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野蛮史诗 > 第五章篝火晚会

第五章篝火晚会

作者:倚窗嗅青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了整整一天,到晚上终于到了部落。沈君走在轩身后,眼睛打量着他们。

    部落里的人穿的跟夜轩穿的有些不一样,男人像他一样也是上身裸着,下身裹着布或系着草裙。

    没有人身上穿兽皮,族人见轩回来都很恭敬,看她就带着疑惑和探究。

    房子是用圆木支在地上建的,上面覆盖着杂草椰树叶,用来遮阳挡雨。构造很简单给人一种,随时可以搬走的感觉。

    这里的房子,不是排列建的,而是围成一个圈状。圈出来的类似于大型的院子,放着各种器具,有几个小孩在里面玩闹。

    正在做活的人见轩来了,直起身站好,等他过去了继续忙手里的活。

    夜轩的住处在这些房子中间,高出十来米是一个山洞,下面凿好了台阶。沈君跟在他身后一步一步走上去。

    地面被打磨过了,不像他们之前住的山洞,地上坑坑洼洼的。

    一眼看过去是一张,很大的石倚上面铺着黑熊皮。看着就很软暖和。往旁边看是让根根木棍隔起来的隔间。

    明显是睡觉的地方,石床占了卧室的三分之二。上面铺了很厚的兽皮,石壁上挂着弓箭,锯开的圆木上摆着大小不一的刀具。

    “这里的人很尊敬你!”沈君顺手拿一把刀,放在手里细看,“可以给我一把吗?”她觉得她应该配把刀保护自己。

    “你用不到。”不会有机会用到。轩道:“阿娃,带她去隔壁住。”

    “是首领。”候在洞口的阿娃,听到夜轩的话走进来,带沈君出去。

    临走前,沈君放下刀,今天要不来明天要,死物而已摆在这里又不会消失。

    见沈君出乎意料的老实,夜轩抬眸看她一眼,看来是有别的事情吸引她,不然她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阿娃。你叫阿娃对吧!”沈君在山洞里转,这个洞穴比夜轩那个小很多,里面只有床和放东西的树墩。

    阿娃抬头看她,不明白她的意思,“是,我是叫阿娃。”

    “我的名字叫沈君。”沈君笑意盈盈的瞅着她,没说你好,也没说很高兴认识你。那太生疏,她要尽快和这个阿娃搞好关系。这样便于她打探消息。

    阿娃的眼神变得奇怪,琢磨不透她的意思。

    “你们在这里呆多久了?”沈君在床上翻一圈,装作不经意的问。

    “有两三年了。”阿娃回道,在记事起他们会因为诸多原因迁移,她已经记不清换了多少地方了。

    “你们经常搬?”沈君在床上坐起来,指指她衣服,“你们为什么不穿兽皮?”

    阿娃不吭声,“走那么久你累了吧,我去给你端水泡脚。”

    “她问你什么了?”轩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丫头。

    “她问我们在这里住多久,问为什么我们不穿虎皮。”阿娃一五一十的说,没有丝毫隐瞒,轩是他们选举出来的族长,能一个人力退凶兽。他就是族人的信仰,族人把他当神祗一样信奉。

    “能说不能说,你自己斟酌。”夜轩示意她出去,他的族人他明白,即使知道沈君对于他意义深远,不该说的话她们一样不会说。

    他在想要不要放沈君的血,去救长老。长老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病,久治不愈。他道前任长老给他托梦,说唯有朱果可以根治。

