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钟穿着米色的套头毛衣,里面是件带领针的白衬衫,长裤也是白色,一身打扮极其的休闲、利落,他的脸却黑得够可以,他就这样朝任司徒走去,双眼里没有一丝光。

    此刻径直朝任司徒走来的这个男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也并不显得咄咄逼人,可还是令任司徒顿感心虚,赶忙从盛嘉言背上滑了下来。

    是的,前所未有的心虚。

    比曾经被揭雨晴质问“你是喜欢盛嘉言的吧?”时还要心虚,仿佛身体已经先头脑一步认同了——自己应该对这个男人保持忠诚。

    可她双脚一落地,脚踝就震得生疼,加之本来就喝了酒头重脚轻,在她又痛又晕地直皱眉的同时,盛嘉言眼疾手快地伸手搭了一把,任司徒被他搂着肩才勉强站定,下意识就说了声:“谢谢。”

    这样一来二去,落在旁观者眼里反倒成了故意。

    可时钟一言不发,就只是看着面前的这对男女,甚至嘴角带上了一丝微笑。任司徒被他看得心里七上八下,语气难免有些艰涩:“你怎么在这儿?”

    “以为你和孙瑶在喝闷酒,就说带两瓶酒过来陪陪你,只是没想到……”时钟的目光掠过她身旁的盛嘉言,继而身体稍稍朝任司徒倾了过来,微微一嗅,沁入鼻尖的全是这个女人身上的酒气,“……你喝得这么开心,应该不需要我作陪了。”

    “……”

    “告辞。”

    时钟说完竟真的要绕过任司徒、径直朝门外走去似的,他与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任司徒挽留他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了,时钟却也在这时,短暂地停下了脚步——

    时钟稍一低头就凑到了任司徒耳边,低语道:“他终于表态,可喜可贺。”

    任司徒的拳头不知不觉地捏得死紧,“我……”

    可她能说什么?

    盛嘉言方才那席话,不正是她期待了多年的么?可为什么期待多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任司徒还没来得及惊诧于自己竟一点儿也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就已经跌入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带给她的满腔的不知所措中。

    她是如此支吾,时钟的话却说得如此平静、连贯,仿佛早已料到,早有心理准备,“原谅我不死心地再问一句,我在你这里的利用价值是不是已经没了?”

    盛嘉言其实就站在一旁,掌心还扣着这女人的另一侧肩头,时钟的声音再平静无澜,也如龙卷风般袭进了他的耳中——

    盛嘉言那么缜密的心思,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不等任司徒回答时钟的问题,盛嘉言已皱眉看向任司徒,有些不敢置信:“利用他什么?”重生之特工嫡女

    任司徒脑子仿佛就卡在了那一刻,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两个男人投向她的质问。

    时钟觉得自己是读懂了这个女人此时的沉默,原本虚浮在嘴角的笑容在这一瞬间彻底隐去:“再见。”

    时钟就这样走了,没留下半点转圜的余地,被留在原地的二人也一时尴尬的不知该如何面对彼此。

    最后还是盛嘉言先开口,抬抬下巴点了点客厅,示意她:“我扶你过去。”

    任司徒却还没来得及移动脚步,就看见寻寻的卧室门霍然拉开,寻寻顶着一张气哄哄的脸撒丫狂奔而来,小小的身体就这样大喇喇地拦在了任司徒和盛嘉言面前。

    “任司徒!我不喜欢你们了!你们简直比李睿依和五个木头还坏!”

    等寻寻丢下这句话,气呼呼地跑回房间,“砰”地一声关上房门,任司徒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李睿依和“五个木头”是谁……

    是寻寻给时钟开的门,而刚才……寻寻也一直躲在屋里偷听?小家伙这么气愤,应该是回想起了他自己切身经历过的那段幼儿园里的虐恋情深。

    越是感同身受,就越是觉得面前的这两个大人是奸`夫淫`妇。

    那道关门声还在任司徒耳边回荡着,这感觉糟透了,心虚的不仅仅是她了,盛嘉言手心一僵,任司徒都没发现他的手已不知不觉地也松开了她的肩头,她自顾自地抚着额,慢吞吞地挪到了沙发旁坐下。

    茶几上放着一支木制的酒盒,打开来,里头包着两瓶Petrus——时钟还真是送酒来的。

    任司徒看着酒瓶陷入短暂的怔忪,盛嘉言则发现了沙发扶手上搭着的那件浅色男士大衣。盛嘉言拎起外套,不由得看了眼任司徒,见任司徒正在走神,盛嘉言的表情微微一紧……她现在正走神想着谁呢?

    盛嘉言的声音粉饰得很好,远没有他的神情那么紧绷:“他外套落这儿了,我给他送下去。”

    上一秒还在走神的任司徒几乎在盛嘉言调头准备带着外套出门的一瞬间,猛地抬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还是我去送吧。”

    任司徒说着就站了起来,她眼里藏着的那丝义无反顾令盛嘉言忍不住眉头深锁:“你脚都崴了,怎么下楼?”

