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来了……”

    时钟轻声说,甚至不明显地笑了一下,似乎对于她的到来一点儿也不意外。

    任司徒短暂地愣住,看着这个一脸病容的男人有些吃力的试图坐起来,他起身时不知压到了哪个地方的伤口,微微皱了皱眉。

    任司徒下意识地凑过去扶了一把,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他的唇,动作就有些自然了。任司徒作势咳了一声,收回手,见他眉头还微微蹙着,不由得问:“有没有哪里感到不适?”

    他指了指自己肚子,同时抬眸静静地看向任司徒。任司徒站着,而他坐着,此刻这种仰视的角度,多多少少透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意味,一个历来强悍的男人偶尔露出一丝脆弱,杀伤力着实很大。

    任司徒就这样忘了她此刻面对的是个不久之前还对她流露过特殊意思的成年男子,本着医生的职责,说了句:“我看看?”

    时钟看着她,眼里有丝意味不明的光,随后他就配合得掀开了被子。被子下的他穿着套深色的套头家居服,任司徒抬头看看他,见他是近乎默许的目光,便慢慢撩起了他的衣角——

    任司徒原本以为他腰上缠着纱布,或者有别的什么伤口,但她此刻所见的,却只是他结实的腰线,和那壁垒分明的腹肌。

    哪来的伤口?

    因为家居裤的裤腰系得有些低,任司徒甚至连这男人腹侧的人鱼线都看得再清楚不过。

    时钟略一低眸就能看见这女人瞬间红了的耳垂,他悄无声息地笑了笑,等任司徒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僵硬地收回手抬起头,他的笑容已悄然隐去,在她带着些许质问意味的目光下,他倒还挺无辜:“我只是想说,我肚子饿了。”

    这下反倒成任司徒的责任了,任司徒见他现在这副惨兮兮的样子,也不忍和他计较,转身走向门边,一边说:“我去厨房给你做点……”

    说到这儿又蓦地噤声,脚步也随之停了,有些为难地回头看向时钟,改口道:“你这儿有没有外卖的电话?”

    时钟看着她这副样子,嘴角微微地抽了抽,像是想笑,又怕一笑又牵扯到伤口,就这样忍俊不禁地看着她:“你看看冰箱上有没有贴外卖单子。”

    任司徒很快来到厨房,果然冰箱上贴着外卖单子,单子上还配有手写的备注:

    这几家餐厅供应的东西都很清淡;

    这几家餐厅晚上10点之后就不送外卖了,要的话得尽早订……

    ……

    这些娟秀的字迹一看就出自女性之手,是贴心的家政阿姨放假前写好留这儿的?又或许是……女朋友?

    但任司徒本能地就挥去了后一种猜测,依着外卖单叫了些清粥小菜,看看手表,差不多到了要量体温的时间了,厨房旁的吧台上就放着药箱,任司徒打开药箱,又看到了盒之前外卖单上一样字迹的纸条:

    “我把医生的话都写这儿了,孙秘书,你就按照上头说的时间和剂量给时先生换药、量体温就行了。”

    任司徒忍不住拿起纸条,又看了遍上头的字迹,下意识地就微微皱起了眉,却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开门声,任司徒一急,顺手就把纸条揣进了兜里。抬头看去,只见卧室的门缓缓开启,时钟慢慢从房里走了出来。

    时钟扫了眼客厅,想再找什么,随即目光就扫到了吧台这儿,看见了站在吧台旁的任司徒。

    他松了口气似的轻轻一笑,转而脱力地靠在了门边的墙上:“还以为你生气走了……”

    任司徒也不明白,明明自己与这男人从学生时代开始交集就很少,可她怎么总会在某个瞬间感受到他对她有那么多的不舍?

    就如同此时此刻,他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怕她突然凭空消失似的……

    任司徒醒了醒神,掩上药箱的盖子,拎着药箱径直走向他:“我叫了粥,说是半小时内送到,我先帮你换药吧。”

    可一拎着药箱进入卧室,任司徒就有些后悔了:还不如直接在客厅里帮他换药的,卧室里的气氛,被晕黄的光线或多或少地染上了些许暧昧。

    这男人的颈侧划了一道口子,伤口并不算深,但划破的位置极其危险,任司徒帮他换药,不知不觉就成了平时教育寻寻的口吻:“以后开车小心点。你这伤口要是再偏三厘米,你估计命都没了。”

    因为是颈侧受伤,这男人不得不歪着脖子坐在她身前,听任司徒这么说,他歪着脖子乖乖地点了点头,模样有些滑稽。任司徒都不忍再数落他了,默默地换好了药和纱布,他的体温也量好了,任司徒把体温计从他嘴上取下来——有些低烧。

    这男人伤的可不轻,加上还在发烧,任司徒无奈地连连摇头:“你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肯住院?”

