,你你,想干嘛啊?”

    瞧着再一次变成了软绵绵的小羊羔的女孩,秦墨,嘴角一扯,说道:

    “干什么,呵呵,你说呢?”秦墨一边走,一边解开自己的外套,领带,衬衫……

    “秦墨,我跟你没有关系了,你要找女人,你就去找爱丽,她巴不得被你干呢”

    望着越来越靠近的男人,贺青摇着轮椅,往后逃。

    结果,这个男人,听着贺青的话,脸色一下子黑到了极点,浑身也泛起了寒冷,简直比此刻法国的冬天还冷,让贺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望着怯怯的女人,秦墨真的恨不得吃了她,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往别的女人怀里推,难道她不知道,现在,除了她,他对别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起不来兴致吗?

    “可是,我就喜欢干你,我就喜欢看着你在我身下求饶,看着你的高嘲时候的呻·吟”越来越靠近的秦墨,就像恶魔一样,对着贺青张开黑色的翅膀,勾引着她跌入罪恶的地狱。

    “秦墨,你疯了?”

    贺青望着越走越近的男人,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只见秦墨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在病房内,脱完了自己的上身的衣服之后,开始伸手去解自己腰际的皮带了。

    这下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闹着玩儿的了,可是,这里是病房啊,而在她不远处的病床上,还躺着此刻昏迷的欧阳瑞啊,医生说,欧阳瑞随时都可能醒过来的,如果,他刚好这个时候,醒过来,那不就是……

    天呢,秦墨这个男人,他疯了吗?

    望着一直往后退,一双大大的眼睛,完全是害怕的女孩时,秦墨眼神一冷,双眸之中,更是透着可怕的占有欲和熊熊浴火。刚刚在车子里的时候,就被那个爱丽弄的有些上火了,而现在,自己心爱的女孩在面前,在病房门口看见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想要做这件事情了……

    把她压在身下,肆意的折磨……摆弄成他最喜欢的姿势,狠狠地进出……

    “疯了?是啊,丫头,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已经疯了”谁也不知道,在他们初次相遇的那一个夜晚,秦墨有多痴迷,他甚至觉得,那是上天派下来的小天使……

    秦墨回想起过往,一双浓重的晴欲眼睛中,正是染上了炽烈之色,快速的伸出自己的手臂,在贺青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提,就把这姑娘从轮椅上拉了下来,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放手,放开我啊,秦墨,你这个大色狼,放开我”贺青不断的挣扎着,一张小脸,红的发烫。

    “丫头,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好好享受,才是真的”秦墨说着,将贺青的一双大腿分开,让她缠住自己的腰际,然后,一手托住她浑圆的小PP,一手已经附上了她颈项背后,白嫩的脖子,触手那爽滑黏腻的感觉,让他脸上的情·欲之色,更甚了。

    “秦墨,你这个畜生,你不要脸,你禽兽不如,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贺青一边用自己的双手双脚胡乱的反抗着,一边狠狠的叫骂着,却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却加深了男人的晴欲。

    “瞧瞧这张小嘴,原来这么厉害,就是不知道,等会儿尝起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秦墨拖着女孩,让她的柔软轻轻蹭着自己的坚硬,然后,朝着旁边的小床走去。。。。。。。。

    因为要陪夜的关系,所以,普通病房内都是有两张床的,只不过,这张床,要来的小而已,却也足够男人办事情的了。

    “丫头,乖乖听话,我就好好疼你”

    秦墨将贺青重重的压在床上,一手扣住了她的双手,一条腿,则压住了想要乱动的双腿,望着被自己制服了的女人,秦墨伸手轻轻的摩挲着那张娇艳欲滴的粉唇,贺青被牢牢的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一双大大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头顶上的男人,感受着自己嘴边的食指,小姑娘直接发泄般的狠狠咬了上去。