    任司徒不知道。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让那个男人随随便便给她扣了个奸`夫淫`妇的帽子之后就了无牵挂地走人……

    盛嘉言庭上一向口才好得教对手应接不暇,生活中又是平淡的几句话就能令人信服,可此时此刻,盛嘉言甚至连开口都觉得极其困难,他不确定自己这种强烈地想要挽留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爱么?还是习惯?习惯了她的存在,甚至习惯了她的呼吸,这么多年,他所经历的恋情越来越千篇一律:好感,追求,火花,在一起却争吵,冷战,最后分手,或退回朋友或老死不相往来。抗日之兵魂传说

    反倒是和任司徒在一起时,更令他感到舒适,他开始越来越懒得再去恋爱,越来越享受着和她一起渡过的空窗期。

    谁又能说这种跳过了最初的心动的感情,不是爱情?

    只是这份爱,以“友情”的名义蒙蔽了他这么多年,多年后的如今才终于被他察觉到,而他还在犹豫着该不该捅破这层窗户纸,那个时钟就以强势而迅猛的姿态侵入了这个女人的生活,没有半点的迂回…

    也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眼看她从自己手里拿走了外套,缓慢但不犹豫地离开,盛嘉言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时间、女人、爱情…这些都不会一直心甘情愿地站在原地等你,而他现在才想着要去抓住,是否为时已晚?

    “任司徒,你明不明白我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要和他结婚…

    不要和他在一起…

    不要为了他手足无措…

    不要像现在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危追出去…

    换来的却是她疲惫的一笑:“我知道你觉得他不靠谱,你放心吧,我之前是骗你的,我跟他根本还没到结婚那步,我只是…”

    只是想要好好的谈一场恋爱而已…

    不是玩玩不是利用不是炮'友…所以他凭什么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她,又那样决绝的离去?任司徒越想越生气,甚至连盛嘉言的表情都顾不上看了,就已拨开了他的手,离去。

    ***

    任司徒终于挪到楼下的时候,脚踝已经震得没什么知觉了,或许因为那男人之前宠她宠得太过无法无天,几乎是怎么气也气不走,任司徒一度以为自己能在楼下看到他依旧等候的身影。

    现实却是,楼下空落落的,哪有那男人的半点踪影?

    是否当时他穿着睡衣拖鞋、打着石膏到处寻找她,最终却被她的冷言冷语所逼退的时候,也和她此刻这样,觉得心里被生生挖空了一块,什么也填补不全……

    或许因为太过郁结难平,任司徒几乎是对着空气发泄了出来,“姓时的,我数5下,你还不出现的话,以后就再也不用出现了。”

    “1……”

    君氏杞恪

    “2……”

    任司徒就跟傻子一样站在那里,连原本被飒飒吹动的树叶也静止了下去,吝啬的不给她任何回应。

    她忍不住捏紧了拳头:“3……”

    “4……”

    任司徒没有勇气喊出5……

    终于确认了他不会出现后,任司徒就连往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颓丧地抱着头。

    却在这时,有不疾不徐地脚步声由远至近地走向了她,任司徒蓦地怔住,愣了两秒,慌忙抬起头来。

    面前的时钟却没有看她,走到她身侧之后,直接一矮身,也坐在了台阶上。

    “你就吃定了我不会走是不是?”他有些无奈地问她。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静止了的风又徐徐地刮了起来,任司徒嘴角的笑意也被渐渐的刮了起来,她这一辈子都不曾用如此庆幸的声音说过话:“5!”

    时钟“呵”地一声无奈地笑了,伸手本欲拍拍她的脑袋,手伸到中途却变了主意,直接改而打横抱起她。

    任司徒一惊,赶忙搂紧他:“去哪?”

    他笑,那样清浅,却又那样肆无忌惮:“带回家体罚。”

    ……

    ……

    在盛嘉言看来,甚至在所有人看来,时间、女人、爱情…这些都不会一直心甘情愿地站在原地等你。

    可如今这个打横抱着她的男人却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是例外…

    作者有话要说:传说中的体罚哦…

    不过下章又吃肉的话,你们会不会有点腻啊?

    还是直接拉灯,继续推进情节呢?全由你们决定…

    Ps,果然妹纸们又被姓徐的拐跑了,clock表示:作者你让大耳朵多暖两次床,我就行行好,把万人迷的称号让给姓徐的

    作者表示:你就得意去吧,现在让你尝甜头,是因为没多久就要真的虐你了

    ------------------某色惆怅的分割线---------

    好怕因为红包已经送完,现在只有积分送,留言区就彻底冷清下去了……不要让某色心里落差太大好不好?大过年的别让我的世界太冷清好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