    “我如果住院,照顾我的就不会是你了。”

    他的语气如此的稀松平常,任司徒拿着体温计的手却隐隐一僵。

    任司徒沉默了一会儿,他也不说话,自然而然的,任司徒思绪里回来荡去的就只剩下他此刻看向她的这道暗昧不明的目光,

    卧室的气氛因彼此的沉默变得更加尴尬,任司徒皱着眉头,迅速的在脑海中搜寻着轻松的话题,一回想起傍晚接的那通电话,就迫不及待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年过年咱们班的同学聚会,你还去不去参加?”

    “你接到他们电话了?”

    任司徒点点头,想到当时的情景,不禁失笑道:“这么多年我和原来的同学都没怎么联系,她这次打电话来,可算把我数落惨了。”

    他没有接话,任司徒带笑的尾音就这样悬在了半空中,任司徒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药箱就搁在任司徒脚边,她一边说笑着,一边弯腰把体温计和纱布放回药箱。可当她直起身子,却听见他音色沉沉地说:“任司徒……”

    任司徒没来由的心尖一颤,看向他。

    他不光音色沉沉,表情同样微沉:“能不能告诉我,高三毕业礼之后,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任司徒被问得一怔。

    ***

    任司徒的表情有些僵,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些:“怎么说的我好像真的凭空消失了似的?我只是因为当时高考成绩不理想,志愿落榜了,出去散心了一段时间,之后索性就决定在国外进修,再考国外的学校了。”

    高考成绩不理想?志愿落榜?这女人以为他不知道她考了多少分、报了哪所学校么?

    时钟笑笑,既然她不愿说,他也就不再追问,顿了顿,便跳过了这个话题,问她:“你呢?会去参加么?”

    任司徒点点头。

    他立即又问:“那你什么时候放假?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从本市回老家不过三个小时车程,每年春节假期她和寻寻都是和盛嘉言一道回的,除夕也一向是在盛家过的,今年应该也不例外,于是任司徒随口就回绝道:“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一起回了。”

    她应该是没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的,只因这时,卧室外传来一串呼叫铃声,任司徒没来得及多看他一眼,已起身朝卧室门走去。

    果然是外卖到了,任司徒付了账,拎着外卖走向餐厅,一边加大音量对着还在卧室里的时钟说:“外卖到了,出来吃点儿吧。”

    任司徒忙着把一个又一餐盒摊放在桌上时他已徐步走到她面前,却没有急着入座,而是把她的手机递给了她:“有人找你。”

    任司徒瞥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是盛嘉言打来的,她的手机开了震动放在包里,包又搁在了他的卧室,也难怪她错过了来电。

    任司徒抬眸说了声谢谢,从他手里接过手机,一边回拨盛嘉言的号码,一边不忘提醒时钟:“粥趁热吃吧。”

    等电话接通,任司徒已经走出了餐厅,斜倚在吧台旁:“怎么了?”

    她话音刚落,手机那一端的盛嘉言就音色极度紧绷的问她:“你不在家里?”

    “我有事出门了,”他严肃到近乎质问的口吻令任司徒十分疑惑:“干嘛问这个?”

    盛嘉言没有解答她的疑问,音色又紧绷了几分:“你最近是不是收了个叫蒋令晨的病人?”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任司徒的太阳穴蓦地一跳,下意识地皱起了眉:“莫一鸣收的。”

    盛嘉言沉默了片刻,像是怕引起她的担心而刻意放平了语气:“我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了,你现在赶紧回家。”

    他话说得这么模棱两可,任司徒现在满脑子问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得给我解释下吧?”