    朱果很稀少上一次,族谱记载都是百年前了,一年前他无意间,寻到一株。朱果不能移植,并且会在摘完果实后迅速枯萎死亡。

    他们落月族一直生活在这片丛林,并没有发现外族踪迹。这株树枝干没有折断损伤的痕迹,地上有果核。这两种迹象表明不是动物所为。

    不管是什么做的,这表明它脑力很发达,放任可能会对族人造成威胁。所以他开始寻找,在搜寻中他发现,那个地方很适合做下一个迁徙地。

    食物多丰富,离水源近。重要的是山洞够大,可以住很多小孩和长者,这样猛兽袭击的时候,不至于死伤过多。

    找到沈君的时候,他觉得她很不一样,似乎是周旋过了,放弃抵抗病弱的她,非常坚韧。没猜错的话,朱果是眼前这个人吃的。

    所以他在老虎向她扑过去的时候,从树上跳下来。跃到老虎背上,两腿施力夹它两边的肋骨,在它脱力时按压在地上,猎杀它。

    沈君应该是空难,迫降到这里的。不过她回去的几率不大了,附近的海域没有轮船过来。

    这片森林有600多万平方公里,沈君相当于落在了中心,估计找她的人也不会相信,她能在这种条件下存活。

    沈君坐在石阶上,看着远处在篝火旁边的大人小孩。他们似乎在准备什么,很开心。

    泡完脚沈君躺到床上睡了,也不知睡了多久,被外面的喧哗声吵醒。好像在庆祝什么,唱她听不懂的歌。

    穿上编织的拖鞋,沈君走出去。他们手拉着手围成一圈,绕着篝火舞动。中间还架着一整只羊,在火上烤。

    夜轩坐在一边喝酒,没加入进去,旁边的阿娃低下头,不知道他给她说了什么。

    “你们在干嘛?”沈君问迎面走过来的阿娃。

    “族人在庆祝首领归来。”阿娃笑着,不忘首领的交代,叫她往那边去。

    “那么隆重!”沈君瞠大眼睛,出去一段时间不就相当于出差吗!这原著民表现也太夸张!

    “你不会懂的。”阿娃说,“只有首领在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安全。”

    她想她明白了,夜轩有强大的安全感,他坐在那里不动也会让人安心。

    沈君加入队伍,本就会玩的她跳的开心。直到尽兴她才在人群里走出来,到轩身边坐下。

    “怎么不一起玩?”沈君问,这是为你准备的。

    “比起玩,我比较喜欢看。”在看和被看之间,他选择前者。

    “恶趣味。”沈君从旁边的树墩上,找来一个竹杯。倒上半杯酒浅啜一口。“味道不错。”

    舞跳完族人开始分割羊肉,先取下一条腿给轩送过来,他们才继续分。

    轩瞅着羊腿咬两口,咀嚼咽下去。用匕首剥下没咬过地方,放到陶碗里递给她。

    沈君接过来,把陶碗放到腿上,用手捏起一块羊肉填进嘴里嚼。每天吃烤的东西,在香也腻了。明天能不能吃点不一样的,哪怕是清水煮鱼也行。

    余兴节目是摔跤,每个人可以任意挑战,被挑战的人不能拒绝。沈君看的兴致勃勃,比以前在电影里,看那些大块头摔跤有意思多了。

    “怎么没人来挑战你?”沈君突然想起什么,转脸看夜轩。

    夜轩把竹杯放到树墩上,“他们几年前已经挑战过了。”

    “你说的是真的?”沈君不信,怎么可能!她看那些人摔跤很有实力。

    “几年前,首领十五岁的时候,摆了一场擂台赛,把挑战者全打败了。”阿娃说的很骄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打败的。

    “夜轩,现在多大?”沈君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目测他头二十五六,她还真不知道他多大。

    “十五,七年前。”阿娃也在算,她也忽略首领年龄了,“首领二十二。”原来首领是个青年啊,阿娃看着夜空流汗。

    二十二,沈君嘴角抽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她终于相信那句话,你的眼睛会欺骗你。

    酒喝的太多,轩睡不着觉,坐在珙桐树上,珙桐的花开的美丽奇特,像白鸽舒展翅膀一样温婉富有生气。

    别人喝酒是喝醉,他越喝越清醒,背倚着树干,夜轩闭上眼睛在开满珙桐花的枝叶里小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野蛮史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倚窗嗅青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倚窗嗅青梅并收藏野蛮史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