    “啧啧,这小嘴好厉害啊”食指间的微微痛楚,让秦墨更加的有了感觉。

    眼色一晦暗,秦墨直接将另一条腿也跨上了小床,望着身下娇小的女孩,食指上,仿佛依旧残留着被咬时的痛块感觉,秦墨一把掏出了自己已经涨的难受的巨大,就抵在了贺青的嘴巴上。

    “乖,含住她”

    秦墨此刻,是满脸的兴奋。他很少让贺青为他做这种服务,因为,他的姑娘,都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的,但是,今天,这个不怪的女孩,惹怒了他,所以,他发了狠的想要让姑娘知道,他的厉害。

    被握住下巴的贺青,被迫的张开了嘴巴,将眼前的怒龙给含了进去,然后,生涩而被动的吸吮起那巨大的男geng.

    贺青的动作很不熟练,甚至有时候,还会用牙齿刮到自己,但是,在自己最爱的女人嘴里进出,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的让男人兴奋了。

    秦墨跪在贺青的头顶,低垂着眼眸,看着贺青努力吞吐自己的淫·靡姿态,视觉的冲击之下,秦墨一时没忍住,伸手托住了贺青的嘴巴,挺动自己强壮有力的腰部,就直接自己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了起来。

    秦墨那异于常人的尺寸,本就让贺青很吃不消,刚刚那么长的时间,也才进去了一个头部而已,现在,他竟然自己快活的胡乱挺动起来了,这让贺青如何能够承受的住呢?

    粗大在自己的嘴里近乎暴力的动作着,简直让贺青快要撑破自己的嘴巴了,痛苦的贺青,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一双小手更是不断地垂着秦墨的臀部。

    但是,这样的感觉,却让秦墨更加疯狂的抽送了起来,肿大完完全全的塞满自己的小嘴,分泌的唾液无法吞咽,只能顺着唇角,流了出来,沾湿了枕套,溜到了脖子内。

    “哦哦,丫头,真棒,小嘴好厉害”

    此刻的秦墨,已经沉浸在了晴欲之中,湿亮的怒龙在一张完全可以媲美嫩xue的小嘴里,进进出出,那种感觉,简直是要让他飞上天了,最后,被女孩子这样的伺候着,酣畅美爽间,紫黑的老二就更加的发涨了。

    贺青的小嘴已经被弄的发麻了,从原来的疼涨感觉,现在只剩下了涨涨的难受,湿哒哒的口水流的到处都是,有些麻木的嘴巴现在只会张开着,承受男人的进出。

    块感越来越大,挺动的节凑越来越快,进出时的动作越来越深入,几乎探入喉中……

    “恩,恩,对,就这样,真紧,来了,快,接着……”

    醍醐灌顶的逍魂爽块感觉,让秦墨直接捧起了贺青的小脑袋,仿若在她的嫩xue中一样,激烈的抽送起来了,最后,当秦墨从喉间深深的发出一声低吼,巨大一紧一缩间,浓稠的液体带着男人的体味,直接抵着贺青的嘴巴,射了进去。

    秦墨爆发时,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的迅猛,让嘴巴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的贺青,来不及屏住呼吸,那带着男人体味的腥咸之味的白色浓液给呛的剧烈咳嗽气力啊,大大的眼睛,甚至留下了湿漉漉的眼泪。

    也不知道是被呛着的,还是被秦墨的动作给吓着了。

    乳白色的液体,因为贺青一咳嗽,有些便从嘴里,流了出来,顺着嘴角沿着优美弧度的脖颈,落到了散发着诱人味道的坚·挺上,让刚刚已经发泄了一炮的男人,再次猩红了眼睛,抓着贺青的双汝,就想再次弄了起来……

    亲爱的们,太累了,枝枝明天还得出差,枝枝先去睡觉了,如果明天回来的早的话,应该晚上还有一更新哦,么么大家,枝枝求月票。。。。。。。

    亲爱的们: 手机看文也很方便,向亲们推荐小说吧手机版阅读,当亲们不在家不方便用电脑或者在被窝里的时候都可以用手机阅读,随时随地关注作者的更新状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枝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枝枝并收藏诱情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