    “蒋令晨是我们事务所的大客户利德建设的公子,我在帮他打一起猥亵案,虽然我们是他的辩护方,他也一直声称是被陷害的,但就连我们事务所里,私底下都有不少人认为他确实猥亵了原告。他爸爸估计也是这么认为的,才会逼他去看心理医生,你有一次打电话给我,他看到了来电显示上你的照片,当时我就奇怪,他怎么会突然好奇问我你是谁,后来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你就是心理医生,问我要你诊所的名字,我哪敢把他往你那儿送?才会问你要别的机构的联系方式,可没想到…"盛嘉言的声音透着懊恼,“就在刚才,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

    盛嘉言突然欲言又止,任司徒正听得焦急,赶紧问:“他到底说了什么?”

    盛嘉言没有回答,只加重语气说道:“总之你立刻给我回家,别在任何地方逗留。”

    那个蒋令晨……任司徒即便只见过他几面,却对他那种时刻散发危险信号的眼神记忆犹深,当即挂了电话,准备告辞了就走。

    她回到餐厅,时钟正专注的低着头喝粥,等他放下汤匙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任司徒有些抱歉的模样——

    “不好意思,我得走了。”

    他对此倒没异议,只微笑着点了点头。

    任司徒这就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又想起还有件事忘了嘱咐,于是又蓦地停下,回头对时钟说:“我还是建议你住院,在家静养其实更不利于你复原。”

    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有一瞬的板滞,任司徒也随之一愣:这男人该不会以为她这么建议,是因为不想照顾他,才这样把他推给医院吧?

    但她现在又不能解释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那样只会越描越黑。任司徒咬了咬嘴唇,索性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

    ***

    任司徒的车在夜色沉沉之下疾驰着,冷空气在侧窗玻璃上凝出了一层雾。

    夜间的街道早已不复白天的车水马龙,已难觅行人踪影,任司徒抄近道,车子一拐进主道旁的小路,周围就显得更加冷清了,任司徒思来想去,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把蓝牙挂上了耳廓——

    她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寻寻一装可怜她就没辙,而那个男人,一改原本的强势,变的平静、不争,再加上生着病,任司徒觉得自己快被他这副样子吃得死死的了。

    她拨出一串号码,很快对方就接听了。

    但他不说话,再等她先开口似的。

    “我……”连任司徒自己就不知道自己打这通电话是为了什么,有些莫名的局促。

    “有东西落我这儿了?”

    “不是。”听见他还算轻松的语气,任司徒也从局促中挣脱了出来,“你如果排斥住院的话,明天你还是等我下班去你那儿帮你换药吧。之前都是你秘书帮你换的吧,药都铺不匀,纱布也缠得乱七八糟,刚才帮你拆纱布的时候我就想说了。”

    他应该是笑了,“你这么说,不明摆着让我别去医院么?”

    她可不是这个意思,但听他明显比刚才愉悦的语气,任司徒也就没扫他的兴了。

    此刻的气氛真好,即使双方都没再说话,也不显得尴尬。

    可就在这时,任司徒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喇叭声划破了深夜的宁静,随后一辆车迅速地超车来到任司徒眼前,继而车身一这本就是单行道,任司徒和对方的车都是大车型的SUV,被这样拦着前路,任司徒的车进也不行,退也不行,就这样卡在了半道上,横,就霸道地拦下了任司徒的车。

    任司徒条件反射的猛踩刹车。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后,周围又恢复死一般的安静。

    对方车子亮着两道刺眼的车灯,一动不动地横在任司徒车前,半天都没有动静。任司徒望一眼那车的车身,确定自己没有撞到它,不由得松口气。

    任司徒和对方开的都是大车型的SUV,加上这本就是单行道,如今她被这样拦着前路,进也不行,退也不行,就这样卡在了半道上。任司徒不解地连按几声车喇叭,对方司机还是没反应。

    手机那头的时钟应该是听见了这边不太友好的动静,沉声问她:“怎么了?”

    “有车占道,把我的车堵半路上了,我先处理下,待会儿再打给你吧。”

    任司徒挂了电话,降下车窗冲着对方高声道:“你能不能把车挪开?”

    对方依旧没有回应。任司徒又按了几声喇叭,还是不见对方有半点动静,任司徒只好下车,快步走到对方车前敲了敲车窗。

    直到这时任司徒才终于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只听“嗡”地一声细响,任司徒面前的车窗缓缓降下,

    等车窗降到一半,对方的面孔渐渐从昏暗中显露出来,任司徒神经一紧,慌忙地调头就走。

    对方的动作却比她还快,手从车窗里伸出,一把就拽住了任司徒。

    “还记得我么?任医生……”蒋令晨笑着问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